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魁星》

第16章

作者:柳残阳

突然旋头;孙照月刚烈的怒吼:“大胆叛逆,你还有睑在这里插言放肆!”

夏长科观颗抽动,面色惨白的抗声道:“我为什么不敢?

你们暴虐专横,强人人罪,更不辨是非,不分黑白的硬将‘叛逆之’?名栽扣人头,难道就叫我如此不甘愿,不声不响的束手就缚?!”

大吼一声,孙照月厉色道:“好富生;你还狡辩推赖?s”

在夏长祖对面,那“黑毒手”孔情立时蠢囊慾动,准备扑袭,凌董朝前走近两步,笑哈哈的道:“暖,嗟,老伙计,你可别动手周,我不妨老实告诉你,在我们没有弄清事实真象之前,他奶奶你只要一动,我们说不得就要先将你摆手峻!”

孔清恶狠狠的瞪着凌重,但是只好暂时打消了攻扑的企图,咬牙切齿的站在那里于摆着架势··,·-

p中“赏了两岸,凌重道:“孙大哥,呵呵,看样子这里头还颇有文章呢,可不是么外

孙照月租横的道:“不管这叛逆如何歪曲渲染,苦求哀告,也没有人能教得了他,谁也不能!”

凌重侵吞吞的道:“我看,我们先别说大话。等到我们双方决定了该怎么做以后,那时大家就会晓得能与不能了!”

说着;他转对夏长祖道:“来,小年轻人,你说说看。”

孙照月愤怒的拦阻道:“叛逆之言,岂可证信?他断不会讲真话,决不会吐实言,没有一个犯过之人会承认他所犯之过!”

这时,仇忍冷淡的道:“话是不错,但若夏长相言来有所歪曲不实之处;你老兄也可面对面,口朝日的对质呀j”

孙照月气得脸孔铁青的道:“我没有这个必要!”

凌重笑哈哈的道:“恐怕你非有这种必要不可了!”

气涌如山发档上指,孙照月大叫:“凭什么?”

一挺胸,凌重道:“凭老子们的铁拳快刀?”

孙照月突然冷凄凑的一笑,迢:“很好,你们来吧

大步站出,凌重大声道:“老子含糊你个乌什

一皱眉;仇忍道:“且慢,老凌!”

站定回头,凌重冒火道:“奶奶的,这王人羔子是仗着他的背完硬了,若是我不给敲几下,他还真能驮动五岳之峰呢!”

仇忍低沉的道:“事情本问清楚,老凌,我们尚不知这个手值不值得伸,这桩事应不应该管,贸然打起来了;算是什么名堂?这不成了糊涂仗啦?!”

凌重悻悻的道:“你没见他那等嚣张鸣外

吁了口气,仇忍道:“这是必然的,换了你,只怕你的火气更比他来很大!”

古上才此刻一指夏长祖,冷冷的道:“行了,朋友,你开腔吧!”

横展两步,孙照月大吼:“不准?”

脸色一沉,古上才道:“姓孙的,还是让他开d的好,至少你尚有一半的机会可以避免我们的干预——如果夏某人确实罪有应得的话;若你现在阻挠他的申诉;则表示你这边的理屈,你既理屈,我们就不得不抱这不平了!”

仇忍抢着道:“他说得对!孙朋友;你不要便找麻烦上身!”

痛恨的咬着牙,孙照月猛一仰头,不再出声——他是被逼得同意了,因为,他有一种感觉,眼前的四位不速之客,个个全像是难范难缠的人物,他们站在这里,竟有一股无可言喻的威慑之气,而俗语说得好,“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没有三分三,还敢上梁山么?

笑了笑;仇忍道:“嗯!这才表明了你的大公无私,坦荡胸怀…,、_

接着,他朝夏长祖道:“你可以开d了,但是。记得要讲实话;如果你欺骗我们,恐怕你将要承担的后果并不比先前轻松!”

艰辛的咽了d挺液,夏长祖疲乏却清晰的道:“我姓夏,叫夏长祖,是‘山灵堂’的六名‘护随’之一,江湖上,人称我为传臂人’……”

仇忍道:“这些我们知道,你说说着,孙照月为什么要宰你的头?”

