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脚媳妇》

第04章

作者:柳残阳

且说白小宛不等石无水把话说完,弹身施展出梅花腿,右手长剑,势如初阳乍露般,徒然撒出一片彩霞般刃芒,兜头罩向石无水,她这是含恨出手,一上来就是杀手。

石无水哪会想到面前这个娘儿,具有如此快捷的身手,再说她又是三寸金莲小又巧,怎么样也不会让人看出,竟然是个追命罗刹。

本能的,石无水举刀封架,更想以大汉的粗壮身体,硬抓飞扑而来的白小宛。

在他想来,一个小脚娘们,就算挨你一下子,又有什么关系?如果一把搂住,只要自己高兴,一用力就能把她勒死。

就在一连三声的“叮当”声响中,刀剑的刃芒中,迸现了碎小的火花,光束乍隐,碎芒消失的一瞬间,紧接着“叭”的一声,就见一股鲜血,自石无水的口中喷洒出来,红影打闪,自石无水的头上掠在石无水的身后。

那只是一招之间的事,等一旁的丁百年与余通二人围上来的时候,白小宛已冷笑连连的站在地上。

原来当石无水暴伸左手,连抓带抱的硬扑飞来的白小宛时,却不料白小宛会在右腿一封石无水的左手后,左腿连环跟上,狠狠的脚尖捣在石无水的心口上,这是一招梅花腿中的巧施连环,快、准、狠,石无水自是难以避过。

一把扶住摇摇慾倒的石无水,丁百年急问道:“老二!你怎么样?”

连连的苦笑,石无水扭身指着一丈外的白小宛,道:“是个地道的小辣椒,咱们应该相信杨八爷的话,她比她那个吃公门饭干鹰犬的老子,还要难惹。”

石无水似是昏过去了,头垂了下来。

丁百年缓缓放下石无水,右手举刀,左手在怀里摸出一把飞刀,与余通一打招呼,缓缓逼向站在路中央的白小宛,二人并肩,似是怕白小宛逃走。

“小宛,留意姓丁的手上那把破铁。”

冷冷一笑,白小宛道:“爹!你只管等着拴人吧!”

她那话才说完,丁百年已大喝一声,挥刀劈向依然不动的白小宛,而余通更露出两个大门牙,呼喝有声的斜劈过来。

两把钢刀,带起一溜刺眼的冷焰,挟着雷霆般呼啸之声,威猛而有力的杀来,如果白小宛举剑封架,势必被砸断劈飞。

就在这冷芒绕体沾到的瞬间,白小宛快不可言的一个斜掠林梢,两只金莲碎步连连的,把个娇躯侧向丁百年的左面,身了斜在当空,就“力”的运用上讲,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仰她在碎步支撑中,硬生生的斜闪而掠过丁百年。

然而在丁百年来说,这也算是一次难得的好机会,因为白小宛的身子,就在自己的飞刀附近,只要自己一抖左手飞刀就会送到白小宛的身上。

嘿嘿一笑,丁百年毫无征兆的一振左腕,在相距不到三尺的距离中,飞刀如流星般,笔直的射向白小宛的左肋。

“叭”的一声脆响,白小宛一脚踢在疾飞而来的那把半尺长的飞刀上,“嗖”的一声,飞刀上斜,就在白小宛的头上掠过,可知丁百年的这一飞刀,显然用足了力道。

也因此,徒然使得白小宛想起来丈夫韩玉栋说的话,全家被杀的那大夜吧,有个黑衣人,曾以飞刀杀死家仆老赵,看样子八成就是这个家伙。

心念间,探手人镖囊,摸出一支棱形飞镖,就在他猛一转身之际,在她长剑直刺的同时,抖腕甩出手中的飞镖。

丁百年想不到这姓的白女子脚上功人,如此的了得,一怔之间,扭身挥刀就砍,却不料身形尚未站稳,白小宛剑尖已快点到眉心,本能的一偏头,举刀挡去,却不料白小宛左手的棱形飞镖悄无声息的疾飞而来。

到了这个时候,丁百年已没有躲闪的能力,唯--的只有提着双腿向上纵。

就听“噗”的一声,一支棱形飞镖,生生插在丁百年的大腿上。

丁百年一咬牙,伸手拔出那支飞镖,在一股鲜血外冒中,一支血镖恶狠狠的掷向白小宛,人却一屁股坐在地上。

轻举宝剑一格,白小宛左手疾抓,飞镖又到了她的手中,动作之优美,连一旁的白方侠,都在抚髯点头。

疾快的,白方侠牢牢的把石无水双腕朝后的拴上,这才又缓缓走到丁百年身前道:“姓丁的,做恶的人,天理难容,指望你下辈子能做个让你父母高兴的好人!”

