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魁星》

第14章

作者:柳残阳

这时,孟少节越发悍猛迅捷,攻势凌厉。宛如长江大河,浩浩不绝,恨不得一下就将他的对手砸成肉泥!

凌重陡然斜甩双臂,一个倒弓弹回。却又在弹回的一刹技空而起,闪电般几个跟斗,人在翻腾之中,六十九掌业已借着身形的回仰之力暴飞而出!

’益少节顿觉狂监冲激,满眼掌影纵横,他大喝一家,匆全撤身,凌重仍然悬空的身体却“呼”的折翻,眨眼间来到了他的后面,一串掌势又已流星般“腐溜溜”的当头装到!

一价忍说得不错,果然凌重并不是个为了“面子”就连老命也不顾的人,他一见自家的“棍子臂”法奈何不了对方,马上就改以他最擅长;也最为精绝的不传秘家“十八胜空斩”来应敌了!

老实说,以“铁骷髅”孟少节的功夫来论,业已是可列入武林一流好手之群,他的艺业非但精湛纯深,充满一般阳刚之气,尤其他的焊野凶猛之势更有万夫莫当之我,凌重在江湖上的名气已是渲赫低人的,比之益少书要超出了老高一段,但是,他却太过蔑视了孟中节本身所具有的潜

一上来便几乎闹了个难以下台,好在他尚不是那种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一着架势不对,马上便趁风转舵,搬出了真功夫来对敌。

凌重的“十八跃空斩”乃是一种上乘的掌法精军所聚,同时,也是奇妙诡异无比的施展起来,乃是以一串决不可言的凌书腾跃与回滚组成出手的接续动作,在这种状况一卜,他的出手非但力道奇猛,防不胜防,而b准确无比;读重技有此技,已经不知击败了多少问道好手了!

于是——

在这疾若狂降的速度攻击之下,孟少节空有兵器在手却不由步步败退,左文右细仓促间的反担也觉次次落空!

突然,凌重大吼一声,整个身躯民柬似的急转;抖近十九掌齐向敌人,却又在对方挥动兵器猛砍的一刹择而硬生生的缩成一团,往下穷落斜回,反手掌“砰砰”两响,将孟少节震出六步择跌于地!

翻身落地,凌重一抹汗水,破口大骂道:“体个狗娘养的野种,老子是留着手让你,你他娘又偏不识趣,非要追得老子出手收拾你不可,如今也叫你知道利害!”

凌事的两掌,一掌震脱了孟少节的右臂骨日,一掌打得他腰眼全成了僵麻,人几乎一口气没喘上来,这犹是凌重与他无怨无仇,才未下重手,特别的留了情,否则,就这两掌,只怕孟少节就要挺尸,要知道;度重不但是以“邪刀”出的名,他更只有一身深厚无比的“金刚气”!

现在,古上才冷凄凄的一笑,道:“听见没有,我们凌大爷在卖膏葯啦,妈的,他是不吃黄莲不知滋味苦,非要嗜着了才肯相信!”

凌重咆哮道:“你他奶奶少在那里说风凉话!”

古上才板着脸道:“方才,谁叫你他托大?也不知道自己是干什么吃的,就在那里传者卖老,硬充他眼的前辈,真是可笑亦复可恶!”

脸红脖子粗,凌重吼道:“你说,老子又是哪里托大了!”

右上才不屑的道:“为什么你不一上手就用你的时八跃空斩’?直到人家将要摆平你了,看着倩势不妙,才又搬出这套法宝来……”

连连跺脚,凌重火冒三大道:“我怎么晓得这野种的那几下子有此等火候?如果我早知道了,还用得着你现在来放马后炮?”

哼了哼,古上才道:“谁叫你轻敌,这也算了你一个教训!”

“呸”了一家,凌重道:”“给我一个教训?鸟毛的教训‘老子是艺高人胆大,没什么好含糊的,任什么惊险场面也吓不住老子;何况是眼前这点小把戏片

古_!才冷冷的道:“亏你还有脸讲!”

