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魁星》

第11章

作者:柳残阳

不等仇忍与屈无忌朝门外挪步,旁边,那水净月白的女已惶然的扯了扯仇忍衣袖,怯生生的道:“壮士……别无事情闹大……

仇忍笑笑,道:“你也看见了,是他们逼到头上的。”

屈无忌亦蛮不在乎的道:“放心,姑娘,这位大教头也不是铁铸的呢!”

咬着牙,都恩松大步走向门外,语声过自齿缝:“不用徒逞口舌,我着看你们倒是什么做的!”

轻啃一声,仇忍正想举步跟上,突然又听得梯口一阵足声传来,这阵足六又快又轻,仿佛只响第一下,即已来到了底层了——那是一种轻身术上有特殊精湛造诣的人所发出的步履声!

于是——

仇忍立即站住,边抵促的提出警告:“有扎手货来了,老哥!”

屈无忌也察觉到这种情形,他缓缓回身,目光瞥处,梯口;已经站着一个青脸鹰眸,瘦长冷森的中年人物。大凡是久走江湖的老手,都具有深浅不同的相人之术,只要他们与人一朝上面;便可以约略估量出对方的根底身份来,或者不尽准确,但也差不了太远,有的来自以经验,也有的是沿传于本能的精神感应;现在;屈无忌和那青睑人甫一照面,便不自禁的心头猛跳,他马上警惕起来,这个全身黑袍的人物,恐怕不是善与之辈;光看对方那种冷漠的神色,炯灼的目光;连颊上的肌肉都不抽动一下的那种沉静,便可以判明必是个凶狠角色!

仇忍并没有回身,他注视着前面的郝恩松,同时眼角也留意到屈无忌表情上的生硬,他低缓的道:“可真是扎手货?”

点点头,网无忌道:“八成是了。”

这时,郝思松回过头来,一下子也看见了立于梯口的那人,刹那间,这位“包城”地面首屈一指的地头蛇立即换上一副面容,他满脸堆笑,匆匆返身走进,一边打恭作揖的致歉:“暖!围真是失利;古老,一点芝麻小事,竟连古老也惊动下来,晚辈实在罪过,还清古老上去慢用酒菜,晚辈只要将这里处置妥了,马上就上来奉陪……”

那青脸入微微皱眉,语声如冰:“怎么回事?下面搞得大呼小叫乱七八糟?”

干咳两声,郝思松强笑道:“回禀你老,也没有什么不得了的岔子,只是几个不开眼的外路毛头欺侮了这家酒楼的东主,晚辈系为本地教头,不能不出面替街坊争口气找回两分颜面;古老,不敢麻烦大驾……”

青脸入目光轻移,冷冷的道:“看样子你的人吃了亏?”

面上一热,郝恩松忙道:“是那孩子一时疏忽,又吃了对方抽冷子暗算……”

不待他说完,青脸人已不耐烦的道:“恩松,在我面前,用不着打肿脸充胖子,那几位找事的朋友,可就是眼前站着的人!”

都恩松尴尬的道:“是的,就是他们……”

目光如刃段盯视着屁无忌,屈无忌也毫不示弱的回视着他,好半晌;奇险人硬硬的一笑,道:“好朋友,你还真有意思?”

屈无忌冷板极的道:“随你了。”

青脸人道:“随我?只怕你吃不消呢!”

两眼一瞪,屈无忌道:“犯不着吹大气,谁吃不消你可以试试!”

青脸太慢慢踏前一步,威猛的道:“‘报名!”

屈无忌重重一哼;道:“报个鸟的名,你有兴趣咱们不妨比划比划,老子不是姓郝的,你少他妈呼来叱去!”

郝恩松暴怒道:“混帐东西,你可知道你是在对谁说话?”

屈无忌大咧咧的道:“就是对阎王爷,老子也是这样,你不服气就上来掂掂分量,看看老子能不能活拆你这狗操的?”

大吼一声,郝恩松叫道:“你这满口放屁的畜生,你是死定了!”

狂笑着,屈无忌宏烈的道:“扯你的用蛋,老子在闯江山的时候,你他妈还不知道在哪个师娘裤裆底下钻呢,如今想吓我,你不是吃了油腻住心窍啦?”

一挥手;青脸人寒酷的道:“恩松住四,用不着和这匹夫多说,等我来见识见识,看看他是哪一路的牛电蛇神!”