丁百年一手捂往外冒血的伤口,仰头叫道:“姓白的!你想杀我?”

哈哈一笑,白方侠道:“原来你也怕死呀!”

丁百年骂道:“他娘的,谁会嫌命长?”

白方侠一口唾沫吐在丁百年的脸上。狠狠的把个风雷刀刀尖指着丁百年的鼻尖,道:“这么说来,你的命值钱,别人的命价贱,被你们害死的人,全都是该死,是吧?”

狠狠的一脚把丁百年手中的钢刀踢落到山谷下面,紧跟着,一脚踹在丁百年的腰眼上。

就听丁百年“哼”了一声,龇牙咧嘴的斜身躺在石地上。

白大侠以极快的手法,不消几下子,就把个丁百年也拴了个结实。

余通这时候一看情形,心里已开始发毛,他那一脸胡茬子所烘托的那只朝天大鼻子,一撅一撅的直往上抽,左手举着刀,早已改攻为守,只要白小宛举剑刺来,他立刻举刀封挡,紧接着尽力躲闪游走。

这只能干耗时间,明敞着是拖延,说穿了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一看这情形,白方侠风雷刀一横,当先站在路中央,先封住余通的去路,一面冷笑道:“大胡子,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在挣扎个啥?当真要像他们两个一样,先流点血再装孬?”

余通双目怒瞪着白小宛,口中却叫骂道:“姓白的,老子不是杀头命,姓余的不会跟你上衙门,有本事你就在这儿放倒你家余爷!”

白方侠冷笑道:“真是执迷不悟,真要把你杀死在这大山里,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一顿之后,白方侠扬声对白小宛道:“小宛!不用顾忌,必要时尽管痛施杀着。”

白方侠有了指示,白小宛精神一振。

突听她大喝一声,手中剑瞬间挽起三朵剑花,品字形的一闪而逼向余通,同时间,左手的那支带有丁百年身上鲜血的棱形飞镖,徒然间射向余通的退路。

嘿然有声,余通手中钢刀奋力一圈,疾快的洒出一束密密的光芒,挡镖阻剑,一气呵成。

就听一阵金铁交鸣声,在二人身前响起。

看情形,余通似是躲过了白小宛这千钧一发之危,因为余通的脸上出现了得意之色,正准备向一旁躲闪呢!

但他再也想不到,就在他的意念配合着行动,正要纵身而起的时候,突然面前红影一闪,白小宛人已横剑在他的面前,铁板脚连环踢出。

就听“砰,砰”一连两声,紧接着余通甩刀“哎呀”连连,双手全捂在小腹上,一连后退四五步,被路边的巨岩挡住,而没有落下山间。

看余通痛苦的表情,显然是受伤极重,从他立现的汗珠来看,不单是力道尽失,甚且小腹几有被洞穿之危。

其实白小宛在施出铁板脚的时候,本想一脚踢在余通的关元,但她心存忠厚,把袭击的部位提高三寸,余通才逃过这要命的一击。

缓缓的走到余通身前,白方侠冷然道:“这就叫敬酒不吃,吃罚酒,非要被人折腾得像个狗熊样才上道,这可是自找的!”

余通一听,立刻露出他那对蜡黄的大门牙,咧着嘴chún,直哈大气,似乎是想骂几句,只是喉头不听使唤。

一嘴巴打在余通脸上,白方侠厉声道:“姓余的,你甭对我白某人露出这副吃人像,干了一辈子捕头,我白方侠见的多了,如果要恨,那就恨你自己去,谁叫你干些不入族谱的勾当,羞了你的祖宗十八代,也苦了你爹娘。我姓白的只能替你们的父母可怜,如今被擒,那也是早晚的事,安份些咱们这就上道吧!”

反手上了绑,余通垂头丧气。

吐血昏死过去的石无水,也醒过来了,只是动了几下,发觉双手被反绑,一挣没有挣脱,心中就知不妙,站起来就想逃,却被白方侠一刀背砸在腿弯上,骂道:“狗东西,你最好识相点,别再自讨苦吃。”

一面说着,随又在马鞍上抽出一根绳子,连着一串,把四个秦岭四煞中的三个,全串了起来。

白方侠父女二人跨上马鞍,白方侠在前面,白小宛殿后,三名恶煞居中,一行五人缓缓朝着宝鸡而去。

一身紧身短衣靠,四方英雄帽,外罩一件天竺色披风,足蹬薄底快靴,年过五旬的白方侠,依然是精神抖搂,风雷刀把上的鲜艳夺目五彩缎带,在他胯下马的弹跳前行中,一抖一抖的,让人感着有威风八面的神采。

