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魁星》

第25章

作者:柳残阳

回到木屋里,元苍已迫不及待的举起桌上酒壶往由里猛造,出了一口气,捧掉空酒壶,他用手背一抹chún角上沾漓的酒渣,狂放的大笑道:“仇怨小子,有你的!”

拉了把椅子坐下,仇忍道:“有我的什么!”

元苍大笑道:“别他娘故作谦虚之状啦,今天这一仗,打得‘百干会’全军覆没,一败涂地,可不都是你小子的功劳!可唉;计巧策高,加上你们四位的助战,我们真是要足了面子,好痛快;好痛快!”

仇忍一笑道:“ug你也晓得人上有人,天外有天,光靠那股子鲁莽毛糙的冲劲是干不得大事的,今日之战,如果依你的法子明着硬干,你看吧,胜负倒在其次,损失之惨重定是不忍目睹了!”

元苍笑道:“应该——但你小子也不要受了两句夸赞就轻了骨头!”

坐在一边的屈无忌插口道:“下一阵,恐怕就得和那什么‘于龙门’对垒了!”

双眼一瞪,元甚大声道:“‘百干会’一倒,‘干戈门’等于失了一条臂膀,力量大见削弱,我们可以说十拿九稳能将他们砸个演不成军!”

仇忍淡淡的道:“你又犯了老毛病……”

元苍道:“莫非你还以为‘于书订有什么大不了外

仇忍平静的道:“我并没有说他们有什么大不了,但我们自己却不能轻举妄动,否则,首先就犯了兵家恃强骄狂的大忌,这是要不得的!”

元苍很恨的道:“这一次,老子要叫‘干戈门’的掌门;‘寒眸’严咎尝试一下‘红白道’的厉害——老子要彻底的消灭他们!”

吁了口气,仇忍道:“严咎一定也会明白你这个心意的!”

拧笑一声,元苍道:“他能明白最好,我们就等着决一死战吧!”

这时,屈无忌又低声道:“元当家,依你看‘干戈门’在得知他们的盟友‘百干会’全军覆没的消息之后,会采取哪些应变措施?”

征了征!元苍道:“我想,他们先一定是震惊,接着是害怕!当然也有些愤怒,在这几种互触的交集下,他们要不就是急俊如丧家之犬般抱头鼠窜回老巢,要不就是赶鸭子上架,豁出老命与我们一拼……”

屈无忌点点头,道:“大概是这样的了。”

仇忍大笑道:“屈老哥不好意思驳你,元老苍,我却不同你客气,你说了这些话,全是一篇废话,说了和没说一样,半点价值也谈不上!”

元苍怒道:“娘的皮,你倒表示表示你的高见给我听,我看,你是怎么在我这个鸡蛋里批骨头法!”

伸了个懒腰,仇忍道:“‘干戈门’在明知‘百平会’一败涂地的消息之后,唯有的两种反应便是你方才所说的两种反应——或是退避,或是硬拼,这一点谁也知道,岂用得着你像独具慧眼似的在这里哈叨?屈老哥是向你,你认为他们会采取哪一种措施?若是他们撤逃了,自不必再说,如果他们打算反过来和我们拼,又可能是怎样方式的耕法?刚才你那模棱两可的回答便不算是判断明确之言,不是跟没说一样!”

老脸一横,元在痛恨辩道:“这是老屈没说清楚,怎能怪我回答得不够详细外

仇忍一笑道:“现在我可是说清楚了吧!”

元苍呵呵笑道:“不错,说清楚了。”

仇忍道:“那么,你倒是给我们分析解说一下呀!”

咧嘴笑了,元苍道:“你又是干什么吃的?我他娘结交了你这样一个兄弟,就是看上你还有点头脑;这种小事,你做兄弟的不给哥哥我分忧,莫不成还会叫我一个人去费心伤神?我要先听听你的想法,然后再裁决一下就是了!”

仇忍忍不住的道:“你是个老滑头!”

元苍一本正经的道:“有酒食,哥哥授,有事老弟服其劳,古至明训,你都不懂?真是乱七八糟,不知礼教!”

仇忍笑道:“元老苍,看不出你这个肚子里还储存了点墨水呢?只是;这点墨水全叫老酒给泡糖啦!”

大喝一声,元苍笑骂道:“混帐小子,居然胆敢绕着圈子调佩老子户

摆摆手,仇忍道:“得了;别卖关于啦,我们谈正事要紧。”

抹抹嘴,元苍道:“先叫他们弄点酒菜来边吃边谈如何?”

