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手无相》

八十八、神姦、皮康、罪应誓

作者:柳残阳

战飞羽的神情,冷漠、酷毒、狠厉,自然中带着凶狠的威煞,直震得八极庄主易天虹心生震栗。

一股暴厉的本性,突自易天虹心中急剧升起,将那外来感染而刺激发生的震栗,驱散净尽,心底沛然布满着一种被蔑视,侮辱的感触,凶戾的本性,使他双目发赤,双手颤栗,脸色发青。

易天虹气促的道:“战飞羽,你那个熊样子,对老夫没什么影响,你拿命来!”

“慢着!”

倏然回头,易天虹突见自他央后走出一个睛突额陷,两个鼻孔翻天的黄脸汉子,边走边道:“禀庄主,杀鸡焉用牛刀?让我吴友三代劳来收拾他算了!”

“试试也好!”易天虹心底里的话,并未说出口来,倏退一步,道:“那么有劳吴护法。”

双睛一翻,活似金鱼呷浪,吴友三道:“谢庄主!”

转头向战飞羽道:“姓战的,早就听说你在江湖中横得离了谱,今天一见,果然不错,来,让吴爷称称你的斤两!”

战飞羽冷冷地道:“缩头甲鱼吴友三,你敢是脱胎换骨了,今天竟然抢着占先,不再缩头等便宜捡了?”

缩头甲鱼吴友三,江湖中出名的诡诈,向不占先,任何事都退后一步,在后面捡便宜,今天他抢先出战江湖道盛名赫赫的煞星战飞羽,岂止是出了战飞羽的意外,即连同他同事的一干人,也大为惊异,真还以为他患了失心疯了呢?

吴友三突地一挺胸道:“有道是女为悦已者容,士为知己者死!我吴友三昔日在武林中,那是没有碰到知已,今天在这个节骨眼上,正是我替朋友卖命的时候,何况,你这虚有其表,只倚仗着虚名在江湖上混的混混,能否奈何得了我,还在未定之天,你有把握,还是我有把握,哼!我自己知道,不知道我就不出来了,不是猛龙不过江,姓战的,少摆你那副臭架子,靠着虚名过活没用,拿点真实玩意出来保命,否则莫怪我手下太狠!”

冷酷的,战飞羽道:“不错,你说的正是我要告诉你的,拿点真本事出来保命——”

突眼一瞪,吴友三道:“战飞羽,这时让你说大话,等会儿就是你哭着叫爷爷的时候!”

酷厉的,战飞羽道:“我一定叫你做到那个地步!”

吴友三双掌一拍,暴烈的道:“姓战的,莫光说不练,来啊!”

从牙缝里挤出声音来,战飞羽一字字道:“让你个先!”

一声虎吼,身随声起,吴友三道:“那是你找死!”

人如脱弦之箭,倏然飚前,吴友三双掌翻飞,如万花飘散,灵蛇飞舞,狠毒凌厉的劈向战飞羽面门。

战飞羽双臂环抱,双掌笼袖,双目的的的注视着吴友三的双掌,就在那劲厉的掌招,缭绕散落,疾劲刚猛,堪堪削向面门的一刹那,倏忽间如电光打闪,战飞羽的双掌只是那么一扬,一挥——

猛然间,一声凄厉的长号,观战之人连看都没有看清,吴友三已矮了半截,蹲在地上,杀猪似的,双臂抱于胸前,鲜血滴滴淌向地面,灰上染红大片,身形如同一个烧熟了的大对虾般,缩成一团,口中哼哼号痛不已。

战飞羽双臂依然环抱胸前,双手仍旧拢于袖中,右腿却抬了起来,单脚立地,右脚踏在吴友三的左肩之上,双目放射出两股熠熠的煞光,口中微微的吐出了冷凛至极的话语道:“向战爷爷叫饶命!”

吴友三在战飞羽微微加力的右脚下,身形又矮一寸,口中倔强的强忍疼痛,暴咧咧的道:“王八蛋,休想!啊——”

战飞羽一运劲,右足一踏,吴友三“噗”地跪了下去,口中又是一声凄号。

战飞羽道:“叫——?

吴友三闷声不哼!

