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脚媳妇》

第19章

作者:柳残阳

袖里乾坤伍亿哈哈一阵大笑,道:“干上强盗,自不免瞒心昧己,偶尔也会不择手段的杀几个人,老实说,伍大爷人在深山中,能知天下事,尤其对于谁家藏有稀世珍宝,最感兴趣,只要一有消息,那件宝物就算是伍大爷的囊中之物了。”

“是谁透露给你的消息?”白小宛问。

“这还用说,伍大爷与那天仙师太合作,她拥有京中八大赌房,江南十青楼,连那漂洋过海的大船都有成百条,想想看,消息来源会不会少?”

一顿之后,又道:“她供我消息,我下手去抢,抢来了卖给她,然后是她得宝,伍大爷得金,哈……这就叫鱼帮水来水帮鱼,哈……”

卓重阳也跟着嘿嘿笑,就在伍亿尚未收敛他那得意的笑声的时候,卓重阳人已向伍亿逼去,边又道:“卓某人发觉你这个老东西,又姦诈又滑头,如果你还算个人物,就与卓某单打独斗一场如何?”

伍亿一愣,当即道:“姓卓的,难道你放了正主儿不去找,真要血溅这踩云岭不成?”

卓重阳宝剑一竖,双目尽赤,嗔目慾裂的道:“别人并非正主儿,正主儿却正是你伍老贼,而血溅这踩云岭的更不是旁人,一定是你这个巨姦大恶,姓伍的,我说的够清楚了吧?”

别看伍亿年龄七十,生的如同铫光圆一般矮胖,但他的动作却其快无比,当卓重阳举步向他逼来的时候,只见他握着七星九环宝刀的右手,猛力一挥,“嗖”的一声衣袂飘响,人已翻到排列在他身后的三十来个身材魁伟,手持砍刀的喽兵后面台阶上,同时口中断喝道:“杀!”

站在前面的姚光圆可没有后窜,只见他一抡手上蝎尾钢刀,迎着白小宛冲杀过去。

白小宛一看来了姚光圆,正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右手长剑一顿,杀了上去,左手则稳稳的握了一支飞镖。

一群喽兵,却层层的围着卓重阳,一上来,卓重阳痛下杀手,在一阵脆响中,早有四五把钢刀被他举剑震断,紧接着哀嚎之声在卓重阳的凌厉剑芒中传出。

另一边,虬髯大汉齐向前双手举着他那把特号大砍刀,完全一副劈山砍岳式的直劈横砍,逼向塞北大侠马云龙,两个大胡子算是豁命的干上了。

白方侠似乎看过一眼毛干,也许毛干现在不是道装打扮,或者白方侠年过五十记性差,就是想不起这个冒充几天道士的毛干。

如今既然对上了,还有什么可想的?

于是就在这十丈方圆的踩云岭似春华京的大厅前面,喊杀震天,哀嚎不断。

白小宛一看围着卓重阳的喽兵,一个个十分剽悍,前赴后继的尽往上冲,不由心中大怒,心想,还有为恶人效死的,既然是非不分,善恶不清,这种人还有什么资格活在世上?

她心念乍起,恶意顿燃,就在姚光圆的蝎尾钢刀斜劈而来的同时,只见她卖个身法,右手长剑一挡,立即一个大转身,看似后退,实则向前,只听她一声冷叱,疾甩左手,棱形飞镖疾快的飞向姚光圆的前胸,人也跟着扑上。

白小宛的这一招,看似拚命,但却使敌人难以提防。

姚光圆在这近距离中,乍见飞镖到来,自知难以躲闪,急切间,把全身力量,挤压在前胸,以坚实的胸膛,肥胖的身体,来承受白小宛的这一飞镖。

就听“噗”的一声,姚光圆前胸已被飞镖击中,但他却在眼前人影闪动,正要举刀再战的时候,突然又是一声闷响,左胸又狠狠的被白小宛踢中,就像个推不倒的不倒翁一般,一连晃了七八下,仍然竭力的站着而未倒下。

白小宛却乘胜追击,手中长剑疾快的挽起三朵剑花,就在姚光圆尚未站牢,喝尾钢刀才又提起的同时,白小宛已撩起一束冷焰刃芒,一闪而划过姚光圆的左颈。

没有哀嚎,没有哭泣,只是一股血箭,紧随着白小宛追去,然而白小宛却连看一眼也没有,扭身杀入围攻卓重阳的一群喽兵中。

迎着马云龙奋力挥动大砍刀的虬髯大汉齐向前,像发狂似的直往马云龙的身前冲,刀锋带起一束束精亮的光焰,像一弯受阻的流,散发出亮晶晶的碎珠,罩向马云龙的周身。

于是塞北大侠在一阵硬挡狠砸中,踩着虚虚实实的梅花步,就在齐六爷的大砍刀冷芒碎刃中,倏忽而跨到齐六爷的侧面,疾快无比的,马云龙旋出他那柄藏在钢棒中的两刃细刀,银芒疾闪,如银蛇出洞,一溜而划过齐向前的右肋。

