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脚媳妇》

第12章

作者:柳残阳

原本江湖上发生的大案子,乡野的村人怎么会了解,顶多也只是直觉的去判断而已。

大韩村里的人们,在经过这些天的折腾以后,他们真的受够了。

原本是一个与世无争的高原村庄,人们的朴实生活,刻划出恬静与温馨,江湖上的杀戮与血腥,对这儿的人们来说,是八竿子也打不着的事,然而却因为韩侗,这位咸阳知府大人,也不知怎么传说的,他手中握有一个天下至宝血玉龙,这才引起一场江湖的杀戮。

是谁看过韩侗的血玉龙?

韩侗已死,大概要成为谜了。

但是人们可以推敲,从秦岭八大盗的这种布置上,应该可以理出个头绪出来的。

如今,韩侗的儿媳妇白小宛,正站在族人们的面前饮泣,当然,她是在为她的全家被杀而哭泣,在她想来,如果不是……

突然间,塞北大侠马云龙的笑声戛然而止,高声对一群人等,道:“你们还要的什么证人,老实说,韩大人的大儿子韩玉栋并未曾死,他被他这位媳妇早救出去了,如今活得好好的呢!”

他此言一出,大韩村的一群人等,一阵惊呼。

马云龙看得出来,有不少人面上透着失望。

为什么?

这当然难不倒他这个老江湖,试想,韩侗一家全死,那么个大宅子里,一定有不少东西,不少金银好分,如今听说韩玉栋又活过来,岂不失望?

当然,表面上许多人还是表现出高兴的样子。

于是有人围上来,同白小宛拉关系,安慰她。

如今韩大少爷在什么地方?这是一群人等所关心的事,谁都知道,虽说韩侗的宅子里死了十二人,但抬出来的却是十一口棺材,韩玉栋如今有了消息,这是上天有眼,再怎么样,总不能让韩侗绝了后吧!

于是,有些韩侗近支的族人,就要拉白小宛与马云龙回家吃饭,但却因白小宛急着要去追杀仇人,而作罢。

突有人问道:“玉栋哥如今在什么地方?”

马云龙一看,是个半大不小的男子,当即笑道:“他人在宝鸡,约莫着案子一破,他就会回来了。”

于是,白小宛与马云龙二人双双又骑上马,朝着毛道士逃走的方向追去。

二人还真的是快马加鞭,朝着扶风方向追赶下去。

说起来也算相当的快,二人这次上高原走官道,等到了扶风,天才刚刚变颜色,离黑总还得要半个时辰。

只是二人一到河的渡口,船老大已经回家去抱孩子去了。

马云龙就着河的上游下游全看一遍,无奈的摇摇头,叹口气,道:“看样子这秦岭八大盗的气数还没有尽,上天还没有下召,阎王小鬼就不能拉他们归位,小鬼不拉,就有得咱们折腾的。”

低声而又充满安慰的,又道:“既然这样,咱们还是回转宝鸡,大伙凑在一起好好再简量个妥善办法,务必来他个一网打尽。”

白小宛低而有力的道:“四舅!你一向疼我,在小宛心里,爹同你是我在这世上最亲的人,如今咱们都已经确定,那杀我婆家满门的凶手,正就是岭八大盗所为,我这是一天也不能等下去,小宛决定,连夜追上踩云岭去。”

塞北大侠马云龙的喉管有些打结,但他知道这位外甥女的个性,她想要做的事,谁也无法拦得住,心念间,马云龙缓和语调的劝道:“小宛,如今咱们已经知道谁是主凶,捕捉他们,却并不急在一时,你听四舅的话,咱们折回去找你爹好好商量,不能一时冲动,因小失大。”

“四舅!你要是不放心小宛,只管同我爹一起赶来,我必得先追上大韩村逃走的两个恶徒。”

马云龙有些无奈,当即道:“小宛!咱们这么办,人总得要填饱肚子才能办事,咱们午饭未吃如果晚饭也不塞饱,等碰上那几个凶徒,天大的本事也施不出来。”

扭身一指不远的扶风镇,又道:“咱们这就回扶风镇上吃一顿,再弄些吃的带着,四舅陪你连夜追上踩云岭去,你看如何?”

白小宛道:“可是谁回去告诉我爹他们呢?”

