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魁星》

第23章

作者:柳残阳

一侧首;信宏道:“保隆,听见没有?‘红白道’早已内部不稳,众叛亲离啦,哈哈!我们会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灭亡,看着他们在‘百于会’的手底下溃败!”

陈保隆笑道:“这是一定的,大当家。”

用力一扭双手,价定豪气飞扬的道:“我要亲手活揭元苍那厮,我要叫他跟在阶前,受尽百般酷刑,哀号求告而亡!”

“人面排”陈保隆点头道:“他跑不了的!”

价宏兴奋的道:“等我们肃清那少数残余‘红白道’顽党,然后占据他们的老巢,待到入夜,再与‘干戈!下的弟兄前后呼应;双管齐下,将‘红白道’的主力一举歼灭于彼岸,嘿嘿,自此以后,‘寒鸣江’的地盘就完全属于我们的了!”

陈保隆也激昂的道:“早知‘红白道’如此外强中干,不堪一击,我们原该前几年便下手的,大当家;他们简直吃冤枉吃得太久了!”

点点头,俺宏道:“说得对,经过这几场接触,更越发加强了我的信心;盛名值赫,不可一世的‘红白道”竟然不过如此,稀格平谈得紧,我们也是太小心谨慎了,否则,早几年便像此次这样展开行动,他们的码头还不是我们的么?元苍这老狗名头恁响,哪料却也是这么一个南亚废物!”

陈保险道:“所以说天下之大,浪得虚名的太太多了,大当家,眼前的‘红白道’头子元苍不就正是如此!”

倭宏嘿嘿一笑,道:“不会太久了,我们马上就会撕下元苍的假面具;将‘红白道’消灭,将他们的势力彻底在‘寒鸣江’促城铲除!”

一拍手,陈保隆慷慨奋扬的道:“对,大当家,我们要将他们通通赶出这块地盘!”

便宏大声道:“胡来全!”

凌重惶恐的道:“小人在。”

该宏朝前面那片杂乱的木屋一指,问道:“那些釜底游现由什么人领头!”

甜甜chún,凌重局促的道:“由一名‘鲨手’许波领着,

忽然,沉默许久的闻久亭厉声道:“既有一名‘鲨手’在内,他方才怎不阻止你们投降?”

凌重的反应极快,他毫不顿堂,立即道:“回这位大哥的话,是这样的,我们分开防守在十几幢屋子里,许波只得一个人在一个地方,他哪能劝止我们分散各处的弟兄不要投降?再说,许波平素也是个极为和气的人,在一干‘红白道’的硬把子里,数他是心慈面软;明朗没有希望的局面,他自己不想活了,可不能强迫我们跟着进死呀,所以我们方才投降,他才没有硬着阻止;实际上他也无力阻止,不过,烧是如此,暗,他亲自防守的那幢屋子里却没有人出来投降呢,一定那屋子里头的弟兄全被他留住了自”!。w

本来,凌重的解释多少有些牵强的成分,但因为他一直表现得十分积极合作,而且主动提供有利于对方的消息,倒也令“百于会”的这几个首要人物察觉不出有什么失当之处,而凌重又装出一副忠诚的嘴脸,便越发使他们不疑有作了。

修宏坡皱眉道:“久字不要鲁莽,这胡来金看上会颇为谈心,相信他是情愿帮我们的,他的话可以考虑——设若他有半句直言,他还想活么?”

凌重急忙高举右手,委屈的道:“上有皇天,下有厚土,大当家我可以起誓我对贵会是一片真诚,住心报效,况且我也不敢胡说乱道:“大当家,我还要活下去哩!……”

想了想,间久亭凶恶的道:“这样方好——我谅你也没有这个狗胆!”

凌重颤抖着道:“这位大哥,我怎敢耍一点在枪?各位全是见多识广的高人,我……我便如有丝毫不真不实之处,还清得过各位的法眼去生?”

挥挥手,使宏道:“不要担心,胡来金,我们相信你便是!”

这时,除保隆低声道:“大当家,我们可以开始行动了吧y#那些残余顽党早早肃清也好安心!”

点点头,价宏道:“好!——先下令前队挺进三文优卧,后队分散成半圆阵势,然后,召集各字行好手聚集听我交待攻敌之计!”

