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魁星》

第20章

作者:柳残阳

一拍大腿,元苍道:“这句话讲得我舒心透了,阿哈!”

时了口气,仇忍道:“另外,有一件事情相托,不过你这里正是搞得乌烟瘴气的时候;我这件事,还是过一阵子再谈吧!”

瞪大了眼,元苍道:“什么事,你快说出来,我这里的麻烦是我这里的麻烦;你的事我的事咱们可以分开来办,一点不妨碍!”

仇忍考虑了一下,道:“还是先应付你这里的问题吧。

等你这边的纵漏补过了,我们再商议办我的事……”

元苍急迫的道:“你这人怎么啦?说你婆婆妈妈一点不假、连他妈讲起话来也是吞吞吐吐,活像个初到窑子里的大姑娘一样,脱不脱的急煞人;你知道我是急性人·心里憋不得事;你有话就快讲哪!”

仇忍苦笑道:“你已够烦了,何必现在再替你找上些火气?”

哇哇大叫;元直吼道:“这是我的事,你有话不说明白;我岂不更烦,快快,你有什么事现在就说、不要拖拖拉拉的叫我心里痒得难受!”

仇忍沉默了一下,道:“好吧,不过我们先说明白,你听以后第一不得暴跳,第二,仍然先解决你这边的问题再说!”

元苍急躁的道;一快点吧,我他妈早已不对了!”

仇忍平静的道:“我在前些日子和肝\忠社’干了几场。”

元苍睁着眼道:“‘人忠社’?以屠继成为首的‘八忠社’对

仇忍道:“不错s”

元苍忙问道:“怎么样?”

笑笑,仇忍道:“当时那八忠两死四伤,我和屈老哥也挂了彩,但我的‘据泊小筑’却被他们火焚了,几名忠仆也遭了毒手……”

搓搓手,元苍道:“这样说来仍不吃亏呀!”

后角微微抽动,仇忍道:“是的,如果只是这样的话…”w

呆了呆,元苍道二0你还有什么其他损失么?”

一侧,屈无忌低声道:“再没有什么其他损失,就只仇老弟的妻子被‘人忠社’掳去了。”

元苍愕然,随即大叫道:“什么?妻子!我他奶奶的,仇忍你什么时候成的亲?竟连我也不通知一同把我姓元的一脚踢开了;简直可恶透顶!”

仇忍涩涩的笑道:“因为回乡成亲,所以外头的朋友一个也没有惊动,元老苍;你别冒火,我这厢先陪罪·。··‘·”

挣红了脸,元苍口床横飞的咆哮道:“太目无尊长,心无我元某了,别人你不通告一声我不管,连我竟然也瞒着,什么意思?怕我去吃一顿还是怕我抢走你的老婆,这,这是大逆不道,是混帐,是乱七八糟;匣了,完全反了!”

仇忍苦着睑道:“你歇歇火吧;元老苍,就算我的不是;我刚才已向你郑重道歉了,唉,我只是不愿大麻烦你们伸@回卧@嗜*日

元苍气得连眼睛都泛了赤,他咬牙道:“这等终身大事,你竟不告诉我一声;你叫我以后如何向人去说?任何谁也知道你仇忍和我无茶是生死之交,清同手足,可是你连成亲也偷偷摸摸的不让我知道,这算是哪门子的“清同手足’!这是不是天大的笑话;要别人在背后笑掉大牙?生死之交是这么个论法的?丢人啊,我s”

屈无忌忆道:“当家的就原谅沈老弟这次疏忽之罪吧!

以后日子长着,叫仇老弟小两口子好生补偿你一下……”

占上才也道:“不错,元老苍,如今弟妹陷身虎穴,备道折磨,我们正该想尽方法去救她出来才是,岂能自己先沙起来?何况又是为了一桩过去的事情!”

元苍气批响的道:“我越想越不值啊,他妈的!”

凌重沉沉的道:“元老苍,你这一顿脾气发得没有道理。”

元苍怒道:“怎么没有道理?”

哼了哼,凌重道:“你是气愤仇忍小子成亲的时候没通知你?”

元甚大宗道:“当然!”

凌重冷冷的道:“他谁也没通知——包括我们几个;而且,如今两o于剩下他一个了,事情到了这一地步,可谓是鸳鸯生拆,并蒂莲单,反而形成一桩悲惨事实,当年的喜悦不复存在,你老先生不对仇忍加以慰抚,却竟为了他以前成系的时候未曾请你而大发雷霆,这不是更增加他的痛舌与酸楚么?你再不高兴也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冒火;你这一吼叫,仇忍的悲痛感触可不越深了?就算他当初请了你,结果并没有两样,人家现在仍然是孤伶伶的形单影只了!”

