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魁星》

第18章

作者:柳残阳

“寒鸣江”的江水浩荡而平缓的东流去,江上笼罩着一片淡淡的寡妇,经过朝阳曲照射,白蒙蒙的烟霞又幻移浮沉,逐渐消四!抓湖的波芒与金黄的阳光。互相映辉于人一种炫目的清新及喜悦感受,当江面猛朗而明晰了,那等克四阔浩的景色又不禁表团出天地之间某些特具的雄伟辽落之慨;江水是青等色的,悠悠渺渺流奔向极目所至的天际,与德迈的山峦,飘逸的白云相连接,看过去,似乎觉得层峰,云聚,流水,全在远处五接在一起了……

在“寒鸣江”的中游岸上,有一片怪石群峋的陡斜山坡,那些布满山坡葯岩石是怪异却又碰词的,它们呈灰白色,有的竖立,有的平卧,有的层叠,有的斜支;宛如一头头风化了的远古怪兽,坡顶则较为平坦,但却面临另一边的峭拔组壑;换句话,有人要想登临此被j必须从布满险岩怪石的靠江的一面上去;后边就是首丈田上的山崖峭还,难以攀升了;被顶上面临*发鸣江”,背依百丈组里,筑有田十幢奇形怪状的巨尽,显技,这些石庄园村科全是过着山坡上的巨石来集的,未经琢结,一亦未经*凿,就是那样取来依照它的原形田造成了屋子,看上去又是粗粗又是怪异。但是,无可否认的,它们却十分坚固,且几乎与山坡下原来的那些岩石连成一片,难以分辨了……这里就是“怒叹坡”,被顶上,硬是“寒鸣江”上一日靠水吃水的好汉们“红白道”的老窝了d

紧接坡前,有一个全用巨石砌起来的小湾,三条同样长短宽窄的石砌的码头便并排伸展在湾里,岸边;还有一片草乱芜杂的屋舍,四周全堆满了倒翻过来的大小斑驳船体;破烂灰白的帆布,以及一捆捆的缠绳,一张张的鱼网,断裂的木桨,撑搞等等,显得十分零乱;不论房屋,码头。

以及此刻停靠在码头边的十余条快艇上,全没有任何标志,唯一能表明这里是属于什么组合的记号只有一面竖立在码头边的黑旗,旗作三角形,上面只有核绣着的红白二色彩带。

现在,仇忍、屈无忌、古上才、凌重四个人便骑在马上,遥遥控视着这个地方;凌重手搭凉棚,眯着眼望了一阵,吸着气道二t承书的这个地盘,简直乱七八糟嘛,我是头一次来,在我想象中,这里原该是十分的威武肃煞才对,巴…刀

古上才冷冷的道:“又不是万岁爷的金銮来,还用得着这么威武肃煞作甚!”

摇摇头,凌重道:“但也不能像个破落的渔村!”

右上才嗤之以鼻:“越做大买卖的人外表越不能过于堂皇,否则,叫人家看红了眼,包管一天到现麻烦搞不完!你他妈小家出身,懂个鸟厂百疏谈后毛一场,凌重叫道:“咦?咖真是怪了;咱们哥俩搭伙了几十年,我倒还不知道你先生是大家出身哩,访问,一你他奶奶又见过多大的世面呀叩古上才冒火道:“至少不像你这样大惊小怪,描笑于人!”

仇忍吁了口气,道:“你们不去了,如果你们二位有兴趣吵,可以留在这里,等会我再找人来援引你们。”

凌重忙道:“还是叫老古一个人在这里向着大江流水去吼吧,我没有这个雅兴奉陪,小子,咱们一道走。”

重重一哼,右上才道:“别听这老王八的,小子,我们先走——”

四乘铁骑泼刺刺驰向被下岸边的房舍而去。一边奔行着,仇忍却有些纳辛的往周遭注视,眉宇间,透民着一胜似不可解的速备……

古上才并辔齐驰,低声问。“小子,你好像有什么疑惑?”

、微微额首,仇忍放缓了马儿的去势,道:“照一般的情形说,沿着‘寒鸣江’流域的两侧五十里之内,全是‘红白道’的地盘;他们的人经常在这个范围内出没活跃,我们算是陌生人,人在平常,只要踏进‘寒鸣江”的势力所及,大多数都会遭到截拦盘问,恐怕在来到‘忽汉被’之前,已经遇上好几次持询了,但这一次,怎么我们一直快要抵达他们的老南了,还没有碰上一次见?甚至连他们那边的人也没见着一个?!”

凌重接d道:“沿江左右数十里的范围乃是十分辽阔的,‘红白道’的防卫再是周全,他们一共才有多少人?很可能我们无意间穿过了他们的哨卡巡回,自空隙中走了过来也不一定;这哨卡地带!若要全面警戒,可是太不容易;‘红白道’哪有这多的人手?小于,你不要凝神疑克的,只要略微一想,事情就没那么多古怪。”

摇摇头,仇忍道:“便算我们恰巧透过了他们的哨卡巡骑,自空隙中穿行过来吧,那也是他们外围地面的守卫不够担细,现在,我们已经接近到‘红白这’的老巢了,怎么还没有通首任何阻碍究?他们再是玩忽,也不会玩忽到这个地步;设若我们是他们的对头,这一下,不就等于叫我们直捣黄龙了么?”