除保隆立的转身传今去了,顷刻间,只见队伍移动,人影翩惊,一副杀气腾腾,血战即启的架势。

挤坐一堆的“红白道”俘虏里——

仇忍低促的分配目标:“我们要准备妥了,马上就要开展行动;由我扑杀倏宏和那道人,老古,你专门对付‘人面拂’陈保隆、‘怪简’闻久享、‘花五娘’魏少情,老凌,你突袭现‘人鬼影’贾奇、‘一阵风’即于贵、‘雷掌’牛三总,屈老哥;‘青衫红颜’任壮良、华凝紫、‘根心虎’窦福就交给你了;至于‘鬼不攀’刁合,也由我先罩一罩,然后等元老苍出来收抬,其余的弟兄们注意,只待我们几个开始行动,你们便一拥而上将监守四周的二十名敌人放倒;在他们兵刃与对方混战——你们带得有匕首不曾?”

三十名“红白道”的弟兄,纷纷点头,其中一个小声道:“仇大哥放心;我们每个人全暗歉得有匕首才短刀、手叉子及绞套等物,足可用以对付’百平会’的龟孙们吓和…”

轻轻的,屈无忌道:“老弟,我有几句话要说?”

仇忍颔首道:“快点……”

脸上的神色有些忧虑,屈无忌低沉的道:“眼前‘百平之传少二”宝纶罕默工既器嵌有几下子,老弟,我们每个人摔袭他们一料价”!”“佩把握,但我们每个人却得包办三名以上的硬把子,怕就会顾此失彼,难以周全,这并非一件手到换来的易事……-”

荣点头,仇忍道:“我知道,可是情势如此,非这么分配不可,为今?计,我们只有倾力而为,能做到哪一步算哪一步了片

古上才也苦笑道:“反正放倒一个是一个,放倒两个是一双,不管怎么样,我们一上去先来个狂攻猛斩,能奏多大功麦多大功,剩下没有摆平的!就也是一场混战而已;总之,我们尽可能削弱他们的实力!”

凌重压着嗓rj道;。甭愁,差不到哪里去的!”

忽然低“嘘”一声,仇忍道:“注意,他们的好手聚集了”-”,

在右侧两支多远的距离,一挂暴晒的渔网之下,传宏正在向他手下的硬把子们又急又快的说明次扑计划,那位道士则冷木的站在一边负手望天,没有加入那围成半圆的十名好手圈子里,亦未开口说话,好像倭宏对战策的阐述对他毫无关连一样…、··

屈无忌啼啼的道:“怪了,那牛鼻子老道是哪路的人物?

看上去就知道不是易相与的……”

仇忍淡淡的道:“我会去碰碰他!”

凌重小声道:“你得小心,看样子那牛鼻子还挺歹毒!”

笑笑,仇忍道:“我也不是善人。”

凌重晃晃他的大脑袋,迢:“总之,防着些的好——”

仇忍目光凝聚,着血芒流烁;他的神色也在刹那间变得冷酷无比—……种在搏命低院之前的冷酷;

两丈多远那里,俊宏与他手下们的计议已快结束,这位志得意满的“百干会”大当家正在挥臂昂首,加强他说话的力量,围成半圆的那些“百平会”好手们在个个点着头,人人脸上流露出振奋的笑容——

突然,仇忍低叱。“斩!”

“斩”。字在他舌尖上跳蹦,他的身影已凌空弹起,只见他身形一闪,人已到了那排渔网之上!

几乎不分先后,古上才、凌重、屈无息三个人也由三个不同的方自暴掠而到,与仇忍分别扑向他们的猎物!

这个变化是如此突兀,又如此快速,以至当面朝这边的惨宏察觉情况有异?际,陡然间竟失措的呆了一呆!”这时,仇忍有若一头鹰隼般火欧然扑落;

这时,那站在一侧的道人摔然横截过来,边尖叫:“快躲!”

闪耀着五彩虹芒的一只银环“自味”的一声电射价宏;去势之疾,仿佛流星曳穹!

不分先后,仇忍凌空的身形暴旋,一百七十七掌有若一百七十七个无形的漩涡在空气中激荡,一片浪翻的劲力猛卷那横里扑来的道人;

寒森森的光掌有如极西的电闪,“邪刀”凌重那柄不知沾了多少人血的狭长“缺背刀”狂吐狂缩,“人鬼影”贾奇怪嚎着带起满脸的鲜血液地翻出,“一阵风”邵于贵部“鸣”的一声,跳起三尺又重重跌落——他的在助上已连被激进了三刀,“雷掌”牛三恕却在双臂抖振中险极的跃避开去!