齐向前正要回刀反劈但刀在中途却岔了气,再也用不上力气,因为马云龙的那一绝活,硬把他的肋下划开一条尺长的血槽,裂皮翻肉,露出三根白中透红的肋骨,连里面的五脏,全抖搂出来。

于是齐向前抛刀在地,左右手互为支助的捂向伤口,但他也只连哈两口冷气,就栽了下去。

马云龙在放倒齐向前后,发觉尚有十几个,正围着卓重阳与白小宛二人,杀得昏天黑地呢!马云龙不由脸上一阵扭曲,狂吼一声,也扑了上去。

原本卓重阳一人,中途加了个白小宛,这群有如敢死队般的喽兵,已有些气焰直落,如今突然又加上个猛张飞般的马云龙,就听一阵“砰通”之声,此起彼落,立即就见数名喽兵脑袋开花,扑通摔倒,算是对伍大爷表现了“肝脑涂地,鞠躬尽瘁”了。

白方侠迎着毛干,却不料这位阴阳人毛干一上来绝不用险招,采取的战术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所以一阵砍杀下来,仍然是毫发无损。

白方侠一方面悬挂女儿,当然也牵肠挂肚马云龙,如今二人已杀向众喽兵,他这才方下心来。

于是,一紧手中风雷刀,立即把个毛干圈在他的刀风刃芒之中,也只是两个照面,毛干的一柄剑已被风雷刀劈断,就听白方侠虎吼一声,道:“你还想逃!”

就在白方侠灰发抖动中,风雷刀一卷,“咔”的一声,毛干一头栽在一块岩石上,一条大腿已掉落在一边,看样子死的也够悲惨了。

白方侠一声叹息,已自场边走向几个仍在拚命的喽兵身后,突然间,他嗔目大叫道:“还不放下刀来,真要血溅五步,脑袋分家才甘心?”

他这么一吼,围杀的喽兵可没有放下刀,但却一声呼啸,撒腿就逃,原来的一副凶相,已不知跑到哪儿去了。

卓重阳四人也不追赶,正要杀上似春华京的大厅台阶上,捕杀盗魁伍亿的时候,却不知伍亿何时已逃的无影无踪,这真的是大出四人意料。

卓重阳四人急急的冲迸大厅上,更攀登楼上房间,哪里还有伍亿的人影?

于是,四人分途又在附近寻找,山洞岩穴也看不到一个,卓重阳不由气恼异常。

四个人望着这座堂皇典丽,貌比长安春华京大饭店的大厅,不由齐声道:“既然找不到盗魁伍亿,干脆一把火烧了这个贼窝,以免又为恶人利用。”

白小宛却道:“如果血玉龙在这大厅上,岂不被大火所焚?”

卓重阳道:“伍亿外号袖里乾坤,一个心机诡诈,城府极深的人,绝不会把血玉龙留下不顾。”

白方侠点头同意道:“卓大人说的极是,伍亿老贼必然已携带血玉龙逃去,说不定投靠云屋峰的天仙师太去了。”

一顿之后,立即又道:“场上那些死人,生时作恶多端,就让他们的尸身与这春华京大厅齐赴幽冥地府吧!”

于是四人立即将所有尸体拖进这座双层的,雕梁画栋,气象雄伟的春华京大厅上。

白方侠与卓重阳二人,燃起两只火把,立刻间,在山风助威了,熊熊烈火,已把这座大厅燃烧起来。

火焰燎向四周,方圆数里内,鸟兽奔走,黑烟腾空,直冲云霄,卓重阳四人已走出数里外,回头仍见浓烟遮空。

四人一径来到老虎口,马云龙道:“咱们如今已把秦岭八大盗来个连根拔除,这茅屋中还拴了两个喽兵,放了他们算了。”

卓重阳道:“你去放人,我来把这茅屋一并毁去。”

马云龙才刚走入茅屋,突然冷哼一声,又退了出来。

白方侠急问道:“怎么啦?”

白小宛“刷”的一声拔出宝剑,就要冲进去。

马云龙手一拦,道:“不用进去,人头全被砍落地上了。”

卓重阳道:“你说什么?”

