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魁星》

第15章

作者:柳残阳

四个人“刷啦”一声齐齐窜出树林,站到外面空地上,这时,那硕大无朋,又狞猛凶悍的狠阿正在天空盘旋打转,同时发出几声凄厉可怖的唤啸来。

现在,他们才看清楚,当天,那只翼展几有六尺的巨鹰;非但形象威猛凶悍,它的弯曲民像上更套着一枚尖利的铁爪,西爪之上,亦套在闪闪的趾约,看那模样,就像能将个大活人生生断裂了!

抵科chún,凌重道:“乖乖,好的恶的扁毛备生!”

占上才翻着眼珠道:“我看姓孙的断不会拿它来行猎,恐怕专门用来伤人的!”

凌重的目光虽看着半空盘旋的狠鹰转动,一边喃喃的道:“伤人?这种大玩意就连头野牛也能抓散户

低促的,仇忍道:“它为何不扑下来外

屈无忌镇定的道:“孙照月未曾发令,它不会贸然行动的!”

举目瞧去,仇忍发觉那边的孙照月也正睁着他那双锐利的眼睛望向这边,显然,他是惊异又纯罕了,但无可置疑的;包括在他那惊异与纳罕的神色中,尚有一股炽烈的愤怒!

空场中;正在豁命拼斗的两人亦因仇忍他们的突然出现而各自跃退两边,这两人一面互相戒备,一面又迷惑不解的频频望向这里……”

于是;古上才低声道:“上前吧,我们!”

点点头,仇怨当先,一行四人缓步朝前走去,直到距离对方只有五六立远近了,他们才站立脚步,分开站好。

目光冷澈如冰的注视他们,半晌,“黑衣狠鹰”孙照周才微微仰头,寒凛凛的开口道:“有何见教声

笑笑,仇忍道:“不敢,只有一件事不解,尚清明示,以便释怀。”

孙照月据做的道:“说!”

吸了口气,仇忍道:“请问。你们为什么在此地拼杀?”

冷硬的一笑,孙照月遭。“无可奉告厂”

仇忍微微的道:“为什么?莫非此中尚有不可告人之密!”

神色突沉,孙照月厉声道:“没有任何理由,就是不能告诉你们,现在,各位可以请了!”

“咦,这又不是你家产业,你凭什么要我们‘请’?”

盯着凌重;孙照月沉沉的道:“朋友,你们是来找差地的?”

凌重大声道:“那要看你的态度而定!”

chún角微微抽搐了几下;孙照月道:“你们到底是什么意思外

仇忍又回答道:“很简单;只是问一问,你们为何在此厮杀!”

暗一犹豫,大约孙照月觉得形势对他不大有利,他咬咬牙,才十分勉强的道:“这是我们的家务事——惩治叛徒。”

果然被仇忍猜中了,地笑了笑,道:“谁是叛徒?”

孙照月冷冷的道:“不关你事!”

深沉的笑笑,仇忍道:“碰上这种场面,总难免予人一种疑惑迷佣的感觉;因此,便得问问;你又何妨一谈!”

孙照月愤怒的道:“为什么我非要告诉你们?”

仇忍平静的道:“因为我们这样要求了,另外——”

扬扬眉,他接下去道:“如果你坚持不讲,而我0!又必须要知道的话,僵下去迟早大家都会弄得不愉快,尤其对阁下来说。更是如此!”

双目暴睁;孙照月狠狠的道:“你威胁我外

仇忍道:“不敢,随你想了。”

凌重又接上腔道:“孙老弟,我们问问事实真象,又损不了你半根毫毛,我奇怪你还有什么好磨蹈的!”

微微一凛,孙照月道:“你认识我孙照月?”

呵呵大笑,凌重道:“大少盛名,远播天下,我们焉有不知之理?何况你方才肩膀上立着的那只扁毛畜生,更是活招牌了!”

孙照月变色道:“朋友,你称呼我的爱鹰,用词上最好稍加斟酌,什么扁毛富生?简直粗鲁不堪!”

凌重斜着眼道:“那么,干脆叫它祖师爷爷可好!”

