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手无相》

八十三、武林、三凶、十指箭

作者:柳残阳

战飞羽道:“交上手后,我警告你们三位,莫拖时间,把压箱底的本领拿出来,时间耽搁多了,以你们三位可就大为不利,对八极庄也没什么好处,我们也没时间同你们蘑菇!”

黑魈道:“废话!”

人已如一团黑气,扑向凌子影,两条臂膀,如同两道黑流墨蛇一般,映人人眼,圈出了漫空飘忽的幻影,整个的将铁捕凌子影,裹了个密紧。

凌子影猝然暴旋,斜移,身形移动的同时,一缕闪光的的暴扬,闪光透穿黑影,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啸,那是凌子影的雪亮单刀的砍劈,劲疾的威势,使黑影猛然的扑来,变成了匆促的躲闪。

俩人中间的空隙,使得斗势缓得一致,迅疾的又互缠在一起。

黑魈的墨影,如一道道圆圈,快得如风车疾转,风车墨影的圆圈中心,一支雪亮的钢刀,随着身形的旋转,快得形成了一道中心钢柱,分不出是人是刀。

中心的凌子影,以静制动,全神贯注于黑魈的旋飞身影,丝毫不漏虚隙的抱刀凝视,随势而转,全身肌肉松弛,两臂微微内曲,形成一种既守又攻的最佳姿势,看得出这位江湖黑道,齐拳“铁捕”的年轻人,对敌之经验实是丰富之极,未虑胜而先虑败的采取了至佳的制敌之策,尤其是那突遭奇袭时的那凌厉的一刀,逼得对方不得不将“抢制先机”之势放弃,而形成了平等的对峙,沉静与机智,即给予敌人一种不敢轻视的感觉。

江湖三凶,岂是虚传,在平等的对峙之下,黑魈赫连温以其独特的旋绕步法,使周围的空气,激成漩涡气流,逐渐向内紧缩。

“铁捕”凌子影,逐渐感到一种压力,紧迫而来,机伶的一转念,蓦地大吼一声,手中刀,闪翻劈斩,光华流织,交错纵横,猛烈的削砍,如狂风骤雨,洒向黑魈赫连温的旋飞身形。

冷电墨蛇般的旋舞,突然在飞翻的刀刃犹在凝快的一抹寒光里,却猝然停止,“呛”的一声,腰间一抹乌光起处,一支乌黑的马鞭,环环连琐的回震来刀,又突的幻成一朵乌云反罩过去。

战飞羽看出黑魈赫连温使用的家伙,乃是一条三尺长的‘链子枪’十余节乌环扣连,与一般的‘链于枪,不同,他的枪尖——特粗,粗得成一个扁筒,而不是普通的梭形,这枪的枪头,唯一的解释,便是其中有不同的构造,“魈火”的外号,使战飞羽联想到这“链子枪”的构造,正是他的用途。

凌子影在激斗中,已见到了黑魈突然撒出的家伙特异之处,已万分的留上了心。

忽间,凌子影大吼如雷腾空而起,那种令人十分熟悉的雪银色光芒,已冷电流蛇般的炫快入人的眼帘,激起了漫空飘忽的莹亮幻影。

逐明、冷森、锋利,那是一种要命的闪亮,使人有种感觉——锋芒带起的光芒将无坚不摧。

战飞羽对“铁捕”凌子影又有了新的认识,无怪郭大公能放心让他接下“天下第一名捕”的重担,这种艺业,加上他刚才的机智,沉着,已可说是后起之秀了。

闪亮的光辉,倏然与森森的乌芒,隐隐晶流,猛然交缠,一种暗极的交缠,相见双方用的是内力,而非卖力。

腾空的身形,倏忽劈落,倒退五尺。

乌芒银光,同时分散,黑魈赫连温的乌色身形也同时后退五步!

赫连温乌睛凝聚,全身贯注,卓立不动,呼吸急促,紧盯对方,双手分握“链子枪”头尾,似甚激动。

战飞羽明白,他该激动,江湖三凶,是成名人物,以他的声名,与一个后生,“铁捕”凌子影激斗后,非但没有占到上风,显然的要想突破对方的防守,与凌厉的攻势,得付出无比的代价。

站在那里,凌子影纹风不动,脸色沉静,甚至连视线的方向都不变,凝重的注视,表示凌子影并未轻视于面前的敌人,然而却也并无半丝儿气怯与不安,相反的有着一种笃定的,稳如泰山的气势,那是种慑人的气势,不敢的气势。

郭大公突然道:“赫连温,说说你截击我们的目的。”

赤魅毛烈吼道:“有什么目的?找你伸量伸量!看看你天下第一名捕究竟凭什么在江湖中立足数十年而没有垮台!也看看那江湖盛传的人王神手无相战飞羽,到底凭什么在江湖中称霸天下。”

战飞羽道:“是你的本意吗?”