一咬牙,元直吼道:“我们去救她出来!救出来后老子再好好教训他们这一对泽夫妻!”

一拍手,凌重道:“对,这才像句生死之交’所讲的话!”

抚着胸口,元书悄哺的道:“我是气不过并……气不过问……”

古上才微笑道:“到时候叫他夫妇俩人好生给你赔罪,多补偿你今天的这场肝火的消磨也罢……。”

元苍板着脸问仇忍道:0你那浑家多大年纪啦?”

仇忍苦笑道:“二十出头了,自小在老家订的亲。”

点了点头,元苍又问道:“叫什么来着?”

仇忍低沉的道:“凤嘉进。”

问清楚了是哪几个字,元苍面色和缓得多的道:“嗯,名字不错,人,也更不错吧?”

仇忍张颜笑道:“对我来说,她是世上最好的女人。”

屈无忌插嘴道:“弟妹可是典型的大家风范,田间淑女,非但知书达礼,应对适中,外貌更是端秀妇静,小巧温柔;白净净的似是朵香扇坠……”

抹抹嘴巴,元苍道:“可惜我没早见着——”

说到这里,他又瞪了仇忍一眼道:“我他姐一提及此,又是心火上升!”

屈无忌沉重的道:“弟妹落在认忠社’手中,受尽折磨,备尝凌辱,过的日子有如地狱,我们曾溜入‘龙虎山庄’施救,但寡不敌众,只有合报退去,当时,弟妹曾转由詹继成于白布上写了四个字表示她仍活着;但那四个字落入人眼却叫人心酸,那四个字是这样写的——‘生不如死’!”

证了历,元苍咆哮道:“他们竟敢折磨她?”

仇忍木然遭。”只怕已不止是浙磨’而已了!”

元苍惊道:“此话怎说?”

“咯明”一咬牙,仇忍笑如泣血道:“依我看当时的情形,听他们的言谈——恐怕,恐怕……他们已经污辱了她!”

屈无忌悲戚的叫道:“老弟……”

怕”的跳起,元苍抓起桌上酒壶“哗啦啦”摔破地下;眉飞浪溅中,他唤目模阶的道:“什么?队忠社’那群王八羔子竟然污辱了她?我一个个活踩他们的祖宗人代,这还有没有无理,有没有公义可!武林中就这么混乱,江湖这便如此醒自了么?人心沦丧至此,德行费然不存,犹戚个什么世界卜

右上才也痛恨的道:“‘八忠社’上上下下简直无一不是无良丧尽,行同禽兽!”

元苍气得浑身发抖的叫道:“我他姐任什么也不管了,我马上点齐手下儿郎,直捣他‘龙虎山庄’,若不把他们烧得片瓦不存,宰个鸡犬不留,我就是众人的儿子!”

仇忍笑道:“老苍作且坐下,我们从长计议!”

发精上指,气涌如山,元在吼叫道:“还从长计议鸟毛的议!你的老婆在那里受人欺凌污四,亏你还这么沉得住气,你他娘赢得下心我可静不下,我们一概不论了,这就上道,片刻也不耽搁,‘八息社’旧,‘红白道’就要和你们讲命啦!”

他一回头,叱叫道:“许波,马上用我的‘双带个’将对岸的六名‘鲸手’全部捞回,同时立即派人去黄河把胡春茶召回来……”

肃立一恻的许波不由注暗的道:“但……大当家,对岸的人一撤回来,‘西干会’就极可能用着侵入占据我们的地盘啦,这恐怕合……”

立时暴队如雷,元苍破口大驾道:“混你奶奶的狗头,你个不知死活的三八蛋、竟敢页驳我的意思?我要怎么做还得请教你们?给我团上你那张鸟晚,马上滚出去办事!”

脸色泛白,许波不敢多言。躬身便往后退,就在这时;仇忍猛的站起,声如金铁及措道:“许见且慢!”

许波才迟疑的站下,元苍已大吼道:“仇忍,你搞什么鬼!”

仇忍凛然道:“我需要你的帮助,但不是现在,更不是在你本身亦正有困难的时候;我怎能为了自己的私恨而连累及你们整帮数百人的安危?我怎可以为了个人的利害而影响到你们辛苦创建的基业?绝对不行,元老苍,我要你帮我,但不是此时此景用此等方法,若你坚持不听,我们马上就走,永不再回头!”

嘴巴由动好多次,额上青筋暴起,元苍紧握住拳,狠狠瞪着仇忍,好半晌,他大吼一声,猛一跺脚,一屁股坐了回去!”

这时,许波才暗中吐了口气,站到一边。

仇忍摇摇头,低声道:“元老苍,你的脾气太暴躁了;一点也不听人家说……。”

元苍愤怒的道:“你是要气死我!”

