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手无相》

九十五、男女、女男、雌伏雄

作者:柳残阳

离黄河渡口十里的哑口,是通南必经之道,行旅客商,向称险路,但却安全无比,那是因为升平日久,且又是官塘大道,当然无宵小在此惹事。

“天汉”镖局的镖车,行到此处,所有明暗镖师,均已络绎而至,行成了一条问隔的长阵,前后无形中成为呼应。

卢大刚江杰二人,后走的先到!

紧跟着的,距离大约百十步,乃是二个四十岁左右的英挺中年人;二十年前大为出名的婬贼自玉同蓝红寥,武林中恨之入骨,恶名照彰的燕子双飞。

二百步后,“天汉”镖局局主荆楚一条鞭傅可威同双剑弟兄三人,迤逦而来。最后,仅距七八十步的,却是那金刚拳王大可,与罗汉拳海中英。

在他们后面,已六十步的距离,二个中年人,风尘满面的蹈蹈跟进,这正是花子帮的盯梢者。

离二人不远;二个清秀少年,似是两个大家公子,出来游山玩水,亦正有说有笑的前进。

二人后面,一辆大车,华丽堂皇,十余个年轻小伙子簇拥着,由一位娇俏秀逸的年轻哥儿驾车,亦正稳稳的前进,车中,似是女眷,外观却看不出究是何许样人。

哑口到了,天汉镖车,已到了最为紧窄的哑口,两旁山势壁立三丈,坡路斜斜向上,驴马正吃力的上爬;噗噗的大喘粗气。

眼看即将爬上坡顶哑口中心处,向前就是下坡路了,蓦地里——

壁立的左方山崖上,似红云般的倏起飘落下了“大红云凌刚”距镖车十步,挡住了去路。

镖车在这个当口,可不能停,停了再起步,可就难了,卢大刚一勒坐骑,打马向前,翻身落马,抱拳向凌刚一揖道:“朋友……”

虎吼,凌刚道:“少套交情,留下车上的,你们走!”

面色一沉,卢大刚虬髯戟张,沉声道:“朋友可看清楚了?”

凌刚怒声道:“我又不瞎,怎会看不清!”

卢大刚道:“那朋友是专程向我们天汉镖局找碴了?”

凌刚大声道:“废话!这还用你说吗?”

江杰此时便赶了过来,镖车亦纷纷爬了上坡,停了下来。

江杰打量一下凌刚道:“朋友可是代执役的独行佼佼者,大红云凌刚?”

凌刚宏声道:“不错!算你没有瞎眼!”

江杰怒道:“凌刚,是谁雇你来的,要什么?又凭什么?你讲的话可客气点!”

凌刚笑道:“你小子问话,简直是狗屁不通,谁雇我我知道,用不着对你讲要什么,很简单,除了你保的货,我还要什么?要你吗?我可养不起,凭什么吗?你还不知道,就凭我!我讲话就是这个调调儿,有什么客气不客气?客气也得留下镖货,不客气也得留下镖货,我又不和你攀亲论故,有什么客气的?”

此时燕子双飞白玉与蓝红寥,闻惊已赶了上来,打眼向凌刚看了一眼,冷哼一声,白玉尖声如女人道:“不客气又怎样,就凭你这块料子?”

凌刚一瞪道:“怎么,你还嫌少?”

蓝红寥道:“是不多!”

凌刚道:“你何不试试?”

蓝红寥道:“你不配!”

凌刚吼道:“配不配动上手才知道,你他奶奶的说说就行了?”

蓝红寥道:“说我都懒得说,识相的快滚!”

突地,三丈高地壁上,传来了话声道:“蓝红寥你何不让一让我们见识见识!”

心头一紧,蓝红寥仰面道:“阁下是谁?”

那是盗君子刘须铎,蓦然冷声道:“我知道你是谁,而你不知道我,就有资格让给我们看看了!”

冷峻的,不屑至极的,白玉道:“我们不认识的名不见经传的无名小子,有千千万,照你这种说法,那你岂不是常在江湖上滚?”

刘须锋道:“只要是我不能揭盘的,我就不会同他照面,这似乎已成了江湖律例,所以我用不着滚!而你白玉,却是常常不能,当然得滚滚我们看看了。”

白玉冷叱道:“强辩利口之徒,有什么本领,下来使!”

刘须锋道:“不用啦!你会上来的,我等着你这个人人得而诛之的婬贼!”

