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手无相》

八十九、迷睛、锁神、重现威

作者:柳残阳

勃然震怒,易天虹道:“他妈的,姓战的你狂得太过火了!”

冷然的,战飞羽道:“我倒不觉得!”

睚眦慾裂,易天虹道:“你以为你进得了庄,挫败了我两个手下,你就笃定能活着出去?”

凛烈的,战飞羽道:“不敢掠美,进庄不是我一个人,可是那是事实!”

口沫横飞,激烈而不屑的易天虹道:“你知道就好,进庄你不过是沾了人家的光,算我们倒霉,这毁庄的帐,解决了你,我总得算的!”

战飞羽道:“解决我再说不迟!”

猛瞪双目,易天虹道:“你以为我解决不了你?”

战飞羽冷冷地道:“何止如此!”

歪头,询问地易天虹道:“不止此?怎么,你想解决我?”

微微一笑,战飞羽道:“你说呢?”

气促的,大吼,易天虹道:“你在做梦!”

好整以暇,战飞羽道:“梦会成真的!”

易天虹道:“你有这把握?”

战飞羽道:“那我来这儿干吗?”

怒目横眉,易天虹道:“你来找死!”

古并不波,战飞羽道:“不是猛龙不过江!”

戟指战飞羽,易天虹道:“小子!来,我看你是什么龙?瞎龙?蹩龙?还是条混龙!”

战飞羽道:“不管是什么龙,只要能过江,总是条龙,绝对不会是条泥鳅!”

双手一拍,易天虹道:“来呀!站在那儿干吗?”

战飞羽道:“例不占先!”

突地一怔,旋即哈哈大笑易天虹道:“有种!姓战的,你在我面前,敢这样说话,够狠,你不后悔?”

略现诧容,战飞羽迅即会过意来,轻轻的道:“神龙易天虹,行道江湖,见首不见尾,相当的威名,想得到是行事快捷,手脚利落而得来,只可惜……”

怒形如色,易天虹道:“只可惜什么?哼!”

庄重的,战飞羽一字字的,刺入易天虹耳中,道:“可惜那不是你!”

猛然狂吼,易天虹道:“那么就让你尝尝我的厉害!”

声出,人动,犹如一条疯狗,疾冲而出,手上一支又细又窄的淬毒“蜂针刺”飞刺战飞羽的全身上下,一十二处要害。

战飞羽的动作,更是快得无可言喻——就在易天虹的“蜂针刺”堪堪及上身躯之时,只那么微微一闪,他的人已不在原地,易天虹的十二刺,抖幻成十二条光芒,倏忽落空,失了标的物,但却已倏忽翻搜之下,倒卷向后,那正是战飞羽微微一闪的立身之处。

“神手”猝然纵挥,似电掣光耀,青苍白芒相映辉下,飞旋急泻,易天虹的淬毒“蜂针刺”,又被一一的挡了回来。

战飞羽不畏巨毒,易天虹可不知道:“蜂针刺”上淬的毒,却使他满怀信心,任何人沾上一点,只要没有他的解葯,十二个时辰以内,阎王爷想赦他的罪,也无法返回阳问,更厉害的是一盏茶的时间之内,就会有力倦心促的感觉,不管你有再好的内功,亦将渐感力不从心。

战飞羽双手连挡“蜂针刺”数招,易天虹不由得在心底暗自得意,不由得就出了声。

只听易天虹冷笑一声道:“战飞羽,我等着收你的尸!”

“蜂针刺”同时一戳,战飞羽突又微闪无踪。

一声冷笑,却自易天虹身后传来,战飞羽的声音道:“得意的大快了,大庄主!”

倏忽疾转,“蜂针刺”突破空气,倏刺而出,刚好迫上闪进的战飞羽。易天虹双目怒凸,面容扭曲,像疯了一样,暴起一片刺浪,狠劈战飞羽。极慾使战飞羽巨毒早些散发,而战飞羽也不退反进,“神手”暴展之下,涌起千弧万轮,回挡过去,刺刃巨毒,似对他毒无作用,“蜂针刺”就如同一根棍棒一样的无刃可伤“神手”。

同时,那种暗异怪诞的青白光影,有如无数可怖的,奇形怪状的精灵在跳跃幻闪,密集的,暗哑的手同蜂针刺的磨擦,撞击声,形成了一串串的震耳散响。

当一连串暗哑撞击声过后,倏忽间“神手”穿进了“蜂针刺”的丝丝密网,绞缠转搏,神手的动作,宛若飞洒的流芒射向永恒,快得那么非夷所思的,“蜂针刺”与“神手”同时一现而后——