仇忍冷静的道:“你自己答应过不冲动,不暴跳,不急躁的,你也答应过我的事在后办,你的事在前办,不因我的麻烦而影响你的计划……——

挥挥手,元苍道:“我怎知道竟是这样一桩叫人受不了的事!”

仇忍苦涩的道:“我都能受,你也更该可以忍一阵!”

元苍切齿道:“就算我没有那种涵养吧,他们这样对付你,岂不等于刨了我的祖坟一样刚入无法忍耐!”

仇忍缓缓的道:0但是;小不忍则乱大媒介”喘了口气,元苍悻待的道:“老子豁出去了,什么大谋小谋全去他娘的!”

摇摇头,仇忍道:“这样做,除了使事更糟,牵连及更多原可不用牺牲?生命之外,并没有一点好处,反将令我们左右失据,两头遭损!”

凌重晃着大脑袋道:“仇忍的话不错;元老苍,他这样也是为了你,你的方法大嫌鲁莽了,容易引起大乱子,搞得灾情惨重!”

“无苍气琳琳的道:“照你们说要怎么做,呆住这里看风最么?任由那些活畜生再继续污辱弟妹下去么?我可受不了!”

呵呵一笑,凌重道:“当然不是,行动是一定要行动,就只步骤上要周详,策划上须慎重,不可贸然从事;陡增一些不必要的损失!”

闭上眼,仇忍觉得心如刀绞,且似沸腾,元苍的话,每一句,每一字,全将他的魂魄都零别了,但是,他却没有一点埋怨,没有一点愤恨,因为他知道元书全是为了他,元甚感觉上的痛苦与气怒,只怕不会比他本人稍轻,元苍就是那样一个为一知己可以抛头豁命且更积极于对方的人。

现在;古上才开口道:“老书,老凌说得有道理,你该想到,如果我们不是因为有事实上的困难,又何必来麻烦你,我们也可以解决了哪!就凭我们这四块料,只怕也不容易吃吧?但是,我们犹不敢轻举妄动,生恐有失,这其中便不会太简单了;你连这一层也不考虑一下;岂不是太急臊?”

想想也对,元苍情绪平扫了很多的问道:“那么,你们为什么不动手呢?”

顿了顿,他又道:“正如你说。你们四个联手合力之功,成如雷经万钧,普天之下,怕也少有人能以招架,为何却拖延迟疑至今?”

杨郁的,仇忍开口道:“只为了一个原因,敌众我寡;我个人来说,便拼了一死也不可借,但我却不能连累我的势友们陪着我去做这种没有把握的冒险,以至使他们也遭至伤害牺牲,再退一步说,我如一死仍然教不出嘉淇,仍然不能报仇雪耻,便到九泉之下,只怕我也难以瞑目!”

元苍叱道:“少他娘说那泄气话计

接着流动着眼皮,他又道:“你知道,仇忍,你和几年以前有些不同了,那个时候的你,是何等狂放,何等豪迈?

精力勃发,意态气扬,好像天下设作做不到的事,没有你所含山的事,好像只要你愿意,便可置群山于足下——怎么如今你讲起话来常有那么股子暮沉沉的味道啦?难道说,一个人有了家连往昔的豪气也消磨了!”

太息一声,优忍道:“不,有了家并不会将豪气消磨,元老苍,只要你不失去这个家……否则;便令人心伤了印’,@回和@

屈无忌轻轻的道:“元当家,仇老弟的家是大温绝美满了。真是一个宁静的追,充满了甜蜜气氛的安乐窝,人在窝里,会永不想再后江猢,任何一个人被毁掉了这个家,失去了这个家,都不会心情开朗的,我认为仇老弟还算把持扭住,拉了别人,只怕光是焦急怨恨就能逼疯了……”

右上才颔首道:“这个,我完全同意。”

元直的一双黄眼里视下来,他沉重的道:“好吧;我们开始商议进行搭救弟妹的步骤吧……”

一插脑袋,凌重道:“我的意思是……”

突然,元苍打断了凌重的话,问道:“对了,我差点忘记一件最重要的事,仇忍,你他奶奶是怎么和‘八忠社’这批杀胚搞起来的?”

不待仇忍回答,屈无忌已红着脸道:“元当家,说来惭愧,全是为了我……”

元苍愕然道:“为了你?”

点点头,屈无忌简单明了的将他与“八忠社”结想的经过以及仇忍于危难中拨救他的情形说了出来,接着又述及和“人忠社”方面数度交手的得失;他讲得扼要恳切,十分清楚,元苍听过之后,不由根恨的道:“就是这样子,我们和‘八总社’这笔血质可是其不清啦,行,他们以多打少,以众凌寡,我们便也来个如法泡制!”

