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手无相》

九十、霹震、百灵、和合仙

作者:柳残阳

易天虹双目喷火,吼道:“战飞羽,老夫不同你开玩笑。”

战飞羽淡淡地道:“这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大庄主对吗?”

易天虹没好气地道:“你知道就好!”

战飞羽道:“你认为我是在同你开玩笑?在这个时候。错了,大庄主,我是在告诉你,你那些江湖上称得上一流高手的部属,如掌刑院的千命一刀邢昶,同那以兽为号的五弟兄,曹家五霸天,剑狼曹仁,刀虎曹义,铜狐曹礼,鞭狈曹智与刺彪曹信。怎么也不会败在天下第一名捕郭大公师徒手中,江湖上的人,任何人都会相信,若在江湖道上,这六位仁兄,即或是不能合力伤官家之人,也不会伤在对方手中,最起码在三十六计中,采取上上之计是绝对的有把握,如今在你们的势力范围之内,尤其是在你们的腹地之中,即占地利,又占人多势众之强,怎会被他们师徒二人,如同探囊取物般的那容易的解决了?这一个原因你不想知道?我再告诉你一件你想不到的结果,当他们的右臂,那一条执兵刃的右臂,在郭家师徒的钢刀刀背落下去,砍个切实的时候,你该舍命去阻挡才对!你没有做,是一大失策!”

冷冷的,甚不以为然的,易天虹道:“危言耸听?”

战飞羽笑笑道:“危言耸听?那你才是少见多怪!”

激烈的,易天虹道:“胜败乃兵家常事,他六人学艺不精,败在人手,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再拿起兵刃,重新来过,姓郭的师徒,我相信不会再那么轻松的赢得他们!”

战飞羽道:“你那么自信?”

斩绝的点点头,易天虹道:“不错!”

战飞羽道:“你不试试?”

易天虹扭头向邢昶道:“邢院主——”

话到此处,突地停住。

因为邢昶的表情,是一种苦痛的难以为力的神情,那是一种既惭愧,又羞郝的力不从心的神情。

战飞羽冷冷地道:“现在,大庄主想不想知道为什么?”

易天虹扭头怒瞪向战飞羽,那神色中,现出着“你说”的无声的语言。

战飞羽冷凛地道:“先告诉你,他们以江湖中以一等好手的功力,何以为败在仅比他们高上一等的师徒手中原因,你可听说过江湖中有一种神功叫做‘迷睛锁神’的?”

神情大变,易天虹的脸容,如同被蝎于螫了一下的屁股,红紫一块,但在旋遗间,蓦地仰天长笑,一指战飞羽道:“战飞羽,你是在表现你的见闻广博,还是在掩耳盗铃?”

战飞羽道:“你以为我骗你?”

易天虹道:“你没骗我,那就是我眼睛瞎了,分不清男女!亦或许是眼前有个人妖。”

笑笑——笑得相当的神秘,战飞羽道:“大庄主,你的意思是说‘迷睛锁神,神功是女子练的对吗?”

易天虹道:“你的脑筋似是没有混乱!”

战飞羽道:“相当清醒,请问大庄主,天下武功是谁限定了男女所练的各有一套?”

易天虹一怔,突道:“你又听谁说过‘迷睛锁神’由男子练过?”

战飞羽一指凌子影道:“我听他说过,因为他练过,而且相当成功,你那六位部属,就是被他‘迷睛锁神’功所制,同时——”

易天虹不信的道:“同时怎么样?”

战飞羽道:“同时被他的‘锁穴银芒’锁住穴道。”

邢昶等六人,一听到“锁穴银芒”的名字,突地个个脸现灰白,双目中露出了惊恐与恨怒的神色,注视着郭大公师徒。

郭大公望着邢昶道:“邢大院主,没什么可怕的,我们最后那一刀,虽然砍掉了你的兵器,却也同时为你们吸出‘银芒’,只是中过银芒的人,在起出来以后,因为银芒上被我的徒弟媳妇在上面加了点作料,所以一个月内,中芒人不能随便动手动气,否则那将后患无穷,所以我劝六位,安静地呆一段时间,此处事情一过,就麻烦你老兄,随老夫去一趟衙门,销一销己过时的度案。”

邢昶废然一声长叹,道:“姓郭的,你不如杀了我的好!”

