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脚媳妇》

第13章

作者:柳残阳

天丑怪尼的石室中,在一声脆响中,崩裂出一溜碎碎的火花,而天丑老尼空中施力,已呈极限,她必须要落下地来。

但她却来个借力反弹,在钢棒与铜锤撞击的时候,人已翻退到一丈开外。

天丑怪尼一落下地,又是磔磔一阵怪笑,道:“大胡子,越打我越觉得你可爱。”

马云龙“噗”的一声,一口唾沫吐在地上,厚厚的双眼皮一皱,道:“马四爷宁愿你讨厌我,就像我看了你这副德性想吐一般。”

右手铜锤戟指马云龙,天丑怪尼厉声道:“我喜欢你,那是我的事,你讨厌我,那我管不了,大胡子,我决定要把你留下来了。”

她话声一落,立刻高声对两个站在供桌两边的年轻丑尼叫道:“拿绳子,准备拴人了!”

白小宛一听,立刻手握一支飞镖,右手宝剑平举,冷然的监视着两个年轻丑尼的动作。

就见那两个年轻女尼,随手在供桌下面一摸,一根绳索已拿在手上。

突然间,天丑怪尼那宽大的灰色袈裟,无风自动,人也跟着缓缓逼近塞北大侠马云龙,她那脸上的赘瘤,一弹一弹的敲打在她的脸上面,也敲打着她的脖子上长出来的巨瘤。

然而塞北大侠马云龙没有等她逼近身前,立即大喝一声,高大的身子直冲而上,手中的精钢铁棒,正就准确无比的挥向天丑怪尼的肩头。就在天丑怪尼的铜钵一迎之际,马云龙的钢棒在他巧妙的一旋之间,却在棒的尾端,拔出一支细不过半寸长有两尺的两刃尖刀,似一条泥鳅一般,“刷”的一声,自天丑怪尼的肋下划过。

再看天丑怪尼的那个铜钵,正反射出数枚银针,却全都在马云龙那巧妙的梅花腿连环移动中,擦着马云龙的身子闪过。

马云龙卓立而望过去的时候,也不由大吃一惊,心想这老丑怪尼明明挨了一刀,怎么只见衣破而未见流血?

缓缓的转过身来,天丑怪尼冷笑的道:“若论你大胡子的这身武功,秦岭八大盗中恐怕只有伍亿那个老王八蛋,可与之一拼外,别的人你可以吃定他们了。”

又是仰天磔磔大笑,道:“我亲爱的大胡子,如今我发觉你全身上下,每个地方都可爱,难道你真的一点也不喜欢我?”

马云龙这时候渐渐发觉,面前这个丑八怪说这些话,完全是一种诡计,她要在敌人分神的时候,一举而击溃敌人。

心悟及此,马云龙面无表情,双目如炬的直盯着天丑怪尼。

缓缓的,天丑怪尼脱下那件肋下破了一个大洞的袈裟,一个年轻丑尼,急忙快步上前,接过那件被马云龙一刀划破的灰色大袈裟。

马云龙一看,不由又是一惊,原来这个丑八怪,竟然在自己两肋,拴了两块坚厚的老牛皮,再看那块被划过的牛皮,在马云龙的利刃下,几乎也被划开来。

马云龙立刻有着懊恼的感觉,如果自己知道这丑八怪有这两块坚硬牛皮护身,当时只要加上两成力道,不难把她放倒当场。

于是,马云龙咬牙道:“你的观世音已经救了你二次,这对你来说也该满足了,要想有两回,恐怕就成了奢望。”

