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魁星》

第17章

作者:柳残阳

一阵急攻,在孔清惊慌后退中,凌重大叫:“小于,可要将他们宰了?”

仇忍目注鹰旋,闹闹的道:“不,制住就行!”

仇忍只回答了这么一句话,半空中那只巨大的红楼已趁着这个瞬息的空隙,突然敛翼冲落;来势之快,简直就像一颗流星!

一挥施抽,仇忍急速倒退,同时三十七拿分自三十七个不同的方向暴击目鹰,但是,这一次那只扁毛富生似乎犯了四性,它并没有腾翅飞避,反而尖响凄厉,猛的贴地前审,尘沙弥漫里,只见巨鹰的羽毛纷飞,全身扑旋,它竟用两只厚实的巨翼扫砸向仇忍双胞

惊异的“嗜”了一声,仇忍想不到这只属于禽兽之流的银鹰居然尚具有此等攻袭猎物的技术,在刹那间,仇忍双臂辞抖,硬生生拔空六尺。险极的躲过了这出乎预料的一击,于是,他是真的冒火了——

一扫未中,巨鹰尖啸着猛然翔飞而起,仇忍凌空的身于落地倒仰,右手挥民,一轮彩光夹杂着银辉的光图闪电般射出;由于去势是那等快准,几乎就在破空的声音方才响起,这颗沉重的“认俞圈”已“噗”的一声击中了空中的巨鹰左翼!

纷落的羽毛中尚有着被砸断的硬羽羽管,更带着点白血液,那头巨鹰高亢惨厉的啸泣着,马上在空中抖晃翻腾起来。

银环“嘿陈”一转;滴溜溜的回了价忍手中,仇忍将银环在掌上拓了掂,正待再向上掷射,那边,与屈无忌斗得满头大汗的孙照月已突然发出了一声短促又尖锐的怪异口哨,银鹰“呼啦”一下振翅升空,略一盘旋,就那么歪斜不稳的遥遥飞走了。

孙照月一边往反冲刺;一边嘶哑的大喊:“姓仇的……

你记住了,你伤了我的爱禽,我亦不会与你甘休疗

仇忍笑笑,道:“这只扁毛畜生委实相当凶,但你却也见机得快,将它召走了;否则,这么凶的飞禽岂还能留名下来伤人?”

六尺庆,只有两指宽的“软钢刀”挥霍如电,孙照月尖厉的叫。“你不要狂……姓仇的……我会找你的……你将我的鹰伤成什么样;你就会变成什么样——甚至更掺!”

屈无忌在回闪游挠中,他那根粗有鸡蛋般的黑皮绞京就犹如一条怪嘴也似飞舞穿织,疾苦流光,这条皮索在他手中,业已不是一条单纯的皮索了,他更已将始与根的招术搀汇了进去。

一面奋力兜着敌人的对身,屈无忌大笑道:“孙少爷,你就不用替你那只扁毛麦生担心啦,如今,还是先把你阁下自家的老命原周全了再说什

孙照月连连躲闪,拼命反扑,耳朵里却忽地听到一声历哼,他眼角急膘,那边与凌重交手的孔清早已一个大马涅挥仆于地!

汗水夹着颤栗一下子从全身毛孔里冒出来,孙照月顿时只觉背骨泛凉,心往下沉,他猛一咬牙,挥刀冲扑。却在屈无忌的追逼中掉过头便跑,他是跑得如此快法,只一个起落,业已钻进林子里消失了踪影。

当然,屈无忌是不会追赶的。他哈哈一笑,黑皮绞索“呼”的接回自家在腕,他边扬声道:“孙大少,慢走啦,我这厢不送了!”

说着,他侧首望着意态悠闲的仇忍,问道:“仇老弟,放他走该没有错吧?”

仇忍一笑道:“没错,反正也不能杀他——尤其以你的立场来说,与这位孙朋友多少也有见面情呀户

打了个哈哈,屈无忌道:“老实说,我刚才可真有点下不了台呢!想不到这小子倒会利用这种浅薄关系与我套交情卧d””刀

佛拂袍袖,仇忍道:“所以孙照月这个人也算相当精明了,他至少能屈能伸,而且抓得住任何可以利用的细微末节。”

屈无忌笑道:“却挡得我险些说不出话来……”

仇忍扬扬眉梢子,尚未及回答,另一头的的凌重已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他呵呵笑着道:“小子,那姓孔的业已吃我放倒了,遵你的回,没要他老命,仅是要他个暂时不吃食而已!”