发白又推悻的面孔浮现起一层无可言喻的激动悲愤之色,夏长钮微微颤抖着,声音沙沙哑哑的道:“堂里有个自小便卖了身的婢女,她叫小翠,一向是派在后宅侍候大少奶奶的,也就是侍候孙照月的妻子;小翠在‘山灵堂’当下人,已经有八九年时光了,因为处得近又朝夕相见旧子一久,我与她便在无形中发生了情感!久而久之,演变成了一种极为深挚的爱悦;我喜欢她,她也对我好!我们宣过誓,错过光,若不是对方,决不谈论嫁娶……”

呵呵一笑,凌重开心的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速,这是件值得喝彩的喜事呀,怎么搞到后来又出来凭大批漏!”

脸颊的肌肉抽搐着,两边的太阳穴也“穷”“突”飞动,夏长祖目光凄厉的瞪过孙照月一眼,接着昂然的道:“不错,这本是一件好事,但就在我们互订白首之盟的几天以后,却传出了我们的少堂主要纳收小翠为妾的消息,我一直不知道,少堂主对小翠也早就暗中起了染指之意了!”

厉叱一声,孙照月报酷的道:“温富生,你不要红日白牙,胡说人道;我身为‘山灵堂’少堂主,慾想纳娶一名y宽为妾,正是光明堂皇之举,而且易如反掌,何须‘指染’?”

点点头,凌重道二w碍对,他有道理,天下女子天下人求,只要你有这个本事求得上;虽然孙朋友协已有了太座,但是一个大男人多个妾诗也未尝不可,没有什么说不过去的,这等左右逢源的齐人艳福,就叫我吧,也一样期盼慾享!”

低促的,古上才骂道:“老凌,你他妈叫不叫人家说下去了?正在这等节骨眼上,你却插吃打岔,却说起自己的一篇道理来了,真是可恶!”

不待凌重回答,占上才又催促道:“夏朋友,说下去!”

呼了口气,夏长祖接道:“当我得知这桩消息之后,不啻晴空霹雳,震得我神魂恍绕,在焦惶不安的煎熬情形里度了两天。我实在没有法予了;只好亲去谒见孙少堂主,将我与小翠中间的事原原木本,毫不隐瞒的坦陈于少堂主之前,但盼少堂主能怜悯我们这一段艰辛培养出来的情感,赔全我和小翠的姻缘;我说了很多,也求了很多,但是,少堂主非但不同情我;反而大发雷霆,横加羞辱,当场将我赶出房外,又立即下令将小翠软禁,只在一个时辰?后,我也接牵着堂主手谕,叫我在第二天远赴关东去办理极本并不需我去办的琐事……那天夜里,我心头的悲伦与悲愤交集,简直就要遏疯了我……我晓得这是一个陷讲,一个阴谋;一个明摆着的圈套,只要我一去,我与小翠这一生的幸福和希望就全要幻灭了……-”

带着一丝咽塞的气,他又悲愤的道:“我一夜失眠,焦躁痛苦无比的在房中思考了一宿,摆在我面前的,只有两条路好走,一条是忍辱含冤。放弃我与小翠的终身之约,任凭我们的誓言化为泡影,任凭我们心头的创伤水难平复,像一个懦夫似的唯命是从,像一头被人家牵着鼻子走的拘一样到关东去;另一条路,则是不顾‘山灵堂’的威迫利诱;不管孙少堂主的势位盖天,为了要争取终生幸福,要实践我对小翠“非卿不娶’的诺言,只有强行的脱离‘山灵堂’,带小翠逃走s我反复思考,细细审量,到?最后,我发觉我委实无法抛掉小翠——我爱她,我便不能没有她;于是,我下定决心走第二条路,就在拂晓之前,天包该隧里,我破窗进入小翠软禁之处,带着她一道离开了像座车狱般的‘山灵堂’……天不可怜我们,神不保佑我们,我们仅逃了一日一夜,就在这里被他们追上堵截住,他们要杀我,我不甘受弱,因为我自觉没错。所以我抵抗,而小翠……

却被他们擒着痛施毒打,如今还倒吊在那棵树上,这群豺狼,连吃人都不吐骨四……”

平静的,仇忍道:“你的叛逆事实,就是这些?”

眼眶含蕴着痛泪,夏长祖点头:“就是这些……假如男女相悦之情横遭迫阻之害也叫‘叛逆’的话……”

仇忍慢慢的问:“孙照月喜欢上你的意中人,嗯;小翠,正如方才百友所言,天下女子天下人皆可追求;无可厚非u

震了震,夏长祖绝望又悲怒的道:“这是活生生的拆散人家,挖人的心,断人的肠林…、·”

一仰头,仇忍道:“听我说下去!”