跄跄踉踉往后倒退,易天虹那张脸顿时已不像一张人脸了,他鼓瞪着一双眼珠,像是好奇,又像是不可思议般的注视着战飞羽的面前。

战飞羽的面前地上尺许之处,那枝淬毒的“蜂针刺”正颤动着,插于地中,仅露出了一半。

易天虹倒的而没有惊恐的表情,他只是那么木然的看看,然后,他又将目光移注向站在前面三丈处,双臂环我,双手笼袖,与动手前的姿态毫无两样的战飞羽的面庞上,易天虹以一种茫然的,却又冷漠的神色:瞧着战飞羽,他表现的是一种狂傲与冷酷,些微的带有点儿疑惑。

战飞羽还视向易天虹,展露出那一抹惯有的酷烈。

酷毒对酷毒——

猛一抽搐,易天虹吐出了一口气。

战飞羽冷酷地道:“你的蜂针刺没能刺破我的手!”

酷毒的,悍不畏死的,易天虹道:“我照样有一双手!”

战飞羽道:“可敢一试?”

大吼,易天虹道:“放你妈的狗臭屁!老子有什么不敢!”

突然,郭大公道:“且慢!”

倏忽转身,易天虹瞪目道:“怎么,要车轮战?”

摆摆手,郭大公道:“我没那份心,也没那份力,车轮战在现在的情况下,该是你独有的权利。”

冷哼一声,易天虹道:“对你们用不着,你有什么话要说?”

沉稳地,郭大公道:“有个问题,想请教一下!”

蓦然不耐烦地,易天虹道:“有屁快放!”

铁捕凌子影勃然大怒,吼道:“老狗,你说话放干净点!”

突地仰天大笑,易天虹道:“对你们这两个鹰犬,我早就有规矩宣布江湖道上,干净点讲话,你们配吗?”

凌子影方待讲话,郭大公轻吼一声,止住了徒弟,安详的,向易天虹道:“我正是要请教你这个问题,为什么有此一规矩,凭什么?”

突变厉容,恨声的,易天虹道:“为什么?凭什么?哈哈……”

那是一种刺心泣血的凄厉惨笑,就如同静夜枭鸣,嫠妇夜哭,哪里像个人在笑!

那面容,那已不是一个常人应有的面容,双目直勾勾的勾向郭大公,鼻翅一掀一掀,嘴chún一翁一翁的轻抖,像是笑的颤动,又像是抽搐的牵掣,一个人脸,变成了鬼脸,青紫的扭颤。简直就像庙里的青面獠牙鬼。

易天虹的惨笑,停了,脸容逐渐的恢复了正常,只是那直勾勾的眼神,却似将喷出一股恨火般的瞪视着郭大公,直慾噬人般恶狠毒视着郭大公。

场中偌多的人,此时静得连一丝儿喘息,都似可以划破长空般地,一点点儿都没有,突然的静谧,令人有一种无形的紧张。场中的人,除战飞羽,钟怕纯,郭大公以外连凌子影都有种不舒泰的感觉。

以金大瘤子为首的那一批人,更是噤若寒蝉,一个个却似惊弓之鸟般的鼓瞪着一双眼睛,凛然的望着易天虹,那张星绷得似丝线的紫脸。

空气越来似乎是越少了!气氛也越来越紧张。

就如同静夜中一道替星划过,易天虹自齿缝中,挤出了生硬的语句:“姓郭的!我是个全家被砍脑袋的独活者

摇摇头,郭大公道:“我想要砍你全家脑袋的,不该是当差的问题。”

恨恨的,易天虹怒吼道:“不错,要砍的不是你们鹰爪,可是使他们能够砍我全家脑袋的,却是同你一样的狐假虎威的,卖主求荣的王八兔崽子!”

不以为件,郭大公道:“这不该是现在所有我的同道的过失吧!”

恨满胸膛,易天虹吼:“虽不是现在于你们这一行的,但你总不能说那个卖主求荣的家伙,不是你们一路人!”

略作思索,郭大公道:“你不嫌大过冤枉无辜?”

冷笑一声,易天虹道:“车,船,店,脚,衙,无罪也该杀,郭大公,你在人们的心目中,并不是个大圣大贤的人,而是个该杀的人,我只规定你们不在我庄围里内活动,已经是留了地步!”