仇忍点了头,目光瞧向正自一例瞩纷走近的更长祖,这个多情种子距着他们几人还有好几步远,业已“扑通”一声跪倒地下,感激泪涕的压着声道:“各位前辈,今日若非各位前辈仗义援手,我与小翠以后的日子就全完了……我不知如何向各位前辈来表达我们心中的铭盛,我只能说,此后有生之日,都是各位所赐,只要我俩有一口气在,就永不会忘记各位前辈的大思大德于丝毫……”

屈无忌一个箭步上去扶起更长祖,笑道:“不用客气了,我们助你,并不稀罕你什么感恩图报。只是看不惯姓孙的那秋天赖暴虐作风罢了!”

淡淡的,仇忍也道:“屈老哥说得对,王长科,混抗不渡的江湖道上也该有几个真能抱不平事的人,否则,天理公道何存?”

转着眼角,激动的泪水,夏长祖喀着声道:“各位前辈这等恬淡高远,人世人好出世心,助急难,昭冤屈,换危倾,就这种宽阔胸襟,已是我这些人所望尘不及的了”,回,护

价忍一笑道:“朋友,你也别把我们掉得太高,我们几个除了爱管闲事而本身功夫又比一般人稍强上一点之外,其他也无甚超兀脱俗之处,说起来亦委实寻常得很。”

这时,凌重呵呵大笑道:“得了,他奶奶大伙都别这么困不简丢的了,姓泛的用不着讲,仇忍小子也无须大嫌,过?分就他妈的显得虚伪,嘿,夏长祖;你那身伤,可重不重呀?有没有伤到筋骨之处?”

d赶忙挤上一丝笑容,更长祖道:“托前辈福,也都是些技皮浮伤而已……就是因为耗力过巨,人觉得十分虚脱困乏……。

一胜牙一笑,凌重道:“好极了,如此说来,待我替你效勒之后,至多静养个三两天大概也就痊愈加常啦。”

仇忍接口道:“走,我们去看看那位姑娘。”

屈无忌一架夏长祖的骼胶南扶着他走,边笑道:“朋友,只怕你早已迫不及待了吧?”

窘迫的职红了脸,夏长祖蹑儒的道:“倒叫各位前辈——见笑卜……”

于是,他们来到林边,古上才正在尽力仰卧着的那个女子揉搓手肘关节,古上才大约是费了不少力气,如今额头上业已见了汗珠。

夏长祖踏前一步,感激的道:“古前辈,劳使前辈耗心耗力!我真·……”

脸上毫无表情,古上才打断了对方的话:“甭罗唤了,你马上替你的未来老婆推探一下田田上的关节,以使活血松筋,吝则,当心她血脉不通,臃肿难消,以后可麻烦啦!

我是不便在那些部位下手,特地等着你来的。”

连声答应,夏长祖急忙蹲下匆匆控热了手掌,开始为他的心上人推拿起腿脚部位的关节肌肉来。

仇忍端详着地下躺着的女子。嗯,一张治水睑儿,五它秀丽,皮肤细白,说得上是个标致姑娘,就是此刻紧闭双眼,出气如丝,面庞上的气色十分灰败,再加上浑身上下点点鞭伤,青紫淤肿纵横交错,看上去又不禁令人凭添了三分怜悯;这位姑娘,是个属于柔弱多情却倔强固执那一类型的……

搓着下巴,凌重“喷”“喷”有声的道:“嘿。这女娃子生得倒蛮不错,只是挨了这一顿好打与倒吊了一大阵子之后,被打得不成人形了,奶奶的,孙照月这邪龟孙可真很着问!辣手推花,竟然连名头全不顾一下;人家好生生的一个姑娘,就把人家整治成了这般情状,可恶,简直可恶透顶!”

夏r祖显然也感染了一份愤怒与痛恨,他又爱又传的瞧着前面的姑娘。却又满d的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凌重骂了一阵,转头问屈无忌。“屈兄,你怎么教让姓孙的那厮逃之天夭了?奶奶的我想不到他表面上那么咬牙的人物,到本了竟然拉得下张胜来撤回开溜,至少、你也该追上去给他带点什么上道才对什

科批chún;屈无忌苦笑道:“我多少和他也见过两面,有点见面之情,何况他的行为虽然卑劣。尚未造成不可弥补之大过,加上仇老弟言明不须杀戮,因而我也就在他去了,凌见,人嘛,留个退步也是好的。”

显然有点不以为林,但凌重与屈无忌到底交往日子尚短,不便顶驳什么,他打了个哈哈,道:“个人作风不同,僵,有时候看法也就不大一样了……”

仇忍斜了他一眼,道:“你什么作风?凌重,不客气的祛,你经常是胡闹!”