马云龙也才话落,天丑怪尼已厉叫一声,左手铜钵左右晃荡,右手铜锤却后发先至,像观世音普渡众生,遍洒甘霖一般,自铜锤中喷射一阵烟雾来。

观世音洒的是众生水,丑尼姑酒出的却是毒烟迷粉。

马云龙绝未想到,面前这个丑尼姑的铜锤中,竟然也有机关,就在他暴举铜棒一挡之际,更多的毒粉,被震撒而出,劲急的洒向马云龙的头上去。

白小宛一旁看的真切,当即冷叱一声,迎劈而上,天丑怪尼才正一喜,却未防备白小宛竟闪跃而至,等她翻身举钵迎去,发觉面前翠影一闪,她的铜钵已击空。

徒然间,就听“噗”的一声暴响,白小宛竟一脚踢在天丑怪尼那挂在脸上的赘瘤上面。

紧接着,“哎呀”一声,天丑怪尼双手托着她那个血滴不断,几乎要掉的赘瘤,人也痛得翻滚在地上。

一连的打了好几个喷嚏,立刻间,马云龙感到头痛慾裂,肚子翻腾。

一看这情形,白小宛顾不得再下杀手,驾起马云龙,举着宝剑,快速的向洞外冲去。

第二层上面,二三十个丑尼姑,没有得到天丑怪尼的命令,竟没有一人出手拦阻,任由白小宛扶着马云龙走出大木门。

于是,急快的,就在马云龙的呕吐中,二人跌跌撞撞的到了下层,这时候那些麻木不仁的二十来个大男人,连正眼也不看二人,依旧各行各事。

白小宛与马云龙二人,一直到那间停拴马匹的地方,才急急的套上马鞍,牵马走出山洞来。

忽然间,二人头顶上一阵响动,白小宛抬头看,不由大吃一惊,发现至少十几个丑尼姑,正往下面推放一筐筐的石头。

看着一个个如人头大的石头,白小宛急急的又退回洞口内。立刻,她先把马云龙扶在马背上,一面道:“四舅!你忍着点,咱们这就先冲出去。”

马云龙到了这时候,也只有哼咳的份。

把握住机会,白小宛自己翻身上马,先在马云龙的马屁股上狠狠打了一掌,自已也一夹马腿,紧紧的护着四舅,急冲而出。

又是一阵滚石落下,但却已对二人构不成任何威胁。

急急的又翻到来时的岭上面,白小宛急问道:“四舅,我看那个丑八怪的铜锤中,喷射的毒粉,呈灰色状,不知四舅的感受是什么?”

马云龙痛苦地道:“头痛慾裂,一肚子不舒服,真想连肠肝全吐出来。”

白小宛惊叫道:“不正是毒书生杨文光的穿肠裂肺毒粉吗?”

白小宛一语惊醒梦中人。

马云龙立刻在怀里一阵掏摸,摸出那个由杨文光身上取出来的白瓷瓶,在白小宛的协助下,一连的吞下六七颗。

白小宛知道,人若中了这穿肠裂肺毒粉,必须大量的水来补充身子,当即在马云龙额上冒汗,沉沉睡去中,急忙提着水袋,飞奔到岭下面的山沟小溪中,满满的装了一袋溪水,这才又折回岭上面。

忧愁已在白小宛的脸上显现出来,因为这时候已是夕阳已沉黄昏将近的时候,如果四舅就这么睡着在这荒山野岭上,这一夜可就够折腾了。

衡情量势,白小宛真想再杀上这个塞满丑陋尼姑的山洞上去,但她却知道,那个叫天丑怪尼的老怪物,被自己偷袭一脚之后,大不了痛上个一两夭,如果她不是“伤中要害”,自己还真的不一定能制服得了,何况在第二层又住了二三十个丑尼姑!

白小宛倒提着钢剑,无所适从的就守在沉睡中的四舅身边,不嚎叫,这证明马云龙的头痛已被解葯控制,不呕吐,更说明马云龙所中之毒,在“对症下葯”中,起了良好的反应,而马云龙的沉睡,不正是在恢复他的体力吗?

这一切,皆让白小宛放心不少,只好在无所适从而又无所事事的百无聊赖中,在马鞍中取出一个大白馍,又撕了一块酱牛肉,趺坐在马云龙的身旁啃起来。

突然间,迎面不远的山坡上,一连的走来四个挑着木柴的人,一色的粗布短衣。足蹬草鞋,肩上扁担,一闪一晃的,直往下面而去,而下面正是那个一洞丑尼姑的住处。

白小宛似是不信邪,放下吃的,提着宝剑迎了上去。

她去的很快,身形也很劲急,但却引不起挑柴四人的任何反应。

白小宛迎头一横剑,挡住四人的下山去路,口中喝道:“站住!”

人是站住了,但四人全无表情。

白小宛一个个的看过去,有些天黑,她得贴近了看。

猛然间,她全身一震,几乎五雷轰顶一般昏过去。

“你……你……你……”

她惊吓的说不出说来,那样子正应了一句老话:“张口结舌”。

原来白小宛发觉四个挑柴的最后一人,正就是大韩村里的韩五爷,他那两颗招牌虎牙,嘴chún未合上的时候,有一半露在外面,白小宛知道,那两颗虎牙,才是真正的,如假包换的两颗虎牙,因为那两只假虎牙,如今正在宝鸡知县的“保险袋子”里面藏着呢。

那么,面前这人,显然就是大韩村里的“正字”韩五爷了。

白小宛不自主的叫道:“堂哥!我是玉栋妻子呀!”

韩五爷木然的表情依旧!