凌重吼道:“老子占了上风,有什么没有脸讲的!你他奶奶——”

仇忍下马,急道:“喂,你们两个是有完没完?一天吵到晚,一路斗到底搞什么玩意?真正返老还童了么?’”

说着,他走到刚刚缓过一d气来的孟少节身边。微微弯腰,他问道:“姓孟的;前面有什么事,你在这里栏着路不让我们通过?”

孟少节约草是痛很了,一张黑盘大脸歪曲着,面色也几乎泛了黄,他额头上汗珠泼泼而落,喘急如牛道:“不…、··知……道……”

仇忍冷冷的道:“你不要太过固执,朋友。否则你是会吃亏的!”

嘶哑的叫了一声,孟少节吼道:“大个……含糊……什么!”

一阵风似的卷了上来,凌勇猛力给孟少节一脚,踢得他狂嚎尖曝,全身扭曲,却咬牙大骂道:“老狗才;你他姐的皮,不要乘人之危,落井……丁……石……你这不……

叫这不……叫英雄……叫无赖c

凌重狠狠的道:“管你说老子是什么都行,老子先按你个狗操的再说,如今;老子看你还旺不狂?还拦不拦路外

仇忍低声道:“老凌,我们走吧,问他也间不出名堂来的!”

目露的光,凌重狞声道:“这三八羔子扶孤逞能,若不给他点苦头吃,他还当我们全是天官赐福呢,小子;我们得略施颜色!”

拖住了他,仇忍掉头道:“算了,我们有我们的事,而这位仁兄又吃你打了个大马趴。也够他为他的行为付出代价了,我们还在这里磨路什么?”

马背上,古上才悠悠问道:“老凌,你就真这么个狠法外

凌重怒道:“别在那里放狗臭屁,我不像你,光说不练!”

冷冷一笑,古上才嘲弄的道:“有你凌老祖师爷下了场干,我们还敢练?这不成了‘长江头卖水’,‘鲁班门前弄大斧’,贻笑大家了外

狠狠吐了口唾沫,凌重骂道:“你他奶奶的就是顶了一顶鸟嘴!”

仇忍道:“我们走吧?”

占上才颔首道:“当然,天也晚了j——

指指犹在那里抽搐的益少节,凌重问道:“这邪龟孙呢?”

仇忍一笑道:“只好放在此地风凉风凉啦!”

四个人立即又策马前行,顺着山坡往下溜,这片坡路却不短;约有里许长;就当他们走到一半多的时候,在右边的林子里,一块斜竖的朝天巨岩那边,业已传来一种奇异的声响;

一呼!呼?呼!……

一吁?吁!吁!……”

凌重味着眼瞧向那边,喃喃的道:“什么他奶奶的声音!”

古上才倾听片刻,道:“是人的喘气声,好像在精疲力竭之后的呼吸!”

点点头,仇忍道:“不错,是这种声音!”

凌重呼咕道:“奶奶的,活脱就像要断!气一样……”

古上才冷然道:“那姓益的拦路于前,可能就是为了这极玄妙吧!”

仇忍道:“非常可能!”

摸摸乱糟糟的胡子,屈无忌道:“过去看看片

笑笑,右上才问仇忍道二‘湘何!”

价忍道:u你们的意思呢?”

凌重期盼的道:“很有兴趣。”

斜了自己这位老伙计一眼,古*才道:“你他妈就是量子心!”

凌重反chún相讥道:“莫非说你就四大皆空了!”

仇忍道:“走,我们去看!”

