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魁星》

第12章

作者:柳残阳

从下面来到楼上,可以很明显的看出那间隔在侧偶的厢房是与众不同的,也是陈设特殊的,它的用途,想是为了专门侍候那些身份尊贵的各位大爷们才单独设置,透着一股子豪华的味道。

古上才走在前面,他将,!帘子掀起,里头。正是好一幅春光无限图;一个五短身材,肃头肃脑,疏眉细眼的仁兄正高据席首,搂着个花枝招展,妖媚冶荡的女子在怀中,又嗅又插,又逗引得那女子格格笑个不停,一边还半推半就的用手推拒着,桌上,业已是林顿着横,酒菜狼藉了—十一古上才摇摇头,大声道:“老凌,你他娘还没有痛快够哪?”

你看那位五短身材的朋友不惹眼,貌不惊人,但一提起他先生名号,却能震得人一哆喷,他;就是“创厦”占上才搭档多年焦益不高的武林赫赫杀手“邢刀*凌重j江湖上“魔剑邪刀”俩人齐名比肩,哪一个也都是难惹难缠的角色,而他们俩人,又都是同仇忍有着一段过书深交,三个人的个世亦皆有共同之处;一样的讲道义,重然诺,有些地孤傲,也有些儿冷酷;有些地玩世不恭,也有些地恬淡超远;所谓“物以类聚”大约就是这样的了。

这时,凌重染着满睑的脂红,眯起那双浮肿的眼泪,笑呵呵的道:“你他奶奶急什么熊?心里痒痒就不妨自去找一个;看着我享这人间艳福,是吃醋还是怎么的?这一阵子业已叫你前呛得头都大了……”

右上才没好气的道:“有人来啦。”

凌重伸手在那娘儿胸脯上摸了一把,不在意的道:“有人来关我鸟事?我说老古,你他奶奶就把门帘放下来,你在那里站着是要叫我这春光外泄不是?”

轻轻推开古上才,仇忍大叱‘校重,你睁开你那猪泡限瞧仔细了,看看是哪一个在你面前?”

怔了怔,凌重果然睁大了眼跨瞧了过来,这一瞧,他竟猛的站起,差点将怀里的女人也推倒地下,他不管那騒娘们儿在那里惊呼叫嚷;哇哇大喊:“我他奶奶的,我道是谁;原来是仇忍小子;你是怎么来的?可真叫巧,这几年来你小于真把我哥俩想疯阶…-”

口里嚷着;他一个箭步绕桌窜出,一下子将仇忍抱了个正着,哈哈笑道:“好小于,好小子,咱们哥几个可叫有缘,千里之外齐来相逢,就凭这点,已经证实了心有灵犀一点通,这些年来,小子,你还是老模样,一成没改哪!哦,就是气色似乎差了点,掺有什么心事?……”

“嗤”了一声,占上才道:“你别又是楼又是抱的,仇忍又非你那老相好,这么肉麻干啥?真他娘的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凌重松开了手,端详着价忍二则、于,可不是,你可真瘦棱校的啦,而且还面现代客;来,有什么事情告诉老哥听,让我这为兄的替你拿个主意!”

仇忍苦笑道:“待会我自然要讲。”

古上才朝那犹在卖弄风情的娘们儿一挥手,道:“你可以走了,大娘d”

那女的一听古上才叫她“大娘”,不由老大不快,她那涂抹得红红绿绿的脸儿一板;怪不高兴的嗓:“这位爷,叫我走就叫我走,何必尖着舌头挖苦人介

古上才冷冷的道:“少罗际下去之后自有人付你的陪酒钱!”

搓着手,凌重笑眯眯的道:“你先回去,小娇娇;让我们老哥们儿这里叙叙旧,回头呢,我自会到你那销魂窟去找徽……”

哼了哼,这娘们老大火气的吸着屁股出了房门,香风过处;凌重还忘不了在人家腰股上捏上一把。

吁口气,仇忍无可奈何的道:“你是老规矩呀,老凌,出门不忘再一摸。”

哈哈大笑,凌重目往仇忍身后的屈无忌,道:“这位是?”

于是,仇忍逐将俩人相互引见了,又是一阵寒暄之后,大伙儿才落了座,凌重迫不及待的阿:“怎么回事?”

价忍低沉的道:“你是说,为什么忽然到了这里?”

点点头,凌重道:“当然!”

古上才也关切的道;可是出了组漏!”

仇忍平静的道:“是的,我们和句\忠社,干上了!”

一拍桌子,凌重怒道:“什么乌毛‘八忠社’?他们是吃了他奶奶的狠心豹子胆啦,竟然找麻烦找到我们哥儿头上?非要好好教训一番不可!”

横了凌重一眼,古上才道:“你不险喝不行么?先听仇忍讲完话呀,你就知道,叫,叫,叫!”

打了个哈哈,凌重道:“好好好,我就听,你也别似模拟样像个他奶奶人王似的老在那里挑剔我的不是。”

仇忍道:“业已于过了。”

古上才正容道;d结果如何件

低唱一声,仇忍道:“前后交手三次,他们八个首脑之中,‘绝心’黎喜,‘狼睑’赵奇,‘毒舌’骆玖,‘妖铃”卓秋,全叫我们伤了,而那‘狂拐’雷匡与‘赤臂’湛洪斗也吃我送了终,以外,一干小角色并叫我们放倒了不少,我们是我与屈老哥。”

一拍手,凌重喝彩道:“好极了;这不是大大的胜仗么?

