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脚媳妇》

第11章

作者:柳残阳

杨文光似是说溜了嘴,但他还是及时的刹住,但见他鹰眼一瞪,随即又道:“是…… 是谁?我怎么会知道?” 县太爷像是泄了气一般,但转念间,又问道:“杨文光!” 杨文光没有回答,但却把脸仰得很高,尖而光的下巴,一翘一翘的,面露木然。 县太爷缓缓的道:“杨文光!你可愿意将功折罪?” 突然间,杨文光一阵冷笑,然后由冷笑变成大笑,一对鹰眼中,几乎笑出泪来,边 擦拭着,说:“我的县太爷,你真的把我杨文光当成三岁小孩子了!像我犯的这件灭门 大血案,还想着将功折罪?别逗了!” 县太爷面色凝重的道:“你不信?” 杨文光嘴一咧,又一扁,好像懒得再说话。 其实,他不是不说话,他怕再说漏了嘴,那么秦岭八大盗可真的全完了。 且说毒书生杨文光在铁证如山下,自知无法狡赖,只有一狠心,来个一人担当,然 而宝鸡大堂岂有看不出来的道理。 如今杨文光唯恐把弟兄们扯进案子,来一个哑口无言低头不语。 只听县太爷当即道:“杨文光!本县不妨说给你听,本县也相信,你必然也知道那 血玉凤的下落,只要你能说出那血玉风的下落,本县只要上奏,或可保你一命。” 一顿之后,县太爷又道:“要知这血玉凤乃是皇上宠物,与这血玉龙自是不同,也 许皇上一高兴,免你一死,那是谁也难以意料的。” 杨文光仍然是紧闭着嘴巴不言不语,他甚至开始把头低得更低。 一看这情形,县太爷当即又道:“杨文光!你要好好想想,不要傻到以自己的命价 换取的银子,供他人去享乐,那可是天底下最傻的人。” 惊堂木一拍,县太爷高声道:“犯人送入大牢,好生看守,等候人犯到齐,再行审 问,退堂!” 于是,杨文光又被拖入大牢,只是这一百大板,痛的他龇牙咧嘴,哼咳的睡不着觉。 折腾了一夜,已近五更,各人也分别回房安歇。 一路回到后院的客房里,大内高手乾坤掌卓重阳,不停的寻思着,看情况宝鸡大堂 的突然提起血玉凤,这对于毒书生杨文光来说,看得出他的反应极不寻常,看来必然与 这秦岭八大盗极可能有关连。 于是,卓重阳关上房门,随手在行李中取出一个画册,就着灯亮一张张的翻阅着。 细看,原来画册上所绘,全是人头像,甚至还有注明,记述其特征的。 首页,竟是江南神偷水悠悠,只见是一张尖而削丽的脸,长发披肩,眼角上吊,嘴 巴小巧,原来是个女的。 第二页,却书明是中原九洲千手怪任光,由画像上看,这任光必然是个干瘪的老者, 因为老者除了满脸皱纹外,一嘴山羊胡子,全是灰白的,只是老者双目,却炯炯神光暴 射,十分的精神。 这些看在卓重阳的眼里,他只是轻摇着头。 于是第三页翻过来了,只见是一个脸型有梭有角的苍髯大脸,只见他双眉细小,双 目如豆,鼻小而圆,有如一个算盘子儿摆在小嘴巴上一般,只是他那一脸胡子几乎长到 鼻梁旁边,如果侧面看,倒像个野人或猿猴。 就在这毛脸一旁写着:秦岭八大盗之首——伍亿。 于是,卓重阳一连又翻了七页,每一页他都看了个仔细,尤其对于杨文光的画,看 的十分仔细。 不久之后,他做了一个十分大胆的决定。 那可是一件令人十分吃惊的决定。 就在离正午尚有一个时辰,而白方侠正慾前往大韩村的时候,卓重阳立即把白方侠 拦住。 “大人可有吩咐?”白方侠问。 卓重阳一笑,道:“咱们还是几个人打商量,白捕头可暂时不要前往大韩村去。” “那是说大人另有妙计了?” 卓重阳一笑,道:“咱们屋子里商议去。” 不多久,客厢中除了卓重阳与白方侠之外,塞北大侠马云龙与白小宛,以及韩玉栋 全到了。 只听卓重阳道:“看来秦岭八大盗,咱们只抓到一个,显然在这一带出没的有四个, 其余三个只是冒个泡,就没有影子了。” 