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脚媳妇》

第07章

作者:柳残阳

且说杨文光乘黑暗之间,抖手撒出一把毒粉,白小宛发觉一团像石灰又像白粉的东西,兜头罩过来,她急中生智,猛然一甩头,就听“咝”的一声,一头秀发,密密的在她的前面布了一道发墙,正迎上杨文光洒来的一把毒粉。

不过,即便是这样,她还是觉着有一股淡香味道,吸入口中。

经验告诉她,自己得马上离开现场,否则万一中了敌人的毒计,那可就全完了。

心念间,她一甩头发,一面闭住一口气,大披风迎着杨文光扑来的身子一抡,右手长剑指向杨文光的咽喉,而左手徒然一镖。

黑暗中,双方距离又近,这一棱形飞镖,正狠狠的插在杨文光的肩头上,只要再低上半寸,准定能把整个飞镖送人肩窝里,不过即使这样,杨文光已痛得连连倒退。

白小宛把握机会,六层大台阶,一下子翻了上去,她绝不再停留,也不敢再停留,因为她已觉出头在晕,也有着恶心感,这全是中毒的征兆,如今,指望着能快些离开就算大幸了。

白小宛一直穿过后堂屋大厅,一连几个弹纵,人已翻过一丈多高的大院墙。

她似乎还听到受伤的杨文光在叫道:“快追呀!她一定中了我的迷魂粉,她逃不远的,你们追呀!”

然而,白小宛却并未发觉有人追上来。

她未曾走官道,一直认准方向,在田地里飞奔。

越走,头就有如箍上一层入肉的铁圈一般难过,而使她痛得几乎哭出声来。

其实也算她幸运的,要知这秦岭八大盗的武功,一个个全有其独特的一面,江湖上能真正认出他们来的,恐怕少之又少,而能以一个女子,力敌他们三个的,大概也只有白小宛一人了。

如果,不是韩五爷有所顾忌,因为他要应付明日宝鸡县的县太爷那一关,万一他要是有个受伤什么的,他怎么去解释呢?所以他在杨文光的叫声中,冲是冲过去了,只是他在追出后院墙之后,人却极快的折回到自己的大宅子里,那个他谋夺过来的韩五爷大宅子里。

另一面,毛道士,杨文光所称的三哥,更是不愿再去惹这个一身刺的野花,自己的额头上的血算是不再流了,看样子三几天自己还不好走出那个吕祖道观。

但他在杨文光的叫声中,也挺剑追出去,像韩五爷一样,毛道士一出了院墙,也立刻回转吕祖道观,把个道观的大门,让那个女弟子关得紧紧的,他还特别交待那名女弟子,谁来也不要开。

倒提着钢刀,杨文光也追了过去,但他在下巴受伤的时候,头已有些发晕,他也知道,自己的下牙己被踢掉两颗,而肩头上的一镖,因为距离头脑近,而痛得头脑发胀,但他一狠心,还是要追过去。

就在他绕过后院厢房的时候,突然间听到厢房中一声“叭”,在他想来,这八成是人倒地的声音,不由咧嘴一笑,口中骂道:“他娘的,原来你躲在这里面。”

“叭”的一脚,踢开了那间原本摆放死人的厢房,立刻一股阴森之气,自屋中冲出来,阴森夹着臭味,使杨文光打了个冷颤,只听他破口骂道:“王八蛋的,老子就把你剁到这间屋子里。”

一面摆动手中钢刀,杨八的一对鹰眼尽在眼眶中打转,大鼻子下面的尖嘴巴,一抽一咧的,把个脑袋左右摆动,像是走入地狱一般,一步步的试着往屋里摸索着。

渐渐的,他似乎已适应屋里的黑暗,蒙蒙中看到了屋里的东西,在他的右手方向,正有一堆黑呼呼的东西,停放在那儿,杨文光一狠心,一个箭步冲了过去。

就在他刚看清楚是一具棺材停放在那儿的时候,心中不由大吃一惊,一摸棺材盖,有一半未曾盖上去,正准备抽回左手的时候,突听“噢”的一声,一团黑影自棺中飞射而出,擦着杨文光的受伤肩头,一抓而过。

杨文光几乎被吓破了胆,但觉受伤肩头一阵剧痛,就听他“唉呀”一声,返身就逃。

杨文光冲出了厢房门,朝着院墙边上蹿去,几乎就是连滚连爬的,冲出了一丈多高的院墙外面。

于是,凶宅的院子里,有了一声猫叫,但这对杨文光而言,已引不起他的注意了。

就见他脚下不停的一直奔到韩五爷的深宅大院,才停下来直喘气。

杨文光像个斗败的公鸡一般,带着一身伤,回到了他住的客厢房中。

然而,白小宛这时候,却如同一个烂醉而倒下去的酒鬼一般,披风上沾满了泥土,跌跌撞撞的下了高原,之字形的高原边上的官道上,她至少跌倒四五次。

但是在她坚强的意识里,在她强烈的的内心深处,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呐喊着,道:“你不能倒下去!你不能倒下去!”