蓦地一技明晃晃的梭子镖,倏然射向战飞羽面门。

青白光一停,一扬,战飞羽的右臂,在刹那间完成两个动作——接镖,还镖。

明晃晃的梭子镖,猛然急促的戳进了八极庄人丛中的一个猥琐的汉子胸前。

那汉子仅“呃”了一声,颓然倒地。

战飞羽冷烈的道:“暗袭的儆戒,有种的下场来!莫做下九流的事。”

扫视八极庄一眼,那冷酷的双眸,直震得八极庄中人一个个俯首无语。

战飞羽一蹬足道:“叫——”

吴友三凄厉的吼道:“姓战的,你是英雄你就给老子个痛快,你……这不是人……啊……战……爷爷……饶……命!”

战飞羽的脚劲,吴友三的肩肿,承受不了,那不只是一种碎骨的彻心之疼,还有一种扭曲脸容,蚂蚁穿心的酸麻与刺痛,终于忍不住的叫了出来!

脚缓缓的放下,不屑地,战飞羽道:“总算你有保命的绝招,滚——”

生命是珍贵的,谁不愿意活?吴友三不敢逞英雄,是必然的,顾不得断了的双臂,顾不得血滴肉翻,骨折的伤势,连爬带滚的退了回去。

八极庄主易天虹恨恨的道:“战飞羽,你这个毫无人性的恶毒的禽兽,你把人命当作儿戏!只是要显显你的威风,满足你的兽性,你是个可杀的坏胚!”

冷哼一声,战飞羽道:“我用手杀一个武林败类,那是替天行道,杀一儆百,比你这个不分青红皂白,用恶毒的机关削器,不分善恶对付武林人的做法,要高上千百等,我若是禽兽,无人性,那么你就是个兽性也没有的畜牲中的畜牲。”

愤怒至极,易天虹道:“战飞羽,你在江湖上横行了这多年,今天到了八极庄,还是如此的不知天高地厚,你是瞎了狗眼,油蒙了心,疾迷了痰,你即将受到你应得的报应,来吧!有种你同老夫单挑,莫要装坏种!”

冷冷地,战飞羽道:“我本就是这个意思,战飞羽自在江湖上行动以来,向来是只碰到群殴对付我,连我的朋友也还没有一个用群殴对付别人的呢!”

易天虹吼道:“有种,但愿你是个口舌与行动一致的。”

战飞羽道:“放心,对付什么人,我就用什么方法……”

蓦地一个尖锐而沙哑的嗓音,起自八极庄中一个猴头孩儿脸的老者口中,大咧咧的道:“对,对付什么人就用什么方法,我看我们庄主今天是用错了方法!”

所有的眼光,都集中到猴头孩儿脸老者的身上。

钟伯纯蓦地心下一动,在脑海中搜索此人的印象。

天下第一名捕郭大公,却蓦地心下一紧,忖道:这老小子是什么时候站到对方阵容里去的?八极庄有这人在内,可是件麻烦事……

易天虹突地道:“皮兄何时返庄,你的意思是……”

姓皮的猴头孩儿脸老者,道:“刚刚返回,刚刚这位年轻人说对付什么人,就用什么方法,这是最聪明的办法,八极庄在江湖中,虽然是被人尊为武林三庄之一,然而,江湖中却甚少知道本庄行事的规矩,那就是对付什么人用什么方法,刚刚我自庄门进来时,即知来了扎手人物,老夫可真不知道本庄所有的人都是干什么的,难道是都练的一对一的功夫?都是江湖上盛名鼎鼎的侠客?还是些任人宰割的羔羊?难道我们不能以二对一?甚至三对一,四对一……眼睁睁的让人闯进来挑我们的窝子,拔我们的旗号?还是说一对一死了是英雄,群打群殴胜了就是狗熊呢?”

略为一停,望了望周围的同伴,又吼道:“各位,看看对面,那个享有天下第一名捕的名号的郭大公老兄,横行江湖,甚少有人敢捋他的虎须,尤其是我们的同道,哪一个不是见了他就躲得远远的?为什么?因为他后面有人撑腰,有无数的不会武功,然而人数众多的兵丁给他做后盾,说穿了,他这个天下第一名捕的名号不过是仗着那些吃粮的人罢了,他一对一的来,在座的哪一个含糊他?我们为什么不能学他们?何况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江湖上混出了名的,我不相信他们这五块料子能挑了我们的庄子!来啊!庄主请我们来是‘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的,不是养老太爷,现在就是我们拼命的时候,找准了对象,干啊!弟兄们,还等什么?”

刹时间,人群騒动了!

一个粗豪的吼声:“对,先用暗青子,招呼他们!”

战飞羽突地一个箭步,贴近了八极庄易天虹的身前,相距只有两步,触手可及,冷然的道:“易天虹,说完了再打!”