双须紧绷;孙照月的语声进自齿缝道:“不可理喻户

挥挥手,仇忍笑道:“老凌,你少开营口了,还是让我这可以理喻的人来和孙少堂主谈谈话,亲近亲近阳!”

顿了顿,他对孙照月道:“你还没有回答我方才请教的问题,孙少堂主,哪一个是你所谓的叛徒之人外

孙照月似是尽力压制着他心中的沸腾愤怒,深深吸了口气,面色铁青的道:“手执‘双节机’那个就是!”

是的,手执“双节棍”的人可不正是夏长祖?他那根“双节棍”分为两截,中以六枚铁环相连,一截长,一截短,长的那截约有三尺,短的一截也有尺许,一长一短的两截棍全是纯钢打选;粗通鸭蛋,蓝恶扬的,乌溜溜的,显然是一件适于远攻近博两用的绝妙武器。

沉吟了一会,仇忍故作恍然道:“哦,是你”

同时,心里在想道:“这夏长祖号称‘奇管人’,他这名号的由来,可能便在于他那两节棍运展之妙上了,方才看他近退远拒,果然也相当的勇惺隼利,如若此人心地尚佳,未尝不是个可用之材……,·”

叹了一声,凌重又味味的笑道:“唉,孙大少,可不可以告诉我们,这姓县的老弟弟是犯了什么叛逆大罪,竟值得要他老命月

退了半步,孙明月幕然咆哮道:“你们算是什么东西,如此得寸进尺的妄做无理刺探?孙某人并非阶下之囚,你们却似在逼迫起我的口供来了?不论你们是哪一路的牛鬼格神,须知‘山灵堂’的少堂主亦非是易斯之辈!”

p凌重毫不温怒的道:“暗,畴,别火呀,谁在‘得寸进尺’,谁又在‘无理刺探”啦?遇着这桩扎眼事儿;我们开d问问,满足一下好奇心,也不成么?”

g额头上筋丝浮起,呼吸急促;孙照月凝昂的道:“我奉劝你们切莫管闲事过了火,否则,日久天长,只怕列位将有所不便了?”

一瞪眼,凌重叫道:“奶奶的,你反倒威胁我们来了对

孙照月厉声道:“现在你们立即离开,我孙某人可以不子计较,再说,你们就会后悔莫及!”

凌重大马金刀的道:“好吧,老子这一犯了心火,就和你泡上了,老子却要看看待会是个怎么‘后悔莫及’法!”

仇忍接口退:“孙少堂主,我十分希望我们在不伤和气的原则下搞清楚这件事的来龙去脉,若等到扯破了睑,恐怕环便’的将不会只是我们,至少,眼前阁下‘不便’的成分就要比我们来得多多呢片

神色是怨毒的,表情是痛恨的,孙明月盯视着仇忍,皱眉道:“你们——是准外

仇忍一笑道:“我想,现在不是你该发问的时候吧!”

孙照月道:“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半截杀出来捣乱?”

点点头,仇忍道:“问得好,答案也非常简单,我们只是要搞明白,这位姓夏的朋友该不该死而且!”

孙照月怒道:“这与你们什么相干什

冷冷的,仇忍道:“天下若有不平之事,就须有人来维护正义,有委屈之行;便得有人来伸扬公理,有冤屈之情;更应有人挺身来加以流雪,孙朋友,这就是了,能说与我们,或任何个具有良知的人没有干系么?”

窒了一窒,孙照月吼叫道:“你们是故意来挑衅惹事的,你们是一心来找麻烦捣乱的;还编排这一套冠冕堂皇的理由唬人介

仇忍笑笑,道:“设若你这样以为,我们便无话可说了!”

这时——

占上才很厉的开了d道:“姓孙的,你不说么?”

狂笑一声,孙照月道:“告诉你,我孙某人也同样不吃这一套!”

右上才阴森的道:“只怕由不得你了——”

就在这剑拔署张,一触即发的紧要关头里,那边,浑身血汗交滴的夏长祖突然嘶哑的大叫道:“各位朋友,这件事的前因后果,用不着询问孙照月,在这里我便可以原原本本的向各位申诉个一清二楚!”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