白小宛就是在这种强烈的意识中,才没有倒在高原上,她终于奔下了高原。

于是,她找到了一条小溪流,急急的把冷水往头上浇。

她在清水的刺激下,神志与精神,已恢复不少。

她就在喘息声申,走到了宝鸡的县衙前面。

正在值夜衙役跑上来查看,发觉是他们崇拜的“铁脚媳妇”白姑娘,急忙扶进县衙后面的客房中。

这时候的天色已是五鼓,东方已在冒白。

白方侠与韩玉栋一看白小宛的模样,二人均大吃一惊,白方侠急忙问:“这是怎么回事?”

白小宛躺在床上直喘气,断断续续的道:“女儿中了敌人的毒粉,好在我见机的早,把头发迎上前去,才没有把大量毒粉吸入口中,要不然,怕早已被他们杀了。”

白方侠一听,急忙往白小宛头发上看,一面急急的叫衙役去提桶热水,因为发上仍有毒粉痕迹,必须加以清洗。

“小宛,你说他们,好像不只一个吧?”

“三个!”

“哦!”白方侠立即陷入思考中。

一面他看到女儿的模样,心中实在痛,当即说:“好好洗一洗,天就快亮了,天一亮爹就把卓大夫请来替你解毒,有什么话,等你回过劲来再说。”

一旁的韩玉栋急得直跺脚,道:“这些贼人,也太可恶了,这还有王法吗?这是个什么世界?”

白方侠安慰的道:“你现在也只是重伤初愈,不要过份激动,天亮以后,你还得协助卓大夫,好好替小宛守着,说不定我还得陪县太爷走一趟大韩村呢!”

“爹放心,我不会离开小宛一步的,指望着卓大夫能早点来,也好把宛妹口中的毒解掉,就好了。”

也许是劳累了一夜,也许是已经到了安全地方,白小宛似是一下子有着崩溃的感觉,竟双目紧闭,沉沉的睡着了,当一桶热水提进来的时候,还是韩玉栋与白方侠二人帮着把她头发上的毒粉冲洗净的,然而白小宛却宛如不知也不觉的,紧闭着双目,这情形白方侠心里有数,女儿真的中毒了。

就在鸡叫第二遍的时候,卓大夫,这位大内高手卓重阳,已急匆匆的来到县衙的客厢房中,在他的后面,紧紧的跟着宝鸡县衙捕头李长虹。

卓重阳看到白方侠一脸焦急,当即走大白小宛房中,便见韩玉栋流着泪守在一旁。

卓重阳这位大内高手,伸手翻开沉睡中白小宛的眼皮,细细的看了又看,把了一遍白小宛的脉门,不由咬牙道:“终于还是露头了!”

于是,卓重阳问明一边焦急的白方侠与韩玉栋二人,缓缓的道:“她是中了人家迷魂蚀肺毒粉,这是一种极为霸道的*葯,吸入这种毒粉,走不出半里路,必然头痛慾裂,大量呕吐,而昏死过去,毒粉在鼻孔中游入心肺,肺就开始霉烂而使中毒的人辗转痛苦的死去,不过……”

白方侠张着惊悸的大眼。泪水在眼眶中转动。

韩玉栋一张惊愣的大口,再也合不上了,他似是想哭而又哭喊不出来的样了。

却听卓重阳又道:“不过她脉象平稳,神光未失,且又能在中毒之后,跑出三四十里的路,这证明她中毒轻微,我这就去给她配葯,你们快用清水冲洗她的鼻孔里面,并用井水敷头,应该很快使她清醒过来的。”

说完立即走出门去。

于是白方侠与韩玉栋二人,当即依照卓重阳的吩咐,清洗白小宛的鼻孔,且急急的用井水冷敷。

就在他们忙碌的不可开交的时候,县太爷撩起门帘也急急的走了进来,面露惊急的问道:“白姑娘可要紧吗?”

“谢大人关爱,卓大夫去配葯了!”

“那就好!那就好!”

