《神手无相》

八十、非囚、即杀、八极庄

作者:柳残阳

东方俊人突地接口道:“且慢……”

满面不快,炔刀妙手南宫秋道:“怎么?你不同意?”

东方俊人面色亦甚为难看的道:“不同意又怎样?”

突地大怒,胡子一翘,猛然转身,南宫秋面对着千里盗东方俊人道:“老偷儿,你少在我面前耍横,咱们之间的梁子还没结清,你若有意,就继续刚刚未完的搏击,看看到底是谁强谁弱!”

千里盗东方俊人吼道:“南宫秋,你不要以为你可以唬住我,要不是这小子驾车远远走来,现在躺在地上的,可真不一定是谁,你以为什么?以为你是真正的武林霸主?江湖枭雄,哼!告诉你,还差得远!你那个快刀妙手的称呼在别人面前可以咋呼咋呼,在我老人家面前,少来这一套!”

突聚功力“呼”的一掌,击向东方俊人,南宫秋的胡子一撅,骂道:“你就尝尝老子的味道,究竟如何!”

“唰”的一声,飙退三尺,千里盗东方俊人躲过了快刀妙手南宫秋的凌厉一击,怒声道:“南宫老儿,你是否要破坏约定?”

冷哼一声,南宫秋转身面对凌子影,不理东方俊人。

千里盗东方俊人,突地向凌子影道:“在我们说出找战飞羽的目的以后,我要测验测验天下第一名捕的高足,到底有何惊人艺业。”

凌子影微微一笑道:“我也有此同感!”

南宫秋怒视东方俊人一眼,见他再无表示,乃向凌子影道:“我们找战飞羽,是因为同他有点过节,要向他讨个公道。”

凌子影道:“就这么简单?”

南宫秋怒道:“不这么简单,小子你说还要怎么个麻烦法?”

凌子影道:“我以为你说的详细,岂不更好?”

南宫秋怒道:“小子,你——”

朴幼妮突地接口道:“不好意思说是不?其实,不说我们也知道,还不是为了上次强抢金不换,两位一伤一逃那一件事?”

干巴巴的皱面,黄中变紫,愧容顿变恼怒!快刀妙手南宫秋戟指朴幼妮道:“利口丫头,当日战飞羽替你们消了灾,今日没有人再为你们撑腰,老夫要教训教训你这不知敬老尊贤的野丫头!”

朴幼妮道:“敬老也得有个程度,对于在武林中德高望重向不信口雌黄的长者,我姐妹可不敢有失礼数,但对于那些不修口德的老不修,我姐妹却也不愿受窝囊气!你,快刀妙手南宫秋,就是这一号人物了!”

南宫秋哇哇大叫,胡子翘得更高,两只无神的眼睛,突现煞光,吼道:“臭丫头过来,要老头子来替你家大人管教管教!嘿!”

朴幼妮漫步而出,悠悠的调侃道:“对,让姑奶奶替战大侠伸量伸量你有多重,也让姑奶奶看看你逃跑了三个月后的玩意长进了没有?看你是凭着什么来找战大侠的。”

朴幼妮的话,越说越难听,铁捕凌子影将“好人作足”了,朴幼妮却把“狠话说尽”,逗得敌人,火冒三丈,恨不得就地处决了她,铁捕凌子影看在眼里,却根本不加阻止,朴氏姐妹俩人,却已同时走向了敌人。

站在车旁的铁胳膊倪倬与铜腿詹冲,却也趁此时,双双大步迈开,紧随在朴幼妮姐妹身后。

千里盗东方俊人,此时突的向旁一闪,袖手旁观。

快刀妙手南宫秋蓦然神色一变,狠狠的瞪了东方俊人一眼。

东方俊人扬声道:“南宫老儿,你可不能怪我临阵脱逃,我这一生中,却凡是有‘女子妇人,在场的‘场合’,我是避得远远的,我可不能在这时候破例!”

朴少姑突地道:“你是说不屑与我们女人争斗!”

干咳几声,东方俊人尴尬的道:“若说不屑,倒不如说实话是不敢!”

