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魁星》

第19章

作者:柳残阳

仇忍的叱喝声一出,屋子里面的箭矢立时便停止下来,在片刻的沉默之后,由右侧方的一间房屋中传出了一个粗厉的嗓音道二”你们是哪个码头的?先报个万儿听听!”

仇忍从容的回答道:“我是仇忍?”

清楚响起一声惊异的“噶”声,那人急忙问道:“仇忍?

“天魁星’仇忍外

向前凑近点,仇忍高声道:“不错,无苍元大哥哥可在片

很快的;屋门立启,两条人影大鸣般飞掠而来,那两个人全是体壮如牛的大汉;浑身黑衣,由局至胸,围扣着红白二色的披肩,色彩分明,极为界艳夺目,这两个人同样的满脸横肉,形容旷野,行动之间,亦是同样的矫健利落;他们才一落地!仰视仇忍立即双双躬身告罪道:“果是仇大哥,方才我兄弟未曾明察;贸然动手,惊扰了仇大哥及各位贵宾,务乞仇大哥及各位想罪……”

翻身下马,仇忍望着他们,和善的笑道二、二位太客气了,距离远,看不清楚,误会往往是不可免的,而且你们一定又出了什么事吧?若然,那就更怨不得各位这么小心谨慎啦。…。”

两名大汉中那生着络腮胡子的一个有些惊讶的道:“仇大哥好灵的消息——我们这桩子麻烦刚刚发生不到一会,仇大哥竟然已经知道了?”

笑笑,仇忍道:“此情此景此等气氛,只要一看即可判明有了事情,否则,这个码头一直是热闹喧嚷的,如今怎会这般乎静?再加上各位眼前的防范严密,如临大敌,当拨就能以叫人猜出端倪了;老实说,我还不确知你们有什么麻烦呢!”

络腮胡子尴尬的红了红脸,忙道:“仇大哥,我们可不真是紧张过度了?差点把我们当家的生平挚交也当成了对头,还请仇大哥千万包涵,在当家的面前相待一二,要不,被当家的知道,恐怕我哥俩就有苦头吃了……。”

仇忍笑:“二位放心,我岂会如此无聊讲这些闲话!”

顿了顿,他又勃然道:“虽然也来过这里,但仅是匆匆小目,未曾久作盘桓,是而贵帮中人,除了有数几位;我大多不熟,很对不住,你们二位老兄的高性大名是外

络腮胡子大笑道:“仇大哥不认得我们,我m可是对仇大哥敬仰得很,更熟悉得很;大哥你在三四年前来此之际,我们早已回你过风采了——也难怪仇大哥你记不起我们,你只是一个人;好记,我们却有千儿八百人,哪能完全认得?仇大哥,我04许波,他是甄瑞,人家合称我哥俩为‘寒波双拉’”

优忍恍悟道:“’寒波双技’?对了,或记得元大哥提0m协们一份*土。钉d甫’中抽‘汇率’,县么?”

许被笑道:“滥竿充数罢了,例则仇大哥见笑了!”

仇忍道:“国里话。凭二位的能用,列为‘鳖手’业已是委屈了—……”

这时,凌重在一边插口道:“匝,我说小子,你就不给你的老哥哥们引见引见么外

仇忍半转过身,跟着……为双方介绍了,许波和赛瑞又是好奇,又是尊敬的望着他们,许波道:“‘千臂龙’屈大哥,‘邪刀’凌大哥。‘魔剑’古大哥,全是当今道上的金字招牌,想不到现了全被我兄弟见着了,这正是我们的荣幸……

古上才沉声说道。*二位老弟不高抬我们了。”

凌重呵呵笑道:“其实,我们算什么拘局的‘金字招牌’?说穿了半文乌钱不值,只不过是几个在江猢上凑合著渴碗饭吃的若没次罢了!”

许波带笑道:“凌大哥太回应了,太谦虚了……”

横了空重一眼,古上才道:“老凌,若是你要客气呢,也有个说客气话的路子,哪像你这样又祖鲁,又窝囊的八月

凌重博目笑道:“你舌上生莲,你倒是说说我们听听外

一见又要吵动化忍急忙岔开用人,问许被道;华许兄,你还没有告诉我们,你们到底出了什么麻烦?人都到卧里去了?对

没有开口先叹了口气;许波道:“仇大哥,你与我们当家的情感深厚,有如手足;你一定也知道我们“红白道’传统的习惯了?”