自从县太爷那晚见这白小宛恶战秦岭四煞老大官中以后,对白小宛极为赏识,如今正是用人之际,一听报说白姑娘受了毒伤,自然是亲自要来探看了。

就在县太爷刚刚退出客厢门的时候,突然间,前面大堂上鼓声雷动,“咚咚咚”的,一连响了十几声。

这是有人击鼓鸣冤,这又会是什么大案发生了?

立刻,县太爷官服整齐的,随着文案师爷与捕头李长虹,来到县衙大堂之上。

“带击鼓人!”

于是县堂上走进来大韩村的韩五爷。

只见他一脸的诚惶诚恐,双手还托着一个大红纸包,看来相当的沉重。

低着头急走两步,韩五爷当中一跪,呜咽着流泪道:“草民韩大宏,高原上大韩村人氏,因为同族的堂叔自咸阳辞官归来,想不到却被人谋害,全家连同仆妇一十二口,全遭不幸,是草民在这大韩村中,被同族人推举,设法找出凶手,所以草民出赏格一千两银子,有人抓到或格杀谋害我堂叔的歹人,就把一千两银子奉上,昨日听人传说,县太爷已处死谋害我堂叔韩侗一家人的凶徒,今特来奉上这千两赏格的。”

“糊涂!”

县太爷怒指跪在堂上的韩大宏,喝问道:“大韩村出了灭门血案,为何不来县衙报案,却秘自出赏格,要我这县衙门何用?你们的地保呢?”

“回大人的话,大韩村远在高原上,村上住的全是族人,所以并没有地保,平日有事,全由草民化解,一向都是相安无事的。”

“简直不像话,一个一百多户的大村庄,竟然没有地保,岂不变成了化外之民了?简直就没有把我这县衙门看在眼里。”

“草民们该死!”但韩五爷心里在想,如果不是秦岭四煞出了纰漏,惹来白氏父女,小小一个宝鸡县衙,有什么了不起的,惹恼了我姚大刚,一把火烧了你这尽唬小民的地方。

惊堂木一拍,县太爷道:“拿回你的一千两银子,天下哪有官家收取民间赏格的道理?”

一顿之后,又道:“韩大宏!”

“草民在!”

“你立刻回去,本县马上要去大韩村,亲自勘察。”

韩五爷立即道:“回青天大老爷的话,尸体早已在过了头七,就已经掩埋了,如今只余一栋凶宅了。”

县太爷一听,冷冷一笑,道:“你们已经把所有的尸体都埋了吗?”

韩五爷的反应何其快,立即听出这县太老爷的话中有话,当即又道:“回大人话,事情是这样的,原本是十二具尸体,全由草民出资购棺,停放在凶宅后院,就在第八天下葬的时候,发觉有一尸体不翼而飞,至今尚未有下落,草民也曾发动全村四下寻找,至今一点消息全无。”

县太爷冷冷一笑,道:“这件事你又出多少赏格?”

“草民也只是替族人们办事,大家没有公论,草民也不便有所主张,还请大人明鉴。”

“韩大宏!”

“草民在!”

“你不用先走,就跟随本县一同前往大韩村。”

县太爷也不等韩五爷有什么表示,当即传话道:“李捕头!马上点起二十名衙役,本县立刻前往大韩村走一趟!也请白捕头一同前去!”

伫立在堂上的韩五爷,却暗中一阵高兴……

韩五爷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他不是一直企望拦住县太爷不要前往大韩村吗?

其实,他腹内另有机关,这大概就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宝鸡的街道上,人群一阵騒动,因为县太爷出巡,正鸣锣开道呢!

一堆堆的人群,在后面纷纷议论,大韩村出了灭门大血案,如今县太爷正要亲自前往勘察。

也有人猜测,前天死在县衙的大牢里的秦岭四煞,就是这血案的真凶,四个凶手死了三个,怎么现在县太爷还要去大韩村呢?

于是就有不少的人,跟着前往高原的大韩村而去。

白方侠在离开女儿白小宛的时候,白小宛已在卓重阳的治疗中,清醒过来,有许多话她要告诉老父,但白方侠却叫她先把精神养过来再说。

一旁的卓重阳笑道:“约莫着再有两个时辰,头就不会再痛了,到时候我再拿几付补身子的葯来,过了今晚,精神就会全恢复过来了。”

临走,白小宛对老父道:“爹!往后你只要看到一个鹰眼大鼻子,尖尖嘴巴的人,可要小心他施放这种霸道的毒粉。”

白方侠一笑,转身离去。

但卓重阳却神色凝重,心中在想,越来越像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脚媳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