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脚媳妇》

第05章

作者:柳残阳

且就在宝鸡县衙里,白氏父女商议以后,白方侠当即向县太爷告辞,跨马回转咸阳。

白方侠在临走的时候,特别对女儿白小宛道:“目前案子虽成胶着,但却是最危险时刻,抓到几个替人卖命的凶徒杀手,只能使主谋的恶徒,施出更毒辣的招术出来。”

白方侠有些忧虑的又道:“办案多年,对于那些拿钱卖命的人,我看的可多了,就算把他们丢进油锅里,他们也不会招出是何人主谋,这就是一行有一行的行规。”

白小宛没有说话,嘴巴闭得很紧。

“记住!好好守着玉栋,一切等我回来再行动。”

白小宛点着头,不置可否的,送走了老父。

回到县衙后面的客厢房里,白小宛对已经能站来走路的丈夫韩玉栋道:“爹回咸阳府衙,还好咱们已迁住到县衙来,安全上已无多大问题了,如果是在客店,我就不能也不敢随便离开你了。”

“听口气,宛妹可是心中有了打算?”

“我想去大韩村看看,也许会有什么发现。”

韩玉栋长长一叹,道:“只可惜我韩玉栋不会武功,否则,这种残无人道的灭门血案,我怎么会沥血椎心的推给官家去办?”

白小宛咬着牙,道:“白小宛不会放过他的,咱们总会把那个主谋人物刨出来的。”

夜里,天空似乎在闹着集会,像浪涛一般的乌云,从秦岭的高峰处往外处挤,挤过了渭水河,又推到了宝鸡的天空上,只是云动风大,却没有下来一点雨。

地面上,似乎也将要发生惊人大事一般,由秦岭山区里,一溜的沿着山道,走出百十个穿着黑衣短打衫裤的汉子,细看全是黑布包头,手里提着钢刀,一路上连个咳嗽声都没有,小跑步的走过了大散关,越过了渭水河,直摸往宝鸡。

什么时辰?谁也不知道,天太黑,云又厚,如果不是地头熟,就算是分辨个东西南北,也不容易。

不过,大半夜里,一下子出现这么多人,如果在月明星稀的夜晚,包准会把宝鸡住的人吓一跳。

也许官中的运气欠佳,霉运当头,或者是秦岭四煞应了他们歃血为盟的时候那句话,“没有同年同月同日同时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同时死”。

就在二更天刚敲过没有多久,白小宛正准备绕过县衙,前往大韩村去,县衙前广场边的大槐树下,白小宛发现有十几个人影在一箭之地的来路上往县衙前扑来。

一惊之下,想起老父临走时候的话,“胶着时期,也是最危机的时候”。

于是,急忙又折回衙门中,且急急的对一个守夜的捕快高声叫道:“有人往县衙这边冲过来了!”

她声音很大,连房子里的十几个衙役,全都惊吓出来。

“在哪儿?”

就着一个窗子,白小宛手一指,道:“你们看!”

那捕快的反应也够快的,一瞥之下,立刻高声叫道,“敲警钟,大伙抄家伙!”

原来官中在杨文光与风摆柳走后,左思右想,总觉得这位长安督府的副将杨八爷,是官家人,怕事情闹大,而把他攀扯上去,而拿他们秦岭四煞的性命不顾。

一念之间,当即招集全寨喽兵,合计好时辰,立刻杀往宝鸡,同时间。他也告诉众喽兵,如果一切顺当,大伙救出人之后,马上狠狠的干一票,谁有能耐,那就尽量的装,宝鸡可是个富足地方。

于是,每个喽兵除了一把杀人钢刀外,还在腰里塞两个杂面馍,一大头大蒜,准备路上填饱肚子好杀人,如果是渴了,渭水河的水有的是。

且说二更天才过了一半,官中已领着他的喽兵摸到了宝鸡的县衙一箭之地,他正要派几个武功好的喽兵,先把值班的衙役干掉,还正在分派人手呢,却不料县衙里突然间警钟大鸣,夜空中“当当”之声,震耳慾聋,不要说是睡觉,就算是叫魂,也早把鬼吓跑魂招回了。

在官中想来,一个小小县衙门,就算连同县太爷算上,顶多不过三数十人而已,却不料一下子竟出来七八十人,全提着灯笼火把,冲杀过来。

到了这个时候,官中发狠叫道:“喽罗们!杀!”当先挥刀向前冲去。

就在灯笼火把的照耀下,远远望去,酷似两窝黑黄蚂蚁咬架一般,一边自衙门冲向县衙前的广场上,另--边在黑影里冒出一股黑潮,一个个挥着明晃晃的大刀,冲扑而上,于是,双方就在这场子上,喊杀震天,金铁互鸣的砍杀起来。

