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魁星》

第24章

作者:柳残阳

笑了笑,仇忍道:“可要我盼你一臂?”

元苍吼道:“不用,老子吃定他,你又来分什么功疗

牛角形的肘刀疾速伯扬,任宏挥掌暴起,元苍重重一哼,身形粹转,两臂分抛猛合,一片澎湃劲气险些将该宏抬了起来?

怪叫着,传宏市始急退,另个方向已突然传来华凝紫的尖叫,接着只见任壮良被屈无忌的黑皮绞索缠住脖颈,抖挥出寻文之遥!

持宏睹状之下,骤然一慌,就在这微小得不能再小的空隙里,元苍已闪电般九掌将他打得连连滚出!

显然,元甚是要捉活的,他那么掌全敛了劲,约摸只用了四分大道;修宏伤得不轻十也因此尚能活动,地滚了几滚,猛的又再跃起,元苍扑到伸手便擒,任宏大吼一声;时刀斜砍,“叭”的一记便划裂了元苍前油!

大骂一声,元苍双掌幕翻急沉,猛的抓住了使宏腰身,俊宏犹待挣扎,疯狂的侧肘快顶,但是;他的财臂才动,已叫元苍狠狠摔出六步,一头撞晕过去!

仇忍大笑道:“元老苍;谁叫你贪功,差点不被姓任的要了你那条臂!”

元苍得意洋洋的道:“就凭他呀?不要做这种梦,老子一个笃定啃他一双!”

这时——

许波与甄端已经率额二十来名手下奔了回来,他们还搀扶着步履螨珊的古上才,元苍一见。急忙迎上,朝古上才叫:“喂,老古呀;你怎的挂彩了?”

占上才翻翻眼皮子;有气无力的道:“挂彩倒没什么;脱了力是真的……们倒砍杀那些‘百子会’的小角色用劲用狠了,一”

一侧的许波咋舌道:“大当家,你就没看见古大哥方才那股狠劲,他一上来帮我们,便像破瓜切菜一样眨眨眼就放倒了对方三十多,这一路退下去,又吃力地独个新死二十几个,‘百干会’那群残兵败将连魏都吓飞啦,一路朝下逃,简直恨爹娘少生两条腿。”

甄瑞也接口道:“若非是古大哥委实脱力耗尽了。我们恐伯还会追下去将那些邪龟孙完全幸绝,我们发觉古大哥气色不对;这才停止追杀,扶了他回来……”

哈哈一笑,元书道:“老古,有你的,下次记得保持点体力;将‘百平会’的杂种封封诛尽;娘的,有言道穷寇莫追;但对他们这种粮心狗肺的东西部非彻底歼杀不可!——

右上才乏倦的道:“我主耍是流血太多,否则,也不会这么容易虚脱……”

猛一拍自己脑瓜,元苍大叫。“该死该死,怎的忘了替你敷葯扎伤?许波、甄瑞,你两个饭桶怎的也不记得?快快,马上给老古伤处一一!葯……”

那边,凌重哑哑的叫:“喂,元老苍……你这天杀的;还有我呀……娘的皮,讲命的时候想到我,治伤的时候就忘啦!”

元苍忙道:“对,对,还有老凌;许波,你们他姐都是干什么吃的,事事全要我一个人来操心介

于是,许波与甄瑞连忙指挥着手下们将古上才与凌重扶进木屋内,一边捆绑俘虏,清点伤亡,同时也将己方的伤者抬进屋里施救;二十几个人来来往往,往返奔忙,倒也挺够累的。

突然间——

仇忍想起了屈无忌,他急急回头望去;却险些笑出声来——屈无忌正大马金刀的站在那里,左右手分套着“金龙头”与黑皮续索,在他面前不远,华凝紫却满身血污的跪在地下,拥着躺在面前的任壮良嘤道哭泣,好不伤心断肠,屈无忌站在那儿,敢情还是监视着这一双“同命鸳鸯”呢……

十分高兴的援了搓手,元苍道:“小子,我们赢了;哈,高了!”

