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脚媳妇》

第18章

作者:柳残阳

白小宛一隐一现的在山石与荒林中,掩掩藏藏的朝着老虎口的左侧茅屋中扑过去,她人才刚刚掩到这过山亭前的一棵巨柏树前,就见由里面走出一位大光头巨无霸,论身材至少也有六尺五六高,头如巴斗,口大鼻长,铜铃眼有似庙门口的韦陀,大手大脚,穿了一件松腿裤子,上身也仅着了一件豹皮背心,而随着巨无霸走出这过山亭的,是两个个头也不算矮的壮汉。

两个人肩上各扛着一根生铁棍,看样子那根五尺六七长的铁棍总得有那么五六十斤重。

白小宛一惊,心想,哪里冒出这么个大个子,心念间,人也一闪而躲在巨柏后面。

就听那个巨无霸回头对房子里人道:“照子放亮,敌人踩上山,咱们谁也不舒服。”

就见屋子里一连走出四五个短靠打扮的壮汉,异口同声道:“四爷尽管放心,一有动静,咱们这儿马上飞报上山,包准错不了。”

原来这巨无霸正是秦岭八大盗老四关正,这关正生来孔武有力,臂力过人,善使一根生铁棒,只是这人头脑简单,所以盗魁袖里乾坤伍亿,一直把他留在踩云岭,而巨无霸关正也总把自己当成保山保寨的守护山神。

只因为一大早姚光圆折回山寨上,把云屋峰两个美艳尼姑的话传入寨中,而伍亿却开出一个出人意料的条件,由两个美尼姑携回仙台。

那确实是一个极为阴险的条件。

如果,卓重阳等四人,真的等到十日期满,再找上望仙台,局势就会有令人大吃一惊的发展。

因为,天仙师太仍不放弃她已得的血玉龙,甚至派遣自己最爱的两名女弟子前往,一方面通知这袖里乾坤伍亿,把血玉龙所应得的,十万两黄金等着他们去拿,另外还告诉伍亿,秦岭八大盗已成了秦岭六盗了。

然而,袖里乾坤伍亿在听到姚大刚丧命的消息以后,他却开出一个令天仙师太拿不准主意却又是意料中的条件。

条件被两个绝色尼姑带回望仙台。

但踩云岭却已等不及了。

这时候白小宛正躲在大柏树后面呢!却不料令人面红的事,竟会在她藏身的附近出现。

也就在巨无霸关正几句话交待完毕,又听他对身后人说:“你们等等,酒喝多了,尿也多起来,我得去放放。”

一边解着他的那个宽大裤子,边往白小宛的那棵大柏树前行去。

脚步声越来越近。

白小宛棱形飞镖已握在手上。

就着那棵大柏树根,巨无霸关正掏出家伙就洒。

白小宛心中电闪,这可是好机会,但如果一眼看到这大个子的……

白小宛一咬呀,心想,自己已是有丈夫的人,又不是黄花大姑娘,有什么好羞的?杀一个就少一个恶魔。

就在她这一念的乍现中,白小宛一错身,悄无声息的打出手中飞镖。

她用劲之狠与准,大出巨无霸关正的意料之外。

就听“噗”的一声,飞镖正插进正在双目微闪,享受着泻尿时候快意的关正肚脐上。

就听巨无霸关正大叫一声,暴睁双目,伸手抽出那支飞镖,一股鲜血已自肚脐向外冒。

巨无霸关正戟指白小宛大骂,道:“好个小娼妇,你敢暗算关四爷!”