缓缓的一瞄各人,卓重阳又道:“原本是呼之慾出的几个歹徒,却由于这杨文光一 狠心,要一人承当,而使几个主犯既藏头又藏尾,所以这件事,我思之再三,觉得咱们 若不出奇谋,还真的有些难办。” 塞北大侠马云龙道:“姓杨的不是说血玉龙已经被他藏在踩云岭吗?咱们押着他前 去踩云岭,就不难引出那帮大盗出来。” 微摇着头,卓重阳道:“踩云岭咱们是要去,不过咱们必需先把露面的三个全逮到 以后,才上踩云岭。” 白方侠当即道:“明敞着风姑娘要领我们去大韩村,她一定能认出杨文光把她领在 哪一个巨宅里住过一宿,只要一到那个宅子里,不就全明白了?” 卓重阳道:“约莫着风姑娘是会找到,只不过一旦别人一口否认有这么回事,咱们 又该如何办?” 马云龙沉声道:“咱们押着杨文光,叫他自己指认出来,他若说个不字,就由我马 云龙来收拾他。” 卓重阳当即道:“如今杨文光早已是吃了秤锤铁了心的人,风摆柳再怎么说,他只 一个劲儿的否认,咱们又该如何?” 于是,几个人全沉默了。 微微一笑,卓重阳道:“所以这件事我再三琢磨,不如由我装扮成衙役,姓杨的不 一定会认识我,趁机会我把他弄出大牢,看他要我陪他去哪儿,这样一来,他的那几个 伙伴,全都得露出尾巴,等咱们去拴了。” 白方侠一怔,旋即笑道:“卓大人这是慾擒故纵,只不知这杨文光,会不会上这个 当?” 卓重阳信心十足的道:“他会,而且一定会,因为他们的最大秘密,我全知道,只 要我稍加一提,他不信也得信!” 众人只觉得这位大内高手,似乎袖里乾坤不轻露,白方侠当即道:“这件事咱们得 要同县太爷仔细商量一下才成。” 卓重阳微微一笑,道:“那是当然的事!” 于是白方侠找来了县衙捕头李长虹,更他把县太爷也请到这厢房中来。 就在一阵商量与极为巧妙的安排下,一个连环捉放计谋,当即暗中展开来。 计谋设计了,当然一切要照计行事。 宝鸡的大牢里,一切如常,狱卒仍然是照常每道铁栅门两人,墙上的大油灯,自里 到外,一连挂了三盏,那个新到的牢头,竟然大马金刀的坐守在牢中。 杨文光在天快黑的时候,才吃到一个黑不溜秋的窝窝头,他连一口水也没有喝到, 实际上,他这时候宁愿喝上一碗水,也不要吃那个黑窝窝头。 二更天刚到,宝鸡县太爷,在捕头的护卫下,来到了牢房中。 牢头一看大人来到,连忙打开牢房,请进一脸严肃的县太爷。 “牢中有重犯,你可要小心守着,出了纰漏,小心你这颗脑袋。” 牢头连连应着,随在县太爷身后,来到杨文光的牢房栅门外面。 爬在草堆里的杨文光,一看到县太爷来到,立即爬到栅边,道:“大人!你要的口 供我算是吐给你了,如今却连口水都不送来,难道要把杨某人折磨死不成?” “马上取一碗热汤来。” 县太爷这么一说,牢头立刻外传,不多久,一大碗热呼呼的肉汁汤,送到杨文光的 手中。 立刻,就见杨文光一口气全喝了下去。 却听县太爷一笑,道:“以后每餐全得给犯人送上一碗汤来,如果我知道你们没有 送,小心你们的腿。” 一提到腿,杨文光还真的一阵“哎呀”。 微微一笑,县太爷道:“杨文光,你想通了没有,可愿意说出血玉风的下落来?” 杨文光鹰眼上翻,冷哼一声,道:“韩侗的血玉龙,现在踩云岭,要么我带你们去 取,至于血玉凤,我杨文光一概不知,你也别费心思了。” 一顿之后,杨文光又道:“杨某人说的更明白些,血玉龙藏在踩云岭什么地方,老 实说也只有我一人知道,也只有我带你们去取,别人是休想取到手的。” 县太爷冷然的道:“只要人犯抓到,血玉龙物归原主,那是早晚的事,既然你要一 人承当,这话我可要说在前,等到本县将其余的要犯抓到,而他们来个捷足先登,招出 血玉凤的下落来,姓杨的,你这唯一可以活命的机会,可就被别人抢去了!” 