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脚媳妇》

第14章

作者:柳残阳

一顿之后,一扬左手铜锤,又道:“官家?谁是官家?官家有谁知道在这荒野深山中,住有我们这些人?”

白方侠一笑,道:“话不能这么说,秦岭八大盗犯下滔天大罪,一个个死有余辜,师太深山静修,又何必为这些恶魔撑腰?再谈你们何不迁居山下去,官家自然就会特意照顾各位了。”

天丑怪尼又是一阵冷笑,道:“老头子,难道你是个瞎子,你该看见我们这种得天独厚的长相,走出深山,只能看到更多嘲笑我们的眼光,听到更多奚落而又不堪入耳的讽言,哪有我们静处深山来得安逸?”

手中铜钵一举,又道:“聪明的人,就应该知难而退,本师太也不与你们过份计较,否则干戈一动,立刻叫你们横尸当场。”

白方侠哈哈一笑,道:“说了半天,师太仍然在留恋这帮凶的身份,那就只在手底下见真章了。”

马云龙立刻把得自杨文光处的解葯,每人塞了几粒,并且低声道:“可得注意那丑八怪的大铜钵,不定那里面装了许多什么样的歹毒暗器。”

卓重阳沉声道:“既然你天丑怪尼,执迷不悟,非要血流五步,尸横当场,你才大彻大悟,不把你的这些原本十分可怜的出家人,撤回洞中,就由在下陪你走几招,双方胜负,全在你我这放手一搏,你以为如何?”

天丑怪尼嘿嘿冷笑道:“看你这副酸秀才样子,你能有多大能耐?算了吧!真的先把你杀死,本师太还觉怪可惜的!”

仰天哈哈一笑,卓重阳缓缓走近天丑怪尼身前,这才又沉声道:“师太,有件事我得说在前头,卓某可是奉旨在办案,为的是一件御案宝物,你最好能知难而退,否则,就是抗旨,那可是杀头罪。”

重重的吐了一口痰,天丑怪尼恶狠狠的道:“狗屁,关山路隔皇帝远,他当他的皇帝,我敬我的观世音。有道是天高皇帝远,他管不了我这一段,你小子少拿皇帝吓唬人,在我天丑怪尼的眼里,除了我师姐天仙师太之外,没有任何人能搁在我心上,包括那个八盗之首的伍亿。”

卓重阳本慾发作,一听她提起伍亿,立刻强忍下来,急快的,也算是连唬带试探的,大叫道:“那个伍亿盗走御案上的血玉凤,这个漏子他是捅大了,如今连你全拖下水了。”

天丑怪尼戟指卓重阳,尖声叫道:“你小子在放什么屁?血玉凤天下至宝,也只有我师姐天仙师太,才有资格拥有那种宝物。”

只见她露在外面的两个眼角一翻,大概发觉自己说溜了嘴,急忙又接道:“虽说我师姐拥有那件宝物,那也是十万两黄金,从伍亿的手上买的,如果你们要找人,只要你们能过了本师太的这一关,你们只管去踩云岭找伍亿那老猴子去。”

到了这个时候,卓重阳真得喘了一口好长好长的气,那是一口令人松筋散骨,顿感心情轻松的大气,太久了,走出京城,为的是这件宝物失窃,明察暗访,已经数月,想不到宝落深山中,灵秀归山涧,血玉凤竟然会在这连鸟兽都绝迹的荒谷中。

卓重阳微笑着又道:“请问令师姐天仙师太的宝庵设在何处?”

天丑怪尼手中铜锤一指,厉喝道:“你是什么东西,也想知道我师姐的仙台莲座?”

突然手中铜钵一敲,又道:“你小子的话也太多了,给我围起来杀!”

于是,二十四名丑尼姑一下子全面对被围的四人,咿咿呀呀的怪叫着,挥刀劈砍过来。

到了这个时候,任何人也无法心存仁厚,否则,只有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吧!

这真是一场极为残忍的搏杀,因为,就在这些悍不畏死的丑尼姑扑杀而上的同时,在峰顶上万道金霞照射中,每一把钢刀,均散发出耀眼的冷焰,像一圈刀林,更像无数天河中的流星。

叫人奇怪的,是这些丑尼姑,宁可在身上中几刀,也不愿脖子上的巨瘤受到一丝伤害。

也因此,有几个一上来就在肉瘤的伤痛中,抛刀撒腿,跑的无影无踪。

再看其他受到重创的,即使血流满面,甚至断臂,也不叫喊一声,依然是刀法有致,冲杀依旧。

卓重阳原来只毁去她们手中兵刃,但她们仍然扑击不退,于是,一狠心,手申宝剑,刃芒飞撤,立刻间,就有几个丑尼,倒了下去。

另一面白小宛与白方侠以及马云龙,也在一阵冲杀中,放倒六七个丑尼姑。

突然白方侠道:“天丑怪尼,还不快叫她们退下,当真要她们全都死在当场不成?”

