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手无相》

八十六、纵敌、擒友、引孝子

作者:柳残阳

钟伯纯道:“今晚有事,两位尽可不理,早点休息,说不完明天就得忙,有话咱们以后谈,茶已泡好,我也不烦你们二位,影儿,我们也进去养养神!”

略一抱拳,即同铁捕凌子影,向后院走去,刹时消失在竹影幽篁里。

战飞羽喝了口茶,道:“老哥哥,我们就别客气,有人给守卫,守得舒舒服服,好好的养养神,准备着来日免不了的争斗吧!”

郭大公点点头,进入了左房。

战飞羽向室中望了望,举目向外看看天色,业已暗了下来,亦就步入右室之中。

黑夜本就是容纳污垢的最好外衣,寂寂静夜中,传来的先行讯号。

这一座占地不大不小的村庄,在黑夜静的却常传递了轻微的讯息。

那是夜行人的讯息。

一个瘦小轻灵的人影,自村左迅速的穿入村中。

另一个高大捷速的人影,自村后走进。

村中似死的一样,毫无人踪,连一声犬吠也没有。

瘦小的人,机灵的停住了!

停在刚进村后的一棵柳树底下。

瘦小人机敏的向树上望了两眼,似无岔眼之处,即贴身树干,缓缓的向四周打量,只见树影婆姿于夜风之中,家家户户都紧闭柴扉,无一处有灯火处,偶而只闻到婴儿的一两声啼哭,但旋即在喃喃的催眠哄睡声中消失。

瘦小人略作沉思,迅捷的扫视一遍后,忖道:整个村子,无一丝灯光,无一声狗叫,显然的是有了准备!好厉害的易天虹,我来此探虚实,定不是白费工夫?就凭业已有备这一点,就可以做为最好的交代,何必多费功夫,在村人监视之下,盲目的侦察?还是回去的好!

思及此处,倏然脱线般向村外射去。

一会儿,瘦小身影,即离开村子百多步!

蓦地,在此时,庄后突然传出一声狗吠!

紧跟着,全村中此起彼落的,响起十数只狗叫!

一犬吠影,众犬吠声!

瘦小人猛冲的疾速身影,骤然急停而止。

哑然失笑,心底浮起了一股暖意,自思道:判断错误,原来是大块头的轻功,不及我的,狗叫的声音,在他进出的方向,时间又晚,快速与轻灵,他俩不及我,我得回去查探!

扭返身形又迅捷的回到了柳树下。

突地一股水流自树下“哗哗”泄下,淋了他一头一脸,急一退步,仰头望去,那股水流,突地射于他微张的口中,呛的他急急伏着,跃身,抹去脸上水渍。

仰头望去。

只听一个小儿声音道:“静弟,你怎么在这儿撤尿?”

另一个童音道:“我忍不住了吗?”

原先开口的小儿又道:“不行,你一撒尿,要是把大黄给引了来,我们偷着出来玩的事,不就叫爸也知道了?那不是找生活吃吗?”

静弟道:“那怎办,我不能忍着不尿啊?大黄的鼻子再灵,也不能离这么远就闻到!宁哥你不要吓我,我们还是快练工夫吧!我从这儿,跃那棵老榕树了!”

急急的,宁哥道:“不行,太远了,你跃不到!”

嘻嘻一声脆笑,一阵树枝的騒动,一抹细小的身影,业已如燕子掠水般的一个弧度,轻灵美妙的射向对街的一棵硕大的榕树上,伸手抓到了一根老榕枝,踏上了树干!

那种身法的利落,快捷与美妙,直看得树下瘦小人影目瞪口呆,跃身干树荫之外,勿忘记了掩蔽。

突然,榕树,落下来两小身影,一指树下瘦小人影,一本正经的叱道:“喂!你是什么人?夜晚到我们这儿来干什么?”

瘦小人一怔,突地满脸满口騒味,提起了他的愤怒,迈前一步,沉声道:“你这两个小家伙,原来是诚心同我老人家过不去,来,让我替你家大人,管教管教你们这一对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看还敢对人撒野不!”

宁哥突地道:“我弟弟没撒野,只是撒尿!”

嘻的一声,那静弟道:“你说我们是一对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那么你不是东西?”

怒叱,瘦小人影道:“当然我不是东西……呸!可恶!”

