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魁星》

第10章

作者:柳残阳

就在仇忍的妹妹笑声里;在那楚楚怜人的少女含着泪的展颜党尔里、那有烦肿胀得老高的店东吴二财越发气恨冲心,暴跳如雷、他连亩朝地下吐唾着血水,手摸着又紫又黑的面颊,关嚎道;”快去报官哪……你们这几个晕头晕脑的参材,这月就要杀人啦……”

地大喊大闹,一边虚张声势,挽袖子跺足,却就是不敢走出柜台一步。侧过头,他又回沫横飞,瞪着那双老鼠服想叱那几个手下的伙计:“全是些没有用的东西,你们怕什么?他还敢吃人么?衙门捕决还的钱捕头是我的老先完他包管能为我出这四千……去呀莫不成就都吓破胆了!”

他有些失常的吼叫嚷闹。再度伸展双臂,朝店里寥寥无几的几个食者故态章施,意图获得声援同情。“叔伯乡亲们,贵客达官们‘各位可是睁着眼瞧在眼中啦,我桑二财一片苦心,却意了拉当头祸他订数我老实啊!打我孤单哪!这母女两个大喊竟又串通j这个男强盗来陷害旯我吴二财给人i便,胜人苦难,到末了尚得换顿好接么?天呀还有没有公理,有没有土法工?我另二财就这般’!人骑,叫有骂,叫人伸手就打得么?各位可得主持公道。站出来帮我老实人讲句话呀j”

当然尚坐在在那里没有开溜的几个客人,有些仍想继续看势同,有些却是吓得不敢挪腿了,又有哪一个有这胆子出来说话?况且这桑二财根本就无理可占,谁又站得出来为他评理呢?

一见应上客人全缩头、低着脸,就没一个吭一声的,吴二财不由文恼羞成怒,下不了台,他干叫道:“反了反了。这成个什么人机间?就连个南讲句公道话的人也找不到啦,赵三,你体你还不给我老校官?你是不想吃这碗饭啦!”

叫赵三的伙计是个黄皮瘦弱的汉子,这不老板指出名来他却拖据不过去了十勉强答应着,他磨磨路路的绕着柜台那边朝外靠,尽量躲着站在柜台外的仇忍,那模样,就生怕化忍能吃了他;

微微一笑、仇忍道:“你尽管去,我既伸了手就不怕官家来管,我要看看那位什么钱铺头是否也和这个猪头一样变不讲理!”

瑟缩着,那赵三出了柜台,正拿不定主意应该朝哪里出去,仇忍已退了一步,伸出手道:“这边近些,朋友j”

吴二财在柜台里大剧。“甭怕他,赵三,一切我担待‘你快去,我就不信这强盗连官家全不放在眼中了s”

赵三的黄瘦脸呈一阵青一阵白,一面朝外赠,心里却在偷咕。“你他姐的真正叫猪头三自己没种却还硬充人熊,你替我担待?你能担待个屁!吃人家打得腮帮子像个肿猪赚十优还未停止吼叫‘又给我壮什么胆?要不是为了这个饭碗,舅子才肯冒这个风险,这人可不是好筹的邮……”

这是——

仇忍再朝后让了让,似笑非笑的道:“请,我不沾你就是。”

于是,就在那赵三战战兢兢,慾出门尚未出门的一刹,柜台里的几个伙计当中一个形象掉头鼠目的角色,突然似想起了什么似的慌忙凑近了那吴二财身边,低促的向二财咬了一阵耳朵,顿时吴二财面露惊喜恍悟之色,他猛一拍自己后脑勺;失声叫道:“真叫这强盗气疯心了,竟连都大爷都没想到。这不是舍近求远么?糊涂湖徽……”

他那黑胖面孔上浮现着一片惊喜又恶毒的神色;大叫。

“赵三;衙门里不用去了!”

赵三愕然止步,茫然不解的目光望着他的东家,桑二财却不理地,反朝着仇忍张牙舞爪一副老有所传的人熊样子:“兀好强盗,你敢伸手打人,想是自恃几分把式是不?

好!我也就找会把式的人和你试试,看你还有什么反调?”

仇忍厌恶的道:“看不出你除了会学王婆骂街耶套之外,还认得武林中人?可以。你去叫吧,我在这里等券……

但却不能太久,大爷没这么多闭功夫!”

桑二财挺胸突肚,大声道:“是有种的就别走!”

仇忍冷冷的道:“就凭你这种市井无赖之流。我连多看一眼都有损身份!”