洞口的天丑怪尼仰天磔磔怪笑道:“杀吧!尽情的杀吧!死对她们来说。就是一种解脱,那比她们见不得人的日子,好的太多了!”

一顿之后,她又高声道:“给我杀,尽力的杀!你们要是死了,师父一定会为你们报仇的,哈哈哈……”

她的这声狂笑,相当具有魔力,所以就在她的笑声未歇之时,场上所余十几个丑尼姑,也相继的大笑起来,而且她们手中的刀法,更凌厉,也更快捷,气势也徒然间有着窒人的感受。

其实,这正是一人拼命十人难当的情势,到了这个时候,众丑尼像是拼了“丑”命一般,全都直欺而上。

终于,四人在忍无可忍下,劈斩砍削,招招用上了杀手,转眼间,大山洞口上,血流成河,横尸处处,除了几个因脖子上的肉瘤被刺伤而脱离之外,其余的,全被劈死在当场。

卓重阳似是杀红了眼,仗剑直通洞口的天丑怪尼。一面口中沉声喝道:“你口口声声要为这些死去的可怜人报仇,但你却并不明白,她们是怎么死去的?”

天丑怪尼吼道:“怎么死的?难道不是被你们四个杀胚杀死的?”

卓重阳戟指天丑怪尼大声喝道:“错了!她们全都是被你害死的。”

“胡说,三岁小孩也看得出是死在你们刀剑之下的,还要强词夺理?”

卓重阳道:“这些丑而心善的尼姑,原本可以长伴青灯,修心养性而终老一生,但却因为你,因为你一人的好恶,而感染了她们,你明明知道她们的武功,绝难抵挡我们四人合力一击,但你却仍叫她们往刀刃上碰,如果你有一点善心,你绝不应该叫这些可怜的尼姑,为你的一己野心而死,难道她们的死,不是你所害的吗?”

天丑怪尼缓缓抬步,口中厉喝道:“好小子!你敢说本师太是非不明,颠倒黑白,告诉你,就算是你今天舌灿莲花,说的口干舌燥,本师太也绝不放过你们。”

她越走越快,看不出她是如何抬步,只见那么灰大的袈裟,一鼓一缩间,人已逼近卓重阳四人面前。

“你们四个齐上吧!”

卓重阳大步上前,道:“先让卓某人见识见识你的铜钵中,到底有些什么令人大吃一惊的玩艺儿!”

嘿嘿一声冷笑,天丑怪尼道:“那你就在黄泉路上等他们三个吧!”

她话声才落,言犹在耳,人己扑向举剑卓立的卓重阳。

像一个灰色的帐幕,更像一朵高空乌云,罩向卓重阳,在顶头的日光照射中,天丑怪尼手中的铜钵,散发出层层金黄色光芒,一种看上去像薄雾的毒粉,正细如丝线一般,一股一股的配合着她的铜钵运转,而喷洒出来,更厉害而叫人难防的,却是在这层层的薄雾中,竟发出“咝咝”连响,显然有暗器,自她那铜钵中散发出来。

卓重阳不假思索的把马云龙交给的解葯,含入口中,手中宝剑一圈,一股剑气凝结的光束,严密的布在眼前。

于是,像蚊蝇般的脆响声,一连数响,自剑身上发出来,这真是一剑寒光撼日月,只见卓重阳面前,碎如火般的寒星连闪,青紫的寸长毒针,不下五六根,全被他剑气逼落于地上。

天丑怪尼似是一惊,想不到这年轻人的武功,比之大胡子来,还要高上一等。

卓重阳渐渐对于这个丑八怪产生了厌恶,这种厌恶的意念,在超越他的同情心的时候,已然引起他的杀机。

于是,他不等天丑怪尼换招,更不等天丑怪尼有任何的杀手施出,大喝一声,直欺而上,手中剑,化剌为劈,奔雷电闪一般,挟着一股崩裂出来的冷焰,硬劈天丑怪尼的顶门。

只要天丑怪尼不退,只要她仍然硬拼,这一招之中,胜负之判,生死立现。

来势太凶,天丑怪尼身形一错,急切间,暴举右手铜锤,奋力一挡。铜锤中一股淡淡的毒烟,随之喷出。

那正是马云龙昨日所中之毒,但如今喷射出来,已对卓重阳不发生任何作用,相反的,在铜锤与宝剑相碰的一刹间,就听“咔”的一声,天丑怪尼手中的铜锤,竟被劈为两段。

立刻,就见藏在那铜锤中的毒粉,散落一地。

铜锤被削断,天丑怪尼气的哇哇大叫道:“好小子,你竟敢劈断本师太的法器,看本师太还能饶了你?你拿命来吧!”

