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魁星》

第13章

作者:柳残阳

吁了口气。仇忍道:“是的,你们知道,我与元苍也是老交清了,但不到迫不得已,我还不愿意去麻烦他,因为这总是极需要流血卖命的事!”

凌重大摇其头,不同意道:“小子你这话要多斟酌;朋友交来是干什么的?就是要患难相扶,福祸与共的哪!莫不成交朋友只为了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嫖窑子有个搭档?这就算得k他奶奶的是朋友了,况已无苍也是个血性汉子,你出了这等事若不去找他,他还会不痛快响!”

土上才颔首道:“老凌说得对,而且为了稳扎稳打,我们还是慎重些好;别到时候制不住人家才叫糟……-”

顿了顿,他又沉吟的着道:“不过,听说‘红白道’的人是自来不出‘寒鸣江’的,这一次,只怕他们要破一破例了……”

哼了哼,凌重道:“不破例不行,我们虽说与元苍的交往没有化忍这么厚,但也算是过得去的朋友,他如果有一点磨路,奶奶的,老子给他翻脸不认儿!”

仇忍点了点头,道:“不会的,元老苍不是拖泥带水的人。”

s忽然像想起了什么,古上才问道:“谈了这么久,仇忍,你还没有告诉我们,到底为了什么事才和‘八忠社’免患子槁起来的?”

仇忍平淡的道:“一件非普通的不愉快——”

不待他说完,屈无忌已抢着道:“说来真叫晰愧,仇老弟之所以会和‘八忠社’冲突,更弄到今天的情景·原因是为了我……-”

呆了呆,凌重道:“什剑为了你?”

苦笑一声,屈无忌道:“是的,为了我。”

凌重忙道:“说说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搓搓手,屈无忌简单明了的将仇忍为了他与勺\忠社”纠葛的前因后果述说了一遍,末了,他难过的道:“实在想不到事情竟会弄到这步田地;而仇老弟又受到这么沉重的打击,其咎全在于我,若非我惹上这桩麻烦,再怎么说;仇老弟也不会有如此损失的,尤其是,他心灵上的创伤更难以弥补了……”

凌重与右上才俱皆沉默下来,片刻后,古上才道:“践不平,有人踩,屈兄;世上总也该有你这样的人,若是为了抱不平之事,为公理道义而付出巨大代价,也就顾不得了一,、,。

凌重也道:“一点不错,屈见,这全是仇忍自愿如此问能怪你?你犯不着自责过甚,要不价忍反而会更不安。”

屈无忌叹了口气。道:“说是这样说,但是、我欠下仇老弟的这笔债只恐穷此一生,亦无能报答干他十……‘-”

平静的,仇忍道:“我们不谈这些,好不s屈老哥;相信我们俱非斤斤计较于报偿之人,而既然不是,就不用去提了……”

凌重站起身来,亲自斟满了几杯酒分置各人面前,他笑道:“来来来,大家热闹热闹,先干杯酒,不用他奶奶坐这里于磨舌头,能把嘴皮子全磨薄了!”

于是,大伙全干了一杯之后,凌重主动转移了话题;他瞅着古上才,贼兮兮的眯着说道:“奶奶的,老古;方才你下去这一阵子,怎的拓了许久才走上来?八成你这老龟孙又暗里打野食去了!”

脸孔一板,占上才道:“才喝一杯酒。你就满口酒话。

我去打什么野食?你难道不晓得我是下去看看动静的?”

凌重嘿嘿笑道:“看看动静要这么久?”

古上才冒火道:“你不信可以间仇忍,娘的,你当谁都和你一样的毛病?见了个女的就抬不动腿啦!”

喝了d酒,凌重问道:“那么,方才楼下吵吵闹闹的是啥玩意?”

仇忍插口道:“是我们两个在教训这家酒楼的老板,这老无赖欺侮人家一个女孩子,太过分了·我实在看不惯d暗施教训,但却不知这里有个姓都的竟跑下去多管闲事即回卧@,。”

凌重抬头道:“郝恩松!”

仇忍一笑道:“是他。”

凌重道:“这姓郝的是我一个记老弟子,人很不错,在这里也蛮有名堂,我哦,看他尚可琢磨,这才收下了他,昨天我哥俩到这里来,都周松自然记得奶奶尽一下他的孝心啦!仇忍,如果他有什么不周?处,我会好好治他一治,再叫他向你叩头赔罪,奶奶的怎么一心顶撞他的师叔你?”