一直没有转过身来的仇忍;此刻突然味际笑了起来,一边笑,他一边侧过正面,轻轻松松的道:“土上才;你发成发够了片

青睑人猛听得有人叫出自己的名姓,不由也征了征,及至看清楚了那说话的人,他那等硬板严酷的面率亦立即化成了一片春风,惊奇逾值的呼叫一声,他一个箭步挤上前去‘双手伸出;风力握住了仇忍的双手,大大的摇晃着,这又是鞠躬,又是兴奋的叫:“老天,仇忍,你是什么时候到此地来的?亏你还在这里装著作哑;沉得住这口气,莫不成是想着我的笑话!”

这场意外的转变实在发生得太过突然,非但把周围的几个小角色弄得迷迷糊糊,就连一直在剑拔管张,随时推备大打出手的屈无忌与郝恩松也搞愣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优忍笑吟吟的道:“我一听说话,就确定是你吊死鬼的口音,冷喷嚏的,硬属僵的,不带一点活人味道,我还以为郝老兄又请了什么不得了的异人高手来收拾我们啦,弄了半天,却抬出你这块料来!”

忍不住笑了起来;古上才道:“全是误会,全是误会,真是他娘,真是他眼的大水冲翻龙王庙,自家人碰到自家苏门口来了,不过,若非如此,我们哥几个只怕还见不上日见/技价忍完尔道:“多少年来,你还是那股子派头,一成也没变,只一听声,就晓得是你啦,也幸而你下了楼,否则,婚过去了,我到‘老沙窝’去找你还得扑个空呢?”

右上才亲切的问:“小子,你是轻易舍币得离开你那老自强的,怎么忽然又会这么讲交情想到去看看兄弟我啦?这里头一定有文章……”

、提到这里,仇忍不由神色黯淡,他强笑道:“你没听说我的事?”

吃了一惊,古上才愕然道:“你的事?你会有什么事?”

仇忍苦涩的笑着道:“等会再和你详谈。”

一亩上才的叵应何等敏锐?观颜察色,他便知道仇忍必有隐痛,于是,他马上大笑道:“等下谈,等下谈……叫、子,你还不给我引见一下你的贵友?娘的,怎在旁边看笑话,却害得我差点得罪人……-”

成占头,仇忍一手拉过屈无忌,指着古上才道:“老哥,这是古上才,人称‘医剑’!”

“医剑”两个字有如两记闷雷般的震耳,屈无忌在惊讶?下又不禁暗自庆幸一悻亏方才没有动手哪!要不,可还真是危险呢!“魔剑”去上才自十三岁闯荡江湖,二十五年以来索有无敌手之说,他的一柄“魔眼剑”业已到达出神火化的境界了,传闻中他的剑术可以凌落雁,驭气凝刃,取敌首级于百步之内,尤其是此人心硬成铁,偏又智勇双全,是个不折不扣的厉害人物,提起他的名号来,足以令任何顶尖的江湖好手也皱眉摇头,不愿轻持虎须,想不到这位仁见却与伙忍交善,而看清形,他们之间的关系还相当不钱呢;

古上才抱拳当胸,笑道:“不知阁下与价忍渊源,方才多有得罪,尚祈恕过才是!”

屈无忌连忙还礼;爽朗的道:“好说好说,兄台幸未动手,否则我包管是吃不了,兜着走了什

哈哈一笑,古上才道:“阁下也太客谦了,尚请示教尊姓大名!”

屈无忌恳切的道:“不敢,屈无忌。”

两眼睁大了些,右上才意外道:“‘手臂龙’?”

网无忌笑道:“比起‘魔剑’来,我这吁臂龙’可真是盖了把火呢件

连连拱手,古上才道:“哪里话,屈兄是太抬举我右上才了;好在我们没闹笑话,要不可叫别人看了把戏啦!这都是仇忍这小子耍的花巧……”

仇忍笑道:“我又要过什么花巧来着片

古上才笑骂:“娘的,你早点亮亮相不就少了那场争论啦?却活脱个人熊的瘟在那里不出面,害得我与屈只白出了一杨闹场!”

耸耸肩;仇忍道:“我只是要看看你那个狠法是否一如当年……哦……,对了,上才;凌重这老小子呢,你们一向都是焦益不离的;他如今到了哪里外)眨眨眼;古上才笑道:“凌重么?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仇忍道:“你是说……”

r伸出大拇指向上一指,占上才小声道:“这老风流正在楼上厢房楼着此地‘小芳楼”的第一个红牌姑娘在喝酒取务呢!”