马云龙苦涩的道:“就像法场上砍人一般样,拴着绳子,头被劈下来了。”

卓重阳道:“算啦!把门外的几个也拖进去,一把火也免得这些自以为聪明,实则愚不可及的强盗,暴尸山野,死后还遭狼吻豹啃。”

于是,又见火苗腾空而起,劈啪之声,不绝于耳。

四人就在火光未熄,太阳落山的时候,离开了踩云岭,也离开了老虎口。

当天夜里的月亮特别圆,只是霜满天。

山谷中的劲风带有寒意,树叶满地孤。

看样子离下雪的日子不会远了。

三更将尽的时候,四人又来到龙舌崖下的山洞里。

每个人身上都沾有血,所幸四个人全都活活实实的未曾受一点伤,算是有惊无险,当然身上的血全是别人的。

卓重阳道:“咱们这可得好好歇一阵,赶着天一亮,还得去找那个该死的天仙师太去。”

马云龙道:“那十天之约呢?”

白方侠一笑,道:“云龙,咱们现在是官家抓强盗,你何时听说过官家还会同强盗订约的?”

马云龙哈哈一笑,道:“其实我的意思是……”

白小宛笑道:“什么时候四舅也学会三思而后言了?”

白小宛本来要说她的这位四舅“学着吞吞吐吐”,但她灵心慧性的改为“三思而言”。

马云龙展开毛毡,朝着身上一裹,就着洞壁歪靠下来,低声的道:“我是说咱们的刀快,又何能朝着那些可怜而又美丽的女娃身上下手?”

白方侠己有过一次经验,真的要把钢刀劈砍在这些娇柔美丽女子身上,的确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

卓重阳最为沉痛,万一明日又遇上那美艳的心上人儿,可怎么处置才好?

于是,四个人全都陷入了沉默。

龙舌崖下的山洞中,一片死寂,但四个闭目趺坐的人,却思维不宁,心神不定,正就是心摇摇如悬旌。

就在天放亮玉兔落的时候,卓重阳四人已收拾妥当。

大家心中全明白,今天可是个大日子!

因为,不论对任何人来说,生死荣辱已没有考虑的余地,唯一的就是尽其在我,换句话说,一种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的心理,在四人心里激荡不已。

卓重阳对白小宛道:“白姑娘的飞镖不知尚余多少?”

白小宛一惊,问道:“卓大人的意思……”

微微一笑,卓重阳道:“我已很久未曾打过暗器这类东西,如今好像要用上一用了。”

白小宛一笑,一面伸手在镖囊中摸出三支棱形飞镖,递向卓重阳,道:“一袋十二支,如今尚余七支。”

卓重阳点头道:“好!咱们等等找个地方,我就用你这几支飞镖试试准头。”

白方侠与马云龙对望一眼,不知卓重阳闷葫芦卖什么葯,白小宛既知道卓重阳是用镖行家,自是要瞻仰卓重阳的飞镖绝技。

于是,就急不及待的道:“卓大人何不就在这龙舌崖之侧,山溪小径之旁。展露一下飞镖绝艺?”

哈哈一笑,卓重阳道:“白姑娘可不要见笑,卓某是为了对付天仙师太那看似十分霸道的地崩子,才赶鸭子上架的试着以飞镖对付,尚不知是否可行呢。”

马云龙一听,当即叫妙,紧跟着,随手手拾起一块石子劲掷而出。

卓重阳不假思索,抖手打出一支飞镖。

“叭”的一声,飞镖后发先至,正击在空中的那块石头上。

白小宛鼓掌叫好,急忙把飞镖又拾回来,递交给卓重阳,一面道:“卓大人好功夫!”

于是,卓重阳快步走出四丈远,又让对面的马云龙向自己站的地方投掷石块。

就在马云龙的石块刚刚出手,卓重阳的飞镖已迎击过来,马云龙哈哈一笑,脚踩梅花步,上身一摇,已横里斜出五尺,就听又是“叭”的一声,半空中碎石纷飞。

卓重阳似已生了信心。

马云龙却心中十分高兴,因为,马云龙原本也是飞镖能手,白小宛的那手飞镖绝活,正就是出自他的传授呢!

于是,卓重阳腰里揣着三支飞镖,连马云龙也自白小宛处取来一支飞镖,以备不时之需。

四人一路急行,远远的,云屋峰的那个若隐若现的峰巅,上距不远,四个人立刻把巾绢沾湿,又把口鼻掩上,卓重阳也把避毒粉,让每个人涂在暴露的皮肤上。

也就在四个人快要攀上望仙台的山径上的时候,突然间,清脆的钟声响起,正面上峰腰间的那个精巧有致,美仑美奂的四合小院朱红雕花厚门,呀然一声被人敞开来,大白天的望到这小院落里,一片青草翠绿,细如鹅毛,只不知这是什么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脚媳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