你却怎么又愁眉苦脸的摆出这一副狗熊样子来厂”

仇忍涩涩的笑了笑:“这只是说到‘八忠社’的损失!”还没轮到说我们的折损呢,两边比较起来,我们的便宜也占得有限……”

凌重脱口骂道:“我操他奶奶……”

一瞪眼,古上才道:“你不打岔行不行f”

目光有些海黯。仇忍缓缓的道:“我家里的忠仆全死净了,事后,我的伤也养了一个多月才勉强算养好,屈老哥当时也吃了中……”

顿了顿,他接着沉重的道:“最叫我难受的,是嘉滇陷入队忠社’手中,如今受尽折磨凌辱,生不如死;到现在不知变成了什么样子……”

古工才与凌重全不由大吃一惊,齐齐脱口惊呼:“什么?

弟妹叫他们掳去了一”

仇忍点点头,哑着嗓子道:“而且;看情形他们还污辱了她j”

“咯喀”一咬牙,凌重细眼怒睁,双珠暴出,他大吼道:“气死我了·简直是一窝猪狗,禽兽不如!千刀杀的‘人忠社’,万刀剜的尸\忠社’,老子与你们拼了!”

连轻易不肯动容的古上才也顿然变了睑他痛恨的道:“这些着牲——仇忍,我们马上走,拼了一死也要将弟妹救出,把他’八忠社’斩尽杀绝。鸡犬不留!”

仇忍长长叹了口气,勉强平静自己的情绪。“多树二位老友的关怀帮助——我本身的痛苦相信二位也深深朗白,我比二位更加迫不及待,但是;如今我们却不得不再等待一下……”

“霍”的站起,凌重大骂:“等一等,等你个头!作他奶奶受人这种鸟气,我可受不下!你不管你老婆,你甘心受气;我不,你等你的吧,我马上就到‘龙虎山庄’去,我若不搞得他血流成河,尸集如山·我就算你们众人的儿子!”

一把拉着凌重坐下,古上才怒道:“你急躁什么,这是件急躁的事创仇忍之所以这样说,一定有他的理由,我们好好商量一下再动手,岂不强比你这鲁莽从事来得周密?

干,是断然干的,可也得干个名堂出来才对!”

凌重满脸通红,喘吁吁的道:“我气死了……-”

古上才没有理他,转向仇忍。“为什么现在还不能动手呢?须知我们几个也不是省泊之灯,大家联手合力,恐怕“八忠社’那几块料,也不一定就能招架得了!”

仇忍徐徐的道:“话是不错,但‘八忠社’里除了他们所谓‘八忠’的几个人外,还另请了一千武林高手助拳。”

)凌重大声道:“都是哪些狗操的?”

二沉默着一直没有开过口的屈无忌低沉的启声道:“‘鬼家帮’的全部大小老幼恶鬼,加上‘敢爪’左定与‘阎王绪’朱镇,上次发现的就是他们这些!”

一双小眼睁得滚圆,凌重咆哮:“反了反了,简直是反了,‘鬼家帮’这群孤魂野鬼算是什么玩意?连他奶奶个人都不能算,竟然讨债村到我们头上来啦?左宏和朱慎这两个王八蛋也瞎了狗眼;迷了心窍,凭他二人那两下子就想与我们作对?奶奶的,他们要当‘人忠社”的腿子,我们就说不得先砍了这些杂种!”

挥挥手,去上才稳重的道:“你先稍安毋躁,老凌,仇忍的做法很对,我们是报仇雪恨去的,不要将自家先行坑在那里才叫不上算,况且,我们如果栽了跟斗,这d冤气,又叫谁去代我们出?”

顿了顿,他又道:“再说‘克家帮’怕发鬼母”童梅这老太婆的本事的确也不错,相当具有火候了,她手下的几个小鬼亦非等闲,最叫人伤脑筋的还不是他们的武功强弱,乃是这批人的刁钻阴毒,天底下的坏事,只怕没有他们做不出来的,此外,左宏与朱镇二人也五万不可轻视;这一双混帐全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六亲不认,比较起来,他们决不比‘鬼家帮’那群恶鬼好上半分!”

屈无忌颔首道:“古尼说得一点不错,天下的扶率,这遭几乎就叫‘八忠社’聚合起一多半了!”

笑笑;古上才又道:“仇忍的功夫深浅,乃县我们所亲知的,就连屈兄也是江湖上独霸一方的人物,他们二人联手之力又是如何威猛,但在与‘八忠社’及其同路人的拼战中,却也没有占到什么大便宜,可见对方亦非泛泛,多少也有点硬底子,若是再加上我哥俩,力量虽是倍增,但也并不是就有定能吃稳了人家,我们如要抖搂‘八忠社’,必得要据有十成的把握才下手,万一弄砸了,我们的名声性命倒在其次,这仇报它不成,那才叫死不瞑目,水难甘心呢!”

屈无息又接口道:“而且!还不知道他们是否另外尚有什么帮手露面……。·”

点点头,右上才道:“这必须加以斟酌。”

凌重颇不耐烦的道:“说了这么多,事情该怎么办呢?

莫不成就为了对方人多势大匣将这桩冤仇摆下来了!”

这时,仇忍才道:“当然不。”

凌重急道:“你可有了法子外

仇忍道:“我就是为了这件事才路经于此。”

古上才也忙道:“说说着,你有什么妙计?”

谈谈一笑,仇忍道:“说不上是什么妙计,只是以其人?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他们人多势众,我们亦并非我不着助拳的朋友!”

喝了声好,凌重抢着道:“善哉善哉,正是如此,他奶奶的,我们也并不是找不着人帮忙打这场架呀?小子,你心目中可有了对象外

仇忍道:“早有了,如今我就正是往那地方去的。”

凌重迫切的问:“去找谁?”

低沉的,仇忍道:“‘红白道’的人。”

占上才脱口道:“元甚!”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