官中似是杀红了眼,只见他身上全是溅的别人鲜血,而鲜血也染红了他的双眼,所以迎着他的几个衙役,没有几个照面,全都“哎哟”大叫着倒了下去。

守在县衙大门的白小宛,一看在人群中,官中有如猛虎窜人羊群一般,举手投足间就有人叫着倒下去,就着灯亮一看,原来是秦岭四煞的老大来了,心中一喜,这可是血案第四个真凶,逮到了他,四个齐全,就差一个穿紫袍的大汉,这案子就算差不多破了。

心念及此,一拧柳腰,人如夜鹰投崖般的,弹起数丈高,手中宝剑一撩一挥,锐芒打闪,一下子卷向官中的面门,咝的一声官中的头巾被削落地上,这还是他见机得早,否则一颗脑袋,必被削落地上。

官中的秀才脸上全变了颜色。他那阴沉的眼眶里在往外冒火,手中大砍刀一抡,左手指着白小宛,道:“他奶奶的,你大概就是那个干捕头的女儿吧!婊子养的,你父女两个专门同我们这些道上的朋友过不去,今天晚上官大爷就是要来收拾你父女二人的。快把你那个该死一千回的老杂种叫出来。”

官中这么一吼。附近打斗砍杀的人,全都退向一旁,壁垒分明的各守一方,而双方一上来就被放倒在地的人,借着机会被拖向一边。

突然间,悬衙大门下面,县太爷当门一站,在七八个护卫的防守中,戟指场中的一人,高声喝道:“你们是哪里来的?敢情想造反不成?”

仰面哈哈一笑,官中高声叫道:“我的县太爷!你可别吓着了,秦岭四煞只杀人不造反,你只要牢里放出我那三兄弟,俺们马上撒腿走人,你看怎么样?”

“杀人放火,竟然还敢来劫狱,这与造反有何不同?”

官中一声冷笑,尚未回话,白小宛已高声道:“姓官的,你还敢在你白姑娘面前耍狠,就先尝尝姑娘宝剑的厉害。”

面对一个比自己矮一个头的女子,官中哪会把她放在心上,哈哈一笑,一紧手中大砍刀,兜头劈向挥剑而上的白小宛,一面的口中叫道:“官爷先劈了你这个臭女人,好做讨价还价的本钱!”

白小宛徒然施出梅花腿,错步抛肩,闪过官中的大砍刀,手中剑走轻灵,一晃划向官中的右肋。

官中“嘿”然有声,右手大砍刀疾抽,刀把在前,刀头在后,奋力一竖,挡过白小宛的--剑。

于是,就见他一个大翻身。和身摸向正慾扑上的白小宛,看样子两下里可能要撞个满怀。

就在这生死立判之间,突听白小宛一声清叱,小巧的身影,有如rǔ燕离窝一般,把个身形徒然间提升三尺,她双手握剑,硬生生的运足双臂之力,卷起一股浑厚的剑芒,挡向奔洒而来的大砍刀。

官中心中暗喜,他的这一刀,足可以开山裂石,一个姑娘家,能有多大能耐?

胜利似乎在两个拼斗者之间,掉下来了!

而失败也在二人之间,选择了适当人选!

终于,就在一声金铁碰击而散发出无数火花的同时,就见白小宛自官中的左肩头,一个迅捷无比的跟头,紧跟着“砰”的一声脆响。

火把的照耀下,白小宛有如一头从高处落下的狸猫一般,轻飘飘一点声音也没有就落在官中前面五尺地方。

她面无表情的一领剑诀,准备二次冲上。但却发现官中一手捂住自己的左目,右手大砍刀不分东南西北,更不分是敌是友,左冲右突,乱砍一阵,口中还不停的大叫道:“狗娘养的杂种,竟把老子一只眼踢瞎,还我眼来!”

众人细看,官中的左手正在往外冒血,那种突然失去一目,一种锥心刺骨的痛。加上他的失去人性,把个孤傲而仅有的一只右眼,瞪的如老牛眼一般,相当吓人。

还真应了“擒贼擒王”那句俗话,官中这么踉跄的穷嚷嚷,立刻间把他带来的那帮喽兵们士气,全嚷到九霄云外去了。

于是,两个杂面馍的力量,全施到每个人的两腿上,因为没有一个人犹豫的拔腿就逃。

黑夜掩护他们摸向宝鸡县衙来。

当然黑夜又掩护他们逃回秦岭山的大脚峰去。

本来还有衙役要追捕,但却被县太爷给叫住,拿住头儿,跑的那些人,就成不了什么气候了。

终于,在大棍木棒与大绳的围击下,官中被结结实实的绑上大堂。

有什么好问的?