迅速的他们将马匹牵到路旁,四个人轻悄如四股烟雾段直朝林中那块斜竖的巨石方向掠去。

片刻后,他们业已穿过疏密不一的林降来到声音传来之处,借着校于权叶的掩隐,四双眼透过空隙,在灰暗的光线下,赫然在边前面呈现着一副异常惨烈的情景。

就在那块斜坚的白色巨岩下面,是一片不规则形势的空地,略呈椭圆形十约有十来丈方圆,四周便全叫浓郁的林木给包围了,现在,场子里正有两个人在拼斗着,一个是三十出头的年轻人,那太浓眉大限,鼻直口方,相貌堂皇而威武……但是;此刻他的形容却大大减低了他那种原来十分威武的神韵,现在,他的黄色头巾凌乱的掀坡在头边,头发蓬散,汗水满鬓,五官略呈扭曲,脸色是灰白的,而在灰白中流露着无比的悲愤焦灼之色,他那袭黄色紧身衣里也破碎翻裂,血迹斑斑了,这人的对手,是个又瘦又尽的枯槁汉子,此人生了颗尖脑袋,一副弹头鼠目之状,胳膊伸展出去还不如个孩童的手臂粗,就和两段枯柴一样,但是。那年轻人却似乎对他十分忌惮,颇为慎重,两个人如今正像两只斗鸡般互相盯视着缓缓移动,看情形,他们似是已战了很久了,那年轻人固然喘气粗浊,就是这瘦小仁兄也大口喘着气,不过,这瘦小的人除了显得十分疲乏之外,却并未受伤。

在他们俩人旁边不远的地下,已经四仰八叉的躺着一个人——那个人躺着的姿态是如此僵硬与怪异,给目睹者的感觉又是这样别扭,再加上他身子下一雅又依又稠又刺目的鲜红血水,毫无疑问的证明这个人业已不是个活人了,只是一具尸体而且……

再看过去,嗯,竟尚有一个身材修长;粉面来chún的英俊少年挺立林边,他双目冰冷尖锐,烟亮如电,就好像能穿透人们心窝一样默默注视着场中俩人的拼斗,在这全身来衣美男子左肩上,赫然尚站着一只羽翼全白,金睛铁瞟的巨鹰。

黑衣男人身后,老天爷,在一棵树木的模技上,竟倒找马蹄股反吊着一个人,一个女人!这女人上穿着一袭月白色的亵衣,且这身亵衣也已条条撕裂了——那显然是一顿皮鞭毒打后的结果,自破碎的裂缝处,可以瞧见殷殷臃肿的鞭痕或是业已破开的伤处,女人的头往下垂,浓黑的长发便全垂拂下来十八成她是晕死过去了,垂拂的长发,正在微风里飘呀飘的……”

这是一个什么场面呢?又是含蕴着什么不为人知的恩怨纠葛在内呢?光是叫人看上一看,却是十分迷惑难解的

树干后,凌重油钢的道:“奶奶的,有死的,有活的。

有吊着的,有在拼战的,还有在旁边看热闹的,搞的啥玩意?”

屈无忌注目细瞧,忽道:“注意了,那个袖手观战,后立狠鹰的人物,即是‘山灵堂’少堂主‘黑衣银鹰’孙照周!”

凌重问道:“你认识?”

点点头,屈无忌道:“我和‘山灵堂’的部分人物有过见面之雅——在几次公开的喜庆场合上。”

仇忍低沉的道:“其余的几个人呢外

聚目注视;屈无忌似是有些纳闷的讶然低呼道:“奇怪回…,欢

凌重急巴巴的道:“快说,什么奇怪!”

润润chún,屈无忌道:“怎么搞的,场子里头除了那女人看不清容貌之外,其余的我都见过,全是‘山灵堂’自己人嘛!”

呆了果,凌重道:“什么?全是他们自己的人?你是说,哑,打架的,着打架的,还有那个翘了辫子的全是!”

屈无忌也迷惘的道:“可不是,正在打着的两个人,那年青受伤的一个姓夏,叫夏长祖,号称价臂人’,与他对敌的叫‘血毒手’孔清,业已死亡的那个好像也是‘山灵零’的六个硬把子之一‘山狮’潘昏……”

古上才插d问道:“你是说,这几个人都是‘山灵堂’那六个好手中的了!”