一下子又气得脸如猪肝,吴二时暴跳着哇哇大叫:o赵三,你快快上楼去请在包厢里饮酒的郝大爷下来,就说他朝徒弟我叫人欺侮啦;求他老人家给我做主哪s—‘…”

那赵三呆了果,呐呐的道:“东家……你见时又成了都大爷的徒弟啦?”

_吴二财几乎气作了肺,他呻吟一声,手颤颤的指着赵三。“混帐王八蛋……你这个不开窍的东酉,伽……你是想存心气死我不是?你还不上去请郝大爷。莫非要我抬你上去计”

赵三抖噪一下,连连点头,三脚并作两步;飞快奔上楼去,吴二财吁了口长气;狠狠的盯着优忍:“这一下你再充不得好汉了。强盗,郝大爷是本地教场的大教头,本领高强,徒众广布,人面阔、声威隆,他老人家是决不容许像你们这等狂徒到本地来放肆的;何况事情又出在我吴二财的身上!”

价忍慢吞吞的道:“真的么对

吴二财活神活现的道:“是真是假你马上就晓得,老实告诉你,就凭你那几下子。欺侮我有余了,在郝大爷面前,你不够他两只指头捏的;你暗算我;他不会烧过你的,我要请他老人家重重教训你一顿!”

仇忍撤撇嘴角,道:“希望你不要失望才好!”

姦邪的一笑,吴二财道:“你不要嘴硬。等会郝大爷下来;几个大嘴巴于一掴,恐怕你连告饶都来不及了!”

嗤了一声。仇忍道:“我真不知道你这个野种真是哪一流的角色,你不要再罗喀,一个惹烦了我,说不定那什么都大爷下来之后已经来不及为你出气,是来替你收尸了。”

震了震,吴二财果然不敢再说什么了,他咬牙切齿,摩拳擦掌,却只能一个劲的频频仰头望向梯口……

在仇忍身边,那位姓固的少女一直担保的站着;俏脸上泪水来于,眼圈仍然红红的,她这时心中的感受是复杂又奇妙的,又是感拉,又是羞涩,又是惶恐,又是证忡,还夹杂了那么一丝儿窘迫,一丝儿惊使,以及,一丝儿过度受人恩惠后的不安,仇忍与她素昧平生啊,陌路相逢,人家就肯如此仗义行侠,该是件多么难以思议的事!

那边,“干臂龙”屈无忌依旧大碗喝酒,大口吃肉,仿佛完全是个看热闹的局外人似的;可是;他却已经在暗里替仇忍掠上阵脚了。

低产的,这少女低儒着道:“这位壮士……介……实在不知道如何向你表达我心里的感谢……壮士……谢谢你的帮助……”

仇忍十分和善的道:“不用客气,姑娘,路不平,有人踩,如今世风日下,宵小横行。就是像这个店东一样的蛇鼠搞混了的,设若不给他点小教训,日后他再变本加厉,只怕受辱受欺的就不止姑娘一个了!”

少女如玉的面颊微红,他羞着的道:“壮士……请壮士相信我;我绝没有一点想诈骗他的心理……”

点点头,仇忍道:“当然,我看得出来。”

少女喜悦的道:“壮士知道我母女不是像一般江猢卖解的那般行径?”

仇忍平静的道:“不错,老实说,姑娘,在江湖门房上,戏也是老手了,什么样的人物,什么样的溶性,差不多我一眼即能看出?你没有寻常那些卖解献艺者的油滑气,更没有他们那种姦诈味,说穿了,你还很纳!”

又羞又躁的,少女低细的道:“我……我与娘委实没有法子了……才走上卖解的这条路……,·不瞒壮士说,我们才在这一行业上做了三个月不到……,·以前,在爹活着的时候,我们不是这样的……”

仇忍同情的道:“献艺江湖!自有其不得已的苦衷,!”

娘看得出你也是有着武功底子的人,而一个学武者等到后来要靠他所学的武艺在街头表演换钱的地步,那已是到了穷途末路了……但只要不和一干下三流的卖葯者一样做那些鸡鸣狗盗之事,却也是光明正大的,不输不抢,哪一行饭吃起来亦能心安理得……”

曾了一眼犹在柜台后装胜作态的吴二财,仇忍鄙夷的道:“至少,比起那个血口喷火,妖言惑众,欺善怕恶的市侩猪头来要高明上多少倍!”