办好一应手续签押大牢就行了!

当搏斗接近尾声的时候,县衙附近的暗影里,出现了两个人。

一个正是窝在风摆柳闺房不走的杨文光杨大爷,他是在“当当”的警钟声中。立即窜出来,直奔县衙,却不料正碰上几根大绳子尽在官中身上缠,看样子官中瞎了一只眼,再送入大牢,这活罪就够他受的了。

暗暗的骂了一声:“狗养的,全是一群猪!”

望着推推拉拉的一群衙役,像是黑黄两种蚂蚁的战斗结束,黄蚂蚁拖着胜利品往窝里搬一样,把个骂不绝口的官中,推进了公堂。

冷然一笑,黑暗中的杨八爷道:“活该!不听八爷言,吃亏在眼前。”

不过,杨八爷多少还是带着一些惆怅的,回到了风摆柳的住处,他觉着,得找个适当时机再告诉风摆柳。

另一面,县衙后院的住处,大内高手卓重阳,也在县衙的警钟声中,来到了县衙的前面,他对于衙前广场上的打斗,连瞄一眼也没有,他更不会去到大牢帮衙役们守着三个要犯。

卓重阳一径飞扑到韩玉栋的房间,二人对坐着聊起天来了,而且是天南地北说个没完,但二人心中全都明白,因为韩玉栋担心妻子是不是已经到了大韩村,她会不会遇上衙前的打斗?

而卓重阳在知道白方侠远去咸阳之后,就怕白小宛孤掌难鸣,所以跑来帮她保护着韩玉栋,因为韩玉栋不只是白氏父女的希望,更是破案的关键人物。

打斗结束了,现场上成了死寂一片,县衙加强了戒备,自然是不在话下,连牢房里的秦岭四煞,全都上了三十二斤重的粗脚镣,就算有人再来劫狱,看了那种粗得吓人的脚镣,也会知难而退的。

劫狱是不会再有了,只是杨文光却一摇三晃的来到了宝鸡县的衙前,这时候也不过三更天多一点。

“烦劳通报一声,长安总督衙门副将杨文光求见你们的太爷!”

一听是总督府来的,立刻就见一个衙役,毕恭毕敬的对杨文光道:“将军稍待,小的这就禀报我们老爷!”

望着急步入内的衙役,杨文光环视一下宝鸡县衙大堂四周,发觉这衙门的屋宇宏伟,各通道戒备森严,看样子似乎如临大敌一般。

一阵脚步声,县太爷甩着水袖,一应官服齐全的迎站在堂目的门槛边。

杨文光立刻快步上前,双方互施一礼。

一身紫袍,高大威猛的杨文光,看着面前的清癯严肃的县太爷,微微一笑,道:“末将由长安来,正要赶着办一件案子,因为这是有关军机的事,还望大人协助。”

于是杨文光被请到客堂上。

瘦削的县太爷,眯眯眼一挤,就算是没有笑,也是一张笑脸,大鼻孔一动,问道:“涉及军机,下官不便过问,但不如要卑职协助做什么事情?”

淡淡一笑,杨文光道:“由此入川的秦岭山里,有四个顽匪,人称秦岭四恶煞的,不知大人可有耳闻?”

县太爷一听,心中嘀咕着:“这可巧,才凑齐四个,马上就有上级衙门来找这四人,这种巧合也有些离谱。”

心念间,哈哈一笑,道:“境内出了盗匪,下官自然知道,不过这秦岭四恶徒,盘踞在秦岭大山里面,是个三不管的地界,再说下官没有力量入山清剿,顶多只能严守地方,不让其入境騒扰百姓而已。”

“贵县说的也是,像这种小股盗匪,任何深山大泽中全有,本不足为奇,只是这四名盗匪,近来甚嚣尘上,已引起总督大人的注意,所以特派下官来此察访。”

县太爷一听,笑道:“这就太巧合了,秦岭四煞这四个歹徒,也刚刚才被本县收押在大牢,尚未过堂呢!”

杨文光双眉一扬,结在发髻上的细长蓝缎带,猛的向后一甩,说:“哟!这可是大功一件,末将必上复总督大人,好生对贵县褒扬一番。”

县太爷一笑,道:“那就多谢将军了。”

杨文光哈哈一笑,随即抱拳道:“既然捕到这四个歹徒,不知贵县准备怎么发落?”

县太爷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脚媳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