郭大公道:“我没权杀你,但从现在开始,你也无权杀自己,因为那种芒刺穿心的滋味不好受,我说的你不相信是不,不信你就试试看,只要你自己动手在你身上重力拍一下,你即会有一种蚂蚁钻心的麻痒,你动气过大的时候,也是一样!怎么相信了?”

这真是一种绝毒的暗器,中过以后,那种后遗的威力,竟然可以使人有“动辄得咎”的感受,邢昶六人,在试引运气后,已尝到了滋味,那种酸麻无力,实在不是人受的滋味。

易天虹一见此情,不由气得破口大骂道:“郭大公,你这个鹰犬,你用这种绝子绝孙的办法对付武林同道,你简直不是人,你是个丧心病狂,毫无人性的老匹夫。”

郭大公道:“大庄主,我不过是同你一样的,对什么人,用什么方法罢了!”

咬咬牙,蓦地转身,易天虹面向郭大公道:“姓郭的,我现在就叫你现世现报,我要不剥你的皮抽你的筋,将肉剁了包包子吃,我就不姓易!”

战飞羽深沉地道:“还轮不到他们,大庄主!”

易天虹头也不回的怒吼:“先从他们开始!”

阴冷地语声,狠辣已极地战飞羽道:“这由不得你!”

虎地转身,怒视战飞羽,牙齿咬得咯吱吱响,右手戟指着敌人,易天虹道:“战飞羽,我告诉你,你说话得斟酌一下,不要以为我的兵刃失手被你拿去,你就可以在这儿唬爹唬儿的颐指指气使的穷吆喝,要知道,这儿不是你的一亩三分地,这儿是八极庄,我是这儿的主人,庄主!”

战飞羽冷然道:“不错,你是庄主,可是你作不了主!关于争斗的对象。”

气极反笑,易天虹道:“我作不了主,难道会是你作主?”

斩绝的,战飞羽道:“正是!”

易天虹暴然的道:“战飞羽,你大自视过高,你大自不量力,你也大自以为是个人物,我告诉你,你今天找错了人,我不是任你胡行的人,我这一生也不向不信邪,我偏偏要从他先开始,你能如何?”

战飞羽阴沉地道:“不怎么着,只是你非得同我先解决了以后,才可以同别人动手!”

易天虹道:“我倒看不出不行的理由!”

战飞羽道:“很简单,你将永远面对着我!”

易天虹道:“老子不信邪!”

邪子尚在齿缝中,人已飚向郭大公而去。身形之快,直如一道浑圆如斗的光流,宛如一颗流星曳尾横过穹苍,一刹那已到郭大公身旁!

但当他身形停住之时,面对的,却并非是他所想的,眨眼之间,战飞羽已挡在了郭大公身后,脸上显现着一种从未有过的,冷凛中的挪揄笑意。

易天虹蓦地狠毒地道:“战飞羽,你是找死!”

郭大公却于此时道:“战老弟,就让我来向庄主领教几招吧!”

战飞羽,不理易天虹的话,却同郭大公回道:“不行,我已同钟老哥约好,我得替他师门清理清理败类,同时我也答应他,绝不伤他,你若同他对上手双方一有闪失,我就不好交待了!”

易天虹蓦地向钟怕纯道:“他说的可是实话?”

钟伯纯道:“没有理由对面撒谎。”

易天虹道:“你认为他有那个能力?”

钟伯纯道:“最起码比我的能力要高。”

易天虹道:“你是想借外人之力,消耗我的功力,然后——”

钟伯纯摇摇手道:“我没那个意思!”

战飞羽道:“是我自行请缨的。”

易天虹倏然转面,恶毒的凝视着战飞羽,眼中似要冒出火来,狠狠的道:“战飞羽,你说不伤我?”

战飞羽道:“不错,你的耳朵没聋,我的口齿也不模糊!”

易天虹道:“你不觉着你大狂妄!”

