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手无相》

九十九、风云、狂飙、武林集

作者:柳残阳

玉冷翠蓦然惊喜的道:“什么?你自己能走?”

凄凉中带着一份骄傲,江可贞道:“几十年来,我都躺在这架床上,原先,我确实不敢有奢想,但近年来,我的功力,却在静中慢慢恢复,由其中我悟出了好多道理,就连这不治之病,也是因有此悟,而慢慢使我恢复了信心,也使我恢复了健康,治愈了瘫痪!”

玉冷翠道:“这是多久的事?真该好好的恭喜你。”

江可贞道:“近几天来,才可以说是痊愈了,病有起色,已是一年前的事了?”

玉冷翠道:“这么大的喜事,你怎不早告诉我们?也好让我们替你高兴高兴。”

江可贞道:“大妹子,说来您可别生我的气,我本来是不想讲出的,但在三位面前,我认为不该再隐忍下去了,你们对游云庄,对我江家兄妹,可说已是仁至义尽,我可不能再同你们动心机,心机要同敌人动,而我的隐忍不讲,也是想要在紧要关头,作为有效的武器。”

玉冷翠道:“你可真是顾虑得太远,没成功先虑退路,必要时您是想用病来诱敌,而出奇不意的一击,而挽回败局?”

江可贞道:“虽然说不能一定挽回败局,也是可以保命吧!”

玉冷翠道:“如今为什么不隐藏了,那不也是很周全的一招吗?”

江可贞道:“大妹子,我们的对手,已不能达到我的目的了,恐怕那时,只有与敌同归于尽了!”

玉冷翠道:“我不明白!”

江可贞道:“大妹子,想想看,战飞羽不是我一击成功的对象,就算我能将战飞羽伤了,毙了,而其余的,他们哪一位又能放过我?霹雳神婆?百灵仙子?戈凉,抑是神仙愁?”

玉冷翠道:“你是说,这些人,每一个都是可以同我们为敌?”

江可贞道:“你说不是吗?”

玉冷翠道:“依他们在江湖上的盛名论,该是可以,但以现在的状况来衡量,恐怕不大可能?”

江可贞迫:“为什么?”

玉冷翠道:“除了戈凉外,他们都是过去英雄!戈凉虽有盛名,却无战飞羽之号召力!”

江可贞道:“那大妹子是赞成我依旧隐忍了?”

玉冷翠道:“可能的话,既无害处,只有益处,我倒认为可以试试!”

江可贞道:“本来我是想走回去的,那么就还是照旧躺着去密室吧!香儿,招呼他们来,抬我走!”

香儿出厅时江可贞道:“希望在十天之内,要江湖人看看我们游云庄的大手笔、大作为!”

安澜在旁道:“一定的,江湖会震惊的。”

半剑道人、白眉和尚进入武林集中,已是第三天了!

金老太、神仙愁,自盐枭处得到了消息。

神仙愁向金老太道:“半剑来到这里,证明了武林集被我们控制的事,已传到了游云庄,真没想到,我这个久不莅江湖的老朽,在武林集也未露锋芒的人,游云庄竟然也注意上了!”

金老大道:“注意您那不是应该的吗?这叫做知己知彼啊!”

神仙愁道:“他知己知彼,我可麻烦大了!”

金老太略作沉吟道:“半剑,白眉同时来此,你不提白眉而讲半剑,难道你同半剑还有过节,他是冲着你来的?”

神仙愁苦笑笑道:“说句往脸上搽粉的话,他这个‘半剑’可是我送给他的!因为原来他的剑可是完完整整的一支呢!”

金老太笑道:“原来如此,既然昔年能送他个半剑的盛名,如今也照样可以再封他个‘半半剑,的外号啊!”

神仙愁道:“有道是善者不来,来者不善,他既敢只身前来,那就不是单下的阿蒙,我这不大喜欢惹麻烦的人,再惹这牛鼻子,实在是不太愿意!”

金老太道:“他明明同白眉两人!你怎么说他是只身前来?”

神仙愁道:“白眉另有目标,不是找我!”

金老太诧异的道:“难道是找我?”

神仙愁道:“那要问你自己了!”

金老太道:“不对!我同他无过节,同他们少林也无交往!这不可能的!”