朴幼妮娇艳的面上,突流绽露出一朵笑靥。

南宫秋却怒哼一声,未置可否。

全身暗提真力,那本是一双无神的眼睛,突然放出了毫光,刺刺然慾择人而噬的恶狼饿虎。

一对四的局面,刹时形成,快刀妙手南宫秋,阴测测的笑了:“来吧!娃儿们,四个太少了,一块儿来更好,免得费时费事。”

终究忍不住了,铁胳膊倪悼吼道:“老小子,真以为你那份“快刀妙手,的招牌,就能唬得了人,我老倪就打心眼儿里不服气,亏你不知羞,还要找战大侠的晦气,呸!凭你也配,以我老倪看,你就凭这份长像,德性,也不配给战大侠提鞋的,来!来,不用四个五个,就让我老倪一个人打发打发你算了!”

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南宫秋的眼里可真没有这个大块头的影子,现在居然被他们缝里看人——瞧扁了,这份气可真有点窝囊,而在他南宫秋的记忆里,可就找不出这狂野的大块头到底是谁的印象,还真不敢小瞧了他,只是这种话,听来实在不顺耳,不由得盯了铁胳膊倪倬两眼,没好气的道:“你阁下怎么个称呼?个儿不小,话更狂,只不知你手底下如何,真敢同老子一个人较量较量吗?”

铁胳膊倪倬,一仰头道:“你又没生三头六臂,我老倪有什么不敢!他妈的,老倪不是早同你讲我是谁了,你还问什么?”

也不知铁胳膊倪倬是真正的损人,单是诚心的调侃,竟然有点耍赖的口吻了!

蓦地!

凌子影转身缓声道:“你们都退下来!”

话虽然转缓,语气却甚为斩绝!

前行的男女四人,不期然的,同时停步转身,一句话都未再讲,迅捷的退回原位。

凌子影向南宫秋道:“在你们考较我之前,我先同你们讲清楚战大侠的行踪,在今晨日出前,战大侠同我们刚刚分手,他是向左方的大道走的,起站那是武林牢的招待客栈,你们要是抄近路的话,在入夜前,或许能截上他,我预先声明,他的方向可是不敢一定,因为他是去追一个失心疯的人。”

东方俊人与南宫秋,互望一眼,同时启口道:“他追的可是游云庄主?”

凌子影道:“这样说来,你们是遇到游云庄主了?”

南宫秋道:“不错,游云庄主,就在我们来的‘八极庄’上,照你这么说,战飞羽岂不是背道而驰?”

凌子影道:“相信能找得到,只不过多走点路就是了。”

一怔,千里盗东方俊人道:“你是说你师父同他在一起?”

凌子影道:“阁下的脑筋反应够快!”

东方俊人,怒哼一声,未再表示什么,然而显然的他对天下第一名捕郭大公的与战飞羽在一起,甚是不大欣赏。

“铁捕”凌子影可知道,东方俊人对他的师父郭大公,有着一种世俗的感触,这有个原因,天下的偷儿,没人愿意同捕快打些交道的,千里盗东方俊人愿意同他“铁捕”在一起吗?那只有天晓得,就以“快刀妙手”南宫秋来说,拦住他们的去路,也是逼得没有法子,当然,他推测得出,他们是冲着这一辆物异的囚车,而来找郭大公的,找郭大公的主要目的,乃是为了找战飞羽,既然知道了战飞羽的行踪,可就不太愿意再同郭大公打交道。

这是一种极为微妙的关系,这关系,也只有从小从事办案的捕快,可以因职业的习惯而推测得出。

南宫秋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先到‘八极庄’去等他们。”

东方俊人道:“年轻人,露一手给我们看看如何?”

凌子影略一思忖,道:“两位要到八极庄,到那儿我再同两位印证如何?”

同时一惊,南宫秋诧异的道:“你要去八极庄?你可知道那是什么地方?以你的身份,你可知道适宜不适宜?”

笑笑,凌子影道:“我师父能去的地方,两位想,我能不能去?”

东方俊人道:“那可不一定!”

凌子影道:“愿听高见。”

东方俊人道:“假若令师没有重大事情,我相信他不会去八极庄的,天下第一名捕郭大公并不是傻瓜。”

冷笑一声,凌子影道:“傻瓜才去八极庄是吗?你认为八极庄那一套对公门中人自立的戒律,有约束性是不?其实,那是因为他们没有犯法,没有惹上官家,假若是他犯了法,他们的那种戒律,就是白纸一张,毫无用处!”

东方俊人道:“年轻人,八极庄犯了法?”

凌子影摇摇头。

东方俊人道:“照呀,既没犯法,你去干什么?”

