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脚媳妇》

第01章

作者:柳残阳

渭水河畔的高原上。

大韩村里韩大官人的新宅子。

宅邸大,院墙高,朱红大门朝北开,丈高石狮子,龇牙咧嘴两边卧,如果要登上那个高大的门,至少还得登上一十二层的青石台阶。

大门后面,一间门房,好大的一个院子,地上全铺着黄泥巴烧的红砖.

登上正厅前的六层白石台阶,六丈六尺高的红瓦大厅,雕梁画栋,美仑美奂,正面的两根朱红大柱子,锃光发亮,东西两边,落地的黑漆大窗子,窗格上各雕着一条栩栩如生的五爪金龙。

正面一连八扇丈八高雕着八仙的黑漆厅门,论气派,不亚于王公府邸,讲宏伟,可比宫殿。

进入正厅,迎面一个巨屏,前面放着一个长三丈,高一丈的紫檀木巨型条凳,三尺高的一座景德镇细瓷罗汉像,放在正中央,两边分摆着四只高逾三尺的巨型瓷筒,筒里面插了一卷卷古字画,一张巨大的雕花紫檀木四方桌子,紧紧的靠在巨型条幅中央,两把同样的质料的太师椅,分别放在桌子的两旁。

就在这个大厅上,一溜的挂了八盏碎珠琉璃吊灯,四只巨型红漆柱子下面,整齐的放了两排白玉面的雕花桌椅,蒙古的寸厚毛毡,由大厅口上,一直铺到二门。

二门那是要从巨型屏风两边绕过去的。

过了二门,丈宽的两廊,廊边的栏杆,全都是雕刻着古典人物,而迎面却又是一座大厅,在这个天井中,正中一座怪石假山,四周种着奇花异草。

进入大厅,两边隔成卧室,正中可以直入后院,后院的两排房,看样子是下人住的地方,只是这后院却被人收拾得相当宜人,有两棵大枣树,周围全种着各种花墙,一行行,一列列,一直种到院子正面的高墙下面。

院中除了花墙之外,有一口六七十丈深的水井,只见井口大如澡盆,上面架了一个辘轳,两个小水桶,分别被绑在一大捆麻绳的两端,很显然的,由于这高原上没有水源,井水全部在数十丈深处,而汲上来的水,也全都要加以澄清,才能饮用,所以饮水相当不便。

这么一座大大宅子,应该是“八叶衍祥,人杰地灵”才是,然而……

自大门,至后院,竟然没有一个人。

人呢?

如果你问大韩村吕祖道观的毛道士,他也只能告诉你三个字:“全死了!”

有人也许会问:“怎么没人报官?”

“报官有啥用?大韩村的事,大韩村来解决,再说,韩五爷已经拍过胸脯,早晚他会把凶手揪出来,为他的这位新近才辞官返乡落户的堂叔,报这灭门大仇,以慰死者在天之灵。”

韩大官人,祖籍就在这高原上的大韩村,以往举家全都在咸阳,“铁面父母官”韩侗,那就是韩大官人。

二十年宦海积存,就在自己的祖地上,盖了那么一个大宅子,辞官返乡,才住了十天,全家大小连仆妇,一十二口,全被人一夜之间杀死在那栋新近落成的大宅子里。

韩侗死不瞑目,韩五爷没有把他怒睁的双目合上,急忙找人连夜的在宝鸡运回十二口棺木,把被杀的人,全都暂时厝在后院的佣人厢房里。

于是,韩大官人的新宅子,成了空宅。

也就在韩大官人灭门血案发生后的第二天,早饭过了不久,从宝鸡来了一个骑马的美艳女子,红披风上面,露出一个碎花高髻,金钗带花,细细的长后,杏仁眼,高高的鼻子,翘嘴巴,脸蛋一动,立即露出两个大酒涡,在满口洁白闪亮的贝齿衬托下,谁见了都会把魂灵儿忘到九霄云外去,尤其她的那只三寸不到的尖而又尖的金莲,看样子一把抓住,包准两边不露头。

只是这个美貌艳丽的红粉佳人,在她那高大的枣红马的马鞍前面,挂了一把宝剑。难道她还是个女中英雄?

