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脚媳妇》

第15章

作者:柳残阳

且说白小宛送走二十个被人迷失本性的大男人以后,疾快的折回山洞中,但却发现老父与四舅以及卓大人,全都不见。她冲向大木门,而大木门已开,急快的又进入最里一间,但除了供桌的观音大士瓷像以外,那间十分华丽的石室中,连个人影也没有。

白小宛一急,一面高声大叫:“爹!四舅!”

然而除了洞中嗡嗡的反射出她的回声外,连个碎石落地的声音也没有,人到哪儿了?

白小宛在石室中仔细的搜。小心的找,但她十分的失望,什么也没有。

于是,立刻冲出洞外面,但她知道,洞外面更不可能有三人的踪迹,因为她就是一直在洞外面活动。

白小宛急的要流眼泪,就在这个不知其名的山岭四周来回奔驰搜巡,总希望发现一点姝丝马迹出来,但她终归还是失望了。

原来,就在白小宛陪着二十个大男人走出大山洞口的时候,卓重阳三人也被“请”进了第三层石屋中。

石屋中没有一个丑尼姑,更没有天丑怪尼的踪迹,只有一个看上去酷似一位风姿绰约而又明眸善睐的中年美尼,就只她那一簟一笑,即知其在年轻时候必然是一位风华绝代的美人。只见她的那种把美丽运用的淋漓尽致的风度,还真可能一顾倾城,再顾倾国,卓重阳三人既没有为她倾城,更没有为其倾国,然而三人却几乎把命葬送在她这种美丽的风度中。

大木门是这位美丽的中年尼姑所启。

而门外面的三人,在木门启动的时候,全都是手持兵刃,全心戒备,准备一上来就拼命的样子。

然而,当三人面对门里的中年美尼时候,全都大吃一惊,这是怎么回事?这里不是尽住些奇丑无比的尼姑吗?怎么会突然变得令人出乎意料?

“我那个师妹性情火爆,得罪了几位,贫尼特在此向各位谢罪!”

卓重阳道:“这里不是天丑怪尼的石庵吗?”

“我那师妹受伤后,我把她送回望仙台治疔去了。”

一面躬身礼让卓重阳三人进人洞室中。

只见她有意的在三人面前,缓缓的挥动手中拂尘,俏丽的脸上,露出两个好大的酒窝,边又道:“各位坐下来说话!”

白方侠大感意外,当即问道:“听口气,师太好像是天丑怪尼的师姐了吧?”

“不错!己同门五十余年了!”

三人大吃一惊,白方侠立即道:“请问师太今年贵庚?”

“年纪我早就忘了,约莫着也有八十了吧!”

一看三人惊讶的表情,天仙师太又笑道:“年纪大小并不重要,主要的是要活的愉快,所谓仙人无妙方,唯有不知愁,我就是不知愁滋味的人。”

卓重阳笑道:“所以人称你为天仙师太!”

哈哈一笑,天仙师太道:“听师妹说,各位是来这秦岭荒谷中,捉拿盗走血玉龙的秦岭八大盗来的?”

“不错!而且他们还在宝鸡大韩村,干下罪无可赦的灭门大血案。”白方侠道。

天仙师太脸一寒,道:“这八个该死的东西,还真惹出大纰漏来了,好在我为了安全起见,尚未收下他们劫来的血玉龙,要不然还真惹了一身麻烦出来。”

于是,就见她缓缓起身,手中拂尘又是一阵的挥了几下,一面厉喝一声道:“随我来!”

三个人打了个冷颤,紧接着卓重阳三人全都缓缓的,面无表情的,跟在天仙师太的身后面。

也不知她如何在那供桌上一按,立刻轰隆隆一阵响,供桌下面露出一个地洞来。

只见她一挽她那洁白如莲花般的一身宽大袈裟,飘身落在地洞中。

卓重阳跟着也落入洞中。

白方侠与马云龙二人,更是身不由已的跟着下去。

于是,地道又关起来了。

地洞中,卓重阳三人鱼贯的跟在天仙师太的身后面,弯弯曲曲的走了好长一段路,直到一层危崖边上。

那儿有一堆藤蔓杂草,只是由里面走出来的人,只要轻身一跳,两三丈高的距离,一下子就落在山谷中。

突听天仙师太又叫一声道:“快点走!”