易天虹不期然的一举手,止住了他的人,道:“怎么!怕了?”

冷哼一声,战飞羽道:“这种阵仗,我见的多了,怕?我们就不来了,想不到你们的行动,我们也不会来!群殴自在意料之中,只是我必得同你讲明白,动上手非死即伤,要想在半路停止也没那么容易,江可利的伤病,延迟时间不能治疗,那都要你负责任!”

突地哈哈大笑,易天虹道:“奇事!奇事,江湖中以‘恶煞星’为同道盛传的‘神手无相’战飞羽,竟然是慈悲为怀的来替敌人治伤来了,这岂不是天下奇闻?”

猴头孩儿脸的皮姓老者,踏步一丈吼道:“呸!假仁假义的东西!你想趁机将江二庄主宰掉是不?休想,你还是准备挺尸当地吧!”

易天虹一摆手道:“皮兄莫急,我们也将话同他讲明,第一,动上手不死即伤,这是练武人都知道的,既然练武就不怕这点,否则他当初就该窝在他老婆怀里不要到江湖上来闯;第二,请你这位仁义大侠放心,就凭你姓战的那点手法,一时之间得了手,伤了人,江湖中还不是没人能治,也许待会儿你能在离开这个人世之间时,看得见完好如初的游云庄主,站在你的面前向你冷笑!”

猴头皮姓老者接道:“岂止是冷笑,那时的游云庄主要对着他痛哭,痛哭说能够亲手宰了他!”

战飞羽蓦地双眸似电闪般地冷射向猴头皮姓老者,瞪视一眼,缓缓的,冷毒的道:“皮康,人都说你这个‘神姦’是武林中的大害,今天一见,实在是名不虚传,我现在告诉你,不动手便罢,一动上手,我的第一个目标就是你!我要看看你这个神好的狠毒,有多大的气候:“

故作镇静的,神好皮康道:“战飞羽,你说我是神姦皮康,恐怕你是瞎了狗眼吧?就凭我够资格被你认为是皮康,我倒想到有点受宠若惊,只可惜,我没见过,假著你认识他,我倒想请你给介绍介绍!”

冷冷一笑,战飞羽道:“你可是真心想见他?”

神好皮康猴头一仰道:“当然!”

战飞羽沉声道:“那好办!”

神好皮康道:“只可惜你没时间了!”

战飞羽沉稳地道:“神好皮康,当年在武林中,不容于各大门派,被各派派出的第一高手,九人截击得走投无路之时,最后与其中武功较弱的青城毒剑对上了手,在大战一昼夜之后,青城毒剑被神好砍掉了一只左臂,而神好皮康已中了青城毒剑一剑,支撑着在毒发前脱出了追踪网,后来求得了当世神医,将毒伤治好,隐于江湖,二十余年来,未见踪迹,这件事,江湖上人知道的不多!”

冷笑一声,易天虹道:“很够刺激,前半段谁都知道,后半段可是你假造的?”

战飞羽道:“你以为是如此吗?”

易天虹道:“别人不知而你独知,除非你是神好皮康。”

神好皮康道:“不错,这很有可能!”

冷冷地战飞羽道:“为神好皮康释治毒的人是当世的神医,‘九天回命’曲少英,皮康,这不会错吧?”

战飞羽看皮康露出了惊容,继道:“九天回命曲少英,不是姓战的朋友,他告诉我,神好皮康的剑创治好了,可是他不能将他的伤痕,同普通的伤痕一样的治得不留痕迹——谁都知道,曲少英治伤是不留疤痕的,可是神好皮康的毒伤,因为毒烈时久,所以在治愈后在受伤的部位,留下了一个黑色突出的肉瘤形的明疤,那是毒积一处的结果。”

突地一指神好皮康道:“你敢将右肩下五寸之处,明示众多朋友看看?”

神好皮康神色连变,倏地暴怒道:“凭什么我要听你小子的话?是不是我讲一句就够了,用不着你来出我的丑,小子,你居心可诛,我要毙了你这个信口雌黄的臭东西!”

战飞羽道:“那是你怕惹起众怒,你才不敢承认,这一点就看得出你是个道道地地的小人,姦邪,上不得台盘,过不得档口的鼠窃狗盗之辈,你哪里配称江湖上论字号,在八极庄里逞能?”

神好皮康道:“我不配,你更不配!你是个搬弄是非,挑拨离间的小人,王八兔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八十八、神姦、皮康、罪应誓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手无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