就见她不急不徐的策马绕着攀登高原的官道,直往高原上面驰去,看来她是那么的轻松愉快……

轻松,那是因为爹爹白方侠终于要辞去干了多年的咸阳府衙的捕头,不久就会与自己住在一起。

愉快,则因为结婚两月,自己却藉回门,帮着老父赶办府衙的最后一桩案子后,就要与自己的新婚丈夫会面了。

盘旋着绕上高原,女子回头下望,渭水河畔的宝鸡镇,白烟袅袅,小街上的人们,熙来攘往,看样子还真热闹,向前看,一望无垠的黄土高原上,一大片绿油油的包谷高粱地,长得比人还要高。

她记得新婚丈夫,在举家迁回大韩村的时候,曾对她说得很仔细,人只要一上到高原上,顺着官道,朝着东北方,再经过两个大村庄,就到大韩村了。

美艳女子骑在马上,走不多久,越过第一个村庄,这算是乡下,大男人们挑担下田,女人全窝在家里做家事,为的是一双小脚,做事不便。

本来这一带的人们,对于女人的限制,十分严厉,只要是个女的,由生下来到出嫁,全都是二门不出,长年守在闺房中,除了学习女红之外,最主要的就是把一双小脚,缠得小而又小,因为男人们审美的观念,第一眼就是看女方的那双纤巧的小脚,如果长了一双大脚丫子,这辈子就别想再嫁了。

就在大韩村的村头上,十几棵老槐树下面,有几个老头子蹲坐在几块大石头上,边抽着旱烟,边在唉声闲嗑牙。

马蹄得得中,美艳女子到了这几个老者前面。

“请问大爷,由咸阳辞官回乡的韩侗韩老爷子,住在什么地方?”

几个老者对望一眼,面露惊悸之色,其中一个站起身来说:“姑娘,你来得太迟了,韩大官人全家在昨儿天刚亮,被人发觉全死了。”

“那么一栋新盖起来的大宅院,如今全成了阴森的凶宅子了!”另一个说。

“姑娘!你与韩大官人什么关系?”一个老者趋前问。

立刻间,马上的少女打了个冷颤,原本红润的脸上,刹时间变得铁灰,柔柔的眸芒,骤然间散发出慑人的冷焰。

在这种瞬间的反应中,她硬把即将泉涌而出的泪水,生生挤压回去。

这可是一件灭门大血案,自己竟在不知不觉中,逃过一劫,这能谈得上是幸运吗?

父亲做了那么多年的捕头,办过不少棘手大案,自己有时也在一旁协助,从累积的经验中,使她立刻提高警觉,绝不能随便暴露出自己的身份。

心念及此,只见她硬挤出一个微笑,说:“只是过去认识,如今顺道拜望。想不到会出了这种难以令人想像的事。”

一面缓缓的调转马头,又道:“只好过些时候,再来祭拜了。”

她双腿用力一夹马腹,向来路驰去,而热泪也泉涌而出。

飞马疾驰,女子的心情与来时成了极端的相反。

原本想着自己一到家门口,老仆韩正会迎出大门,婆婆也会在丫头小翠的搀扶下,站在厅门笑迎,而构成一副感人的画面,哪里会想到却是迎面一声晴天霹雳呢?

她折回到宝鸡镇上,先找了一家半山上的小客店住下来,她要仔细想一想,该如何处理这件事。

她想到了即将离开咸阳的老父,但算算日子,那还得要个十天半月以后,而目前,她却极端的需要去了解这件事的真相。

于是,她做了个决定,一个大胆的决定,但由于她的两肩,担负了这个不是她所能担当的责任,而使她不得不面对现实。

就在当天,一轮红日在大韩村的那个高原上往下滚的时候,女子已束装妥当。

她没有骑马,只是在她那红披风中,左手握着她的那把青钢剑,一个人缓缓登上了高原的那条官道。

也许三寸金莲不良于行,但那是对一般妇女而言,如今对于这位女子来说,只要从她的行动中,就叫人大吃一惊而难以置信。

天黑下来了,通往大韩村的官道两边,比她还高出两三个头的包谷高粱地,在夜风中发出沙沙的声音,应是野狼出没的时候,然而,就见那女子,突然纵身如飞,有如幽灵一般,朝着大韩村飞驰而去,那身法,就算是一个大脚男人,也难以追赶得上她。