当下弹跳如飞的,从山谷中顺着谷底,往另一座看似与天齐的绝岭方向奔驰而去。

卓重阳三人,这时候已变得十分听话。

听话,就是表示卓重阳三人不会造她天仙师太的反。

也因此,一路上天仙师太自然是十分得意,不时的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出来。

看情形,卓重阳四人救走了山洞中的二十个失去本性的男人之后,所得的代价,却是卓重阳三人变成了天仙师太的工具。

当然,这对天仙师太而言,那是十分值得的交易。因为她在心中己有了打算,这三个人可全都是当今武林中的高手,听师妹天丑怪尼说。单就一个大胡子的武功,已可比拟那秦岭八大盗之首的伍亿,捉住他们三个,正好可以为自己担任宝室卫士,放眼武林,只要有他们三个人在把守,谁还敢再来动她宝物的脑筋?

卓重阳三人这时候的心境有如明镜,更是非常清楚,但就是不能自已,有一种无法形容的力量,使他们三人无法有--点抗拒的心。

那是一种来自苍穹的巨大力量。

又似泰山压顶一般的威势。

总之,他们虽明镜高照在心中,但却无一丝反抗的意念存在,就好像一个熟睡的人,突然间他醒来了,但是却不因他醒来就能移动自己的身体一般,一种无法抗拒的力量,人们称之为梦魔,在控制着他们三人一样。

于是,卓重阳三人,就跟在天仙师太的身后,攀上了望仙台。

白小宛哭的十分伤心。

当然,人不伤心不落泪,秦岭八大盗才抓了一个杨文光,如今还未曾逼近踩云岭,竟然一下子三个人失去踪影,往后该怎么办?

追捕下去?

自己的力量,正应了那句孤掌难鸣的话,有道是,一个跳虱,顶不起一张被单来,白小宛真的有着山穷水尽的感觉。

折回宝鸡吧!

那么,该找谁来帮忙破案?就算是浩浩荡荡的来上个百十名捕快,自己又到哪儿去找呢?一千多里的秦岭山区里,无数座可与天齐的高岭绝蜂,又如何去寻求?

于是,白小宛真的陷入了茫然一片而又无所适从的痛苦深渊中。

当然,更让白小宛伤心慾绝的,莫过于老父与四舅的生死之谜。

一想起这个问题,白小宛急的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泪水。

于是,她下了一个最后的决定,不找到父亲与四舅,死不离开这深山。

首先她把马匹牵到岭下面,卸下马鞍,把一应吃的与一床毡子先行装在一个袋子里,一应收拾完善,肩上挂起两只袋子,缓缓的往深山高峰中寻去,看样子她这是踏遍千山的准备,与跨越万水的决心。

高处不胜寒,白小宛从感觉上已知道,自己这已是翻上了高岭山地,举头看,一岭接一岭的连到天边。

她攀上一座尖而又陡的高峰,极目的四处遥望,一座座高山,尽为苍松翠柏所掩,远看深蓝透黑,近瞧翠绿一片,人处在高峰顶上,白小宛有着“无所逃于天地之间”的感受。

也就在她急的不知如何着手寻找的时候,突然间,远处的山谷溪底,有条细小的人影,在日光的照射中,发出一下刺目的光芒,有如人在迎着日光照一面镜子一般,只是那一点的光芒,一闪而没,人影也为山崖所遮掩。

就算是一线希望!

也算是曙光一现!

对于这点滴的希望,白小宛必须要适时的把握住。

也因此,她毫不犹豫的飞扑下山峰,直往那个看上去不远,而实际至少有五六里远的深谷溪流中冲过去。

白小宛认准了方向,几乎飞一般的直冲而下,因为,她必需要迎头阻挡那人的去路,而先一步落在深谷中。

也就在她刚刚落向深谷溪旁的大岩石上的时候,迎面正走来一人。

只见来人,中等身材,天蓝色丝绸夹袍,前摆摺起来掖在一根腰围布带上,背上一把钢刀,锃光闪光,显然就是刀光引来了白小宛。

再看他那细眉大眼,大蒜鼻子四方口。

于是,白小宛冷笑一声,一个云里翻纵,人已挡在那人的前面。

嘿嘿……一阵冷笑。

白小宛不等他的笑声落下,当即道:“怎么了!你这冒牌韩大宏不干了?”

缓缓的丢下肩头背的两只袋子,白小宛又道:“姚大刚!是不是小鬼把你送到这荒谷中来了?”

不错,来人正是姚大刚,这位秦岭八大盗的老五,就是为了血玉龙的事,才奉了伍亿的指示,来找天仙师太的。当然,主要的是血玉龙案子没有平息,天仙师太不愿招惹麻烦,十万两黄金可不是个小数目,花钱“招”灾,自然非其所愿,但不知姚大刚找上天仙师太有些什么说辞。

这时候姚大刚还真的大吃一惊,心想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嘛!他娘的难道她是由天上掉下来的不成?