凌子影道:“我不能去?”

东方俊人道:“不能!”

凌子影道:“为什么?”

南宫秋道:“明知故问!”

凌子影冷冷地道:“假如我非去不可呢?”

南宫秋道:“那后果就不堪设想!”

紧叮一句,凌子影道:“不堪设想到什么地步?”

南宫秋道:“你不知道?”

凌子影道:“你说出来提我个醒如何?”

南宫秋斩钉截铁的,又幸灾乐祸的道:“非囚即杀!”

凌子影道:“请问两位,囚杀人犯不犯法?囚官差杀官差也不犯法?”

南宫秋张口结舌的道:“这——”

凌子影冷哼一声。

东方俊人道:“年轻人,你这叫做引诱人犯罪。”

冷冷一声,凌子影道:“八极庄扬言天下,公门中人,踏入他们的范围之内,即非囚即杀,毫无疑问的,这已经是向在公门中讨生活的武林人下了战书,发出了引诱犯罪的通牒,这能怪谁?他能十年来没有事故发生,那是因为公门中的武林人物多数都在为职责奔波忙碌,顾不得同他计较,也因为他没有犯法,正面同公门中武林同道发生冲突,如今难得顺道来此一趟,也难得有此闲工夫,我倒想试试看他对我路过的事,怎么处置!”

千里盗东方俊,听到此一段话后,心中不由得大为惊凛,惊懔于面前这个年轻人的豪气,更惊懔于自己的“挑战”过于莽撞,有道是“不是猛龙不过江”,“初生牛犊不畏虎”,显然的,以“铁捕”凌子影,同他俩照面后的处事态度与方式来判断,面前的年轻人,已非“初生之犊”仅凭血气之勇了,他敢以迹近于“无事生非”的向武林中,三庄之一的“八极庄”正面“挑衅”,若非有“两把刷子”的把握,以“天下第一名捕”郭大公的唯一传人的身份,做出这“幼稚”的决定,可就非任一江湖人而所能相信的了。

是以,千里盗东方俊人,绝对相信,“铁捕”凌子影的“艺业”,虽非“青出于蓝”,也与郭大公差不了多少,才敢有此决定,才敢有此雄心豪情,就他所知,放眼武林,能敢单挑八极庄的人物,实在不多,尤其武林人物吃公门饭的,能够与“八极庄”当面叫叫阵的,细细一数,也恐怕只有“郭大公”一人有此实力,如今他的唯一传人,敢于在他俩面前,误出了这种“大活”,他相信绝非“铁捕”凌子影“不知天高地厚”,而是有所依恃而来。

而他能够敢于如此大胆的决定,所凭仗的,绝非是公门中的势力,因为,谁都知道,江湖中的“三大庄”,任何一庄,也向不把官家势力放在眼里,这倒不是说他们有足够的力量与官兵抵抗,而主要的是“三大庄”向来不做为非做歹的事,所以,“八极庄”才敢拒公门中人于千里之外,明定公门中人,不得踏入他们的范围。

东方俊人在心理上,对“铁捕”凌子影,有了重新的估价。

同时,快刀妙手南宫秋,亦对“铁捕”凌子影的看法改观。

南宫秋的看法,却是与千里盗东方俊人的心理,殊途同当的。

南宫秋眼神死沉沉的,冷声道:“既然小子你作了这么个决定,我想老偷儿该同意我的办法——”

话是对“铁捕”凌子影与千里盗东方俊人说的,但却并不等他俩人回答,即接续的道:“到了八极庄,我们不愁看不到你小子的表演,那么我们就兔了比试考较,以免耽搁时间,假若‘郭老头’的追踪术,真的灵光,我想他们现在是该到了八极庄了!”

千里盗东方俊人一听,根本就不管“铁捕”凌子影的反应如何,转身慢步,道:“那你老小子还等什么?”

话落人已出去了三丈,当先向大路驰去。

微哼一声,快刀妙手南宫秋,紧跟着千里盗东方俊人的身后,展开身形,飞驰而去。

望望绝尘而去的两条身影,朴氏姐妹不屑的微哼一声,闪身上车,进入车内去了。

铜腿詹冲却在“铁捕”扬鞭催动的同时,一勒马头,翻身上马,傍着车辆前进,这时他冷然的道:“姜是老的辣,这两个老狐狸,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八十、非囚、即杀、八极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手无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