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脚媳妇》

第17章

作者:柳残阳

天仙师太出手极快,快得不知她是如何出手的。

两声震天大爆响,更是让人触景掉魂,怵目惊心。

只不过那两声爆响,并未掷向三丈外的卓重阳四人,而是五丈以外近荒林边的一块大岩石上。

于是一阵烟屑弥漫中,那岩石生被爆下一大块来,碎石片激射而飞向四周,威力端的惊人。

紧接着,天仙师太一声得意的笑,道:“卓重阳,你们看到了吧!如果本师太要取你们的命,该是举手之劳而已!”

马云龙双眉一皱,道:“这不是俄罗斯人的地崩子吗?”

白方侠当即问道:“可有什么方法克制?”

“一个地崩子,也不过能崩个一丈范围,咱们只要躲着些,她一出手,咱们就四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白小宛道:“四舅怎么知道的?”

“塞北常有俄罗斯人,我就是在塞北看到的。”

卓重阳突然高声道:“天仙师太,卓某人觉得你是有不少令人防不胜防的绝活儿,但却全不放在卓某四人的心上,如果你不信,尽管再掏出地崩子来试一试就知道了。”

天仙师太不由既惊且怒,突然对身旁的一群丑尼的哭声,感到不耐,立刻怒喝道:“不要哭了!”

她声音冷峻,神色慑人,立时把十几个丑尼姑吓的噤若寒蝉。

天仙师太戟指卓重阳道:“听你的口气,是要与师太决一死战了?”

卓重阳道:“那要看天仙师太的了!”

天仙师太仰首说道:“本师太突然觉得,咱们双方在此拚斗,甚为不值,因为我花金子买宝物,还要替卖主拚命,岂不成了傻子?”

哈哈一笑,卓重阳道:“这话昨夜在望仙台上,卓某就已提过,只是师太不为接受,如今总算豁然醒悟而茅塞顿开,这是可喜现象,卓某在此先行致谢。”

天仙师太冷然哼道:“你谢我什么?”

“归还血玉凤,卓某也算不负圣命,回京可以交差了事了。”

突然,天仙师太戟指卓重阳道:“你想的可真如意,本师太十万两黄金岂是白花的?”

卓重阳当即道:“依师太的意思,怎样才能让卓某交差?”

天仙师太道:“这件事得容我好好想想。”

一顿之后,又道:“现在我不拦你们,你们可暂时离开此地,十天之后,你们再来。”

卓重阳不解的道:“有必要再等十天?”

“有!因为我要派人到踩云岭,把伍亿那个该死的老东西找来。”

只听她又低声自言自语的道:“我一再告诉他,办事要干净利落,他却偏就惹来这场令人切齿的祸事出来。”

白方侠突然道:“天仙师太,你不用派人去找那盗魁伍亿,俺们这就要去把他们尚余的六人,绳之以法呢!”

天仙师太一听白方侠这声若洪钟的话,不由一怔,心想秦岭八大盗,怎么只尚有六人?难道……

心念及此,当即问道:“你说尚余六人,是什么意思?”

白方侠声若洪钟的又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就算余下的六人,也是逃不出早晚被捉的命运。”

“这么说来,你们已捉住两人了?”

天仙师太身旁的天丑怪尼突然接口道:“他们胡说,他们只不过捉到毒书生杨文光一人而已,两天不见,他们又加了一个。”

天仙师太黯然一叹道:“怪不得他们对于拂尘中的毒粉不惧,原来都服了杨文光那个该死的解葯了。”

白方侠高声道:“我们不会说谎,也没有必要说谎,天丑师太如果不信,离此不远,只要翻个岭脊,那儿有一大片荒林,姚大刚的尸体就埋在一堆石块中。”

天仙师太一听,立即叹道:“看样子本师太对于那血玉龙的缘份也快没有了。”

卓重阳道:“师太大可不必为此事耿耿于怀,需知宝物供众人欣赏,才能显示宝物的灵秀之气,宝物深藏于地,与废物何异?如果师太有此赏宝雅兴,等我们取回那血玉龙的时候,自当送到师太面前,也好满足你的赏宝之癖。”

哈哈一声笑,天仙师太道:“不!我不只是要欣赏,我还要拥有!”

一顿之后,又道:“本师太意已决,你们且暂等十日,本师太先要同那伍亿老儿作一了断,如果他先被你们捕去,本师太不是要不赀吗?”