凌子影怒道:“你不留地步又当如何?”

眼一瞪,易天虹怒叱道:“小子!不留地步我就会找上门去宰你们这些狗仗人势的家伙!”

凌子影大怒道:“不用了!我现在已送上门来,大庄主你还客气什么?”

怒极反笑,易天虹冷声道:“小子,你既然等不及了,那就准备着接受本庄的裁判!”

一扭头,怒声道:“金总管,令刑院执法!”

金大瘤子,轰应一声,突自他身后,一个横眉竖目的中年大汉道:“邢兄,动手!”

横眉竖目汉子,低喝一声:“上!”

刹时间,他身后鱼贯走出来五条大汉,一个个都是一副刽子手的凶像,围向了凌子影师徒!

郭大公与凌子影,站了个并排。

易天虹突道:“照规矩行事,不成也按庄规自刑!”

横眉竖目汉子与五个大汉,倏地神色一凛,齐齐应一声:“奉庄主谕令!”

横眉竖目汉子向郭大公道:“郭大公,你是自己按本庄规矩呢?还是要我们弟兄动手!”

郭大公不怒反笑的,抱拳道:“敢问这个邢兄,可是在江湖上称‘千命一刀的邢昶’吗?”

邢昶一怔,道:“不敢当天下第一名捕如此称呼,在下正是邢昶!”

郭大公点点头道:“那就好……”

邢昶横眉一竖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郭大公道:“没什么,卅年前,你在京城地面,一刀杀了十家老幼,不在我的管辖之内,后来通缉你也找不到人,成了悬案,时间本来过了,案也不了了之,如果咱们碰在一起,我倒得听你的,这不是很好吗?”

邢昶道:“往日之事,早已忘了,你还记得,真不愧是办案老手,十年风水轮流转,这是由不得人的,你就认命吧!”

郭大公道:“老夫一生从不认命,你准备怎么处置我?”

邢昶道:“识时务得为俊杰,你该衡量衡量现下的这个局面,不要说本庄的机关与奇门你无法越雷池一步,就凭现下的这些三江五岳朋友,你也该有个自知之明!”

郭大公道:“真对不起你邢大主,郭某人逮人逮了数十年,就向不知什么叫难!何况你们庄上这些玩意,根本就没有挡住我们,想想看既然能进到贵庄的腹地,我们还怕出不去吗?再说,就凭你为刑院之主说不,郭某人今天恐怕是吉多凶少!”

怒哼一声,邢昶道:“姓郭的,你过于自信了!”

倏地大吼一声:“拿下!”

刹时间,在一片刀剑出鞘的声响中,紧接着耀起了一片耀眼的刀光剑影,自四面泄向郭大公师徒!

“呛,呛”轻响,郭大公师徒的钢刀,同时出鞘,双双转车,背对背,连连反击,刀光闪划,如两道漩流,卷入乱石之中,师徒二人,以一敌三,刹那间,展开了一场生死拼搏。

战飞羽冷眼旁观,看得出,郭大公师徒二人,虽然对敌六人,然而却大战上风,但战飞羽却知道,师徒二人,要想将六人解决,也得费许多手脚,显然的,八极庄的人物,个个均非庸手,竟然都是江湖上的一等高手。

钟伯纯突于此时向易天虹道:“都动手了,贵庄还有人,陪我玩玩吧!”

易天虹一怔,道:“你——”

钟伯纯道:“没什么你不你的,反正早晚要算帐,要算就趁早,当年我们的香火情,已两相抵消,数十年来承你容我在你时腋之下,卧榻之旁,安然度过,我们本已无所谓‘恩与仇’,然而今天我既然毁了你的阵势与机关,这份帐岂能不算!你就别客气了,我父子二人,很想看看如今在江湖上称霸一方的这些豪雄们的嘴脸,试试他们的道行!”

恶狠狠的,易天虹道:“好!你既然如此说,我就达成你的愿望——”

战飞羽,突地冷笑,一声道:“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只可惜不能够如愿以偿!”

蓦地怒视战飞羽,易天虹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似自言自语,又略带讽刺,战飞羽道:“大庄主本来是个英雄人物,不喜欢‘群殴,的,可是你钟伯纯老儿,不知死活,硬要挑战,岂不是正中孤意?我何不顺水推舟的就来个以多胜少?这可是你们自我?怨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八十九、迷睛、锁神、重现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手无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