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魁星》

第22章

作者:柳残阳

颇见忠厚的年轻人;左边那排人的五个为首者,当先一个丰神工貌,气宇轩昂的青衫书生。紧偎着他的,却又是个美丽端庄,宛如大家闺秀般的少女,这一对后面,是位凶神恶煞,满脸横肉的粗汉,粗汉右边站着个细眉小眼的胖子,左侧立着一个枯干的老头,就是这样,他们排了阵势!

元苍喉头咕嘈哈直响,他粗厉的道:“可好,来齐了,‘百平会’‘百字行’‘于字行’的好手十名全来齐了!”

仇忍缓缓的道:“我认出了右边第一个人是陈保险

哼了哼,元苍点指着道:“陈保隆一边的那个三分不像人,七分倒像鬼的斜眼歪鼻疤顶杂种,是‘任监’闻久旱;那个騒得叫人掩鼻的吴婊子是‘花五娘’魏小情;又黑又瘦活脱像是驴鸟的家伙是‘人鬼影”贾奇,贾奇后头的愣小子是‘一阵风’那于贵,这五个狗操人不爱的东西全是他们‘百字行’的硬把子;左边那排人的五个带头的;那表面似模似样,其实却一肚子草的俊秀书生,和偎着他把肉麻当有趣的践人便是‘青衫红颜’任壮良与华凝紫这一对狗夫妇,他们后面的那个屠夫型的王八蛋是‘雷掌’牛三恕,旁边的猪将是‘横心虎’妻福;那个老头最是难缠,人称‘鬼不攀’刁合;他们是‘干字行’的,这两‘行’人物的地位却完全平等,没有高下之分;实则以那‘鬼不攀’刁合为首脑……”

仇忍淡淡的道:“我看也像是他比较有点名堂……”

晃了晃大脑袋,凌重道:“等我来逗弄逗弄他……”

古上才道:“你另找别人吧,这‘鬼不繁’是注定要和我攀上一攀了!”

“嗤”了一声,凌重道:“少抢生意,你算老几?”

瞪了他们一眼,仇忍道:“人家又不是块肥肉,由得任你们抢着往口里咬?你两个未免把事情看得太简单了j”

凌重酸牙一笑道:“别熊,小于,我笃定吃稳地!”

哼了哼;古工才道:“又来了,别忘记‘铁骷髅’孟少节那档子事,几乎便丢人现眼,还有睑在这里吹嘘!”

“咦”了一声,凌重道:“我啃了你鸟啦?又对着我来发你娘的邪威外

不理他们,仇忍低声道:“‘百平会’的部把子‘财刀无情’海宏怎的未见出来?”

元苍重重的道:“他会来的,这种现成便宜;他岂舍得不凑上来插一腿?娘的皮,这才显出他的颜色呀!”

沉默了治久的屈无忌忽道:“未见‘于戈门’的人出现,不知会不会也跟着来了。”

优忍慢慢的道:“我想可能不会。”

元苍问道:“何以见得不会?”

仇忍吁了口气,道:“很简单,‘百千门’主力尽出,意图打我们背后空虚,坦他们却绝不可能把自己的老窝抽干了,他们同样也防我们一手;‘百千门’主力既已在此,他们的地盘里便必有‘干戈门’的同伙把守防卫着,这是最明显不过的事!”

七大n平方8“用右猪理!”

凌重插嘴道:“据我看,他们绝不知道这里竟有我们且个没皮在,甚至他们可能还不知道元老书正好也回到这是来了,他们大概以为此地只有许波、甄瑞两位老弟率领q!!十名儿郎而已;他们一定早已算计好了,凭他们今天at阵势,笃定可以吃掉许、甄二位老弟及几十个孩儿的……。

啊哈,‘百干会’这次可走了眼啦片

古上才若有所思的道:“老凌的判断大约不会错,否则设若对方明知我们虚实的话,光凭眼前这点阵仗是不团的?”

仇忍一笑道:“这一点,我也同意;他们算差了!”

握拳擦掌,杀气腾腾,元苍咧嘴道:“好极了,好极了看我们怎么消磨这群‘百干会’的狗杂碎吧!老子要不一个个活剧了他们,就算他们八字生得巧!”

仇忍正色道:“不可鲁莽,老苍?”