马后面的三个秦岭恶煞,一个个怒目直视,骂不绝口,偶尔还站在路上磨蹭一阵,指天骂地,好像连老天爷也对不起他们似的,不该给他们披上一张人皮。

丁百年捂不住大腿上的伤口流血,还是白方侠替他扎了一条带子,血才慢慢不往外流,只听他在走过大散关的时候,对沿路跟的人叫道:“丁大爷就是秦岭山的山大王,我叫丁百年,你们听说过吗?丁百年,要丁他娘的一百年,所以丁大爷死不了,还有得活的,哈……”

石无水也连声咒骂,道:“你们这群王八蛋,可曾听过秦岭山里有个石无水?石大爷就是我,这一回你们可高兴了吧!等石大爷这颗脑袋被切下来的时候,你们把大爷这颗脑袋拎到你们土地庙,放在神案上供着,包准一定会驱邪,哈……哈……”

而走在白小宛马前面的余通,大门板牙伸的长长的,上嘴chún尽在牙上面刮,哼哼咳咳的,把个朝天大鼻子猛往上抽,一脸胡茬子活像个李逵下梁山。

余通没有骂,但他走一阵,会死赖着站在路当中不走,像个饿狼般,怒瞪着双眸,逼视着马上的白小宛。

有时候白小宛冷然飞出一鞭,打在余通身上,反而让余通哈哈大笑。

于是,磨磨蹭蹭,走走停停的,五人一路“热热闹闹”的走入宝鸡镇来。

而宝鸡的县衙门,就在宝鸡的镇西面两棵老柳树附近,有一个小小的广场,县衙大门口,还站了两个衙役,二人的黑色马褂,前后全印着“兵”字,带鞘的钢刀,挂在腰带上,一动不动的像两个石膏像。

白方侠骑在马上,雄赳赳的到了县衙前面。

“烦劳通报一声,咸阳府衙的捕头白方侠,求见太爷大人。”

一听说来了府衙的捕头,那是上差爷到了,再听说是白方侠,二人立刻想到了龙头捕快,岂敢怠慢,一个衙役立刻飞奔入内,另一个却替白氏父女二人拉马,往县衙前面的马桩上拴马。

石无水与丁百年二人却仍然叫骂不休。

县衙役拴好马,回头对丁百年二人喝道:“安静点,该你们死,就算叫破喉管,照旧也活不了,穷嚷嚷个啥?”

“狗东西!你也敢对大爷们呼喝!”丁百年大骂。

石无水也道:“俺们这是虎落平阳被犬欺,鱼跃网中等人烹!”

“叭”的一脚,踹在石无水的胸口上。

紧接着,“哇”的一声,石无水吐出一大口鲜血,几乎人又昏过去,不过双目金星却在连闪。

衙役踹出这一脚,想不到会让石无水吐血,但他哪里知道,石无水的胸口伤势,是被白小宛所伤,因此还以为自己的功夫如何了得呢!

衙门里立刻走出那个通报的衙役,一面对着白方侠施礼,边说:“大爷在堂口候着,白爷请进。”

于是,白方侠一整衣冠,直往宝鸡县衙堂上走去。

老远的,就听堂口上站着的县太爷,捋着胡髯,满脸笑容的道:“约莫着白捕头也该来了!”

白方侠一听,似是这宝鸡的父母官,话中有话,心里一紧,立刻趋前几步,单膝一跪,道:“咸阳府衙捕头白方侠,给大人请安!”

“免了!免了!快坐下来说话。”

就在县衙的客堂上落坐,县太爷一捋山羊胡子,呵呵一笑,问道:“案子可有眉目了?”

白方侠一惊,问道:“大人指的是……”

“大韩村里的灭门大血案呀!”

“这件事大人已经知道了?”

哈哈一笑,县太爷道:“身为百里侯,地方发生这种大案子,焉有不知的道理?如果有一天,此案由远在咸阳的上衙所破,本县这顶乌纱帽,岂能保得住?”

白方侠赦然的道:“本案死的是卑职的亲家翁一家,如今府台衙门尚未有人知,卑职怕打草惊蛇,所以先自私下查访,一有眉目,立即前来堂上报告大人知道。”

“如今可有眉目了?”

“抓了三个嫌犯,现在衙前候着,就等大人签发收押。”

“辛苦你了,白捕头,捕的三人,是什么地方人?”

“三个都是秦岭山的强人,人称秦岭四煞的便是。”

“好啊!这四个魔头总以为我这衙门小人员少,奈何他们不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脚媳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