陈啼笑了,仇忍道:“他可真会享受哪!”

这时,右上才侧过脸去,沉厉的叱“恩松!”

在旁边任愣了老半天的郝恩格,闻声之下不由一机价,他磨磨路路,瑟瑟缩缩的偎了上来,咧嘴苦笑:“晚辈在

占上才冷冷的道:“去见过你仇师叔。”

吸了d寒气,郝恩松一张睑也胀得通红,这当口,他那份尴尬与窝囊简直就甭提了,但是给他两个胆子他也不敢违抗古上才的命令,搓着手,堆着那种叫人看了心里起疙瘩的笑。蹑蹑编儒的开了口:“哦,是……都恩松叩见……

仇……师叔!”

神色如冰,右上才又道:“再见过屈师叔。”

屈无忌双手乱挥;忙道:“自己人,自己人,算了算了回函…yp

朝犹在迟疑的都恩格一瞪眼,古上才怒道:“你还在拖扯什么玩意?”

心头一跳,郝恩松赶快踏前一步,躬身哈腰。“叩见屈师叔。”

一仰头;古上才又道:“然后,请罪领罚!刀

郝恩松一张面孔就差点成了猪肝,他窘得很不能找条地缝钻将进去,又羞又急又怕之下,他结结巴巴的道:“古……古老……这……这个……可不可以……哦……可不可以……”

占上才恶狠狠的道:“你娘那个头,什么可以不可以,我古上才说过的话还会打折扣的?怎么着,你想造反不成外

一边,仇忍平静的道:“免了吧;上才,这只是一场设会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何必叫郝兄为难?好在大家不全是外人……”

摇摇头,古上才寒森森的道:“这是规矩——郝思松,我不再说第二遍。”

一咬牙,都恩权无奈的道:“仇师叔,屈师叔,万才的那场争端,全是晚辈的不是;务乞二位前辈想过思松此遭,二位师叔有什么惩治交待下来,是打是驾,是剁是剜,晚辈甘心受着就是,只求二位英与晚辈计较……”

长长“嗯”了一声;古上才道:“这才像几句人讲的话!”

他倒首道:“怎么办全看你们二位了,仇忍,只当我与这混头不认识!”

仇忍一笑挥油:“郝兄,无庸自责过甚;咱们是不打不相识,些许小事,何堪挂怀?更谈不上什么惩治,固然,刚才休老兄是冲动了点,但我与屈老哥又何尝有什么修养?严抡起来,双方全有不是之处,岂能单怪你一个人外

顿了顿;他又含笑道:“我已说过全是自己人,别太认真了,哈哈一笑,当它烟消云散,从未发生过,不是更有区恩么产f屈无忌笑道:“说得是呀,我们全是武林人,江湖汉;若是为了这芝麻绿豆事成无伤脑筋,恐怕这一辈子也安宁苏了陕,去去不提了!”

古上才大声道:“还不谢过价、屈二位师叔?”

卜不待郝恩松上来道谢,仇忍已迅速扶住他。和气的道:g你不用激,我们也免了道歉,大家相抵,谁都不欠谁,别仅去上才的;这家队多少年来就是这副态度—……冷面冰0!”

都恩松感激的低声道:“仇师叔,你老真是宽宏大量一伙忍晒道:“你捧得连我都不好意思了!”

目光四闪;古上才道:“这里乱得一塌糊涂,仇忍屈兄,我们上去坐吧,上头有美酒佳人,正可享受,省得在此地生气!”

仇忍一笑道:“’凌重这小子只怕已享受足了片

古上才完尔:“他就是天塌下来也得先灌黄汤;吸胞脂粉s”

仇忍低声道:“d户点,旁边还有个女娃子。”

斜眼一叹站在一边扭妮不安的那位少女,古上才点点头,道:“先时你就是为了这姑娘出的头!”

仇忍道:“不错。”

眉梢子一标,古上才似笑非实的道:“倒是个出落得葱净水日的标致丫头。”

仇忍注意到那少女业已粉面如霞,头项深垂,臊得两只手全不知道该怎么个安置法了,他忙道:“嘘,人家是好人家的闺女,你少红口白牙乱唱舌头户

占上才洒然一笑,转对少女,威严的道:“姑娘,你贵姓?”

