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手无相》

八十七、神龙、八德、易天虹

作者:柳残阳

八极庄神称武林三庄之一,一层神秘的外衣,使他在三庄中,较游云庄,为武林尤人视为“莫测”。

日正当中时,八极庄巍峨的庄门前,绿荫大道上,来了五个人,二老三少,那是武林中昔手盛名不虚,人人敬畏的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龙易天虹,如今在八极庄侧山村隐逸的武林音宿钟伯纯。

另一老人即是武林宵小,闻之丧胆的公门第一名捕郭大公。

三少中,也都不算年轻了,一个是神手无相战飞羽,一个是钟伯纯的二儿子钟雨,另一个年纪最轻的,是铁捕凌子影,公门第一名捕郭大公的唯一传人。

这武林香宿父子,与公门名捕师徒,陪伴着如今江湖上的煞星,大豪神手无相战飞羽,并排着,踏着安详的步伐,缓缓的向八极庄门接近。

八极庄门大敞,碉搂上立着一个魁伟的汉子,门旁反而不见人影。

钟伯纯等五人,走近八极庄百步之处,停住身影,向碉楼上的人望了一眼,碉楼之人,除注视五人外,竟毫无反响。

郭大公扬声道:“阁下通报一声,郭大公拜庄!”

大汉听得一怔,但旋即道:“庄门洞开,请自行进庄,能超过庄门附近阵势,自有人接待。”

钟伯纯道:“庄号八德,奇门之学自在意中,此门向南开,属丙丁火,当系火阵,看四周毫无岔眼之处,定然系以火葯暗器为主,待老夫察看一番!各位稍待!”

郭大公道:“老哥哥小心了!”

钟伯纯道:“这点东西,还难不倒我!”

话落人已脱前五丈,离门约五十步,仔细向地面望去,只见二道车辙,愣一看,并无何异状,然而主尖那车辙压上的沟旁,间距五步之处,土色均略呈异色,而路中央的牲畜走处,却亦于间隔不用的蹄痕,每在三步之距处,即突然凹凸不平,一高一低的,从碉楼至庄门门洞之处,其凹凸之处,竟毫无蹄痕,可见平日进出之牲口,都是经过训练的。

钟伯纯再见车辙两旁路肩之处,铺设了青青的草皮,每于尺许,即栽耘一蓬花丛,修整得甚是齐整,然而,在花丛的根部,周围那一圈土埂上,却寸草不生,黄黄的,格外扎眼。

抬起头来,向两旁的绿荫覆地的一棵棵硕大的垂杨柳,细细的观察,钟伯纯一眼望去,逐树端视着,不禁微微的笑了;

倏然间,钟伯纯腾身而起,射向右侧一棵垂杨柳树,一把绰住了一根倒垂下的柳枝,就势一荡,飚向另一边的斜对个的树下,顺手又同样的绰着一根倒垂柳丝,三五个更换,已到了庄门前最近的一棵垂杨柳下,就势腾身,突地飞跃而上,翻身落在庄门上之碉楼旁。

碉楼上的汉子,似是为钟伯纯的行动所惊呆,此时始回魂过来般的,翻身向碉楼冲去,却被钟伯纯一指点戳在地,轻轻的道:“不劳阁下通报,我不会动手!”

到碉楼前,向碉内一望,微微一笑道:“此处安排,表面似是个败笔,骨子里却阴险得很,这块翻板,就是你们守望人的绝命之处!”

一脚,踏向碉门内一处微凸的方砖之处,方砖一翻,猛然从下面射出一股黑气,黑气突冒的同时,悄没声的,刺出五枝明晃晃的钢刺,正是每一个人遇到这种状况时,所必定腾闪的角度落点。

直看得被点在地的大汉,冷汗涔涔而下,脸上露出一股侥幸,感激,混合著愤怒的神色,望着地上的机关。

钟伯纯笑笑道:“路上那些下三滥的玩意,似是不值得再留,毁了算了!”

口中说着话,人却踏进碉楼之中,向壁上一处安着大红铁把手之处,向下一拉,下方尺许之处,突然空出一道槽口,里面整整齐齐的排列着五种颜色的×形把手。

钟伯纯,首先向红色把手一压,猛然间,庄前路上,那马儿走的道上,凸凹不平之处,腾飞而起,轰轰之声不绝,阵阵爆响,使路上成了一条龙烟。

钟伯纯道:“好恶毒的地下爆雷。”

顺手一压黄色把手,猛地里,车辙旁的土埂,倏忽反裂,同时穿出了无数的钢刀,“咧”的一声,齐齐旋转,那距离,恰正是长腿与两旁随车人的腔骨之处。

钟伯纯怒哼一声,将黄色把手用力一带,拉出槽来,口中道:“留不得!”