古上才那柄一税秋水,又锋利又尖锐的“自纹线剑”破空闻舞,满天的寒气加上波凉的光影,陕幻得连他的模样都宛似踢进一层雾对中去了,“人面排”’陈保隆眉梢划破,洒着一溜血水亡命般逸脱,“怪街”闻久亭略慢一步,一连中了九剑——他却根了心以左臂格挡。他那条左管便也被斩成了十截!“花五娘”趣小倩比较幸运,她在事情发生的刹耶便运她的“柔骨功”将整个躯体暴缩成一团;是而才躲过了这一劫!

在他们行动的同时!只见q青村红鼓”两口子中的“青衫”任壮良惊叫着被腾空抛起,“红颜”华盖货也虎口俱裂的踉跄倒退——这是屈无忌的黑皮绞素以及“金龙头”的攻击效果,而“横心虎”奏福方才大吼着将他的“霸王锤”抽出了一半,屈无忌的“金龙头”已劈顶一记将这位“百于会”“千字行”的好手硬了个挝进装戏!

所有的情况全在一个时间里发生,而又几乎在发生的一刹便见到了结果——俺宏扑地滚爬,那名道人也一连串十几个跟斗倒翻才算进过了伙忍的碎击;

突然间,一条又瘦又小的人影射向了价忍——“鬼不攀”刁合;

飞弹三丈。仍忍第一只发出的“从命图”正用然绕回,他始打相接,另一枚银环已“噗待”怪响着暴击刁合!

那边,三十来名“红白道”假降的弟兄早也呐扶而起,纷扑四周,与那二十余名“百干会”的大汉扑腾厮斗成了一堆!

灰头上睑的任宏仓皇爬起,“锁”的拔出了他牛角般的雪亮宽刃“肘刀”,同时愤怒至极的大叫:“不要放走这些卑鄙无耻以诡计诈己的狗种,通通给我宰,给我杀!”

在他的叫吼声中,刁会正在忽上忽下的闪躲着仇忍那枚“认命囵”,但是,那枚沉重创利的银环却在彩芒缤现里若影随体般回转道去;

“青衫”任壮良约摸挥了一交以后又再爬起,狼狈不堪的以他的双创力扳着屈无忌狂风暴雨般的攻扑,任壮良的爱妻华凝技也是一柄青锋剑,偕同乃夫拼命抵抗,奈何集二人联手之力,却也只有捉襟见肘的份了……

“花五娘”魏小倩好生了得,她居然像一头仅虎似的,挥舞着她的“铁鬼斧”狠搏右上才,但古上才显然不以为然,“鱼纹偻创”纵展如云级浪掀,将强小倩与陈保险俩人全部卷罩在千丈寒芒之内。

凌重的猛辣亦是惊人的,*香掌”牛三总空具一身。雄浑沉稳的“霹雳掌功”,仍然被凌重那流电飞虹般的快刀逼得左支右组、步步后退,挂了彩的“入良影”贾奇血活这股。他的“虎头钩”业已乱了章法了!

地下躺着断了气的“核心虎”塞福,重伤的“怪毁”闻久旱;以及奄奄一息的“一阵风”邵子青;其他正与“红白道”那三十名诈降者死拼的“百平会”所属,如今也被攻得差不多了;

仇忍在一个“大磨损”的回琼中收回了他的另一枚*认俞圈”,眨眼间便与倭定打在一起!叙利里,那名道人去而复还,与司合俩人一同扑下!

跃拥游中走,俺宏的“肘刀”以怪异的路数贴财飞挥,边嘶哑的狂吼:“前队儿郎戒备,后队回接——”

于是,第二排的近百名蓝衣大汉齐吼一声,立即返身扑向了那些“红白道”弟兄,来势就宛如一片浪潮;

就在这时——

那片杂乱无章的木屋内,突然用起了连串的机抬响动声,“啤”、“唆”、“嘎”,一蓬蓬话市破空而来,尖佩如泣中,mf的“百平”人仰马”嚎叫尖围着滚倒了十几个人!

“杀!——”

“杀闻!——”

昂烈又高亢的杀喊声紧接着响起,在“劈哩哗啦”的门裂富碎声中,二十余条人影猛虎出拥般扑了过来,那一马当先,起落如飞的人,赫然正是“红白道”的大龙头“豹头来”元苍!”狠命围攻仇忍的刁合见状之下,哑声大叫:“当家的,元苍在此,我们上当了s”

肘刀暴横电划,修宏镇目吼道:“我们拼了,前队儿即帮死阻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