仇忍道:“等我们商议完了再祭五脏庙吧,元老苍,事不宜迟,兵贵神速,我们要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不能等他们部署好了再去硬碰,那事倍功半啦!”

想想不错,元苍忙道:“好,那你快荣讲,你的法子,我们要怎么一下就马上准备行动!”

略一沉吟!仇忍道:“‘干戈门’这一边背乡高并,倾巢而出,冒了这大的风险来协助‘百于会’和你为敌;除了情势上呼应之外,其目的无非是想转移地盘,另开码头,重新再起炉灶,换句话说,他们业已孤注一掷了,无论在今后的利害关系上,在两道的声誉上,在结盟的道义上,他们全不能就此畏缩退避,因此,我判断他们一定不会因为‘百平会’的覆灭而拉进,相反的,他们会尽一切可能来试图挽转危局,直截了当的讲——他们将和我们硬干到底!”

用力搓手,元苍道:“好极了,老子正希望他们这样做!”

仇忍接着道:“但是,我想他们不会贸然主动向我们先行攻击——“百平会”是个最好的例子,‘干戈门’与‘百平会’的实力在伯仲之间,而‘百平会’已经吃了大亏栽了田头;‘干戈门’自不会播着鲁莽行动,至少,在他们搞清楚‘百干会’溃败的详情之前,是不敢轻举妄动的,他们将以防守的原则为目前的应战方式,同时;他们也会尽快的放出眼线刺探我们这一边的内传……”

元苍洪亮的道:“我们就要一鼓作气冲杀过去啦;我看他姐的,‘干戈门’是守也守不住!”

仇忍道二0先别急,除非他们是疯子!否则他们不敢首先后衅的,我们会有充裕的时间将他们留住——只要在他们做充分准备之前!”

一边,屈无忌又道:“元当家的,‘干戈门’的力量如何,你可清楚?”

元在额首道:“大概的情形也晓得,只是不像对‘百于会’们那样熟悉……”

优忍道:“说说看。”

干咳一声,这位有“豹头采”之称的“红白道”瓢把子开口道:“‘干戈门’的头子是‘寒眸’严答,这人大家都已知道了,严咎的一身本事,比快客要强上那么两案,严咎还是惨宏的师兄;性严的在‘金石岗’吃的八方饭,取的也是黑路财,他的‘干戈门’在周围五百里以内可以说是力量最大的一批标股子绿林,挂着‘干戈门’的招牌,表面上看似是什么正道的名门大派,其实说穿了却只是些律老二,半文乌钱也不值……”

吐了四唾沫,他又道:“在严咎之下,‘于龙门’有六名好手,是他们所谓的‘大戈头’,即等于是大头领之类的人物,这六个人我么知道三个,另外三个还不晓得是谁,我知道的这三个人是‘大金铲’鲍威,‘九龙刻上’程圣,‘燕子缥’郝王川;哦,对了,严咎另外还有个堂叔和他住在一起,这老小子不算是‘干戈门’的人;但却与严答有特殊的关系,他也是个难缠的好手,而显然他在严咎有了麻烦之际也一定会出现的,这老家伙我打听出来?,想你们也曾有耳闻,这人就是‘兜天网’章渊件

激激动容;屈无忌道:“章渊?这老鬼还没有死呀?倒有近十年没听过他在道上的消息了,我还以为他老早运噗归真了呢!”

仇忍也慎重的道:“我也知道此人——不错,他果是个不好缠的角色,闻说他在以前行走江湖之际,那一面镶嵌有毒,倒须钩的黑两不知罩倒了多少成名人物,而且,我记得有人说过,他亦是极端残忍冷酷的,手段狠毒得近似病态了!”

顿了顿,他又道:“你可真糊涂,元老书。竟然把这么一号厉害人物都差点忘了,却先去叙说那些第二流的角色@回响四@回博

元苍忙道:“我没有忘呀,而且我方才所指出的耶几个在‘干戈门’中有数的几个硬把子……”

仇忍冷笑道:“这几个人除了严咎外,与章渊比较起来,恐怕说他们是二流人物还算高是抬了呢!”