“咧”的一声,路上钢刀,齐齐跌落地面,一动不动,显然已是被毁,无法转动。

钟伯纯移动三下,将蓝色,白色,黑色把手,同时压下。

只见路肩花丛根部土中,射出了无数的牛毛细叶,各自一个方向,布满了整个路面空间,每个柳树的顶尖,落下了似天雨般的毒水,青青的草皮,刹时焦黄。

最厉害的,却是那每棵花丛,突然射出了五枝弩箭,疾劲尖利,分不同的方向,左右前后,上方全路面被这弩箭织成了一道天罗地网,那弩箭能伤人,那弩箭后的网绳也看得出涂了一层毒剧,每枝弩箭,都射在一棵树身之上,钉得紧紧的,整个路面被网了两层。

此种变化,只看得战飞羽脸色阴沉,苍白中泛着淡青,铁捕凌子影忍不住的道:“这种恶毒设计,就够资格被武林视为公敌了!”

突地,所有弩箭,又“唰”的一声,缩回了花丛,紧接着花丛突然翻倒,弩箭射出尺许,即“嗒”然落地。

郭大公道:“老哥哥已毁去了这恶毒的机关。”

战飞羽向钟雨道:“钟兄对阵图之学可曾涉猎?”

钟雨道:“不敢说精,略知皮毛而已,战大侠对此定然……”

战飞羽道:“亦是略知一二,此庄庄前,乍一看,似是阵图,而骨子里却是机关利器之学,此一用心,实是可诛!”

此时突闻碉楼上钟伯纯扬声道:“各位可上来了!”

郭大公率先走身,飞驰而去。

刹时间,四人已腾身到了碉楼之上,只见地上散落着五种颜色的×形把手,当地仍然立着那独一的守望大汉,被制穴道,挺立面前。

钟伯纯道:“这位朋友,真是合作,告诉我说,此庄除庄前是机关削器以外,庄内则系摆的奇门阵法,我已看出,乃是小极阵,所有旁屋设计,都系按照阵图,为了省事,我们就只好走点近路了,经房屋上超过,直接进入阵中心,他们的庄中聚会之处。这位朋友的穴道,我不解了,或许有助于你,设辞脱罪!你莫忘了,我是同战飞羽,郭大公一起来的。”

战飞羽道:“你只要说你受制于神龙易天虹,大概不应有问题。”

大汉闻到“神龙易天虹”的名字,突地脸上露出了狐异之色。

铁捕凌子影道:“怎么?朋友不信这位老爷子是神龙易天虹?”

大汉道:“正是不信。”

五个人倏然齐齐望着大汉。

大汉道:“因为我们庄主就是神龙易天虹!”

郭大公突地望向钟伯纯。

钟伯纯道:“好!好!没想到几十年前的化名,还有人据为己有,走啊!老兄弟,你还认为我有分身术不成?我倒是来看了,我将看看这个易天虹到底是何许人!”

一个腾身,已于庄中房舍之上,大白天竟然毫不遮掩的,疾驰而行,窜房越脊如履平地,刹时间,即已出去了十余丈。

郭大公,战飞羽,凌子影,钟雨,展动身形,紧跟而上。

钟伯纯,神龙之名,实非虚传,身形之炔,犹如一道电光石火,真似神龙见首不见尾般的,刹时间,庄中最为高大的聚会之庞所,已在眼前。

钟伯纯身形毫不掩饰的,三五个起落,已跃落大厅房上,战飞羽等四人,亦仅落后十余步,跟着落在屋面上。

四个人落下,竟然毫无声息,未曾惊动任何人。

倏然庞中传出了一个苍劲的声音道:“庄前来人是谁,为何竟动用了‘地下爆雷’?却毫无消息传来,金总管,你查过没有?”

另一个苍劲的语声道:“禀庄主,业已查过,庄前正门消息已断,我已派人前去查了,尚未回转!”

钟伯纯喃喃道:“会是他?”

郭大公道:“谁?”

同时,厅中一声洪亮的苍劲声传来道:“何方朋友,来得好快,何不下来一谈?”

钟伯纯沉声道:“天狗星,你接驾吧!”

突地一声怒叱,道:“什么人敢如此放肆?”