屈无忌叹气道:“不能争回这口气来,我这内心的歉疚与届苦,可是一辈子也难消除了,唉,我对不起仇老弟,更对不起荣媳好……”

仇忍静静的道:“屈老哥,这类活你已说过千百遍了,成天挂在群上叫人听了心里会发慌,可否请你不要再提?否则,便会令我觉得市为而动之’,这不仅将使我难过,更觉得心里不安了……”

屈无忌苦笑道:“老弟!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向你表达心里的倪昏…”’,

仇忍道:“不用表达,屈老哥,这比什么表达都好。”

连连点头,元苍道:“不错,这几句话还有点‘天魁星’的味道,这周天二十八宿,北斗第一星,可就该有这种气魄!”

这时……

古上才道:“好了,我们别光波些客气的了,现在事归正传吧;如今我们全知道‘人忠社’除了他们现在有的六个头子以外·……”

凌重打岔道:“这六个老家伙里头还有一个可能派不上用场呢!”

横了凌重一眼,古上才道:“你少打岔——’,\忠社’他们现有的六个首脑是比较辣手的人物,此外,‘阎王笔’朱慎,‘敢爪’左宏这一双三八蛋也极为难缠,再加上愧家帮’的怕发鬼母’童梅以下的一千鬼头蛤唤脸,他们的实力就颇为可观了,这还不包括他们另外可能约请的帮手在内……。

凌重又道:“’八忠社’一定会再行遗约帮手的,他们不是呆鸟;当然会想到仇忍此去乃是找人协举,相同的,‘八志社’便将增请朋友来抵消这股压力了,何况,他们手里还握着一招“杀手钢……”

元苍问道:q什么‘杀手钢’?”

低低的;凌重道:“弟妹还在他们的掌握中呀!”

以拳击桌,元苍骂道:“这群五八蛋若敢动地一下,老乐不活剥了他们就不叫人!”

凌重摇头道:“狗急跳墙,人急杀人,如果把他们逼到合处,就也难说了,一旦出了漏子,便把他们剁成肉装也无济干事了……”

元苍哼了哼,忍住气道:“‘八忠社’方面的力量就是这样?我们五个人,加上我的六名‘鲸手’,再点齐五十名强悍点的弟兄,够不够产古上才盘算了一下,笑道:“何不带三名‘鲸手’,三石‘黄手’,留下三名因子’来也好加强你本身的防守力量?”

仇忍同意道:0这样很合适!”

摸摸下颔,元书道:“好;就这样,我另外马上派人去田胡春泉追回来;我们离开之后,这里要他来代我坐镇调度卧,呻”d彭

仇忍缓缓的道:“我们离开了之前,元老苍,必须在你全带的问题解决之后。”

元苍叫道:“那就晚了!”

“平静却坚持的,优忍道:“不晚,必须如此。”

瞪大了眼,元苍急道:“仇忍,你的事要先办,你听我说””@,q

摇摇头,仇忍断然道:“不,你的事行先办,这桩麻烦比请我的问题严重得多,元老苍,我坚持如此?”

元苍愤然道:“好,就全听你的算了!”

伸了个因腰;凌重道:“奶奶的,扯了这么多,才说定了办这‘两’件事的前后秩序,人家不知道的,还准以为我们有几百桩麻烦待理呢……”

仇忍站起来背着手组了几步,又站住身道:“元老苍,‘百平会’的实力比你这边如何?”

元甚傲然道:“差了一大把!”

笑笑,仇忍道:“那么,他们如何敢虎嘴上持须?”

元苍气浪的道:“原先我也这样怀疑,心想‘百于会’的部把于‘肘刀无情’傅宏莫非是吃错葯,疯了心了?抢地盘论到我头上?后来我到了出事的地方详查,他们带来一个汉子见我,据这个当时躲在一片等营内的舢板上的渔汉子告以偷窥所得,我才知道乃是怎么回事!”

仇忍问道:0怎么回事呢!”

元苍大声道:“很简单,‘百平会’早就有了帮手拄腰啦!”

仇忍点点头,道:“我也估量是这么回于事;要不,便算‘百平会’真个因病了心吧;也不会拿着田袋往刀口子核问……”

哼了序,古上才道:“是哪一路的英雄好汉和他fo结的盟呀!”

元苍阴沉的道:“‘干戈门’。”

剧了一声,凌重插锅道:“‘干戈门’?百于干戈,可是凑合得巧呀!”

浓目一挑,元书道:“巧什么?他们原本就来往得十分密切,只是我想不到‘干戈门’党且帮着‘百干会’合同来对付我罢了!”

古上才问道:“那么,他们又是怎么冷得这样近的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