心念间,立刻拔出背上钢刀,破口骂道:“他娘的,你是由哪个狗洞里爬出来的?”

冷笑一哼,白小宛“刷”的一声,拔出宝剑,道:“遇上姑奶奶,算你倒霉!”

姚大刚龇牙咧嘴的喝骂道:“他娘的,你何不把你那该死一千回的老鹰犬也叫出来,看你家姚爷怕不怕!”

“收拾你一个,还用不着找帮手。”

于是,两束刃芒,“嗖嗖”连声,在一溜火花的迸现中,二人急快的错身而过。

就在二人刀连剑的一扭身,蓦然间,白小宛左手用力一甩,酱红的披风中,疾速的打出一支飞镖,身形同时暴旋斜进,在她那右手长剑寒光炫映中,却快不可言的突然施出梅花腿,铁板脚双脚连环踢出,狠命的踢向姚大刚的小腹与心口。她出招之疾,用武之狠,纯粹是速战速决的夺命打法。

姚大刚狠狠的劈出一刀,才刚一扭身,发觉白小宛的飞镖已自她的披风中疾射而出,急忙打横一偏,堪堪躲过那穿喉的一镖,却不料自已还是上了大当,因为那一飞镖只是把自己的注意力引向上面,也因此,自己连看还未曾看到,她竟在下盘踹来两脚。

白小宛的两只纤巧金莲,脚头上就是那么个大拇脚趾,但却坚可比锥,就听“叭叭”两声,姚大刚结结实实的连中两脚,噔噔噔一连后退七八步,姚大刚一屁股坐在溪谷底,紧接着,“哇”的一声,张口的吐出一口鲜血。

血原本是鲜红的,但姚大刚吐出的血,在溪谷中立刻被溪水冲淡,流向下游。

姚大刚一拧身准备挥刀再上,却不料一用力,立刻双眉打结,流露出痛苦的神情。

只见他缓缓的爬出溪流,身上已湿了大半截。

姚大刚以刀拄地,一摇三晃的爬上溪岸,恶狠狠的戟指持剑冷笑的白小宛,道:“来吧!小泼妇,只管在姚爷身上捅,看你家姚爷会不会喘一声大气!”

冷冷一笑,白小宛一错步,一招飞雁掠影,一闪而错过姚大刚的身侧,右手长剑狠命的迎着姚大刚的钢刀,一圈一带,想把姚大刚手中的钢刀挑落,然而姚大刚并非真的弱者,在刀剑扭结的同时,左手拼命递出一掌,“啪”的一声,还真结结实实的打在白小宛的左肩头上,这还是他受伤在先,否则,这一掌白小宛的一条左臂,就得废掉。

一连翻了两个跟头,白小宛借着连翻,而把姚大刚拍在左肩的力劲,卸去不少。

只见她一拧身,左手解下大红披凤,回眸冷笑道:“姚大刚,你可要小心了,白小宛不会再有任何大意!”

突见她一纵身,蹿起两丈有余,手中剑戳力下压,抖起三朵闪耀的剑花,冷焰溜闪中,把个直立在地上的姚大刚,全身照在她那窒人的剑芒之下。

姚大刚拼力的挥出一刀,那是他聚全身之力的一刀,在他想来,大不了咱们同归于尽。

就在他仰头上望,举刀猛砍的时候,空中的三朵剑花,徒然间变成三道冷芒,就在快要临头的时候,一变而又成一束坚不可摧的闪电,倏忽间击向姚大刚的头顶。

于是姚大刚第二次上当!

因为,就在他全神贯注迎向头上那致命一击的时候,徒然间,眼前彩影一晃,就听“噗”的一声,姚大刚刹时间抛刀捂眼。

不错,白小宛故计重施,那是在宝鸡衙前夜战秦岭四煞老大官中时候用的一招,如今又施在姚大刚的身上。

姚大刚头上挡过了白小宛的夺命穿顶一剑,却赔上了一只左眼。立刻间,直痛的他不辨东西南北,一忽儿溪里趟,一忽儿岸上跑,口中还在流着鲜血。

一边痛苦的狂叫,一边大骂道:“我操你十八代老祖宗,你竟狠心的踢瞎老子一只眼睛,这笔账姚大刚非要你们父女俩,连本带利的还我,哎呀……哎呀……”

白小宛牙一咬,趁着姚大刚心慌意乱而又不知死活的穷叫乱嚷之时,一脚踢在姚大刚的腰眼上。

岔着气,吸着凉风,姚大刚心不甘情不愿的倒了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脚媳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