杨文光尖嘴一扁,道:“杨某人不信你有翻天的本领。” 哈哈一笑,县太爷道:“明日咱们大堂上碰面,本县有信心,一定会让你招出那天 夜晚,同你一起的另外二人,你们原本是三人合击白姑娘,难道你能否认认另外二人? 同时你们那天晚上在韩家凶宅中的谈话,白姑娘听的一清二楚,你们的阴谋诡计,还能 瞒到几时?” 冷哼一声,县太爷又道:“明日大堂之上,本县不信你能扛过大刑折磨!” 说完,衣袖一甩,转身就走。 杨文光一听,不由打个冷颤,心想,明日的大刑,不知自己会变成什么模样? 望着县太爷走去的背影,杨文光真想哭求,但他能吗?绝对不能,因为哭求就得把 心里藏的,全得吐出来,其后果,则是弟兄八人全得死。 一阵迷糊,似睡而又睡不安稳,杨文光隐约听到鼓打三更,双腿正痛的无法动弹呢! 突然间,就见一个面貌清秀的衙役,一手提灯笼,口中叫道:“查牢房!” 这可是每个夜晚的例行公事,牢门还真得打开,让这衙役进来查看一番。 也就在这个衙役刚刚进入第三道牢门的时候,只见他双手疾出,双掌倏砍,两个牢 卒立刻倒了下去。 他更是毫不犹豫,只一拧身,挥手将第二道牢栅的牢卒也击昏在地,紧接着,就在 第一道牢卒正要大叫的时候,那个衙役快不可言的“叭叭”两掌,当场把二人击倒。 只见他毫不停留的,立刻跑到杨文光的囚房前面,迅速的把牢门打开。 “杨八!你能不能上路?” “你是谁?” “这时候哪有废话讲?你能不能跟我走?” “我这双腿实在痛得很,怕无法跟你走了!” “快!我先把你背出去再说!” 杨文光人在这个时候,又想起不久前县太爷的话,心中自然想着,能早些逃出去, 才有生路。 于是,他一咬牙,人也站了起来,比个头,两个人差不多,杨文光双手挽住衙役的 脖子,双腿后屈,爬在衙役的背上。 二人急急的走出大牢,绕到后院墙树影下,溜出县衙的墙外面。 就在靠近渭水河的河边柳林中,正有一匹马等在那儿,衙役把杨文光扶上马背,自 己也跨了上去。 杨文光就爬在衙役的前面,只听衙役狠声道:“我家主人出了那么多的黄金,托你 们秦岭八大盗办这件事,却想不到你们越弄越糟,如今竟弄得不可收拾。” 爬在马背上的杨文光,这才恍然大悟,哈哈一笑,道:“我说谁会有那么大的本事, 一下子敢撞入大牢,手脚又那么利落的一连放倒六个牢卒,却原来是……” “闭嘴!” 杨文光这一下已是深信不疑了,因为如果这人不是同路人的话,他一定会让自己说 下去的,可是这人没有,他甚至不让自己说出口来。 心念间,杨文光立刻问道:“你这是要把我带到什么地方?” “连夜送你回你们的老窝踩云岭去。” “这怎么可以呀!你没看我伤得这么重,怎么还能连夜上踩云岭?” “你最好不要罗嗦,我不会把你送到那个几乎要你命的騒女人那儿的!” “你是说风摆柳?” “不是她还会是谁!” “她娘的,我还真要找她呢!” “算了吧!她如今可在县衙里住着呢!” “老兄!你怎么摸得这么清楚?” 冷冷一笑,只听那个衙役道:“你以为世上就你们秦岭八大盗聪明过人?我老实告 诉你,自从主人的这笔生意一开始,我就死盯着你们,就在秦岭四煞出事以后,我就投 入宝鸡衙门当差,为的是主人这笔生意,这么说你总该明白了吧!” 杨文光立即又道:“不过老兄,你看我这个模样,怎么能上山呀?” “宝鸡这附近全都危险,我不能再冒险。” 杨文光当即道:“这么办,你干脆趁黑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脚媳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