钟伯纯蓦然落地,面向厅中洪声道:“你看看,是什么人?”

猛然起立,大厅中正中央的太师椅上,一身红袍,满脸惊容的立起了一个中等身材,但却人向横里长的胖老者,满脸于思,一双鹰眼中露出极端的诧异,声带抖颤的急声道:“是你?”

钟伯纯含糊的道:“不错,是我,易天虹。”

任何人都听不出来,他是易天虹呢?抑是他在叫着易天虹的名字答易天虹的问话呢?

红花胖老者道:“好!好!请进!”

钟怕纯道:“不请我也自会进来!”

大步迈进厅中。

战飞羽,郭大公,凌子影,钟雨,随后跟进。

厅上,一个额上长着一个冬瓜大小肉瘤的五十开外壮伟老者,一挥手,立时有五位让出了坐位。

钟伯纯、郭大公、战飞羽、钟雨、凌子影,依序毫不客套的坐下。

红衣胖老者道:“为我介绍一下……”

钟伯纯道:“将你先自己介绍一下。”

红衣胖老者,脸色略现羞赦,然却一闪即逝,一挺胸宏声道:“老夫八极庄主易天虹。”

钟伯纯道:“很好!很好!老朽乃耕田之人,钟伯纯!依序下去坐的是天下第一名捕郭大公,神手无相战飞羽,小儿钟雨及铁捕凌子影。”

八极庄主易天虹一指肉瘤老人道:“这位是本庄总管,金大瘤子,其余的均为本庄管事弟兄,等会再为各位一一介绍,钟兄既来本庄,你们之事总得解决,兄弟有一不情之请,不知钟兄可否见允!”

钟伯纯道:“客随主便!”

红胖老者,八极庄主易天虹道:“那好!我先来请问天下第一名捕郭大公老儿,便到本庄可是领罚来了?”

郭大公毫不以为意的道:“大庄主准备怎么个罚法?”

脸色一寒,易天虹道:“非死即囚!”

郭大公一扬眉道:“要我怎么个死法?”

易天虹chún笑一声道:“那还不简单?你若有自知之明,自到如此,也就是了,我定然会用上好棺木,成殓你就是了!”

郭大公道:“我不想自刎,因为那种不够种的事,我向未做过。”

易天虹沉声道:“你是想叫本庄略费手脚?”

郭大公冷笑一声道:“大庄主,用不着摆那种威风,我进你这庄来,也未曾劳动贵庄人多少手脚呢?”

这种当面损人的话,任谁也难以招架,易天虹倏然挺身道:“郭大公,你自己的力量吗?进我这庄来,量你还无此能力,同样的,你也出不去!”

郭大公连看都不看他一眼道:“进我总是进来了,那就不劳你费心,是不是我自己的力量,就是靠朋友,我也不丢人,同样的,我能进来,就有把握出去,放眼面前,似还没人能拦得住!”

易天虹怒容满面的道:“郭大公,睁开你那对狗力眼看看,是什么地方?”

郭大公道:“早看清楚了,不过是个冒牌货色暂担一时的破洞庄主罢了!”

怒极反笑,易天虹道:“好!好!郭大公,算你有种,总管,派个人拿下这鹰爪孙!”

铁捕凌子影,倏然起立,戟指易天虹道:“你作威作福,倚仗的是什么?来来来,大庄主,让我来领教领教你!”

只见那易天虹,怒声道:“派两个人,把这两个老小鹰爪,一并拿下囚起来,快!”

金大瘤子闻声起身!

战飞羽倏然站起双手抱拳环于袖中,扫视厅中一周,然后双目凝神,两道煞光如利刃般落于易天虹脸上。

只看得易天虹心下一紧。

战飞羽冷凛至极地道:“我有一事,想请教庄主!”

木然的,不由自主的,易天虹道:“什么事?”

沉稳已极的,扫视厅上一周,战飞羽道:“庄主的大名易天虹,只不知是不是昔年武林中鼎鼎大名,黑白两道同都敬仰的神龙易天虹!”

八极庄主怒声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战飞羽道:“你不知道?”

八极庄主道:“你不说我怎知道?”

冷冷一声道:“江湖上同名同姓的是多,但就那么巧,今天这儿有两个易天虹,一个是八极庄主易天虹,一个是昔年出道江湖,神龙见首不见尾。,化名为易天虹的神龙易天虹。”

凄厉地一声长笑,八极庄主道:“战飞羽,你来此就是为了这件事吗?”