少女吨响的道:“壮士……我看,你可以离开了,你何必非要等那什么郝大爷下来不可呢?这样,事情苦万一闹大,我就更加于心不安了……。”

仇忍正色道:“姑娘,听过这两句话么外

微微有些迷惑,少女道:0哪两句话?”

优忍低沉的道:“择善固执,除恶务尽!”

咬咬下chún,少女那一口玉齿竟是洁白如扇贝,更有着一种明莹的瓷光淡淡反映,她忐忑的道:“壮士,话是不错,坦……但如你有一丁点儿失问,也全是为了我……。一你叫我怎么承受得了!”

笑了,仇忍道:“我不计较,你会计较什么呢外

脸色有点凄楚,少女幽幽的道:“受与提之间,壮士,感觉上往往大不相同的……”

仇忍安详的道:“抱不平事,伸正义举,姑娘!这其中多少也有些情势上窘迫,但我们不去想它,好不?”

就在这少女慾言未言,刚想说什么的一刹,只听得一阵嘈杂急促的步履声白楼梯上端迅速传下,干是,柜台里外的几个人瞬时浮现了几种完全不同的表情,那吴二财焦急渴切的引头仰望,黑胖脸上展露出一片欣喜满足,积根将偿的模样,这少女却惶恐惊惊,自费不安,而仇忍呢?依然悠闲自若,稳如磐石,甚至连眼皮子都没有擦一下;

很快的,楼上已有五名腰粗膀阔!凶神恶然般的壮汉走了下来,他们后面,另外跟着一个人的脚步声,但那脚步声却一点也不急躁,反而那般沉着缓慢,一步一步往下顺着梯板——“喳”“嗜”w殴”

五个壮汉立即冲到柜台前面各自把住位置,然后,齐齐回身,恭迎那眼在后头的人,这时,吴二财也三脚并做两步,诚惶诚恐,一副孝子贤孙的德性,勾头哈腰快步接近了梯口。

现在,那人下来了,嗯,倒是一条相貌堂皇的汉子?他的身材颇为魁梧结实,国字脸膛,鼻直四方,双目炯然有神;有一股不怒自成的沉猛之概,打眼一看,就晓得是个有两下子的人物!

吴二财像头夹尾巴拘一样垂手囹臀,堆满一脸阿技谓四的虚笑迎上两步,废德着道:“郝大爷,打扰了你老的清兴,小的实在不该,但……但小的迫不得已,叫人欺侮到头上来,只有斗胆恭请大爷劳驾,巷小的作主伸冤……”

那人——郝大爷重重自鼻孔中哼了一声,半仰着头,侵吞吞的道:“吴二时,你自家业已犯了两桩不该!”

大吃一惊,吴二财惶惊的道:“这……这……大爷,尚求大爷明示,不知小的是犯了哪两样不该?大爷,小的就算有两个胆,也不敢意大爷你生一点气啊……”

郝大爷正眼也不瞧吴二财一下,洋咳一声;冷淡的道:“其一,吴二财,你可知道我郝恩松今天在楼上厢房里所宴请的客人是何等位尊声隆的贵宾么?你竟贸然打扰我!”

汗如雨下,面色泛青,吴二财惊慌失措,连声认罪:“小的没有想到;大爷,小的真的没想到,小的被那熊厮打糊涂了,万艺大爷想过小的这一道,等会儿小的另以十桌上好全席,向大爷及贵友们谢罪领责,大爷,小的包管再也不敢这般冒失了……”

股色倏沉,郝思松又温道:“那只是其一,第二桩,你有事要求我,就只派个小伙计上来通告一声?怎么着?吴二财,莫非你以为你在‘包城’地面的身份比我郝其人还要来得高啦?我郝某人可以呼之即来,挥之即去?你大概忘了你还是怎么回事了吧?好像我这大教头还比不上你这酒楼的东家了呢!”

桑二财几乎就要下跪,他指天盟替,恐惧又急切的道:“大爷言重了,大爷折煞小的了……大势问,小的怎敢这么放肆?就联想,小的也不敢朝这上面想啊!大爷是误会了,小的并非故意不亲自上去求诸大爷,只是那人熊守在这里,小的走不出,小的移动半步,那厮便声言要小的性命,郝大爷,他将小的逼得狠问!……”

又是重重一呼,都恩松吼道:“没出息的东西,真是丢我们‘包城’人的脸,看你平素唬大唬二,似模似样;怎的一旦发生点小事,就这等脓包法?”

桑二财苦着脸,可怜兮兮的道:“大爷明察问,不是小的脓包,是那厮太过强得,小的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