仇忍忙道:“算了,老古业已给交待过去了,别再去难为人家,否则,还叫人将我姓仇的看得太小气了!”

笑了笑,他又道:“至于说硬要叫我高他一辈,似乎也大可不必,桥归桥,路归路,各亲各识,不要眼都恩松为难!”

怪叫一声。凌重道:“这是什么话?小子,你是我老弟,他是我徒儿,你说说,他不叫你师叔叫什么?你越他奶奶渴得名气大,却起混得利数不清啦?赶过两年我有个儿子长大和你相识,小子;你不得不叫我一声‘世伯’了?”

仇忍笑道:“扯你的蛋!”

右上才亦笑道:“小子,你别来这些罗嚷,为人尊长有什么不好?你就笑纳了也讨我们凌大爷个高兴呀!”

无可奈何的摇头,仇忍道:“你两个可真是‘宝一对’?”

凌重忽然冷冷一笑,道:一对了,小子!可是为了一个女娃儿才打的抱不平,嗯外

点点头,仇忍道:“不错!”

古怪的咧咧嘴。凌重道:“那女娃儿,呢,一定长得十分漂亮吧?”

“咳”了一声;古上才探榆道:“至少,比你方才那个心上人要高明上甚多!”

瞪眼,凌重道:“老子又不是在问你,你犯得着枪放那羊騒屁!真他奶奶年纪越大越不成玩意——”

摸摸自家那毛发摇摇大脑袋,凌重又问道:“怎么样?小子,一定是生得不错吧!”

价忍颔首道:“是的报美。”

一拍手,凌重道:“这就对了,自古英雄爱美人,奶奶的那女娃儿叫什么名姓哪?”

仇忍答道:“固盈盈。”

占上才又插略道:“固,坚固的固,明波盈盈的那个盈,怎么样?这名姓还不赖吧?”

念了两遍,凌重乐滋滋的道:“是不坏,是不坏…一”

古上才似笑非笑的道:“不过,只有一点有些令人遗憾?”

凌重急问道:“哪一点外

古上才“噗解”笑道:“就是配你么,未免太嫩了些!”

“哼”了一声;凌重怨道:“你奶奶说到哪里去了?我再是不上路,也不会学那老牛去啃嫩草哪?也不过就是问问而且,仇忍小于是知道这老毛病的,呕,对不对,小子户

点点头,价忍一笑道:“没错;老凌,你的毛病是不少。”

古上才不耐烦的道:“好了好了,别设个完啦。仇忍,咱们马上上路吧,这里高着‘怒汉被’近百,加点劲赶,一天多时间便可到达,早到早好;找着元直把事情谈妥了,尽快带入到‘龙虎山庄’干他妇个鸡飞狗跳!”

一拍肚皮,凌重道:“正合孤意!”

于是,四个人掀帘而出,大步来到楼下,方才那位挨了顿好揍的老板吴二财犹自苦着睑侍候在那里——见他们互贯下来,立即既着屁股站在一边,弯腰作揖;城惶诚恐的露出一副阿础像。

“呕四位爷全要走啦?呕,招待不周,还请各位爷多包涵……方才扰了各位清兴,又得罪了这二位;全是小的混帐。有限无珠,万乞想罪…一”

一挥挥手,古上才冷冷的道:“罢了,以后照子放亮点,多加小心,否则;你嗜大亏的日子在后头!”

肿胀着面颊,吴二财带着奖睑道:“是,是,大爷教训得是,小的日后定要多加小小—,··”

凌重端详着对方,眯着眼道:“这几下耳刮子,可不轻巴外

老老实实的点头,桑二财咽着苦水道:“回爷的话,是不轻,打得小的至今还晕沉麻辣辣的,就差没掉两颗大牙啦,回””!

呵呵一笑,凌重道:“好不掺然——我说伙计,你知不知道我这老弟方才那两下子业已大大手下留倍啦!”

呆了呆,桑二财油调的道:“这个……这个…-”

凌重一本正经的道:“老实告诉你,如若他高了兴,他可以一巴掌砸烂你的脑袋瓜子!”

脸色顿时泛了白,吴二财倒吸了口冷气,结结巴巴的道:“小……一的……,。jj’的……实备…一是有限……不识泰山

古上才道:“老凌,你还提这些干吗?没见他已经吓得不像个人样的人了!”