说的也算是差强人意的理由,卓重阳低声对三人道:“看来咱们也只有等他们双方把那些不足为外人道的狗屁倒灶事情,加以狗咬狗的去处理完了之后,再说了。”

马云龙道:“这样自然也有好处,因为他们双方一接上头,说不定一言不合,大动干戈,咱们正好可以捡拾现成的,不过……不过……”

马云龙伸手搔搔嘴巴下面的粗胡子,又道:“不过也有不妥处,那就是万一他们双方合计咱们,那就不太划算了。”

白小宛却道:“抓贼捕盗,是咱们分内之事,岂能听她支配,这岂不成了笑话?”

卓重阳道:“情势不同,处理上就有待商榷,大韩村距离宝鸡尚不过三数十里,竟没有人把灭门血案报往县衙,这儿距离宝鸡,何止三百里,而且又是深山芾岭,官兵不易深入的地方,官兵不能来,官威就不能及,天高皇帝远,他们不会听咱们的,看来还是等上十日,商量一个万全之策,何愁本案不破?”

四人正在商量,突听天仙师太高声道:“卓重阳,你们怎么说?”

卓重阳当即道:“好!就依师太,我们等十日,到时候希望师太能大彻大悟,奉还圣上宠物,卓重阳必尽力为师太解脱。”

天仙师太冷哼一声,没有鬃毛的拂尘一挥,当先扭身朝云屋峰走去。

在她的后面,紧跟着天丑怪尼、四名手持金剑的女尼,以及十二名美尼与一帮丑尼姑。

卓重阳有着失落感,他不由自主的向前跟了十多步。

就在他一声长叹中,猛然发现七八丈外的那名手持金剑的美貌尼姑,不经意的回眸一笑,立即又转回头去。

就只那么一瞥,卓重阳立刻打了个冷颤,当然那是自心底冷到头顶的自我颤凛,就算是失魂落魄吧!

如果可能的话,卓重阳真想冲上前去,一把拉住她,没完没了的说到口干舌燥,但他知道,那是永远也无法可施的,一个尼姑,而他,卓重阳却是一个大内武士。

远去了,所有远去的人,跟他己扯不上关系,只有那个玉洁冰骨不带点滴俗气的绝美尼姑,才是他不忍离去的主要原因。

白方侠三人自是并未看出来,当然这种以目传情的暗示,除了当事人之外,谁能想得到?

尤其是在这种劈砍厮杀的场面上,更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也许真的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吧!

就在天仙师太一群人即将全都进入林中的一刹间,那美丽脱俗的尼姑,竟然二次回头。她面部的表情已很模糊,但她的回头,卓重阳看的一清二楚。

于是,他不自主的举起右手,挥动了几下。

看在白方侠三人眼中,不由大感奇怪。

但这种动作又表示了什么?

明明那是与老朋友道别的动作嘛!

马云龙走到卓重阳面前,低声问道:“卓大人!咱们走吧!”

卓重阳褓然一笑,道:“对!是该走了,咱们得好好商量个对策。”

日落西,天将黑。

鸟投林,狼离窝。

荒山中的动物永远永远都是这样,都是受着日光的捉弄而生存,直到它们归于来的地方为止。

白小宛随着父亲、四舅与卓大人,四人又在那个岭上面围坐一圈,芝麻大饼,硬得像石头,酱牛肉也有点发白,四个人撕着吃着,看样子已有食不知其味的感觉,只为了填饱“不塞就要命”的“现实”肚皮。

卓重阳边啃边道:“今夜我想再走一趟云屋峰。”

白方侠三人一听,不由大吃一惊,马云龙立刻问道:“目的是什么?”

“探一探天仙师太的宝宫,有机会先把圣上的血玉凤取回。”

白小宛道:“天仙师太的宝宫一定在地洞中,因为她的望仙台上四合院里,全是诵经地方,显然是尼姑庵,而四合院的地洞中,依然又是个四合院形山洞,洞中或庵中,全是尼姑,连我也是侥幸碰到一个尼姑出来,才有机会混进去,你一个大男人,岂不一眼就被人识破?”

白方侠也道:“咱们已经答应等她十日,这时再去,岂不落人口实?”

三人这么一劝,卓重阳也觉有理,正寻思中,就听见白小宛又道:“两件事情,使我一直想不通。”

马云龙道:“你可是想不通天仙师太从哪儿弄到那么多的黄金?”