元苍一瞪眼道:“你就是瞻前顾后的,老是担心这,担心那;现在的这副局面不明摆明显著好像秀头顶上的虱子一样?我们这里是刀口,’西子会’的邪龟孙们正伸着脑袋在刀口上撞,我们只需在后一拖刀把子,“咳”,哈哈,人头落地,皆大欢喜,这口冤气就大大的出了一口啦!”

仇忍冷沉的道。”再等一下,我们以静制动,以略对明,着他们怎么行动,我们再决定怎么应付,切莫把一场可胜?战搞得拖泥带水……别忘了;‘肘刀无情’俺宏至今尚未出来呢!”

伟律的凑上富服一瞧,元甚低叫:“说到曹操,曹操就他娘的到了,看,但宏来了——咦?这小子还另带着个帮手!”

摄过去看,优忍发觉前西矿地上这时已多出来两个人;一个是年约四旬,国字脸膛,形容威猛。气度雍容的中年人物,另一个,却是身穿水火道袍,峨冠高合的道士,那道土黄僵僵的一张瘦脸,颧骨耸起,两眼无肉,木愣愣的毫无表情——仇忍非常知道这种入!典型的心黑手辣,薄情寡义。是杀人不眨眼的那一类!

元苍南吨的又适:“敢情还是个牛鼻子道士……”

仇忍低声道:“那道上十分面生,谁见过或听过这号人物么?”

古上才冷冷的道:“也不过就是个道主罢了,谅他还能有三头六臂!”

摇摇头,凌重道:“没听说这么位三清祖师爷……”

这时,外面分列两排的“百于会”人马已开始缓缓的朝前退进,直到十支左右的距离才停住,脸色勤黑,校校有成的惨宏大马金刀站到了中间,他目光尖锐的向眼前这十几幢杂乱无章又寂静沉冥的木屋扫视了一遍,然后声如洪钟的一股开口道:“龟缩在屋了里的‘红白道’朋友听着了,你们的主力全移过了江对岸,就凭你们眼前这点人手是决然保持不住你们老巢的,我跟你们在半往香的时刻内自行弃刀搁箭,将双手顶在头上鱼贯走出,这样我就可以饶恕你们的性命……”

双目怒瞪;无苍气得几乎咬碎了一嘴牙:“听听,你问听听,好一副‘君临天下’的派头;娘的皮,他这是干什么?投降去?把我们全当成囚俘败兵了么?简直是荒唐加上地滚的晕头尸”

嘘了一声,价忍道:“且听他讲下去广——

站在那里的投宏,神色严酷,形态威猛,他又响亮的道:“这是给你们一个唯一的,也是最后的机会,我们并不希望杀戮你们这些小角色;我们要追擒的只是元苍与他手下几个死党,所以,你们不必替元苍卖这个命,而你们也没有抵抗的余地;在江湖上闯,要紧的便是识时务;晓利害,如今我给你们这个归降的机会,是‘百于会’宽大又诚意的显示,你们要切实把握住,否则,如若你们只知一时顽抗的话,我们一旦攻下,恐怕你们的性命便毫无保障了!”

屋里的元苍红了眼道:“我们冲出去杀他个人仰马翻,看他还吹不吹牛皮!”

仇忍忽然若有所思的道:“不要叫,让我想想……”

急得一跺脚,元苍怒道:“人家把我们都看扁啦,在那里充他姐的人王,活灵活现的站在我们码头上教训儿子,你还想想,想个鸟!”

重忙道:“元老苍,你穷嚷什么?仇忍小子既是要想想,一定有他的道理,他的心眼一向比我们多。你稍安勿躁,看他有什么巧妙法于筹思出来再说……”

元苍强自抑忍,咕吸着道:“真能叫你们几个人憋疯…f”h

来回镍踱着,仇忍双眉紧皱,像在考虑着一桩什么伤脑筋的大事,片刻后;他突然道:“好,我们就这么办!”

元苍、古上才、凌重、屈无忌四个人几乎同声齐问:“怎么办?”

仇忍搓搓手,道:“‘射人先射马,擒贼要擒王’,我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以最快速的行动期能先将对方的一干好手摆手,剩下的问题就好解决了!”

“呸”了一声,元苍道:“我还道是什么锦囊妙计呢,原来仍是这个主意——这不和我刚才的意思一样?大家一鼓作气,冲出去混战一场不就结了?”