咭咭,两声脆笑,紧随着身形闪动,躲开了盛怒中那瘦小人影抓来的一掌。

惊“咦”一声,瘦小人影怒道:“看不出你这两个小杂种还挺滑溜的!”

小脸一整,静儿道:“喂!你是不是武林人?”

问得突兀,瘦小人影,本能的停住慾动的身形。

宁哥亦紧接着叱道:“对呀,你算不算武林人物?”

瘦小人影道:“老夫乃是道道地地的武林人,你这两个娃儿,问这个是什么意思?”

静儿狠狠地呸了一声道:“你不配!”

蓦然大怒,瘦小人影,叱道:“小杂种……”

宁儿紧接着道:“就这句话你不配称为武林人!”

突地一滞,瘦小人影脸上抹过一抹难堪的神色,倏而变为怒容道:“好利口的娃儿,我要试试你俩除了口舌之利以外,你家大人还教了你些什么呢!”

宁儿道:“教的可多呢!比喻说!对人要有礼貌,对贼就不需要了!”

恨恨的,瘦小人影道:“没人敢在我老人家面前提这个字,小杂种,你两个得死!”

静儿道:“那要看你这个者杂种的本事了!”

大吼一声,蓦地飘出一步,双掌翻飞,扫向两小,瘦小人影口中吼道:“气煞我也!”人如狂风,掌似飚风,两小倏忽并肩扬掌,就待硬碰,适时一句低沉而焦急的声音传来,道:“宁静速退!”

斜刺里,暗影中,倏忽刮来一点乌光,射向瘦小人影的翻飞双掌。

双掌一合,倏的将乌光挟住,瘦小人影,蓦然转面望向暗器来处。

双小闻声,双双携手腾身而起,跃向暗影之中,齐怕颤微微的叫声:“爸爸!他骂我们是小……”

“住口!”

一句感激的声音后,紧跟着暗影中,走出了钟伯纯的长子,宁静两小的父亲钟雷。

一身庄稼人的打扮,然而在暗夜中那对精光熠熠的眸子,却令瘦小人影心内一滞。

钟雷道:“敢问阁下夜临敝村,有何指教!”

冷嘿一声,瘦小人影道:“不用那么文绉绉的,我老人家向来不惯这一套,说明白点,本来我是想来暗探你们的虚实,谁知这两个娃儿,对我……嘿嘿……”

钟雷低音轻叱:“你俩又没礼貌了?”

宁儿道:“没有啊!弟弟在树上撤尿……”

静儿急急道:“不是!不!是撒尿在柳树上,我们看到他问他是什么人,他却骂我们是个小杂种!”

瘦小人影道:“实话是不错,这小娃儿的可恶是诚心找老夫的岔子,撒了我一头一脸尿,还要逞口舌之利!”

静儿又急急的道:“我们又没惹你,你为什么说我们得死?”

瘦小人影道:“凡在老夫面前说贼子的,都得死!”

钟雷道:“这么说来,阁下是江湖上称‘贼心贼面贼骨头’的‘滥污贼谷翼’了!”

怒叱一声,戟指钟雷,滥污贼谷翼道:“小子,报个名领死!”

钟雷好整以暇的道:“阁下,你该打听明白再来的!”

怒叱,谷翼道:“不用!你还是报名领死吧!”

钟雷微哼一声,正容道:“应该是我说,再饶你一次死罪!”

一怔,突地敞声大笑,引起了全村的狗吠声,久久,谷翼道:“凭你?凭你们这个村子里的人?”

钟雷不屑的道:“不用费那么大劲,阁下,你该看看你刚刚接的那件物事!”

诧异地,举手扬一扬,谷翼道:“就凭这!”

话尚未完,突然看到手中物事的图像,脸色顿然一紧,举近眼前一看,突然神色连变,一声不吭,腾身而起,三两个起落,即逸出庄外,消失于夜暗之中。

宁儿诧异地道:“爹,那是什么?”

钟雷道:“爷爷的标记!”

倏然一整脸色道:“不准出来,为什么这么大胆?还不回去,明天准备领罚!”

宁静二小,闻爹数说,俯首不语,双双向村中跑去,蓦然,一条庞大的人影,自暗影中冲出,一把将宁儿抓住,揽于怀中,立于当道,一手扣着静儿右手脉门,哈哈笑着道:“来啊!暗算老子的小子!将你那些见不得人的玩意招呼我啊!你不招呼,我就将这两个小家伙带走了!”