仇忍点点头,道:“是的,赢了。”

元苍一抹成;大笑道:“我地娘本不愿说这些俗之又俗的客气话·但是呢,不说又如梗在喉,非吐不可,小子,我就说啦——这场仗,多亏了你们四个,要不,只怕还真不知鹿死谁手呢,所以,小子,我对你们打心眼里感激

挥挥手;仇忍道:“去去;准稀罕你的感激?少来这一套,真是像你说的,俗之又俗!”

豁然大笑,无苍道:“好,不说不说,其实凭我们哥几个的交情,原本也不必说,我他组有时候就有点迂!”

就在这时,华凝紫的哭叫声又传了过来,还夹杂着挣扎及哮骂,仇忍和元苍转头望去;原来;华凝紫正在抗拒几名“红白道’的弟兄给她与丈夫加绑呢;

大吼一家,元苍怒道:“大胆践妇,他姐的阶下之回还逞什么熊威?再哭闹老子就宰了你”

双手血淋淋又加上右腿被绞错了筋的华凝紫披头散发,混身血活的哭叫道:“你杀好了,元苍老狗你杀好了,姑奶奶喊一声怕就不姓华j”

“咦”了一声,元苍咆哮起来:“倒是相当的泼辣,残妇,你以为你唬得住我?老子不管你是男是女;只要是石子会’的鬼头蛤煌眼便一概格杀勿论!”

华凝紫哭喊道:“我不怕,元苍老狗,我夫妇更不是软骨头;你世休想吓得住我们介

猛一跺脚,元苍大吼:“来人呀,先把这戏好的丈夫拖出去砍了!”

四名“红白道”弟兄死死按住了华凝紫,另两个便横拖直扯的将晕述着的任壮又拉了出去,雪亮的鬼头刀“呼”的扬起!

在地下疯狂的挣扎着,扑腾着,华凝紫魂飞魄散,涕洒横流,尖叫惨号:“不,不,不,不能杀他,你们不能杀他””的,槽

咕咕怪笑,无书道:“你他姐也孬了种啦?小媳妇外

鬼头刀高举,两名“红白道”的大汉神色很厉,目光。二望以g绝£二市望发z兢…,。

泪水含着血污;华旗紧让小风户二一月小安成”-”“你们……他已经没有抵抗力了,你们怎能杀戮一个失去抵抗力的人?不,请不要这么脑…-”

元苍大声道:“y头,在道上混,吃绿林饭,你他组还太撤了,在这个圈子里讲究的是狠,比较的是毒,弱肉强食,以大欺小,没什么婆婆妈妈的情份可言;更没有这么些仁想好讲,你知道要杀你丈夫会令你心疼?你可知道我们死了多少,人也都是有老婆的,他姐的皮,你连这么点打击都受不了,还跑出来混什么江湖?居然尚置身黑道之中?真是狗屁倒灶,贻笑大方!”

哭泣着,华凝紫抽抽噎噎的没有答胜,是了,你又叫她如何回答见?

一挥手,元苍道:“算了,先捆起来再说!”

两名“红白道”的大议收刀普县,又将任壮区施了回……ogd什一曰印本,三面下已经把“青衫红_h、。、。、__,hn?x_冲,格龈紫却不挣扎了,颜”这一对夫妻抽且个回头,!上一认’y—”一’”““一……-。生坐f:“气……:。。

屈无忌闹闹的走了过来,一边收①团伙,”“—’·。

兄,教训得好!”

无苍呵呵笑道:“我可说的是实情呐,一个水净净的女娃娃,既嫁了人就该在家里做些女入该做的事,跑出来舞刀弄枪岂非自找苦吃?江湖上波诡云层,钩心斗角。谈的是杀人!论的是放火,都是些粗暴狠酷之事,哪里适合一个女娃娃厕身?她自己以为是女的可能讨点便宜,实则半点便宜没有,该破该宰到时候一样跑不了,你他姐有三分情,人家却一分义也没有;总之,女人跑江湖,就是不成那么回事!”