说着,竟不顾肚脐伤重,跨步向白小宛抓去。

白小宛一招得手,已发觉茅屋外的几个壮汉,挥刀向她杀来,尤其那两个扛着巨无霸铁棍的急急忙的把铁棍往巨无霸关正身前送。

白小宛怒叱一声,一闪身越过受伤的巨无霸,迎着抬铁棍的两人,一剑挥去,两个人一看白小宛剑光霍霍,满脸杀气的向他们杀到,立刻抛去肩上铁棍,扭头就逃。

于是,首当其冲的却是茅屋中出来的五人,在他们以为,只不过一个俏娘子,还是一个小脚妇,再有本事,也挡不住他们五个围杀。

于是,一个个恶向胆边生,挥刀就向白小宛杀到。

却不料白小宛抱定的是速战速决的主意,岂容面前这五人拖住?再说身后还有个巨无霸,虎啸狮吼的向她逼来。

于是,白小宛抖手一镖,打在最前面那人的脸上,右手剑起一束疾如闪电的刃芒,一扫而撩过第二人的前胸。

还未围上,先就倒下两人,这气势立刻把另外三人慑魄惊魂般的震住,谁也不愿再撄其锐锋,直觉里侧向一旁躲去。

地上翻滚的二人,却不料巨无霸关正一手捂着肚皮伤口,右手抓起地上铁棍,一抡一抡的冲来,没想到铁棍却抡在二人的脑袋上,就听一连两声捣烂西瓜的声音,两人立时了账。

白小宛一心先要消灭持刀汉子,因为他们全负有与山寨上通消息的任务,于是三个持刀汉子成了她追杀的对象,而关正却负伤在追赶白小宛。

也就在几个人在这茅屋前乱草石中。互相追膛的紧张时候,树后面,突然冲出三个人来。

只见这三人一冲出来,也不答话,一人迎着一个持刀的汉子,也只那么挥手之间,三个人连哼全未哼一声,就死在荒林乱石堆里。

白小宛一看来了援手,精神大振。趁着巨无霸一缓,抖手又是一飞镖打出,“叭”的一声,那飞镖隔着巨无霸的那件豹皮背夹,插在他的左胸上。

巨无霸关正哇哇大叫,道:“王八蛋们来的可真快呀!”

只见他桀骜而又冷悍的双手抓着那根大铁棍,既不顾肚脐上正在往外冒血的伤,也不拔除插在左胸的飞镖,破口大骂道:“关四爷正想找你们几个王八蛋呢,想不到你们却送上门来!”

白小宛立即道:“我去追杀两个抬铁棍的,大笨牛就由你们处置了。”

两个替关正抬铁棍的,并未跑远,他们一头闯进茅屋里,把个茅屋的门,顶得死死的。

白小宛不由一笑,找个大石头坐下来,远远的望着老父三人围着一个大个子,只是没有人出手。

巨无霸关正不停的抡动手中大铁棍,但卓重阳三人永远保持着适当距离而不愿出手去搏杀,因为三人全都知道,关正是死定了,再高,再大,血总会有流尽的时候,而关正的那条松而又宽大的裤子,大半已被血所染红,连那胸上面的一镖,也在向外冒血,对于这种困兽,何必与之搏斗?

渐渐的,关正的脚步开始踉跄,面色变自,一颗大脑袋湿漉漉的尽冒冷汗,原本呼呼生风的铁棍,在他冲三步退两步的晃荡中,开始有着滞钝现象。

就在他挫牙咯咯,面孔扭曲的一刹那间,奋起他最后一口气,一铁棍砸在一块大岩石上。

“砰”的一声,大石头溅起无数火花,在一片碎石纷飞中,巨无霸关正已仆倒在那块被他砸裂的岩石上面。

血仍在流,好似他身上长了个血泉,有冒不完的鲜血似的,染红了大半块岩石。

卓重阳微摇着头,低喟的道:“这么好的一副骨架,可惜是个大盗!”

白方侠扭头看女儿白小宛,发现她正好整以暇的,悠然倚在一棵树前的巨石上。

于是,三人来到那座被称做过山亭的茅屋前面。

马云龙急问道:“不是还有两个吗?”

白小宛一笑,道:“钻到屋子里了。”

马云龙故意高声道:“我来放火,烧他个净光溜溜!”

就在马云龙的话声才说不久,就见两个穿着草鞋的大汉,大叫“饶命”的冲出屋外。

“站住!”

两个人不但站住,双腿一矮全跪在地上。

卓重阳缓缓的走到二人前面,仔细的看了二人一眼。

标准山寨喽罗样,卓重阳冷冷一笑,问道:“屋里还有什么人在?”

“回大老爷话,屋里没有人了。”

“如今踩云岭的山寨里都是些什么人?”

跪在地上的两个人,彼此对望一眼,尚未开口,卓重阳“刷”的一声抽出宝剑,冷冷笑道:“你们两个,我准备放走一个,只是这个人必须是个老实人,当然,老实人说的老实话,你们说是吧?”

二人不住的点着头。

于是,卓重阳指着跪在前面的一人间道:“你说如今踩云岭住着什么人?”

他没等那人回答,立刻又道:“如果你说的是实话,那你后面的人算是死定了,当然你就不会死了。”

却听后面的人急急高声说道:“我知道,有大爷伍亿、二爷姚光圆、三爷毛干、六爷齐向前四位。”

卓重阳前面跪的那人一急,脱口道:“大爷!除了山寨上四位爷之外,还有七八十名喽兵驻守着呢!”

卓重阳冷冷一笑,手总剑一抖动,尽在二人面前打闪,边又沉声道:“你们两个全都该死,因为二人都没有说实话。”

两个喽兵一急,几乎急出眼泪,双手作揖,边哭喊道:“大爷!小人们全都是说的实话呀!”