毛烈赤发飘飞,怒道:“战飞羽,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战飞羽道:“这还不简单,我认为这不是你的本意。”

双眉一扬,赤流耸动,毛烈道:“战飞羽,第子不同你打哑谜!”

战飞羽悠闲的道:“道理很简单,你找郭大公,不该在这儿找,找我也不是在此时此地吧!何况,你我并不认识,你凭什么在这儿拦截我?这其中就有个道理!这道理很简单,你们不过是受人支使,让人牵着鼻子走的奴隶,来为别人当探马打头阵,说穿了牺牲生命罢了!”

暴然震怒,毛烈吼道:“战飞羽,你这个狗杂种,你狗嘴里永远吐不出象牙来,你简直是‘门缝儿看人’,把你老爷看扁了!”

喃喃的,战飞羽道:“二流货色,一流名声,江湖传言是不可以尽信的,就如同你们这三块料!就是这样!”

人魃杭汉吼了起来:“战飞羽,娘的,你横到我们头上来,是瞎了你的狗眼!”

无声的哼了哼,战飞羽道:“我熟知你们这种人的习性,狂极、粗暴,听不得一句真话。”

黑魈暴厉的道:“真话?放你妈的狗臭连环屁!你算什么东西,竟来批评我们?你也不撒泡尿照照!呸!”

古并不波,战飞羽:“不用照,早将你们的筋骨称量好了!就凭你刚刚的那点表现,你们这三块料,还不够揍的。”

突地狂笑,毛烈的红发,冲上了天,一指战飞羽,向黑魈与人魃道:“听到了伙计!这就是武林中传说的人王,枭霸,‘神手无相’战飞羽,就凭他这句话,也配?”

挪揄的,人魃道:“我看倒很配到说书场里去吹牛!”

黑魈道:“不!这是他的真本领,在江湖上能够有这大的名头,靠什么?就是靠这一张嘴,你们没听他说吗?找他不该在此时此地?你们猜我们该到哪里去找?嗯?”

略微一顿道:“我们该到死了人,或是将娶媳妇的地方找——那个拿着大喇叭的吹得同驴叫的声音的那个,就是他吗?”

“哈哈……”

“哈哈……”

没人再响应了,笑得没了劲,三个人都面面相觑,也感到无味,话无味,人也无味。

战飞羽缓缓地道:“笑够了吗?该哭了!”

面色一变,毛烈道:“战飞羽,大话说了,你打算怎样?是一对一?还是……”

摆摆手,战飞羽道:“一对一?你们?你们这三块二流货色?”

喀嘣一咬牙,人魈道:“战飞羽,行了,别光吹不练,来,让杭爷伸量伸量你,你这个无目的狂夫,看你有多大本事。”

战飞羽道:“毛烈,你该有点脑筋,如果我这样说,我会不具有这种本事吗?”

怒极冷笑,毛烈道:“那得试试,老子不信邪!更不信吹!”

战飞羽轻轻的道:“不会让你们失望的,你们现在就准备好……”

郭大公“咳”了一声道:“老弟,那不公平吧!黑魈要为白魃找影儿算旧帐呢!何况,我们也是三个多些!”

战飞羽道:“老哥哥!你已经看到了,凭他那二手三脚猫要找凌老弟算帐行吗,我们没时间同他蘑菇,打发了好办正事!”

黑魈嗔目切齿的道:“娘的,战飞羽,你等着,我收拾了这小子,我再找你!否则,我绝不与你交手!”

在话音未落时,赫连温猝然斜移,身形移动的同时,一溜乌油黑亮的细长光彩暴空,尖端透空,发出一种刺耳的呼啸,劈缠向“铁捕”凌子影。

凌子影半步不退,手中刀挥卷开去,光辉灿烂,如冷电,如流蛇,激起了阵阵雪影,一种寒森森的,阴凛凛的真正杀人夺命的那种光芒,逐出酷厉的,慑魂裂胆的气息,阵阵扩散。

战飞羽轻轻的道:“杀人刀……”

凌子影的刀飞劈而下!

赫连温猛一仰身,手中枪“唰”的直点敌人咽喉!