摇摇头,饥忍道:“不然,如今他们正在全力戒备,我们一旦扑出,他们便能从中调遣国截,在游斗混战中,要想歼灭对方为首请人便越形困难,我们要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打他们一个事出意外!”

元苍不耐烦的道:“你倒说说看,要怎么才能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一个事出意外法?”

仇忍一笑道:“非常简单,这个法子修宏已给我们想出了!”

元苍征了征;遣。“你他娘可是迷糊了吧?促定什么时候替我们想法子打他自己来着片

低促的仇忍道:“刚才,该宏不是说报在半往香的时间之内叫隐在屋里的人投降?妊;我们就投降!”

吃了一惊,元苍的眼珠子都似乎突出了眼眶:“什么?

我们投降?”

摆摆手,价忍道:“你不要急,由我、老古、老凌、屈老哥四个人,率领大部分你的手下出去向他们投降,然后,我会告诉他们,说属子里有几个你的死党不肯驯服,拒绝认输归认,他们自会立即将目标对准这边,我们这股子降了的小角色,料想不会被他们重视;至多也就派调三两人监视着而已,好,等他们全神贯注这边,预备图打我们所说的那几个强硬份于?际,我与老古、老凌、屈老哥便突然发动,自他们背后施以猛击,如此一来,至少会解决他们一半的好手!”

一拍掌,元甚喝彩道:“好极了,然后我们再从屋里冲出,里应外合,给他们当头一棒!”

点点头,仇忍道:“就是这话。”

元苍眉开眼笑的道:“小子,果然是你的心眼多,因哈,有一套,有一套!”

仇忍一撇chún角道:“算了,前揭后恭,最是可恶!”

元苍摸摸下巴;笑道:“娘的,你也别卖俏,老子拍拍你马尼也是你的面子!”

转过脸,仇忍道:“老古。老凌、屈老哥你们三位是否同意?”

古上才笑笑,道:“反正你怎么说我们怎么办,事成事砸着你的名堂了!”

点点大脑袋,凌重道:“小于,我们全唯你马首是随啦!”

屈无忌笑道:“据我看,仇忍弟这法子很管用,我0!就这么做了!”

仇忍低声道:“到了那里之后,我们要认定个人扑击的目标,等我一声暗号,我们便一齐行动,记得下手要狠要快要准,不能叫他们缓过气来,以期同时消灭敌人至少一半以上的实力!”

阴沉沉的一笑,占上才道:“你放心,我一向动手都是这几个原则!”

凌重横了他一眼,道:“莫不成我就是有别的原则?”

哼了哼;占上才道:“作差远了。”

眼眉一吊,凌重冒火道:“只有你行呀?你行个卵蛋”

仇忍咬了一声,道:“别吵啦——元老苍,你要注意,只要我们一动手,你便跟着朝外冲!”

元苍笑道:“这是当然,我包管冲扑得出乎你想象的快!”

此刻,屈无忌道:“仇老弟,我们要换换装吧!我们的衣衫不像红白道的人呢!”

微微颔首,仇忍道:“当然,马上就换!”

元苍立即招手将屋里的甄战及另三名手下叫了过来,他们几个人匆匆脱下身上衣衫与仇忍、占上才、凌重、屈无忌四人对换过了,在换穿衣衫的当中,元苍呵呵笑道:“臭男人换衣袋就没个看头,一点异样的感触也没有,不像看娘们换衣裳,嘿嘿能叫人血全滚烫了,一股热气直过丹田一…二。

凌重一边整理红白房带,一面实骂。“去你个报的,这等节骨眼下,亏你老小子还能联想到那上面去……‘··”

叹了口气,元书道:“苦中作乐嘛,唉……”

古上才忽道:“对了,小子,我们要怎么通知隐伏在其他屋子里的人呢?光我们九个人出去投降也不像呀!”

元苍接口道:“这不用操心,从屋后派个人夫通知一下也就是了,仇忍小子,这里一共有五十名弟兄,你要多少跟你去假降!”

略一沉吟,仇忍道:“三十名可以了。”

“嗯”了一声,元苍们首道:“投瑞,你挨屋去告诉他们一下,每幢屋子里匀出几个人去假降,留下的埋伏好,等着我的号令冲出去应合——你要小心点,以屋后的地形掩蔽住身子,别叫他们发现了生疑成片”

答应一声,甄瑞推开靠屋后坡方向的木板盲矫健的翻身而出。

就在这时;外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