战飞羽道:“有道是‘女人要浪,男人要闯’,对你狂妄一点,不正是‘闯’吗?”

易天虹道:“你知道,闯不好后就饶上你的性命!”

战飞羽道:“这我有把握!”

易天虹道:“你有把握‘找死’!”

战飞羽道:“正好相反!”

易天虹道:“战飞羽,你是个大言不惭,不自量力的无知之徒,无知得可怜!狂妄得可恨!”

战飞羽古并不波地道:“他们都这么说……就是没兑过现!”

易天虹大吼一声,道:“今天就兑现给你看看?”

看字甫从口边说出,人已宛若流光,狡然扑至,掌影有若一串流星般,撞向了战飞羽。

更怪的事情跟着出现了,战飞羽的身体,居然“呼”的飘浮起来,就像失去了重量似的,随着易天虹的掌风劲道,转动回荡,易天虹的掌力,老是差上那么半分,硬是沾不上战飞羽的身体,易天虹的掌劲硬是吐不了实。

于是,掌掌落空,易天虹的神色随着落空的掌招在变幻,狠厉,狞恶,刹那变做狂怒,激动,又转变为震惊,恐惧。

一刹时,已由恐惧到惊震,而激动,狂怒,狞恶,狠厉,循环的变幻着。

掌劲力道,也随着情绪的高低,神情的变幻,而变化。

易天虹蓦地双臂抛起,头下脚上,闪电般倒仰着,仿佛怒矢离弦,猛射对方。

战飞羽,“嘿”的吐气开声,飘浮的身体,立即下降,却在下降的瞬间,硬生生的,完全运反力道运用惯性,往旁边移出三寸,易天虹的倒仰脚嗽便跟着落了空。

身躯借蹬踢之势,一翻之间,易天虹狂叫一声,右臂倏挥,袖口中一抹细如针的银丝,已激射而出——连破空声也没带出一丝儿,即已到了战飞羽胸前。

脚甫沾地的战飞羽,姿势尚未稳,目光一闪,冷冷一笑,他猛的缩肩吸腹,同时右手一挥,宽大的袍袖一挥,那抹银丝即倏后又倏出的射向刚刚落地的易天虹侧身。

强力的一扭,易天虹“吭”的一声,并未能躲过那一抹银丝的倒射——

“扑通”一声,双膝点地,易天虹竟然落地又起。

受自己暗器的袭击,在诸多的手下之处,“神龙”易天虹,八极庄的庄主,只气得脸色紫涨,猛然举掌向天灵盖拍去。

然而,他的手臂又不听他的使唤了,用尽了力量,人反易被惯性作用,仰跌地面!

战飞羽冷冷地道:“大庄主,被我点了穴道的人,得由我作主,别人是无能为力的,就是你自己也不行,我已遵约,达成了我的诺言,不伤你——”

蓦地,一个苍劲的老妇人之声,传了过来道:“是谁敢在这儿大言不惭,说是点了穴道,别人无能为力?皮康,你的穴道,可就是他点的?”

即时已传来了皮康极端恭敬的声音道:“是的,就是他!婆婆!”

自庭院北面的一扇大门中,此时突然出现了一群人,为首的是一个鸡皮鹤发,容颜憔悴,然而却双目烙烙有神的老婆婆,手扶一支短拐,身后跟着十余个年龄大小不一的女人,环肥燕瘦妍媸不一,然而一眼望去,即知个个武功,不在皮康之下,即连最年轻的十余岁的姑娘,也似是无一庸手。

战飞羽一见,心下大凛,思索江湖人物,就是想不出这位老婆婆是谁,然而从她的气度来看,她不该是江湖中没名的人物。

瞬间,老婆婆已到易天虹身侧,略一审视,脸现惊容,倏的抬头,望向战飞羽。

两道冷电似的目光,由脚到头,每一寸,每一分都不放过的审视战飞羽一周,就如同丈母娘看女婿似的那么仔细,直看得战飞羽,怪不好意思的。

钟伯纯父子,郭大公师徒,此时已迅快的站到战飞羽身后,老婆婆仅略微扫视他们一眼,即向战飞羽道:“年轻人,刚才是你在夸海口,蔑视武林人?”