卓重阳冷哼一声,道:“据我所知秦岭八大盗,你们才说出四个来,那其余的全到哪儿去了?”

两喽兵还真的抢着回答,道:“刚不被你们打死的那个叫关正,他是老四,还有杨八爷已被你们拿住锁在大牢,昨晚听说姚五爷不明不白的死在云屋峰前的野林子里了,还有……还有就是……”

后面的一个喽兵又抢着道:“还有就是七姑奶奶,她如今是在长安总督衙门,听说是当了总督的三夫人了。”

卓重阳一听,不由大吃一惊。

白方侠父女与马云龙三人,更是不敢相信,那长安总督府三夫人,竟然是个女强盗,这谁敢相信?

于是。卓重阳招呼白方侠与马云龙,三人把这两个喽兵捆帮在茅屋里,一面道:“为了证实你们二人说的话,所以先让你二人活着,等我们到了踩云岭上证实你们的话以后,自然就会来放你二人的。”

马云龙就在这茅屋中,找了一些干粮烧酒与咸肉,四人又吃了个够,这才朝着踩云岭上去。

经过老虎口,卓重阳四人才发现这儿的山势,相当险峻,一开始就有一段不算短的山径,是在岩石上面走过,越往上爬,山势越陡,怪不得他们把马匹全都寄放在天丑怪尼的那个山洞口内,原来这一段路上,大部份不能骑马外,由这老虎口上踩云岭,更不宜骑马。

四人加紧脚程,顺着羊肠山道,朝着云端走去,渐渐的四人发觉,原本已走了很长一段峭崖山道,却不料又弯到原来走过的山道上方不过五七丈高处,显然山道曲折难行而回肠处处。

最让人惊心动魄的,总以为此刻不过正午,只要穿过一层云,就可以望见山顶,然而事实却大谬不然,因为在四人一冲进一层贴山浮云之后,云山洞开之时,四人所看到的并非是山岭顶端,而是另一层浮云。

如此一连穿过三层贴山浮云,四人的感受是冷,如果不是四人走的急,就只身上的衣服,绝对不够,所幸山径已没有再往上,而是平着,沿这踩云岭的侧面,往东延伸而去。

四人低头看,浮云悠悠的就在脚下一飘而过,这才领略到踩云岭真是名符其实。

快步疾走,几乎又走了一个多时辰,突然间,附近有人大声喝道:“什么人?”

卓重阳四人四下望,怎么没见人影?

正感惊奇,突又听一个粗嗓门的叫道:“王八蛋们摸上踩云岭来了!”

于是,就见一阵脚步声,十七八个喽兵,就在一个小头目的领头下,鱼贯的自一块大岩石后面冲了出来。

只见这些喽兵,全都是黑衣黑裤,足蹬芒鞋,甚至每人头上也扎着黑巾,一个个竖眉瞪眼,拎着一把明晃晃的大砍刀。

沿着山径的斜坡上,一下子就把卓重阳四人围起来。

就见那个小头目,翻着一双金鱼眼,戟指卓重阳四人,怒骂道:“狗娘养的,竟然敢来踩云岭送死!”

他话声一落,挥动手中大砍刀,口中高声大叫道:“孩子们!大爷这才传下话来,放倒一个,黄金一千两,这可是发财的好机会呀!”

一边嗔目咆哮:“围起来杀,一个也别放掉!”

塞北大侠马云龙哈哈一笑,道:“照你小子这么说,俺们不成了你们这些猴崽子的财神爷了吗?”

白小宛早已不耐,白方侠对于这些山贼最是痛恨,父女二人不等这些喽兵围上,早已扑杀过去。

卓重阳更是发狂一般杖剑就杀。

于是,就在一阵金铁交响,哀嚎不断中,十七八个喽兵全都被劈死在当场。

这原本是四人商议好的,采取速战速决,而十七八个喽兵,如何能是卓重阳四人对手?

于是,马云龙绕过那个大岩石,才发觉有个天然大岩洞,洞口却背着山径,四人相继进入这大岩洞中,靠里面正有一条尺宽的岩缝,正好看到山径。

白方侠道:“怪不得咱们刚才看不到人,原来他们是躲在这大穴里面叫嚷。”

岩穴中还真的被这十八个喽兵拾掇得安逸,地上尽铺着狼皮,十几床老棉被,一张破厚木矮桌子,上面放的赌具,靠边还放了几缸酒,一袋粮食。

没有什么可寻的,卓重阳立刻招呼三人,又朝着踩云岭上冲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脚媳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