另外三个也都是表情麻木……

他们甚至连肩上担的木柴也不放下来,就那么直不楞的站在那儿,看样子就等白小宛让路了。

天好像全黑了,因为山头上红似火的一片金霞,不知什么时候,已换成了灰蒙蒙的夜色。

挡住挑柴四人去路的白小宛,一声叹息,闪身回头,快捷的又跃回到山岭上面。

回头看去,只见那四个挑柴的,正步伐整齐而又划一的走向山峰下面的山洞里。

白小宛低头望着四舅马云龙,气色已恢复过来,于是她扶正四舅的头,慢慢的又灌了几口水。

只听好长的一声叹息,就见马云龙缓缓的睁开眼睛,双手立刻在头上揉蹭。边低声道:“小宛,什么时辰了?”

“四舅!你醒啦?天早黑下来,怕快三更了。”

“头痛味道真难受,好像要爆开来一般。”

“那就对了,小宛就是中了这种毒的。”

“我大概吸进去不少,要不然怎么还是痛苦的想吐?”

于是,白小宛又倒出三颗解葯,放入马云龙的口中,不久之后,马云龙额头往外冒汗。

这使得马云龙想起杨文光在中毒之后,急急的吞下解葯,不久之后他也是冒出汗珠来。

一念及此,自己放心不少。

马云龙当即盘膝坐起来,自己调息呼吸,运起内功,开始助解葯,以逼出体内之毒。

看了这情形,白小宛急忙在马背上抽出毛毡,披在马云龙的身上,自己则手持宝剑,守在一边。

突然间,那股悠扬的钟声又响了起来,在这深山峻岭中,人们都知道,白天的太阳只一半,那意思好像是说,太阳出山与落山,只有平地的一半时辰,因此也天黑的特别快。

一连又是十响钟声,在四山回鸣中,渐渐消失于无形,白小宛极目四下观望,很希望找个能够掩蔽身子的地方,但她还是发现了,附近最佳的地方,也不如她眼前的山岭好,因为,正有几棵老松树,还可以遮挡一下霜露。

渐渐的,白小宛发觉四舅马云龙豆大的汗珠子,如下雨一般的往外滴,她急急以手绢替马云龙擦拭,就在这紧张关头,突然听到“格格格”一阵大笑,那种笑声,大概也只有疯人院里才能听得到。

白小宛有些起鸡皮疙瘩,因为这种厉笑声,并非只是来自一个方向。

本能的,白小宛探手取出一支飞镖,长剑拔在手中,运足目力四下看去。

这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原来不知什么时候,四个奇丑无比的尼姑,挺着小儿脑袋大小的肉瘤,手中各举着一把明晃晃的钢剑,往她站的地方围了过来。

白小宛一看,立刻冷叱一声,挥剑直扑向最近一个丑尼姑。

为了四舅的安全,她决定一上来即痛施杀手。

于是那个正面冲上来,口中仍然“呵呵呵”的笑个不停的丑尼姑,举刀向白小宛劈来,白小宛的身形才一跃而起,那丑尼姑的钢刀,就在一束刃芒激射中,擦着白小宛的脚底一扫而过。

这时候白小宛人在空中,手中的剑弹出数朵剑花,直逼丑尼姑的前胸,就在这一个悍不畏死的往上冲,白小宛誓守山岭的情况下,徒然听到一声金铁交鸣之声,紧随着“叭”的一声脆响。白小宛的左足尖正踢在尼姑的肩窝上。

然而,丑尼姑只是向后退了几步,并未被白小宛一脚踢下山去。

白小宛大吃一惊,等那丑尼姑站定以后,细看过去,却发现是个又粗又胖而且高大的尼姑,只见她一手撩着灰色袈袈的前摆,一手仍握着钢刀,一摇一晃的又冲上来。

白小宛回头看,另外三个也都是既粗且壮的高大丑尼姑,从她们的笑声里,好像不是来杀人,而是游山玩水来的一般。

白小宛到了这时候,为了逼退这四个丑尼,徒然间甩去手中棱形飞镖,紧接着人也退守在马云龙的身前。

“噗”的一声,白小宛的那支飞镖正中被她踢过一脚的那个胖丑尼,只是那镖却插在她的肩头上,那儿可是她皮粗肉厚的地方。

也因此,丑尼姑仍然是嘻嘻哈哈的往岭上冲来。

守着一棵老松树根,马云龙就趺坐在松树根上,在他的前面,白小宛手握宝剑,左手又扣了一支飞镖守护着。

于是,四个其丑无比的尼姑,就像四只顽熊一般,你劈一刀我砍一刀的,一排并齐的朝着白小宛砍杀,一边还嘻嘻哈哈的逗笑,道:“真好玩!嘻嘻,你们瞧那大胡子,一定很有意思!”

每劈来一刀,白小宛就必须全力阻挡,因为她发觉面前这四个丑尼姑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脚媳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