凌重怪叫道:“我胡同?谁不知道我一向稳重,行事利落,绝不拖泥带水,我胡闹?小子,你问问老古这三八羔子——”

拖拥眼皮,古上才叱道:“仇忍说得一点不错,你这个公龟孙就是爱胡闹。另外,我又咬了你哪根鸟啦?你他妈样d就伤人外

猛一跺脚,凌重吼道:“奶奶的,你们合起欺负我老汉十个呀?”

古上才道:“怎么样?”

呆了杀,凌重自嘲的一笑,忙找台阶给自己下:“怎么样也不怎么样;妈的,就算我认栽好了,我是双拳难抵四任,好汉架不住你们太多……”

s“唆”了一声,古上才道:“钱皮。”

正在这时——管一声宛如叹息般的呻吟,悠悠出自地下那位姑娘口中;原时,地紧闭的眼皮也镇做眨动,脸色亦由灰黄中泛出了几抹血红。

8’县长祖一面加紧功夫读,一边兴奋的叱“小翠,小翠回扣,_,师

古上才低促的道:“现在,你按摩她全身筋际骨节,顺防血流方位推拿——”

③于是。复长祖立即又在小翠的全身上下发力推读起来,他是那么用心,那么专注。不多么业已面红气咤了。

吞了口唾液,度重贼兮兮的向仇怨小声道:“记小子,你看着了?”

仇忍修然道:“看着什么!”

凌重笑哈哈的道:“夏长祖这伙计艳福不浅啊……”

皱皱chún,仇忍道:“怎么说?”

吞了口唾液,凌重凑近了道:“你没见他上下其手,大过其‘手抚美脂玉,掌贴诞香肉’的敌啧啧。令人好不羡煞!”

狠狠瞪了凌重一眼,仇忍插头叹道:“老凌,你简直不得了……”

凌重忙问:“怎么不得了什

仇忍低沉的道:0你恐伯有病?”

证了证,凌重急迫:“有病?不会吧?你说我自来身强力壮,宝刀未老,关于此等授合之道,我亦颇有涉及,怎么会有清?”

仇忍一本正经的道。年些病是可以从身体的反应上看出来的,有些病却是只能在病人的精神表露上庄党的,你就属于后者。”

李信半疑的,凌重急急的道:“哦?有这么个说法?依你看,霞,我会是一种什么病呢!”

淡然的,仇忍道:“一种很可怕的病——花癫。”

顿了顿,他又道:“这种病极其严重,乃一见了女人就想入非非,或者闻着女人味道就神志不清,晕头晕脑,加红手软心赢,诞皮赖险的怪病,我们通常有个很适中的名字送给似你这种同好的病者——色中俄克?”

青一下子弄了个脸红脖子粗,凌里暗生生的咬牙抵骂:“他妈养的小子,说了这多,绕了好大一个因子,原本你是在挖苦我老汉呀?你简直可恶透顶!我,我他妈妈这也算色中相鬼?我他妈妈眼睛看着,嘴里捉个边也不成么?这就叫色中俄鬼了外

仇忍平静的道:“老凌,不该看的不要看,不该讲的不里讲,不该想的亦不能想,这才能称为正人君子,你虽然康曾有过实际行动,但你口中吐秽言,心里想婬冶,就已经够得上混帐了!”’?连重急吼吼的压着嗓n辩道:“奶奶的,我一不采花,二不姦婬良家妇女,三不输入老婆,四不摧残幼技,老子表包,取之有门,全到该去的地方凭银子风流快活,这,这还说是混帐?且老子心d如一,有啥说啥,至少比那些表面上堂皇正经,骨子里乱七八糟的泪蛋强上多了,小子你他妈休要一副笑容面孔,乱给我老汉扣帽子?”

五味店一笑,仇忍道:“这是给你一点教训,一点忠告,宏凌,活到老,学到老,别看你痴长几岁。在这人间世上,还有很多道理你不懂得呢!”

j凑在仇忍耳边,凌重浪恨的道:!众增?作任个乌!”

_仇忍倡做一笑,道:“老凌,阁下只对这个字有兴科幻否则,为何一天到晚挂在你啊皮子上?也不嫌肮脏得紧?”

几乎一口气没啥上来,凌重正要个破口抵达,地下蹲着的古上才已长长吁了口气,如释重负的道:“好了,他醒过来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