屈无忌道:0是的,全都是!”

吁了p气,凌重道:“但他们为什么自己打自己呢?看那种狠毒法,就好像在与什么不共戴夫的伙人交手一样,双方全红了眼啦!”

屈无忌敲着脑袋道:“怪事,莫非他们都疯了?”

摇摇头,凌重道:“又不像是疯了,一个个神智都蛮清楚嘛…一那个女人又被吊起来不知为何?看情形,似是还挨了顿好打!”

古上才缓缓的道:“听说‘山灵堂’自成一派,不算白道,也不算黑道,自有资产颇富,开山门,设教场;力量也相当雄厚;他们的掌门室主便是孙照月的老头子,孙照月是‘山灵堂’少堂主兼执法,他的二叔‘流云鞭’孙侃是总教头,这一门的规矩十分大,乎素也少与其他派别来往一,、”

屈无忌道:“是这样,所以他们里头的内幕外面便鲜有传闻了……。

吞了d唾液,凌重道:“眼前他问究竟在搞什么名堂嘛?

真叫人大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低沉的;价忍开口道:“据我看‘山灵堂’可能是起了内哄,更确实点说,他们之中有了叛徒,现在的场面,恐怕是在正门规。惩叛逆,与众不同的,是那叛徒似乎不肯束手就缚,打算拒抗到底呢!肝屈无忌颔首道;0是的,我同意老弟这个说法!”

古上才阴沉的笑笑道:“这样看来,十有九成是那姓夏的‘奇臂人’反了‘山灵堂’了!”

一斜眼,凌重挑剔道:“你怎么知道月

抓输的咧咧嘴,古上才道:“那夏技祖的神情惊慌悲愤,而与他对敌的孔清则只有狠毒凶恶之色,夏长祖伤痕累累;孔清却丝毫无损;而且俩人功力又大致相若,由上两端观之,当然造了反的是夏长祖无疑了!”

“嗤”了一声,凌重道:“这又有什么稀奇的?我也看得出他们这些外表情形来,你凭什么便以此判断造反的是夏长祖?”

古上才冷然道:“若非心头凄惶,怎会有惊恐悲愤之色?

只有处于困境中的人才会如此,而那姓孔的除了一脸恶毒之外就找不到别的了,当然他必定是追人的绝非被迫的;夏长祖的形态业已告诉我们如今正被追逼着就是他阁下本身了,再说;两人武功相若,为什么竟是夏长祖受了伤;他的对手孔清却依然无损呢?这证明了攻击他的人不只一个,以众凌寡则寡老大半便是如此;受缉者断不会以寡撵众的,你说对不对?”

望了一望,凌重不服的道:“你说投夏的对手不只一人,那么其他的呢?”

古上才道:“其他的,我想还有一个——业已摆手在这里了!”

一边,屈无忌笑道:“凌兄,你不见那边掠阵的孙照月,一双招子又狠又毒的一直盯着夏民祖转动,毫不移瞬幻古兄说得对,大约叛徒就是夏长租了!”

于吸的笑笑,凌重钢油的道:“其实,呢,我也早就心里有数……只是,哑;我故意要考一考老古的断事能力而已……”

古上才似笑非笑的道:“考我奶奶的;你还是自己留着掂量一下你自己吧!满脑袋浆糊,还硬要逞能,有什么办法!”

渡重咕味道:“姓古的,你休要在这里夸耀自满,你当你有什么大不了?拆穿了半文不值!”

眉毛一扬,古上才冷笑道:“至少,比你老弟要高明得多!”

凌重撇着嘴道:“你自己以为?”

这时;前面空地上,俩人之间的拼战业已更形剧烈,看情势生死胜负之分,怕就要立见当场了!

悄悄的,屈无忌问道:“老弟,我们管是不管?”

沉吟着,仇忍道:“你说呢?”

吁了口气,屈无忌道:“别问我,老弟全由你做主;我是唯你马首是瞻!”