自硕大人影冲出的巷口暗影中,倏然冒出了一条人影,沉声道:“大块头,你对于小孩子,施袭已然不该,对他们用这种态度,你也不怕弱了你的名头?”

大块头道:“名头?我有啥名头好弱?名头值几个钱一斤?栽在你们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小地方,那才叫窝囊呢!老子自进入你们这个鬼地方,不是让狗叫得心烦,就是要你们这些见不得人的东西,东一块砖头,西一块土块偷袭得发火,若不用这方法,你会从你那老鼠洞里露头出来吗?”

那人道:“我出来了,你想怎么样?”

大块头道:“老子本想来看看战飞羽那小子,是不是在你们这儿,弄个明白就走的,谁知道你们竟然戏耍起我来……”

那人道:“阁下何不一进庄就说明白,那不就简单是很,战大侠是在我们村头借宿,你还有什么要知道的?”

大块头道:“那个老鹰犬郭大公,可也在这儿?”

那人道:“郭老爷子不但在此,连他那宵小闻之丧胆的囚车,也一并来了,车子的少主人铁捕凌子影夫妇仁人,以及他的两个帮手,也在本村,你还想知道什么?”

大块头道:“那么你就告诉郭大公,他们师徒得负荆请罪!否则就得死!”

那人道:“是你的意思吗?”

大块头一怔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那人道:“很简单,假若是你的意思,那得看你阁下有没有那份能力,使郭老爷子听命,要是不是你的意思,那得请你说出来,是谁的意思!”

大块头道:“江湖上谁不知道,公门中人不准踏入八极庄百里范围以内的规定?”

那人道:“那么你是代表八极庄了?”

大块头道:“正是!”

那人道:“假若郭老爷子不听这一套呢?”

大块头一怔,低首一看两小,道:“我看他得听才行,否则,我就将这两个娃儿……”

话尚未完,怡恰是钟雷在他说话分神之时,脚步如行云流水,身形如飘絮般的贴向他的身后,右手微招,一支细细的,却甚是明亮的,长有尺许的利刃,已横在了大块头的脖颈前咽喉之处,左手食指点在大块头的腰际,轻轻地道:“阁下要对这两小娃儿怎样?嗯——”

全身起了一阵抖颤,大块头慌急的道:“这……这……你是人是鬼?”

钟雷幽幽的道:“是人也是鬼——”

大块头脸色倏变,急声道:“你要怎样?”

钟雷道:“把两小放了,我就是人,否则我就是你的索命鬼!”

双手一紧,两小脱困而出,蓦地双双转身,宁儿道:“大块头!你趁我们不注意,心中有事失神的时候偷袭成功,算不得人,现在我弟兄俩想领教领教你偷袭以外,还有没有绝活!”

大块头一怔,咽喉上的细丝利刃,业已抽回,腰中的穴道,也亦被放,尚未开口,静儿却又接口道:“就是你方才虽然看来将我们弟兄,掌握在手中,若我爹和二叔不出面你也没法将我们带走!”

大块头突然对这两小发生了浓厚的兴趣,以为这两小吹得太过火,宏声道:“小兄弟,光说不行啊……”

宁儿一哼道:“你不相信?哼!想想看你将我揽在怀中,只闭了我右臂穴道,我左臂双腿,任一方都可以动,我若在你会阴穴附近抓上一把,踢上一脚,或者顶上一头,你受得了吗?何况,你闭我的右臂穴道,并没有闭在正穴上!”

静儿道:“我若来个简简单单的毒蟒翻身,反噬一口,你的左臂就得松手受伤——”

怔怔的,大块头道:“你俩位移宫过穴?”

两齐打着道:“怎么你不信?”

大块头摇摇头道:“不是信不信,乃是你两说得使人半信半疑!”

突地暗影中冒出了铁捕凌子影的声音道:“这没什么半信半疑,试试就知道……”

大块头道:“阁下是……”

铁捕凌子影道:“我替你介绍一下,以轻功成名黑道的大豪,你不知道别人,别人对你可甚为熟悉,你‘波上萍李履冰’若是能在十招内将这两小兄弟抓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八十六、纵敌、擒友、引孝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手无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