少女有些煌赧的抬起头来,带着惊疑不定的目光瞧向优忍,仇忍温和的道:“别紧张,姑娘,这位是我的生平至交之一,‘魔到’古上才,他人很好,只是样子不逗人喜欢罢了。”

深深吸了口气,少女羞涩的道:“我……姓固,坚固的固。”

笑笑,古上才道:“我姓古,你姓固,字不同,音倒近似。”

拍了拍古上才肩膀;仇忍笑道:“少拉近乎,一古一团,业已相差十万八千里,再怎么攀,也终究攀不上一点‘亲’味的边!”

豁然大笑,古上才又问:“姑娘芳名?”

少女这一次比较自然些,她轻柔的道:“固盈盈。”

在嘴里将这三个字念了一遍,古k才连连点头称赞:“好,好名字,盈盈如波,盈盈如水,给人一种柔和雅静的感受,对,这才似个女人的名字,尤其更适合像你这样校美的姑娘!”

固盈盈羞臊得面靥如染丹朱,地低下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了,仇忍见状;替她解围道:“好了好了,上才,怎么你也跟凌重的毛病差不多了,见了女人就想搭搭?真正老不害臊!”

古上才笑吟吟的道:“所谓‘物以类果’呀!其实你小子也好不到哪去,只不过你有婆娘管着罢了·结什么蒜广’5一提到凤嘉铁仇忍心头又不禁一痛,他苦笑道;q我们上去再说吧……”

他又转对固盈盈:“固姑娘,这具玉琵琶清带回去,好好留作纪念吧,另外,我这里还有些许商仪相赠;区区之物,只是聊表心意,尚清笑纳。”

说着,他已自怀内取出一方小红绸包,双手捧到固盈盈面前,固盈盈一时之间又是感动,又是羞渐,又是不安,她急忙退后。眼圈儿红了:“这……仇壮士……我……我不能收,你已帮了我这么大的忙,如此恩赐,我已难以报答,怎能再接受价的厚仪败壮士,你是叫我一辈子欠情了……

请你收回去,我……我心领就是……”

仇忍安详的道:“金银钱财,皆为人用,我留着还不如你留着能派用场。收下吧,固姑娘,我不烦你报恩,更不用你欠情,你犯不着想那么多。”

占上才如说道:“甭谁让啦,固姑娘,仇忍是一番挚诚,你可别辜负了他一片心意、你不要,叫他如何收回去!”

屈无忌接过红绸小包,三不管硬是塞到固盈盈手上,边粗豪的道:“收下收下,钱这玩意好固然是好,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留着钱就是为了给那最需要它的人使唤;你一个女娃儿尚携着老弱病瘦的娘亲,不正是需用钱财之际?不似我们几个大男人,到处都能找饭吃,睡下一根,起来一身,一人吃饱全家吃饱,一人走路全家上道,到底比你母女要方便得多!”

双手拿着红绸小包,固盈盈不禁泪珠儿扑滚滚流着,她咽着声道:“各位……待我这样……恩厚义重……哦……我真不知道……要怎么报答各位……我……我……太笨……

不知道该怎么说……”

仇忍静静的道:“这样正好,你不用说。”

古上才又极起脸道:“恩松。”

郝恩松连忙躬身:“在!”

“嗯”了一声;左上才道:“交待那狗熊店东,固姑娘母女无论在他那片店里住多久,有什么花费,一切开销全记在我的帐上!”

郝恩松一叠声答应,瞪着瑟缩在一边的桑二财二0都是你这个混蛋狗头给我出的组漏,古老的交代你听清楚了!”

吴二财一哆瞟,脑袋乱点,又结结巴巴的道:“听到……

到……听到……不……不劳……各位……记……记挂……

全……全由……小的……免费招……招夺……”

重重一呼;郝思松道:“总算你还有点眼光!”

右上才慢吞吞的道:“恩松,你亲自陪同固姑娘回去,叫你那些手下们好生照应着,再有一点意外,看我不活剥了你们!”

连声应是;都恩松等着固盈盈一再称谢之后,亲自件同她走出门外,仇忍望着他们背影,吁了口气:“唉,这年头,不平事也难管;”

笑笑;右上才道:“担你小子伸手要管,情形又自不同巨了!”

屈无忌也感唱的道:“这女娃也够可怜的……”

古上才笑道:“可惜执忍小子有了老会……”

一巴掌没拍着古上才,仇忍啼笑皆非的道:“满口朝转身,古上才一伸手:“别假正经了;走吧,楼上去,[我们凌重凌大爷只怕业已等急了,仇忍,你放心,偶而打z中野食没什么大不了,我包管替你守密就是!”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