战飞羽抱拳道:“不敢,那仅是对他个人而发!”

微“哼”一声,老婆婆道:“见机得快!不老实!”

战飞羽道:“事实摆在眼处,在下不愿睁着眼说瞎话,不过——”

老婆婆道:“不过什么?”

战飞羽道:“能解在下所点穴道,放眼当今武林,只有老婆婆一人而已!”

老婆婆突地怒道:“你既知道,还要老身费手脚吗?还不赶快解了虹儿的穴道,难道你要废了他的武功?你要知道,一个时辰以后,你这摘叶飞花的点穴手法,就将废了他的武功,当那时我就不会饶你。”

战飞羽正容道:“在下正是要废他的武功,只可惜他在被点上以后,妄动真气,以致要自受一个时辰之活罪,否则早已废除武功了,再说,这解穴之权不在在下!”

老婆婆怒道:“可恶!你凭什么要废他的武功?为什么解穴之权不在你?”

战飞羽道:“在下是受人之托,为师门清理门户而废他的武功,解穴之权,当然在他师门之人?”

老婆婆道:“他师门的人在哪里?”

钟伯纯道:“是老朽……”

话尚未这,老婆婆怒道:“好啊!你就是虹儿说的那个庄外小村中隐居的钟伯纯了,他能容你,你竟然不容他,找外人来群殴……”

战飞羽道:“老婆婆,群殴一词,不能用到我们身上!”

鹤发直竖,老婆婆一顿拐杖,叱道:“不管群不群殴,你若不解他的穴道,待我自解之后,我就要看你们五人对我群殴的本领!”

倏然,一声清脆的娇声,又起自第婆婆来时门中,道:“霹雳神婆的霹雳个性,霹雳手段,真真是越老越辣,战大侠,你还不赶快解穴,难道要……”

话尚未定,战飞羽在听到来人声音时,即已知道是百灵仙子到了,一声叫出了霹雳神婆的名字,不由得心下大震,迅快的,走到易天虹身后,一脚踢在臂骨之上,将易天虹踢了三个滚,然后,迈步一丈,向霹雳神婆,面前一跪,恭恭敬敬的,叩了三个头,口中道:“无相门第三十六代弟子战飞羽,叩见师母!”

老婆婆突地道:“什么,你就是江湖上的后起之秀,神手无相战飞羽?”

战飞羽道:“正是弟子!”

霹雳神婆,突地脸色一变,向易天虹道:“虹儿,你为什么不向我讲,他来到庄内?”

易天虹尚待支吾,老婆婆的拐杖已猛然举起,杖下忽然飚来一条蓝色身影,娇脆的声音道:“吆!老姐姐,怎么又发霹雳了,可别打错了人!”

老婆婆拐杖收得很快,笑向两步外的百灵仙子道:“妹妹,你怎么来啦!”

百灵仙子道:“我是碰到了战大侠差回去的袖里乾坤崔太平,才知道他走向这个方向,突地想到了老姐姐你在八极庄,如果我不来,你们可能错过相见的机会,哪知我一来,却差点看到师娘打徒弟,和干娘打干儿呢?”

霹雳神婆道:“都是虹儿他——”

百灵仙子道:“好啦!好啦,易庄主,你最好是把你庄中那些牛鬼蛇神轰走,尤其是游云庄的,为什么间问你师兄就知道了,现在就去办,钟老侠不妨帮帮你师弟的忙!”

易天虹向钟伯纯一揖,钟伯纯笑笑道:“办事要紧,别客气了!”

师兄弟俩同钟雷招了招手,他同金大瘤子,齐齐向霹雳神婆,百灵仙子施一礼,向大厅中走去。

百灵仙子却笑向霹雳神婆道:“悲剧变成喜剧收场,怎么,老姐姐,舍不得招待招待我们到你那“霹雳居”去一趟啊!”

霹雳神婆笑道:“我敢吗!老妹子,请,飞羽也起来,同你的朋友一起来吧!”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手无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