神仙愁道:“既不是找你,当然应该另有其人了?”

金老太道:“难道会是找卞都统?”

神仙愁道:“难道不可以?”

金老太奇道:“卞都统是军爷啊!”

神仙愁道:“军爷来武林集干吗?”

金老太道:“你这不是明知故问?”

神仙愁道:“既明知,而又故问,这岂不是一定有原因?”

金老大道:“别拐弯抹角了,你干脆就直说吧!”

神仙愁道:“奇哉怪也,以你金家园子金老大的阅历,竟然不知此事?”

金老太道:“那真是既奇又怪,我怎会一定要知道?”

神仙愁道:“你对卞都统知道多少?”

金老太道:“说实在的,若非此事之事,我对他是一无所知。”

神仙愁道:“武林一怪斗白眉,你竟不知?”

金老大倏然惊呼道:“啊!武林一怪卞正中,就是他?卞正中,卞正中……真是笨,我怎么想不到?”

神仙愁道:“不过,我知道,白眉这次来是白跑了!”

金老大道:“为什么?”

神仙愁道:“很简单,卞正中虽然是武林一怪,却是军营一杰,昔年武林一怪斗白眉,两人都在年轻时候,如今各人的身份年岁都不同了,卞正中已非武林人,他大可不必遵照武林礼数,而白眉也不会因个人而为他们少林惹上官家,只要卞正中给他个不理不应,他白眉就无计可施,何况今日的卞正中,已非昔日的好勇斗狠!”

金老太道:“不理是不可能,卞爷怎么应付他呢?”

突地室外一声畅笑,宏声道:“那还不简单,我认输就是了!”

金老太与神仙愁,同时闻声起立。

门帘一掀,进来了“武林一怪卞正中”。

神仙愁道:“我们幸好没在背后说卞爷坏话,否则,岂不是不好意思?”

卞正中笑道:“前辈!你可别客气,您就是说,我也不敢怎样!何况我一进这院落,您就已经知道了呢?当然得给我留点面子啦,是不?”

金老大道:“卞爷坐,你说的话可是当真?”

卞正中落坐后,庄容道:“老大,不瞒您说,我确实如此,而且我也已经做了,刚刚我就是到白眉那儿向他认输的。”

金老太道:“这是为什么?”

卞正中道:“我同白眉所讲的话,就可以说明为什么了!”

金老太急声道:“您如何说?”

卞正中道:“我同白眉说:“当年我们都是年轻气盛,为了虚名而斗了三天三夜,毫无结果,以武林人好名之心来说,我们本该多斗几次,但自我从军以来,为国家也尽了一份责任,从这中间,悟出了私斗不及公斗的道理,尤其是与敌国斗,那更不是私斗可比,因此,白眉你若是还是有气,那么我情愿认输,假若还不可以,我也愿意束手待毙,但只有一个条件,你得代我去为国家出力!’”

神仙愁道:“和尚当兵,这是新鲜事,他们这些四大皆空的人,当然不可能了。”

卞正中道:“不但不可能,而且是化干戈为玉帛,他已决定明白返回少林,自领久不返寺的责罚了!”

金老太道:“看来,你可真是功德无量。”

卞正中道:“这是出乎我意料的事,我来这儿,是给柳前辈送信来的,半剑道人却不肯化解与前辈之过节,而且游云庄中今晚更赶来了五位扎手的助拳人物,实是一件讨厌事。”

金老太道:“他们准备群殴?我们可也不是好斗的,何况这儿是武林集?来了些什么的牛鬼蛇神?”

卞正中心忖:这老太真正是急性人!

口中却道:“群殴不群殴,现在还不知道,这得看当时胜败而论,不过,他们既来了,就不会没这个意思,来的是很有份量的几个人呢。”

神仙愁道:“卞爷说说看,是些什么人物?”

卞都统话尚未出口,门口使女突地传话道:“戈凉、刘须铎、凌刚三位大侠来拜见!”

金老太三人,同时起身道:“快请!”

一刹时,戈凉、刘须锋、凌刚三人,鱼贯而入。

戈凉首先抱拳道:“戈凉拜见老太,柳前辈……”

抬眼看到卞都统一身戒装,不由的道:“这位可是威震边疆的卞都统?”