冷冷地,战飞羽道:“不是!”

八极庄主道:“那么谈你的正事!”

战飞羽道:“我这就是正事之一!”

八极庄主道:“你是说你要先弄清楚此事,再谈其他?”

战飞羽斩绝地道:“正是。”

八极庄主道:“老夫不愿现在谈!”

战飞羽道:“你是怕你的部下,知道了你不是神龙易天虹以后,对你不利?”

八极庄主道:“不管你怎么说,我不愿现在谈!”

战飞羽道:“那恐怕由不得你!”

八极庄主激烈的道:“战飞羽,你狂得不是地方!”

战飞羽道:“我倒不认为如此!”

八极庄主气凶凶的:“好!我倒要看看你如何的依不得我,又怎么个狂法!”

一屁股坐了下去,直瞪着战飞羽。

战飞羽环视厅中八极庄之人一眼道:“各位,假若你是冲着‘神龙易天虹’大侠的名头,参加的八极庄,那么,我来给诸位介绍一下,坐在第一位,自称耕田人的钟伯纯老丈,即是昔年以‘易天虹’化名被武林人譬之为‘神龙’的人物。假若各位不信,可以当面对质。”

一阵騒动,厅中人都一个个望向钟伯纯与八极庄主。

钟伯纯一声不哼。

八极庄主,愤怒的起立,一指战飞羽道:“姓战的小子!不错,我不是神龙易天虹,但我是真真正正的八极庄主易天虹,你满意吗?”

“啊!”厅中一阵惊叹声。

战飞羽业已看到十余张失望并已愤激的面孔。

回头望望八极庄主易天虹道:“很满意!”

怒发冲冠,易天虹道:“那么,现在讲出你来的目的!”

轻巧的,毫不费力的,战飞羽道:“第一,想看看江可利!”

口不择言,易天虹道:“他被送回游云庄去了!”

战飞羽道:“那真是不幸,第二,想瞻仰一下武林中三庄之一的八极庄!”

易天虹道:“不欢迎!”

战飞羽道:“那由不得你!”

破口大骂,易天虹道:“战飞羽,你在江湖上,近年横得过火,你今天找错了门,识相的你给我滚——”

幽幽的,战飞羽接口道:“自入江湖以来,还未曾知道武林人有此一招数,大庄主何不滚个样子给我看看?”

一掌拍下,大师椅哗啦垮在地上,易天虹怒指战飞羽叱道:“无赖,匹夫,气杀我也!”

只这一声幽幽的,战飞羽道:“那更好,武林少一害,也少费手脚!”

猛然长身而起,大踏步向前,易天虹戟指战飞羽道:“小子,你过来,让我数数你有几根骨头!”

战飞羽道:“到外面去,你还可以占点地利的便宜!”

气怒汹汹,易天虹大踏步出外而去,八极庄人一个个也随之而出。

战飞羽却低低向钟伯纯道:“老哥哥,留人不留?”

钟伯纯蓦地抬头,道:“者弟,你有把握?”

战飞羽轻轻的道:“一对二。”

蓦射精光,双目凝视着战飞羽,久久不瞬,钟伯纯小得不能再小的声音道:“老弟,你练成了?”

战飞羽点点头!

钟伯纯喟然一声长叹道:“看在师门份上,老弟,给他留个全尸吧!”

战飞羽惊喜地道:“什么,他与老哥哥师门有关?”

钟伯纯道:“他是我唯一的同门师兄弟,只是因心术不正,被逐出门墙了!”

战飞羽略作沉吟,道:“老哥哥,你那庄上,能够腾出个地方来,养活一个永不能练武的人吗?”

倏然抬头,钟伯纯感激地道:“老弟,真想不到你已到了那种地步!”

战飞羽道:“三十多年,能容老哥哥在他的卧榻之侧酣睡,他总还是有点人情味,这是我想给他留点地步的理由!”

钟伯纯道:“谢谢你了老弟!你这煞星却有个慈悲的心肠!”

战飞羽道:“那得看对象了!老哥哥,今天本来我是抱着大开杀戒的心来的,那是因为庄中的设施!”

“战飞羽,你小子,你怕了,缩着不出来,那你就滚,老夫照样还放你一马!”

战飞羽猛然似脱缰的野马,倏然飘落在易天虹眼前,易天虹只是感到眼前一花,不由得心中太凛。

战飞羽向他冷冷的凝视着,直凝视得他浑身不自在。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手无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