凌量笑呵呵的道:“小伙子,你懂个鸟?”

淡淡的仇忍又道:“其中却有一个问题,亦乃症结所在——问题是,孙照月要纳小翠为妾。小翠本身愿不愿意外

一下子将面孔胀成紫红,夏长祖激动的叫道:“她当然不愿!一千一万个不愿,小翠甚至已经决定,如果孙照目硬要逼她,她将以死为节!”

仇忍冷冷的道:“真的外

夏长祖高声道:“我可以起誓——小翠也在这里,你们可以亲口问她,由她自己回答!”

回过身,仇忍问孙照道:0如何?孙朋友!”

神色寒底铁青,有如罩着一层严霜,孙照月硬板板的道:“什么‘如惊?”

仇忍一笑道:“由那姑娘亲口回答这个问题!”

协照月冷森的道:“什么问题!”

豁然大笑,凌重插口道:o什么问题?就是你是否强纳人家做小老婆的问题!我说孙伙计;这个节骨眼上装糊涂,可装得不对时候呢!”

用力一咬牙,孙照月大声道:“不用间,你们有什么怀疑之处,我都可以告诉你们什

仇忍安详的道:“你心虚外

孙照月大吼道:“无须如此!”

一侧,占上才冷清的道:“首先,县长祖说的话你承认是实在的?”

孙照月激愤的道:“他是断章取义,巧言令色!”

微微颔首,古上才道:“那么,你说说你的?”

双手握拳,青筋浮额,孙照月租声的道:“好——小翠这戏人自十余岁卖县人‘山灵堂’为婢奴,那是因为她祖无恒产,家计艰难,又父老因病,食指法警无以糊口之故,我爷见她可怜,慨尤以纹银三百两买下并派至后院裁闲打杂,换句话讲,她是我孙家的奴才,也是我孙家的产业,我身为少主人,看上了她,正是她的鸿运当头,凭我的身份地位,比她好上千百倍的女人照样可以到手,又何况区区一名丁爱?我如此恩宠于她,不料这钱人却不识抬举,竟然大胆无耻,乃卑劣的和我一名‘护随’私逃。简直可报可恶,万死不足赎其衍!”

古上才冷然道:“如此说来,你这使女是不甘愿做你的小星了s”

孙照月咆哮:“她是不识始举,是无羞无耻——”

狂吼一声,夏长祖尖叫:一你胡说!”

挥挥手,仇忍道:“孙照月,男女婚姻之事,首领两厢情愿,不惜,你是有财有势,但人家不答应你也并没有错,再说,你看上她,她不一定就会看上你,这和‘受不受抬举”是两回事,何况,相悦相爱也多凭缘份,有财有势的也未见得就能获得住人青睐,更不能就凭借财势占着人家无财无势者的上风,我认为你这几句话十分牵强!”

孙照月怒道:“小翠是我孙家使女,对她,孙家有绝对的支配权力——我要纳她为妾,无须得到她的同意;更无需征求她以外的任何人同意?只要我想,我就可以这样做,她不得反抗,这和迎娶门当户对的女子情形截然不同!”

仇忍沉下脸道:“这算什么论调?”

强横的,孙照月道:“就是我对你们的答复!”

“仇忍憋下一口气,耐着性子道:“孙照月,不错,那小田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婢女而已,尤其只是你‘山灵堂’中方多婢女中的一个,但是,你要记着,她一样也是个人,而一个人就应该有她最低的权力,应该获得做人的尊严;一个卖身为奴的人亦是如此;她是一个y摸,你们可以役使她,差造她,甚至叱呼她,但却不能羞辱她,奚落她讥诮她,对她的终身选择方面更须要以她本身的意愿为原则,不可强行逼迫,那也是个人,不是头可以随便摆弄的畜生呀!”

孙照月不眼的道:“如此一来,还有尊卑之分,上下之序吗?主不能使仆,认可以抗首,这将变成一个什么局面!”

冷静的,仇忍道:“你该了解‘尊卑之分’与‘上下之后’这两句话了;孙照月,其原本的解释不是像你这样说的,这句话是告诉我们要敬老尊贤,崇长护幼,尤其礼数的完善与伦常的贯彻!并不是叫你利用你的权势去强要你的婢女,如果你这样曲解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