她似是到了疯狂的地步,宽大的袈裟一抖,左手的铜钵高举,人也跟着纵起两丈多高,然后半空中身子一斜,就见她的那个大铜钵中,发出一阵机簧,转眼间,无数似火星的细芒,下雨般的朝着卓重阳的身上罩去。

站在卓重阳附近的白小宛三人,全都大吃一惊,纷纷向后跃退,躲避这些密密麻麻的毒针。

卓重阳双目如炬,手中剑又是一阵挥撒,人也疾快无比的横移出两丈多远,躲过这惊心动魄的针雨。

他似是恨极这丑尼的作为,人一落地,却借势一弹,一招龙归大海,身法奇快的又弹向正在落地的天丑怪尼,半空中,银光打闪,准确无比的,撩起一束刃芒,一划而掠过天丑怪尼的左腕。

就听一声嚎叫,那个硕大的铜钵,连着天丑怪尼的左手,落在地上。

也就在卓重阳翻落地上的同时,天丑怪尼已连窜带纵,扑进大山洞中。

一看这情形,马云龙当即高声道:“咱们杀进洞里。”

当先快步追向山洞,白氏父女二人也跟着追上,卓重阳自也急赶而上。

突然间,洞中钟声狂鸣,就在四人快要追进洞中的时候,只听轰隆一声,洞口突然间塌下一大堆乱石,几乎把个洞口封住。

还算四人见机的快,否则必被活埋在这乱堆石中。

卓重阳四人这一后退,更发觉第二层石洞中的洞口上,站着七八个男人,他们木然的手持箩筐,里面装的也不知何物,痴呆的守在洞口上。

一场搏杀看来暂时算是停下来,马云龙随手捡起天丑怪尼丢在地上的那只大铜钵,却见天丑怪尼的一只左手,有如铁箍一般,紧紧的握住铜钵的把手。

看了那只灰惨惨的手,马云龙有些恶心,奋起双臂,把个铜钵掷入荒草乱石堆里,“叭”的一声脆响,紧接着锐芒自那铜钵中,喷射而出,相距十多丈远,但那个铜钵中的机簧声,仍然可以听到。

马云龙不由头冒冷汗,白方侠与白小宛更是为马云龙庆幸,却听卓重阳道:“想不到这个丑老尼的铜钵中,还真的装了不少破铜烂铁与毒物。”

马云龙骂道:“这个老怪物真可恶,我还以为这铜钵中的毒针被她拖放完了呢!想不到还有那么多,几乎还真的要了我这条老命。”

于是,白方侠就在这洞前周围,仔细的审视一遍,这才低声对几人道:“依照目前形势看来,有两件事是我们无法了解的,第一件,那些脖子上肉瘤受伤的尼姑们,她们退走,并未进入这山洞中,那么她们全到哪里去了?总不能毫无目的的到处乱跑吧!”

一顿之后,又道:“第二件,是这山洞中的丑尼姑们,如今已死伤了将近三十人,难道这洞中还有许多丑尼姑不成?否则,那个天丑怪尼,怎么一下子竟能发动许多人,把个山洞口堵塞起来呢!”

卓重阳也觉得奇怪,道:“你们看看这第二层山洞上面站的那些男人,一个个面无表情,生硬而僵直的守在那儿,好像全都失去了自我一般,如果有人叫他们跳下来,他们一定不会犹豫,看样子不正就是一具行尸走肉吗?”

白小宛立刻目现泪光,道:“大韩村的韩五爷,也算是我的一位远房堂兄,正就在上面,承受着那种非人的煎熬。”

白方侠当即道:“就算咱们能把这些人救出侠,没有解葯,他们仍然是一副麻木的样子,只有抓到天丑怪尼,也才能有机会把那些被她迷失本性的人,全部救治过来。”

卓重阳道:“不错,这个见解非常正确,只有先拿住天丑怪尼,才能救得这些可怜人,也是有助于咱们找到那天仙师太,而大破踩云岭。”

举头望望垂直照射而下的日光,马云龙当即道:“咱们到岭上去,好好吃一顿,把肚子填饱,再来找这天丑怪尼的麻烦。”

白方侠道:“只要她进到洞中,就不怕她跑上天去,再说她已身受断腕重伤,这一天也够这老怪物折腾的了。”

于是,四个人又翻到岭上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脚媳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