说着,他反转朝惊惊不定的桑二财道:“等郝恩松回来你转告他,说我们有率先走一步了,以后有空自会再来与地盘桓,你听清楚啦?”

一个劲的点着头,吴二财慌忙道:“清楚了,听清楚了·、…!!

点点头,古上才和仇忍等人出了客栈由名必恭必敬的撞信手里接过了各人的坐骑;纷纷上马出城而去。

路上。

古上才板着脸数划凌重道:“老凌,你他娘的真是没话找话说,和那姓吴的混帐有什么好联的噪了?罗咦个没完!”

一翻眼皮,凌重道:“老子这是教训他,叫他以后少他奶奶瞪着一双白眼,不识真人,也是增地点见识,怎么着,这又错了不成片

古上才脸沉沉的道:“你就是这张嘴巴闲不着。和婊子的那玩意一样,只不过人家是下口,你是上口而且!”

一下子气红了睑,凌重咆哮道:“古上才,古老狗,你他奶奶总是编排我的不是?容得我起了性子,不将作横竖换成三十六个不同的样子我就算体养的!”

冷冷一哼,古上才道:“不用在那里穷嚷嚷,姓凌的,咱们两个是半斤八两,秤上称称,谁也让不了谁半点儿5”

庭重吼道:“你既是心里有数;就别老挑剔我,须知我凌某人也是一等一的角色,铁挣钟的好汉!”

古上才一撇chún角,道:“羞,你是个不折不扣的老色物!”

这时,随后的仇忍忙插嘴道:“喂,你们两个在搞什么名堂?大路上也吵吵闹闹的,像话么?我实在奇怪,你两位仁兄凑在一起几十年,竟没有拼出人命来,真是异数5照说,你们的性情,是一天也处不f去的—……”

凌重虎着脸道:“你不知道,小子,古上才时常把我当他跟于儿子一样,叱过来,训过去,奶奶的,他也不睁眼看仔细了,我凌某人这副尊像,可有一点是他于儿子的模样么?简直不自量力!”

鼻孔中哼了一声,右上才道:“你还当你是什么?莫不成我还低了你一头?”

凌重气吁吁的道:“至少世高不了半分吧?”

仇忍火道:“别吵了,有什么好吵的?没事找麻烦;我看你们两个全是酒足饭馆;撑得连脑袋都迷里马虎的了!”

终于,古上才与凌重才沉住声不再拍杠。四人四骑,加快了速度朝前紧赶,一个多时辰之后;他们已来到一片坡脊之上,坡脊两旁,全是泼墨也似的林子,通路,便是穿越林子中间,境蜒着越坡而过。

望望天色。屈无忌低沉的道:“不用多久;天就傍黑啦!”

仇忍微微点头,问古上才道:“冲夜我们在哪里住宿?”

右上才道:“要不要赶夜路叶

吁了口气,仇忍道:“情势业已是这样的了,早一天与迟一天也无甚分别,我看,就不用连夜奔劳了。”

略一沉吟,占上才道:“越过这片坡脊,约莫不出十里,有处鸡鸣早看天的野店就在路旁,可以将就着住一夜,不过,那地方就是简陋马虎了劳,你住得惯么?”

仇忍道:“在这种情形之下,我又怎能挑肥拣瘦,住不住得惯也只好往下来了;总强似在马背上过夜露宿荒郊回的…,!j

古上才抱歉的一笑道:“那么,我们就到那里落脚吧;只是你这一向讲究惯了的仇大少爷来说,未免委屈了点。”

仇忍低唱一声,道二‘他说不得了。”

忽然——

前行的凌霄一下子放慢了奔速,同时回头叫道:“哈。

你朝前头瞧瞧——”

几个人闻声之下,诧异的抬头望向前面——这时;他们刚刚来到被预;极目所至,可以望见下面一片青葱灰碧的树林与隐在远处的迷蒙山峰,凌重叫他们瞩的都不是这些,乃是一个站在十丈之前,提刀拦路的人影。

四匹马儿立即慢了下来,右上才有些呐罕的道:“这是怎么回事?那位仁兄站在通路当中干鸣?”

凌重笑哈哈的道:“大约是看到我们这几只过路肥羊,想捞他一票油水呢片

神色寒琼,右上才道:“如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