“这只是其中一项。”

白小宛缓缓站起身来,似有所思的又道:“还有一桩,就是这天仙师太,她从什么地方,找来这么多年轻貌美的女子,而且又甘心情愿的出家为尼?常伴青灯,过着无法忘我的苦燥日子。”

几句话似乎敲在卓重阳的心坎上,而使得卓重阳右手握拳,一下子捣在自己的左掌心上,自言道:“真可伶!”

马云龙道:“常听人说,仁者乐山,智者乐水,难道这些女子全都是患有乐山狂症?”

白方侠当即笑道:“没有你这一说的!”

于是四个人笑了!

这是憋了一天,头一回大家开开心。

白小宛收起笑脸,道:“咱们是不是连夜守在踩云岭附近,也好就近探察一下那儿的地势。”

收起笑容,卓重阳道:“咱们何不在踩云岭与云屋峰之间,找一处既可歇脚,又可拦住他们双方互为勾搭的人,如有必要,咱们也好下手杀上踩云岭,捕捉那秦岭八大盗之首。”

捋着胡子,白方侠点头道:“这倒是可行的办法。”

卓重阳道:“咱们何时起程?”

“歇过劲来,五更就上路。”白方侠道。

“马匹怎么处置?”白小宛问。

马云龙道:“这好办,找一处荒林,把马匹放掉,马鞍藏到树顶上,只等咱们办完事,自然马匹与马鞍又是咱们的了。”

白方侠不放心卓重阳真的会在夜里摸上望仙台,当然,卓重阳白天在野牛林中露的那手绝活,白方侠深为佩服,内心自然不愿他做无谓的冒险。

于是,贴着卓重阳的肩头,白方侠小声道:“卓大人!今晚上可千万不要轻举妄动,免生意外枝节而影响咱们的计划。”

卓重阳一笑,道:“白捕头,你放心,说定了我自然是不会去的了。”

白方侠露齿一笑,提着毛毡,裹在身上,靠着一棵老松根闭上双目。

白小宛手提宝剑,蹲坐在附近守卫。

这一夜,山岭前面的风特别大,连着把几里外的狼嗥声,也传过来,令人心生畏俱。

就在天色微明,卓重阳四人,把马匹赶人一座四周绝壁而又荒树满谷的山凹中以后,各人背起毛毡等一应物品,更把吃的喝的,全都分配好,这才朝着踩云岭方向走去。

踩云岭,那是秦岭的最高峰,要想上踩云岭,西走老虎口,而踩云岭之高,就算在五十里外,也看得见踩云岭的接天峰巅,每年踩云岭上的积雪,不到六月是化不完的,但在九月过后,踩云岭上又见白帽盖顶,所以那个时候,岭下单衣,岭上棉,草鞋一双登上天,由此可知踩云岭的高了。

在距离老虎口尚有五十里处的一座悬崖地方,叫龙舌崖,一条细细的山溪,由高山上潺潺的经过这龙舌崖的下面,从龙舌崖的上面,两棵盘根古松,弯弯扭扭的长到了龙舌崖的下面,算是把那条凉沁沁的溪流遮了个严严实实的,看上去那山溪就好像是进入山洞而由另一面流出来一般。

就在这龙舌崖的下面山溪边,一条小小山径,那就是由云屋峰到踩云岭必经的小道,在夏天,天气热,人走到这龙舌崖下面,自然的就在这崖下半似洞的溪边,坐下来阴凉阴凉,掬几口溪水润润喉,顺便啃啃大饼就大蒜,喘过气来,塞饱肚皮,也好走下段山路,所以人口要一坐到这龙舌崖下面,老太阳就算洒出一团火,也燎不到歇腿人的屁股。

龙舌崖的这段阴凉路至少也有二十来丈长,就中还有个一人高的山洞,人们说那是老苍龙的喉管,从来没有人进去过。

只是如今却有四个人,鱼贯的全都钻进这条老苍龙的喉管里。

白方侠边在前面走,边道:“这地方挡风挡雨又干净,正好在这儿守着。”

马云龙跟在白方侠后面,也道:“还真深,恐怕有个十来丈吧!”

卓重阳就在洞中间停下来,道:“咱们的人,分成四拨,轮流在洞口附近守着,只要是双方任何人通过,看情形琢磨着把人留下来。”

白方侠道:“如果是秦岭八大盗,何妨先把他捆上。”

卓重阳道:“咱们是要一个不漏的一网打尽才是上策。”

四人就窝在这龙舌崖下面的山洞里,白小宛则在洞口附近,注视着山溪边的山道,那儿距离洞口,只隔了二丈多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脚媳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