白玉抑面怒视刘须锋道:“臭小子,你报个名,让大爷称称你的份量,你难道是那凌刚的搭档鬼刺客戈凉?”

“白玉,戈凉在这里,你莫安错了地方,那是盗君子刘须锋,你称称看,他够不够份量?”

心下大紧,自玉与蓝红寥相视一眼,心意暗通的双双飞扑面前的凌刚。

凌刚突地红云倏起,拔高丈许,闪过二人落于车前,仍然阻住了镖车进路。

崖壁上,适时却扑下了戈凉与刘须锋,飘然落在道上,阻住了双扑的燕子双飞去路。

戈凉冷声道:“白玉,便宜事在二十年前捡的太多了!今天不行。”

白玉凝视戈凉道:“戈凉,你我向无过节,为什么找上我?”

戈凉道:“我同没过节的人打交道,可太多了,这是我们这一行的规矩?”

蓝红寥怒视盗君子刘须锋道:“盗君子,怎么你洗手不干了?改行了?”

刘须锋笑笑道:“不错,客串!客串!”

白玉道:“在没交手前,戈凉你说,你是受谁所雇?”

笑笑,戈凉道:“这次特别,是受我自己所雇?”

大出意外,白玉道:“戈凉,我与你有仇?”

摇摇头,戈凉道:“没有。”

白玉咬牙道:“那么有恨?”

出人意外,戈凉道:“不错!”

大是诧异,白玉恨声道:“什么恨?”

轻描淡写,戈凉道:“我恨天下所有婬贼!”

大怒,蓝红寥道:“戈凉,你是在明着欺人!”

古并不波,戈凉道:“大概是吧!”

异常的愤怒,扭曲了那本是英俊的面孔,白玉道:“戈凉,鹿死谁手,尚还不知,莫盛气凌人的太早。”

戈凉轻俏的道:“没有,我向来如此!不打没把握的仗!”

蓝红寥吼道:“戈凉你莫欺人太甚。”

戈凉道:“随便你怎么说都可以!今天两位是不能走,除非你能放倒我们俩!”

白玉狠狠的切齿道:“你认为我不能?”

刘须锋接口道:“阁下,你说对了!”

白玉道:“小子,你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刘须铎道:“我说话说的这么清楚,怎会闪了舌头!”

蓝红寥道:“戈凉,刘须锋,莫大自信,有道是天外有天……”

戈凉道:“不错,人外有人,这正是二位当年做那种见不得人的事时,早就该想到的。”

激烈的,白玉道:“戈凉,你是个不知天高地厚,自以为了不起的人熊,今天我要让你知道,人不是可以随便欺负的,尤其是我俩!”

点点头,戈凉道:“我正是这个意思,很想从两位身上得点教训。”

白玉恨声道:“你会的!”

刘须锋道:“你不现在就开始?”

蓝红寥道:“不用急,小子,马上就来了!”

说话时,向后面张望一动,只见凌刚不言不动,似是同卢大刚较上了劲,对耗上了。

刘须锋却于此时道:“不用看了,蓝红寥,你们的局主,有人侍候,不会赶上坡来的,你可不能将红货交给他。”

蓝红寥蓦地向腰上一按,道:“原来你俩是为了镖货而来?”

戈凉道:“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

白玉道:“戈凉,你是什么意思?”

戈凉道:“我的话不是很明白吗?”

蓝红寥呸的一声,道:“明白个屁!”

笑笑刘须锋道:“很简单,蓝红寥,那红货,我们要也可,不要也可。”

蓝红寥道:“你这又是什么意思?”

依旧笑容可掬,刘须锋道:“因为你怀里的红货,本就不是什么值钱的玩意,也不见得有什么贵重的价值。”

蓝红寥道:“哼,鬼话,那你要它干什么?”

刘须铎道:“我们可没要,说穿了,那不过是块鱼饵,鱼既然上了钩,那饵还有啥用?”

眼珠儿一转,白玉道:“你是说,你们同王爷府那妞儿……”

点点头,刘须锋道:“人说白玉聪明,果然不错,闻弦歌而知雅意。”

心意一决,不理盗君子的讥刺,白玉道:“既然是如此,两位还等什么?”

戈凉道:“不等什么,只是需要看你如何决定。”

白玉道:“什么意思?”

戈凉道:“现下的结果是什么样子,你大概心里有数,何不做的爽快点?”