点了点头,仇忍道:“我知道——伤们从不将势力范围扩充到‘寒鸣江’流域左右五十里以外的地面去,而你们也不容许别人侵犯进来。”

许波道:“就是这样,多少年来我们一直在照这个自订的法则讨生活,但是,麻烦却仍然发生了……”

仇忍忙问道:“如何发生的?”

许波沉重的道:“‘寒鸣江’对面是‘长春岭’,仇大哥一定知道?”

仇忍道:“是的——那是‘百干会’的地盘……”

一咬牙,许波恨声道:“麻烦就出在‘百平会’身上!”

征了征,仇忍迷惑的道:“‘百干会’?他们在‘寒鸣江’百里以外。有他们自己的生意因子,上几年来也一直与‘红白道’相安无事,河井水并不侵犯呀,怎么会忽然有了问题?这倒令人费解了,如何形成这种态势的呢?”

许波议是提起来就怒火中烧道:“仇大哥,不惜这多年来一直是这种两不侵犯的局面——‘百干会’他们和我们,这些年来,主要的营生买卖乃是收取过路的商贩‘人头税’和大拨的保援户缴纳的‘平安银’,再者,就靠偶而来一次无本生意补贴了,但是,近半年来,因为他们手段太狠,动辄‘狮子大开口’,勒捧得一般旅人商贸与蹑局子端不过气来,全视经过“长春岭’为畏途,所以他们宁肯多绕一围远路,借以避开‘百于会’的压迫,如此一来,‘长春岭’不行旅骤减,过路客商寥寥,‘百平会’的收入也就立打折扣,久而久之,他们便有些吃不消了……”

仇忍问道:“可是,这和你们又有什么关系呢件

苦笑了一下,许波道:“照说是不该有一点儿关系的,‘百干会’贪得无厌;做那‘杀鸡取卵’的傻鸟事,这只是他们自绝生巨,和我们哪里拉扯得上什么牵连?可是,事实上却大大的影响我们……”

仇忍不解的道:“怎么说?”

许波咬牙道:“妈的,他盯因为财源没绝,收入资减,有维持不下去的趋势,党异想天开,妄想扩充他们的地盘到‘寒鸣江’对岸——换句话说、就是要侵犯我们的利益,抢夺我们的饭碗!”

甄瑞也痛快的接口道:“‘百于会’的王八蛋们可真用得如意算盘,他们居然大胆到派人送来书函,明告我们要接收我们江上的一半生意——包括由我们原收的‘顺水费’,‘护运金’,‘成失’,甚至我们自已经营的船货买卖,这不等于在勒我们的脖颈y简直况淡可想,蛮横霸道到了极点……”

许波又气*肺的道:“我们当家的一见此信,自是怒不可抑,非但当场将那封莫名其妙的书馆*得粉碎更在气总之下把那‘百于会’的信差也好换了一顿,打得那小于异用电歪,抱头鼠窜而口……”

仇忍问道:“这是多久以前的事!”

许波道:t天前。”

点了点头,仇怨道:一后来呢?”

添了深chún。许被道:“将那小子打回去之后,当家的立时便下令我们所有的人马严加戒备,同时表明不让“百千岁稍微染指的决心,沿江增派巡骑,密布哨卡。江面上的游查快霞也加多一倍,连我们护运船只上的守卫弟兄亦增加了……”

仇忍微微一笑,道:“约摸许多年没这么措张过了吧产e许被苦笑道:“可不是,所有堂回的弟兄五百余名全部动员了不说,连当家的以下鲢手’六名,‘直手’七名,’星手’四名也全部担负了加倍的工作,仅有的一名‘龙手’却恰巧在月前奉派到黄河‘大兴埠头’去治办一笔大买卖去了,至今尚未回来,因此当家的本身责任就更重,也更忙碌了……”

_仇忍沉声道:“贵强的’力手’是除了元大哥以外身份最高的硬把子,可惜能攀升此阶的只有一个‘肥头’胡春来胡兄,也是你们帮里对晋位升等的规矩太严,条件太苛了,否则;多几个‘龙手’参与大计,元大哥岂不省好多事件

拭去额头的汗珠,许波道:“仇大哥说得是,今年开春的时候,‘鲍手’首领‘大铁链’伍开福自由胡春泉湖大哥提议晋升龙手,另由所有‘鲸手’、‘鲨手’弟兄共同保春,但到了当家的那里被预驳回来,当家的说伍大哥有勇无谋,脾气暴躁,尚无‘龙手’的资格,要他再磨练几年再说,为了这事,伍大哥还用了好多天的情绪呢!”