飞劈的刀刃,犹自凝快那一抹晶莹隐流的寒光,却已猝然回翻,“呛”的一声,震开了来枪,又突然的幻成一片光雨,反削过去。

赫连温一手执枪,一手突握枪尖,迅快捷魈的闪晃,急抬速至,如电般拦截。

凌子影在第一波攻势余力未竭之际,已倏旋向右,连串的刀影流射,猛的弹跃而起,虚空一百零八刀斩劈而下,布成了漫天的刀芒,狂泄之下,阻住了对方的退路,更似凌空落下一片刀雨。

眨眼间,赫连温,连挥九十八招,倏地贴翻滚,链子枪飞舞中,环响如注,不随骑波纹,圈圈扩散,防身的擒旋,如同涡流,向中心收缩。

一时之间,但见银雨乌光,交激闪耀,光辉流灿,黑白相映,连串激越,金铁撞击,声溶火星,人影一上一下,倏然分耳

嘴角噙着一抹惨酷的笑容,凌子影斜睨着黑魈赫连温,意味着:你还不够资格为白魑复仇。

赫连温左手紧握枪把,撑地而起,右手执着扁筒形的枪尖,遥指凌子影道:“臭小子!再来!”

大吼声中,赫连温骤然腾跃而起,“链子枪”倏闪已下,抖得笔直,对准凌子影天灵盖,暴刺而下。

凌子影,钢刀横架,猝然带起一条虹光似的匹练,当匹练映显,他的身子已然一个倒翻,倏忽弹起,刀刃流射,宛如千百颗陨石,彗星的流泄,在尖锐的啸声里,卷向了赫连温!

“链子枪”急回快翻,细长的乌影,黑蛇,连连点戳,频频飞击,在迷茫的乌光掠掣中,同流灿而来的银电交触,于是光影混乱,密响连串——

蓦地一声厉吼——

火光触发如一蓬红云,蓦然已裹向凌子影的光芒,赫连温的黑花翻落,肉色赤红,凌子影的身影如鬼魅般穿出火云,身形如白影追魂似的紧追而下。

就在这时——

斜刺里人影暴掠,两溜冷芒,突刺向凌子影背脊!

倏忽间——

灰影飘闪,如飞鹰,如闪电,将斜刺里的两溜冷芒,卷入一阵紫雾之中。

那是战飞羽的双袖,隐约问,那一双苍白的手掌,将猝袭的赤魅毛烈,与人魃杭汉的飞刃,收进袖中。

“哇”的一声厉叫——

赫连温踉跄的,跪地吐血!链子枪无力的倒拖地上,胸腹问,红渍满身,翻裂着二条长长的血痕,无力的,颓然倒地,一双白多黑少的眼睛,自黑衣裹头里,露出一种怨毒至极的寒芒,逐渐消散,消失!终于“嘭”的一声,倒地不起!

凌子影,抹一抹脸,眉毛烧得有点焦味,望着弃于地上的链子枪枪头,道:“好狠毒的家伙!”

眶眦慾裂,毛烈瞪着战飞羽道:“战飞羽,狗娘养的,你们二打一。”

战飞羽眸瞳赤寒的射向毛烈,冷酷的道:“三打一怎么不说?”

毛烈粗暴的:“这小子已伤了人,还要落井下石!”

战飞羽道:“受伤反噬,用的是见不得人的魈火!你是对方,怎么办?”

杭汉道:“战飞羽,来吧,该我们了!”

点点头,战飞羽道:“这还像句人话!只是不用客气,你两个一齐来吧!”

激动,狠厉地,赤魅毛烈道:“战飞羽,你是个狂言的匹夫,说大活的狗屎,天下的好话叫你说尽,坏事让你干遍!你不用害怕,武林三凶,向来不以多为胜!你安下心,不用跳动,宰你这种狂徒,还用不到费劲!”

冷静的,战飞羽道:“不错,我说大话,你说的是实话,怎么样,毛烈,你先来?”

战飞羽那种双手笼袖,双臂抱胸的挺立,犹如一座冰山,挺立天地之间,那股寒凛酷厉的眸瞳中的寒光,直射得毛烈自心底里发毛,全身都起来了一层层的暴栗,一阵阵的寒意!

事到临头,就是刀架在脖子上,武林人也不会低头,何况是出名的武林三凶?

毛烈由寒心转为极端的愤怒,愤怒战飞羽那种吃定了的态度,与挑衅式的挪揄说话,那是一种极端的,难以忍受的侮辱,这种侮辱比杀了他尤为难堪。

首先,寒栗变为绷紧的暴栗,毛烈的双目,首先射激出一股怨毒的红光,眉毛耸翻,两耳扇风,耳窝中的两撮红毛,扭结成一把小小的扇子,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八十三、武林、三凶、十指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手无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