哈哈一笑,马云龙道:“这事容易办,你看四舅的就是了。”

于是,二人又急急的折回到扶风镇上。

找了一家客店,马云龙要了一些吃的,一面对白小宛低低的道:“这家馆子,有个我认识的伙计,一切事情,你看四舅的安排。”

酱牛肉夹烧饼,外带一大碗连锅牛肉汤,这些连锅牛肉汤,可全是锅底火长年不熄,三百六十五夭都在炖的牛肉连牛骨,吃起来可是纯而又香,尤其冷天加上一点辣的,那可真够驱寒的。

一面吃着,马云龙把个二十多岁,看来十分机伶的小伙子叫到跟前。

他嘴巴里的牛肉还未嚼碎呢,就听马云龙道:“你可还认识我?”

那伙计就着灯光一看,当即笑道:“原来你是大胡子马爷!”

马云龙一笑,道:“烦你取个纸笔来,我写个字条。”

年轻伙计立刻道:“马爷你等着,我这就拿来!”

于是,白小宛笑道:“四舅可是着人送信去告诉我爹?”

“不错,这样也不会耽误咱们追上踩云岭去的时辰。”

一边吃着,马云龙又道:“小宛!你可要快些吃,吃完了咱们找个房间好好睡上一觉,三更天上路。”

白小宛一怔,道:“咱们吃完饭再睡一觉,姚大刚他们岂不走得无影无踪了吗?”

低声一笑,马云龙把一口酱牛肉芝麻烧饼咽下肚子,才又道:“小宛,你别把姓姚的他们看成了不凡的人,姓姚的他们也要吃饭,肚子不塞饱,照样不办事,说不定他们一逃入山里,发觉咱们没有追去,必然找地方歇着,等天亮了才走,这时候咱们已歇过劲来,你想想看,咱们半夜上山他们绝对想不到吧!”

二人边吃边说,店小二送上了纸笔砚台。

塞北大侠马云龙就着饭桌,写了一张字条,随手又掏出一锭银子,笑对小二道:“伙计,给掌柜的打声招呼,就说我要你去办件事,很快就会转来。”

伙计当即道:“替马爷跑腿办事,说实在话,小的是有吃有赚,哪会有不乐意的?”

马云龙一笑,道:“那你立刻把这张字条送到宝鸡县衙去,事情办得顺当,等马爷下次回来的时候,还有重赏,记住,千万要送到。”

伙计立即道:“马爷你尽管放心,小的这就去借头驴子来代步,连夜赶向宝鸡县衙就是。”

“不成!”马云龙一听小伙计要借驴子,急忙伸手一拦,又道:“驴子太慢,你借匹马骑不是快些!”

一声苦笑,伙计道:“我们这儿有驴没有马,要骑马还得出银子租。”

马云龙立即又取出一锭银子,道:“租匹马快上路吧!”

有银子自然好办事,小伙计抓起银子一溜烟的走出这家馆子。

晚饭后,白小宛与马云龙二人把握时辰,找了个房间和衣睡下,睡前,马云龙特别对掌柜的咕哝了一阵子。

二人这是累了一天,吃饱了好踵觉,一间眼,三更天就已到临,店掌柜亲自把马云龙二人叫醒。

于是,马云龙又买了许多吃的,摸着黑与白小宛二人骑着马上路了。

二人一到河边,只见船上己有人站在那儿,一看二人来到,也不多说话,急急帮着把马牵上船,送二人过了这河。

一上岸,船家只是扬扬手,道:“二位一路好走!”

马云龙当即道:“船老大,谢你了!”

望着船又划回对岸,白小宛不解的道:“看样子这船家专门半夜送我们过河的嘛!”

马云龙一笑,道:“我让掌柜的送了他们一锭银子,没银子他们才不会大半夜的那么服务周到呢!”

于是,白小宛一马当先,直往对面的斜峪关冲去。

大半夜里,迎面山峰,在这月黑星稀的,凉风呼啸中,像是要迎面倒下来一般,骑在马上的白小宛,怀着满腔悲忿,带着婆家灭门大仇,勇敢的直往斜峪关冲去。

跟在身后的塞北大侠马云龙,多一半是不放心这位心高气傲的外甥女,单人独骑直闯贼巢,所以才跟来。

二人一边斜峪关,慢慢的山路开始变成弯曲不整的碎石道,有时候绕上一个大圆圈,却又在同一个山腰上。

渐渐的,山道也开始窄了起来,人骑在马上,也只能缓缓而行。

夜枭声,狼嗥声,在山风的强劲吹送中,令人有着进入蛮荒地狱的感受。

白小宛与马云龙二人,对于眼下的这一段路,全都来过,当然,马云龙就在前面光秃的大岩石上,把个毒书生杨文光捉到了宝鸡县衙大牢里,而白小宛,则是随同宝鸡县衙捕头李长虹,协手赶走了笑弥勒姚光圆,救回了个风摆柳,不过她救风摆柳的那段路。好像早己经过去了,如今连前面的大岩石处也到了。