笑笑,仇忍道:“实则是为了什么呢?”

大心血?富各,许动小青值。。握我们着,固然伍大哥是过分鲁莽毛糙了点!但他本领了很,头脑清楚,反应又快,和大伙全处得好,对红白过近十年来颇多功绩劳苦,照说晋升呢手’是不该有问题的,怪就怪在他一个多月前有一次将一名犯了婬行的手下头目活生生‘阉’了,事前事后又未向当家的英告,后来当家的知道了非常不快,斥资历大哥独断专行,擅作主张,这次他未能自上呢手’的地位,可能全乃此因。只是当家的没直接说出口罢了@瞩”回,刀

仇忍笑道:“无直就是这样,最不能忍受有人冒犯他的权力,忽视他的威严……”

搓援手,许波道:“回头,等眼前的这桩麻烦过了,沈大哥是不是可以在当家的面前替任大哥美育几句?我们全知道当家的对仇大哥你是无历不依的呢、·、…”

仇忍微河道;*许兄体要给我高帽子戴!谁都晓得你们龙头是出了名的牛脾气,两眼一瞪脸皮一技可以六亲不认。

我去说话还不照样碰钉子?不过你既然托上了我,我也就试试吧,到时候作难亦只有认啦……”

接着,他又道:“一打合又将原来的话题扯开了,这才是当前最重要的事——许兄,你还没说明为什么你们的人马突始全不在了?”

许被忙道:“是——仇大哥;三天前我们不是把‘百平会’的信差打回去,同时已立即开始戒备了么?经们这样的反应和措施,‘百平会’又不是白痴,岂有不知道我们心意之理?就在今天佛晓之前,我们沿江而下的三船货,船形岸上的两处堆钱便同时遭到攻击,全部付之一炬,连船上及堆栈的一十七名护守弟兄砍掉了十五个,只剩下俩人激带了伤,消息传来,当家的险些气得吐了血,他在暴怒之下,立即下令所有人手赶往出事地点聚集、同时严令我兄弟俩人负起防卫党口之务……所以,仇大哥及各位方才旺达这里之际便发现一片肃静,渺无人迹了,我们全隐伏在房子里;准备一巨察觉敌踪,立即组杀,大约是紧张过度吧,竟把各位都差点当成对头了,几乎便出了组漏严……”

仇忍深思的道:“许兄,虽说贵裁的船用与栈房遭到破坏,所属亦被惨杀,但是,可确定了是哪一边的人所于的外;许被立道。”当然是‘百平会’下的毒手!”

仇忍道:“有人证外

许波很慢的道:“有,那两名受伤未死的弟兄便看得清塘楚楚!他们亲眼发现指挥这次水上突袭行动的人是‘百千会’的‘百安行’好手‘人面佛’陈保险——这陈保险生得陷目塌鼻掀chún狼牙,黄毛披肩,长青短腿,十足的一头沸沸像,只要看过一次便永远不会忘记;另外,参与行动的那些杀胚个个一身蓝衣,手使‘银约刃’,更是‘百子会’的传统兵器;这犹不说。袭击陆上钱房的那两拨况帐亦在得逞之后返回‘长春岭’途中被我fo的巡骑察觉;他们认出那两批人的带头者乃‘百子会’‘于字行’的硬把子,一为‘青衫同颜’任壮良、华凝紫俩人,一为‘雷章’牛三怨……仇大哥,这是绝不会搞错的,那两名受伤殖水侥幸而逃生的弟兄虽然浑身创浪。血流如注,但神智却极清醒,断不可能连敌人是准国认不出,至于我m的那队巡骑,一个个全好生生的,就更不会看错人了,‘百子会’下此毒手,业已是铁的事实!”

得徽颔首,仇忍道:“这样说,当然就没有疑问了——许兄,’百干会’那边几个首要人物;我们属下的弟兄还识得外

许被退:“他们以前也偶而来过我们的地盘,日子久了,总不会太陌生的,‘百干会’就只那几个有数的好手,弟兄m差不多全在平常见过,尤其像陈保险那种人物,只要一见,便能予人印象深刻,化了灰也认得!”

仇忍缓缓的道:“元大哥率领弟兄到出事地点去,是否意味着便将立向‘百干会’展开报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