卞正中忙抱拳道:“久闻鬼刺客戈凉大侠之名,卞天中今日有幸一见。”

戈凉道:“大侠可不简单,只要卞爷以后不要当钦犯拿我就行了!”

卞正中一怔道:“戈大侠此话怎讲?”

戈凉笑道:“我是刺客呀!”

卞天中畅声大笑道:“那时候,我恐怕不敢拿了呢?你也刺我一下,我岂不是去见鬼了?”

哈哈大笑声中,神仙愁为刘须锋、凌刚与卞都统引见,又是一番寒暄,这才落座。

神仙愁道:“三位既到了武林集,想来天汉镖局是挑了?”

凌刚宏声道:“有姑奶奶们的胭脂粉,天汉镖局那几块料子,还不都化成了一滩黄水!”

金老太一听,叹息一声道:“毒这种东西,真是可怕!”

刘须铎接口道:“老太最慈悲为怀,其实,毒用在骨眼上,倒真正是功法无量,就拿我来说吧!我这双手,要是伸错了地方,相信会给武林制造些风暴,若是反过来,伸对了地方,那可也有意想不到的好处!譬如说,刚刚我在路上,就手发痒,伸对了地方,你们看……”

哗啦啦,桌子上突然多了几样特殊的暗器。

一支中空三角的金钱镖,一支风铃,一支金笔,一串珠串,—副小弓箭。

神仙愁一见,不禁大皱眉头道:“会是他?”

金老太向卞都统道:“卞爷,游云庄的来人,可就是这五种东西的主儿?”

卞正中点点头道:“正是!刘大侠可真不愧是‘盗君子’啊!”

金老太道:“这五件东西中,我对那空心三角金钱镖的主人熟悉,他是以轻功著称的‘平步登云’楚平。他能平步登云,所靠的是三角金钱镖的功力,其实,他这三角金钱镖的狠毒却也不比他的轻功差。”

神仙愁道:“金笔古华修也被游云庄网罗?倒出乎意外!”

戈凉道:“袖箭夺命郎柴节的看家家伙让刘兄给俘了来,你这不等于剁了他一只手臂?”

金老太道:“只不知这是哪只手上的?”

刘须锋笑道:“不是手上的,是他脖子后面的那支!”

神仙愁道:“好,这岂不是剁了手,根本就是砍了他的头来要他的命!这是他对敌时,保命的玩意儿呢!”

凌刚道:“那个风铃可就是江湖上人称假瞎子郭良的吗?”

刘须锋道:“正是风铃瞎郭良,这老小于眼瞎是假,心瞎可是真的。”

金老太道:“那串珠凡是谁的?难道是个女娃儿?”

刘须铎道:“此人最面生,男不男女不女的,我本不想下手,可是看到他那德性,心里就生气,我就毫不客气的顺手牵羊给他摘下来了,本来,我一直想不出他是谁,如今听老大这么一讲,我突然想起这个妖怪来了!”

敢情屋中人对此一珠串之主人,竟然无一人认识,所以每个人都得注意的在听盗君子刘须锋在讲,他稍一停顿,凌刚已是忍不住的道:“这妖怪究竟是何来路?哪座庙里的鬼神?”

刘须锋一指桌上珠串道:“哪个庙的鬼神?哼!他是个大庙不收,小庙不要,道道地地的妖怪!你们细看那串珠子就知道了!”

众人向桌上望去。戈凉将珠串提在手中,仔细端详。

卞正中,一脸疑惑。

金老太满脸迷惘。

神仙愁也是不知何方神圣的表情。

戈凉的脸色,突地一变道:“原来是他?”

凌刚道:“我的好哥哥,你别卖关子好不?他!他是谁?”

戈凉道:“人妖华泰顺!”

卞正中怒哼一声道:“我虽被影儿代战大侠说项,来到此处,可是没想涉身武林集宿怨,只想按正常军队需求采购,暗扯一下游云庄的腿,但,人妖既来此地,我也顾不得很多,明天让我来宰他!为那些不是武林人的女孩子们报仇。”

戈凉道:“不甲啦!卞爷!您还是以不涉武林为上策,这由绿女会自己来宰他吧!”

金老太道:“绿女会的人也来了?”

刘须锋道:“公不离婆,秤不离铭,鬼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九十九、风云、狂飙、武林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手无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