天好像就快要亮了,因为这时候望向山头,透着薄薄的云层,好像在冒着微弱的光线。

突然间,二人听到有女子的哭叫声,渐渐的,更听到有狼的凶残叫声传来。

于是,二人不约而同的往前冲去,才不过半里地,就见一个低矮的岩穴,四五头凶残的狼,正在向岩穴中一冲一窜,似是要争食什么似的。

再细看,隐约的发现洞中有一女子,披头散发的,手中拿着宝剑,就蹲坐在洞中向外猛力挥舞。

一看这情形,塞北大侠马云龙一面连连的高声大叫,人也纵身自马背上落下来,插在他身后的那根粗钢棒,己举在手中,奋力的往岩穴口上冲去。

白小宛更是拔出宝剑劈砍过去。

四五头恶狼,一看有人杀来,似是发了野性,回头向马云龙咬去,却经不住马云龙手中的粗钢棒,一连两下全敲在扑近的狼头上,立刻脑袋开花,死在当场,另外三头狼也被白小宛劈伤,夹着尾巴逃去。

突然间,洞中的女子“啊!”的一声,扑倒在地,看样子似是虚脱了。

白小宛急忙进入岩穴中,把女子抱出岩穴,灰暗中,却发现是个女道士。

望了一眼四舅马云龙,白小宛道:“宝鸡大韩村吕祖道观中,不是有一名女道士吗,难道她就是……”

马云龙手一伸,制止白小宛再说下去,因为那个女道士似乎是缓过气来了。

“你们是……是谁?”

白小宛就在那女道士的耳畔道:“别问我们是谁,你先喘喘气再说话。”

只听那女道士有气无力的道:“你们可带有什么吃的?”

马云龙立刻走到马前的鞍袋中取了个大馒头,又把个水袋也提在手上。

有了馒头,就见那女道士接过来,连连的吃了好几口,吃的直打嗝。

几口水下肚后,女道士这才回过劲来。

“谢谢施主救命之恩!”

马云龙道:“看样子,你是个出家人,怎么会在这大山里?”

只听女道士缓缓的道:“我本来是宝鸡大韩村吕祖道观的人,只因不久前,我师父李真人突然间失踪不见,不料第二天,却又来了个毛道士,说是我师父的师弟,暂时来代我师父主持这吕祖道观各项法事,不久我师父就会回来的。哪里想到近几天来,我发现这姓毛的行为怪异,却不料他昨天突然要我同他到这大山里来,说是接我师父李真人的,可是连夜上山以后,他就在这岩穴前碰到一个人,也真是怪事,那个人很像大韩村里的韩五爷,只是牙齿有些不像,他们好像还争论了一阵子,这才叫我守在这岩穴内不要出来,二人都往深山里走去。”

一顿之后,女道士掉下眼泪,又道:“天也黑了,饭也没有吃,半夜里先是来了一头狼,我就用宝剑哄它,可是没有多久,又来了好几头,我才不停的挥动手中剑,要不是遇上二位,我真的会死在这儿了。”

说罢竟大哭起来。

白小宛狠狠的道:“真是可恶,竟把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丢在深山中不顾。”

马云龙看看天色,低头对女道士道:“你可有座骑?”

“早不知跑到哪儿了。”

看了这种情形,马云龙随手摸出一锭银子,道:“收下吧!天也快亮了,你还是慢慢走回大韩村去吧!”

女道士立即道:“那你们呢?”

白小宛安慰的道:“你尽管回宝鸡去,我们这就去找那害你的人,他们跑不了的。”

于是女道士走了,马云龙与白小宛二人这才又急急的上马,直往深山中行去。

太阳光自山沟的坡头上冒出来的时候,白小宛已与马云龙二人到了三条山沟交会的地方,这儿二人全没有到过,而三条山沟,却是经两条山溪沟通汇在一起后,合流于另一条较低的山沟中。

从溪中搭的蹬脚石上看,也只有一条路通往大山里面去,二人还真的好一阵迟疑,只因为这儿也是属于秦岭的,如果走错,即使回头也不容易。

马云龙凭其江湖经验,发觉山道上的痕迹,一步一趋的跟了下去,时而有如钻向山穴一般的在崖下面溜过,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脚媳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