凌重也伸过头来道:“小子,你要伸手不!”

仇忍苦笑道:“那更长祖相貌方正,气宇轩昂,一睑刚烈平立之气;看样子不是个十恶不赦的歹人——但是,谁又敢肯定呢?人心是看不到的,再说,‘山灵堂’若是真正正门现,惩叛徒,这也是他们自己的家务事,我们不明就里,不便伸手,否则,闹个下不了台,未免就大大不值了!”

凌重油响的道:“那么,你的意思是不想管了?”

点点头,仇忍道:0不错,我们如今也在多事之秋,一些不相干的麻烦,还是以不管为妙,老古,你以为如何况

古上才一笑道:“我没有意见,完全看你的决定!”

仇忍道:“好了,我们离开吧!”

一下子扯住了伙忍衣角,凌重低低的道:“但是,小子,我们怎能眼见那姓夏的处身于绝境而不加以援手外

仇忍淡淡的道:“只是因为我们不知道姓夏的是否罪有应得,若他的确犯了不可恕育之过,怕也只好如此了!”

凌重不甘的道:“我们却也不知道他是否不该受死!”

顿了顿,他遗:“何不问问!”

睹了一声,仇忍道:“一问就有麻烦了。”

凌重似乎颇有点悲天悯人的胸怀,他固执的道:“小子,问一问至少比不问好,问过之后,若他该杀,我们也心安理得的离开,若他不该杀,正可救他,强似我们问在心里是个疙瘩,假使b后发现了这人真不该受死的话,那种悔恨换疚才不好受呢!”

仇忍皱眉道:“老凌,烦恼皆因强出头,你怎么如此爱管闲事对

哈哈一笑,凌重道:“身为江湖人;该维江湖义,挤列武林群,应遵武林规,江湖的义气是什么?就是凭一腔热血,一颗赤心,济危扶困,锄恶惩好,武林的规矩是什么?就是抱满怀挚诚,明方寸忠恕,不乱杀,不凌弱,不贪心,不昧心,更不为了相惹麻烦而见死不救,见疑不察!”

懂了一声,仇忍失笑道:“这些话出自‘邪刀’凌重口中,倒真是叫人疑是你凌重,乃慈悲出世的高增了。”

凌重正色道:“我说的是真话,小子,决非扯谈!”

仇忍为难的道:“你这一说;我可拿不准主意了……”

忽然又似想起了什么,凌重忆道:“哦,还差点忘了,小子,就算那姓夏的不值一救吧,那被吊起来的女人却不能不问,你想想,能将一个女人吊起来毒打那主儿还算正经么?有罪治罪;有错也错,把人吊起来毒打,正道角色岂有这种作为的了”

咬咬下chún,仇忍道:“老凌,你是真要管?”

用力一点头,凌重道:“是,我也看不惯那种以众凌寡,倒吊女人的人物!”

古上才笑道:“妈的,我们凌二爷自来是风流种子,传香惜工的哪!”

凌重怒道:“去你奶奶的!”

屈无忌瞧着仇忍,问道:“怎么样?”

叹了口气,仇忍道:“好吧,就依老读的意思!”

哈哈一笑,凌重道:“/j’于,这才像个好汉!”

大约是凌重兴奋之下的笑声稍高了一点,空地那边正在掠阵的“黑衣狠鹰”孙照月突然将目光投射过来,神色中充满了疑惑……

古上才第一个察觉,他低声道:“不好;姓孙的可能发现我们了!”

凌重大咧咧的道:“有什么不好!反正我们已经决定要叫他发现了!”

这时,约在二十文之外的孙照月猛一挥臂,一声尖锐的啸映摔起,立在他右肩头的那只狞猛巨鹰,业已冲天而起!

一仰头,凌重笑嘻嘻的道:“放鹰啦?”

古上才冷冷的道:“这小子是不见兔子先撤鹰呢in

一分前面掩渡的树叶,仇忍道:“我们出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