仇忍一笑道:“女人也有狠货,不见方才右上才换了那‘花五组’一铁爪?险些把老亩的心肝五胜也掏了出来!”

“噎”了一声,元苍道:“但结果如何?‘花五组’魏小清还不是死在老古剑下?老古又何尝生有什么传香借玉之念来?”

仇忍做晒道:“其实,哪也是‘花五娘’的一铁爪把老古抓狠了,要不;恐怕他下手也会多少留两分清!”

摇摇头。元苍道:“不说别人,光我就不会,任是男女那一性,只要惹翻了老子,老子就一视同仁,通运收拾掉,一概不论片

拍拍元苍肩膀,仇忍调笑道二防,好一个郎心如铁的无老苍!”

正在屈无忌忍俊不禁的当几,通瑞已满头大汗的匆匆行来,元苍冲着他一瞪眼,道:“怎么样?敌我双方的战果检点清楚啦?”

连连点头,甄瑞道:“全妥了,大当家。”

“嗯”了一声,元苍道:“说说看吧,反正我知道我们赢了便是,只此一端,即已心定了。”

咽了d唾液,甄瑞道:“‘百干会’的两百名埃罗,被我们斩死一百四十余名,伤了二十余名;他们的‘百字行’好手,计‘人面排’陈保隆重伤被俘,‘怪际’闻久享也重伤被俘,‘一阵风’邵于贵业已在方才断了气,加上‘花五组’魏小清、‘人鬼影’贾奇,他们‘百字行’的五名硬把子死了三如……”

元书呼了哼,道:“原就是一群饭桶,他姐的还偏偏自以为能!了天!”

甄瑞又道:“另外,对方‘千字行’的五名好手,‘青衫红颜’任壮良、华凝素全受伤还揭,‘雷掌’牛三恕、‘横心虎’窦福、‘鬼不攀’司合也全战死了,除此之外,“百平会’的台把子但宏也被当家的你所生拒,只有那个牛鼻子道人不知是什么来历?他也被仇大哥解决掉了……”

抚掌而笑,元苍道:“大获全胜。真是大获全胜……”

仇忍插嘴道:“我们的损失如何况

xan苦笑了一下,低声道:“战死弟兄二十五名,受轻重伤的七名,以外,古上才大哥;凌重凌大哥也挂了彩

屈无忌关切的问:“他二位伤势要紧不外

甄瑞忙道:“古大哥的比较轻,那一铁爪抓在背上虽然伤口深可见骨,却未曾波及骨骼内脏,等于是皮肉之伤,敷葯之后,养息一阵便会合口痊愈;凌大哥左腰上的那一金叉,幸好是斜着往下插进,大多鲜进沟里,没有透入肺脏;但却也可能损伤了点筋骨,他也不会有什么危险,只是养息的时间要比古大哥稍长一些而已……”

仇忍笑道:“老古固然不会有什么严重之伤,就是老凌也没有多大关系,你们不见他还能又叫又骂又吼又喝?真正倚重的人,行么?”

几个人忍不住全笑了起来,屈无忌却担心的问:“元兄;这——上葯疗伤的人,可深识医术?”

不待元书回答,甄瑞已忙道:“屈大哥放心,我与许波全曾学过歧黄之术;不敢说太精,一般的跌打损伤不成问题,而我fr!也只是暂时凑合一下,马上就会召回对江我们特聘的郎中返来再做仔细诊治……”

元甚大笑道:“放心吧,坑下了他两个的——甄瑞,你立即将俘虏全集中关到一幢屋子里去,好生派人看守着,外头的事你再打点打点,就准备通知对江我们的人这里所发生的事生啦!”

甄瑞躬身应是,于是,元书便借同仇怨、屈无忌三个人行向原先的木屋里。

这一场拼斗;他们是赢?,但是,三个人心中全有数,扭着来的,还不知有多少场搏杀,多少场血战呢,他们也曾想到——全能赢么?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