呆了条,凌重钢油的道:“僵,可不是这恰·-…”

古上才皱眉道:“不会出乱子吧?”

仇忍目注飘扬在码头边的那面“红白理在知,他又向田同打量薯,上边低沉的道:“好像没有什么乱子——至少有乱子也不是出在这里,要不,此地不会这么平添,也不是这么到景象,此外,你们没见“红白道’的那面‘双带旗’还挂在码头边的旗杆上飘呀自的?”

点点头,古上才道i“嗯,也可能,要是麻烦就出在此地,恐怕他们那面被族早就给扯下来了?”

凌重扬四道:“既然如此,但为何又夜无劫流?”

仇忍道:“要解释这个问题。只有到码头边的那些属于去打听了!——

于是,四个人快马加鞭,顶着这条大庆,呐声如雷似由奔近了那片坐落在单边的屋争……”

一切全是寂静的,房屋,码头,空巨,加上堆满周道的那些破船烂网,没有一个人又,甚至连一只猎狗的影子也没有;空气中飘漾着一种水上生活环境中所特有的胆气,微风吹抚着,懒洋洋的,淡茫茫的,这当空的回头,竟也显得那等的有气无力,不冷不熟了……

四人四娘便停在那些零散的房屋之前,八只眼睛全迷*又疑惑的往四处搜寻着,周道却是这么群,劳得宛如这个地方早就被人世所遗弃了!

咽了口唾液。凌重哺间的道:“乖乖,他们……都跳江了么?还是乘风飞走了?”

古上才叱道:“不要胡说!”

用手指推着马鞍的“判官头”,仇忍迷惑的道:“奇怪,这里既是‘红白道’的总堂口码头了!平素船只进出极为繁杂,人们来往也相当喧嚣热闹,为什么眼前却连一个人影也看不到呢?莫非他们真出了大组泪?但是看着这里的情形,又不像呀!”

吸了口气,凌重道:“我听说有一种迷心窍的癫狂病,这种病邪得很,而且有传染性,只要一个人得了,马上会传给另一个,一传十,十传百,所有这个地区的人全会得上,一旦都得上了,看吧,人人就都被头散发,乱崩乱叫,像鬼附着身似的东撞西闯,或是朝水里跳,或是往崖下冲;用不了多久,全上了那种不易找的阴锚地方挺了尸,一个也回不来了;这种情形发生得十分突然,说不定饭前大伙还好好的,饭后就都疯癫啦!想想正像眼前这个样子,喀,可不是么,那些原孩在此地的人如今当然一个也没了,约莫真发了这种狂癫啦?可怕……”

古上才不禁嗤之以鼻。“老凌,你看你这熊样,说得活灵活现的,就好像真有其事一样,简直一派胡言,怪起老谬之极!”

屈无忌也摇头道:“这只是愚民传言,许多无稽鬼话中的一篇罢了,读兄,那种湮远流括下来的齐东野语,怪力乱神之说,岂值相信片

凌重忙分辨道:“我听人家说,二位,这八世间不可理解的古怪事情多得很呢,你们不信·……”

古上才冷哼道:“你看见了?”

窒了空,凌重又振振有词的道:“只是听人讲——这和看见又有什么不同?你们没发觉这里的气氛?光天化日之下,却阴接惨的,冷凄凄,静结荡的,不残透著有些邪么;原来这里该是十分热闹的呀;说经过了杀戈么?不像,遭到了瘟疫?更不像,火烧了么?明摆着没烧,那么,人呢,人都到哪里去了!”

怔愕着,古上才当然不相信凌重方才那番怪诞的说法,但可不是,漠里的人呢?都到哪里去了;

仇忍平静的道:“老读,你不要在那里妄自猜测,电话连篇,我绝不相信你所说的那种怪事,现在此地没有人踪,说不定有着一桩我们暂时所想不起来的原因,譬如说——‘红白道’的大批人马囵为某一件突然的是事而全部在仓促间出动……,;

凌重咕嫩道:“但是!什么事呢——”

就在他的话完之后,右边的一幢屋子窗口里白光英问,“啤”的一声,一只设羽箭已又快又疾的射向了他的咽喉!

怪叫着,凌重猛然恻首,伸手急措,一下子硬将那只担闪闪的投羽钢箭抓住,几乎不分先后,前面那些原本静合荡的房子里只听连珠强经的机括声”咋”“咋”全响,于是,一只只的钢箭便有如飞驹般乱射而到!

““仇忍首先行动,他双手突抖,“鸣”“呜”怪啸声中,两枚银环泛动着缤纷虹彩飞旋激荡,就像环上生有眼睛一般,那么稳准无比的“当——当”…、·……眨眼就碰落了几十只疾射面前的钢话。

一条蓝汪汪的寒芒也四练绕舞而起,那是古上才,他?出手,其余的箭关便有如泥牛入海,纷纷投入蓝光之中!

作为碎屑。

_用不着凌重与屈无忌再麻烦了,但他们知都是一头的怒火,凌重怪吼道:“他奶奶的,元苍老兄就拿这些东西来!!

做见面礼呀!”

:仇忍霹雳骰大喝一声,振吭大叫:“若你们是‘红白道’的弟兄就马上停手,我们是你们的朋友,否则;休怪我等要对不住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