白玉怒道:“戈凉,不用卖弄,有话就说明白,老子没有闲工夫,闲心情,同你闲磕牙!”

戈凉道:“说你聪明吧!又不见得,既然知道结果,何必还要动手动脚的,你就自作了断,不就成了!”

蓝红寥怒叱道:“戈凉,听说你在道上,颇有独特之处,也甚是坚持原则的一位人物,很赢得道上朋友钦敬,今日一见,原来你竟然是个大言不惭,狂妄至极的狂徒!真他娘的泄气之极,你不觉着你大过将自己估高了?”

笑笑,戈凉道:“估高估低,即刻可以见效!”

蓝红寥厉色如缕,迈前一步道:“戈凉,让我来试试你的手脚比你的嘴巴如何?”

戈凉道:“当得奉陪,只是你要小心了,一上手,我就不会留情,你最好把你师娘教的也一块儿施出来才行。”

怒眦慾裂,蓝红寥道:“戈凉你是个利口的匹夫!”

戈凉道:“何止如此,利手利脚对上你也当知无愧!”

白玉蓦然踏前一步,向刘须锋道:“来吧!姓刘的,让我来称称你的份量!”

刘须锋道:“不错,来的时候,我就定下了你,白玉,你可知道为什么?”

白玉怒声道:“因为你想找死!”

刘须锋道:“对了,我想找死,可是我得先给你送终以后再找死!你相信不?”

白玉道:“姓刘的,你只会说?”

刘须铎蓦地一扬手,一股精丝,亮晶晶的倏忽射向白玉面门!

那种快速连人眼都飘闪不及。

何况白玉乃是在话声未完之时,注意力尚未集中,话声尚未说完,眼前已晶光一闪,连眼都来不及眨,一阵刺痛,彻人心肺,不由得惊叫一声,顿时,眼前一黑,双手捂向双眼。

刹时间,那本是清秀的面上,顺着凹凸,指缝流出了丝丝鲜血。

刘须锋的手一勾,晶丝头上,带着两个血球,飞回手中,显然那是白玉的一双照子。

蓦然,白玉双手一放,右手血糊淋漓的一指刘须铎的方向道:“刘须锋,你这个趁人不备而偷袭的无耻家伙,狠毒恶毒至极的臭小子,今生我报不了仇,来生我也要将你剥皮抽筋,还我的血债!”

人说着话,猛然直撞向刘须锋所立之处。

刘须铎冷哼一声,人影倏飘,闪至一旁,扬掌抬腿,掌击白玉后心,脚踢白玉会阴,一声闷哼,一阵翻滚,头抢地后,脑浆迸裂,身躯连滚几滚,白玉即了结他罪恶的一生,连吭也未吭一声。

戈凉看在眼里,心忖道:好利落的手法啊!

蓝红寥却心里骤紧,惊震于刘须锋的手脚利落,然而搭档一生老友惨死,所谓兔死狐悲,不由得恶向胆边生,怒极而吼,戟指刘须锋道:“刘须铎你这个不配在江湖上混的王八羔子,下流的杀胚,留下你的命来!”

话声中,人同蓝鹞般,飘闪向刘须锋而至。

刘须铎蓦然飘闪,倏忽问,闪至蓝红寥身后,顺手一摸,一扬,手中举着一个红绸子小包,扬声道:“姓蓝的,莫找错了目标,戈兄,看你的了!”

话落人已落在凌刚身旁。

刘须铎举起手中之物,三把二把将红绸子解开,举在前面,向卢大刚江杰一扬道:“两位!你们倾全局之力,保的货色业已到了我手,招牌是砸定了,如今,你俩想怎么办?”

翠色碧玉的金步摇,闪入卢大刚江杰二人眼中,不由得怔了。

戈凉却在刘须铎闪身脱过蓝红寥的同时,蓦然如鬼魅似的缠向蓝红寥。

只见二人刹那间连转数转,蓦然一声闷哼,人影倏分,蓝红寥双腿软瘫的委坐当地,神色沮丧,脸色刹白,颤微微的一只手指向戈凉道:“你……你……”

头一低,身一俯,突然倒地死去。

戈凉喃喃道:“色字头上一把刀,看来是不错了,燕子双飞的艺业,竟然是如此的稀松平常,岂不是‘色’字害了他们,将他们淘空了身子,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九十五、男女、女男、雌伏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手无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