二更不到,她已摸进了大韩村。

一座面朝北的深宅大院,黑咕隆咚的连一点灯光也没有,隐隰约约的,看到正门框上方,有一块金匾,上面写了四个斗大的金字“正谊明道”。

金匾下方的朱红大门,两个狮头铜环间,加了一把大锁,看样子被人封起宅门了。

顺着一溜高墙下面,女子摸到了后院门。

一丈四五的后院墙,只见她一拧柳腰,人已攀上带有瓦顶的院墙上。

立刻之间她把这个大宅的后院,看了个真切,十宇形的花墙,辟出一条十字道,一口新井,就在后院门不远处,西边的厢房,门全关着,靠正中有两棵枣树。

于是,她跳落院中,顺着右手方向的花径,摸上了正面大厅,而大厅上,除了正中大厅外,两边却是大房间。

夜慢慢的深了,潇潇的夜风,把门窗吹得吱吱呀呀的,令人觉着有如走入阎罗殿一般。

终于,女子走到了这个原本是她将终身守在此地的大门,连门房她全看了个真切。

在她的心中想来,十二个尸体,怎么没有看到?他们应该放到前面的大厅上的。

于是,她开始又走入大厅,黑蒙蒙中,她推开各厢房,一直到后院的两排厢房。

也就在她惊疑中,缓缓又推开了后院的最后一间厢房,她真的惊吓得连连后退,而几乎跌到院子的花墙上。

那是一连的放了十二口棺材,而每口棺材,却并未吻合起来,似乎在等着谁来相验似的,都露了那么一个不算大的小口。

女子平静了一下自己惊吓的心情,伸手在怀中,摸出自己事先准备的火摺子。

于是,迎面一列棺材,全出现在她的眼前。

几乎她是惊弹出这个厢房,因为,就在她大着胆子跨进这间厢房的同时,她清清楚楚的听到了如泣如诉的哀嚎声,就在这棺材中发出来。

漆黑的夜,附近的树上,碎叶在抖动,北国的深秋,夜晚的凉风总是带着呼啸声,人在这种凶宅大院里,都会有着毛骨悚然的感觉,何况她只是一个女子。

也许是一份天生的正义感,激发了这女子的责任感,因此,在她一阵惊悸后,终于定下心来。

定心的结果,她产生了胆量。

终于,她又缓缓的进入这间塞满棺材的厢房里。

“啊……啊……”

她听得十分清楚,那是发自右边第三口棺材里的声音,是一种令人听来非常凄怆的“求助无门”的声音。

高举着火摺子,右手青钢剑拔在手中,女子溜着墙边,缓缓移向第三口棺材。

“啊……啊……”

声音已经非常清晰,那是发自一个重伤的人……

一定是的……

怕?对她来说己没有什么可怕的了。

“唰”的一声,长剑入鞘,急忙用力推开棺材盖,火摺子往棺内一照。

这一照之下,女子几乎惊叫出口,棺材中躺着一个血肉模糊的人,全身上下没有动弹,仅只是口中,有气无力的发出无助的“啊……”声。

在他那满脸沾着的已干的紫血下面,双目在火光的照射中,微微的眯着,似乎不能适应火光照射一般。

于是,他发出一声似乎是运足力量才挤压出来的一个字:“水!”

活的,是个活的人!本能的她回应道:“水?好!你忍着点,我这就去给你拿!”

立刻,她反身退出这间厢房。

水,到哪儿去找?

于是,她来到了那口水井边。

高原上的水井,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而且是在这鬼气森森的黑夜里。

井绳太长了,她不知如何应用,只好就近摸进了厨房里,所幸,还真的让她找到了一口大水缸。

急忙舀了一大碗水,又来到了厢房里。

她以自己的绢帕,把水滴向那人的口中……

慢慢的,只见那人把嘴巴极力的张开,那样子很想暴饮一大碗似的。

于是,她用湿湿的丝绢,把那人脸上的血块擦拭掉。

冷水使那人稍稍清醒过来,也使他的眼睛睁开了。

“是……是……小……宛吗?”

凄厉的一声喊叫:“玉栋!”

不错,女的正是来自咸阳的白小宛,也是咸阳府衙即将辞去捕头一职,白方侠的女儿。

不论是关洛或西北道上,提起咸阳的“龙头捕快”,可算是响字号人物,就在他的那把风雷刀下,破过无数大案,他虽只是一名捕头,却因与知府大人同乡,私交公谊两相好,因此还把自己的掌上明珠,嫁给韩侗的长公子韩玉栋为妻。

因为新的到任的知府,强留着白捕头帮办一件案子,白小宛为了孤独的老父,才没有随着丈夫一同回归故里,由于案子似乎成了胶着,白方侠才催着女儿,先行返回这大韩村来,却再也想不到……

白小宛推开棺盖,拖起自己才结婚不久的丈夫,蹒跚着跌跌撞撞的,拖抱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脚媳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