屈无忌低沉的道:“我对这章洲倒多少知道一点——在十二年前,他一个人就曾将长江最有努力的’黑排教’扫荡残杀得散了伙,约在十年前阳,他和‘九华山”的‘紫衣孩儿’决斗,打了干多回合,卒将‘紫在猜几’逼下了万丈绝壑一嫩在他销声匿迹前后时间里,我还听说他和‘蛀谓的大掌门人‘玉应子’干上了;但胜负都不清楚,从那时以后,就再没听过他的消息啦……不过,他虽是以网为兵器扬名天下,实则每次与人动手搏命,他除了那面钧同之外,另尚有一柄尺半短刀在和……”

仇忍沉重的道:“有了此人在‘干戈门’中,’干戈门’的力量就会陡然倍增了,幸亏元老苍还记得说了他,否则,我们就要失算了!”

元苍讪油的道:“这老家伙其实不算是‘干戈门’的人,只是严咎的亲戚而已……”

叹了口气,仇忍道:一实则与‘干戈门’所属又有什么两样?我们一旦与‘干戈门’动上了手,莫非他只会隔山观虎斗!”

摇摇头,元书道:“当然不会,他一定要帮他老侄子严咎的忙··,··。”

哼了序;仇忍道:“这不结了?怎能不把他也算计进去?

元老苍,我很奇怪,你似乎对章渊这个人不大顾忌!”

呵呵一笑,元苍道:“我顾忌地个鸟毛?我对谁也不顾忌;我只听说这老小于相当凶狠,以前名气也颇大,但若不是再加以进一步的解释分析,我才想不到他竟有这么个厉害法呢,不过,我一样不含糊!”

仇忍道:“这就是你们足迹不出‘寒鸣江’流域左右五十里以外的害处了,你们对江湖人物的来历动态,竟然抓陋寡闻至此,却也颇为令人警觉……”

元苍尴尬的道:“老实说,我真还不清楚章渊居然如此强悍,来头也这么大,坦我能打听出来有这么个人以及他

时的部分出身,业已不错了……”

仇忍道:“不错什么?知己知彼,才培百战不殆;像你这样含糊笼统,有头无庸的一点消息,除了更加速令你陷入窘境之外,半点作用也没有?”

一下子涨红了股,元苍叫道:“娘的皮,我又不是你的儿子,你怎能将我当儿子似的训?”

笑笑,仇忍道:“这还是看得起你,当有一天我不愿再训!你的时候,便是你想认我这个老干;我也不收啦!”

元苍大叫道:“反了反了;简直是目无尊长,大逆不道;我要用家法,我要……”

挥挥手,仇忍道。0别险喝了,哪来这么大的嗓门!”

元甚气然出的道:“你认罪啦?”

仇忍一笑道:“元老苍,你往自家股上贴什么金?我有什么罪?我见时又认罪了?真是荒唐朝同!”

屈无忌连忙接上话题道:“如今那章渊也该有六十出头的年纪了吧外

点点头,仇忍道:一算算年岁。也该有这么大了!”

元苍大声道:“仇忍小子,你算他的年纪,莫非想认个干爹回来?”

眼珠子一流,他又道:“你这年岁也刚好合适!”

哈哈一笑,仇忍道:“元老苍;你是气糊涂了!”

元苍道:“总有一天,小子,我会整得你叫天!”

点点头,仇忍笑道:“很好,在这一天尚未来临之前,还是让我们先将正事说妥再说,否则,若你吃了败仗;那一天也就越发远了!”

深深叹了d气;元苍道:“你这个小棍蛋……”

仇忍没有理他,自顾自的道:“元老苍,章渊自江湖上销声匿迹以后,却依赖他臣于严咎那里去,这其中不管有什么原因,对我们来说,业已形成一种威胁,但我们不能因为这威胁区改变计划,所以,我们仍然决定主动攻击对方,我的意思是趁着白昼进袭,也叫他们无所遁形,你的想法呢!”

元苍点头道:“我当然是看你的了,娘的,在动脑筋这一门上,我的确比你稍微差了那么一点……”

仇忍认真道:“差多了,元老苍!”

元书没好气的道:“差多就差多,这也不会少掉一块肉,你有什么好神气的月

考虑了一下。仇忍道:“那么,我们决定下午出动!”

顿了顿,他又适:“你还要谕今江对面你的手下们切勿轻举妄动,稍露形迹,另外,对于我们几个来到此处的消息也要保密,以免让对方探悉了我们的虚实!”

元苍道:“放心,我会吩咐下去!”

仇忍低声道:“下午渡江之战,只怕去上才和凌重两个宝贝是不能参加了,这在我们说是个大损失。但你的那些好手却可以补此不足,这一仗;我们都得好生调度,慎重分配人马,与吓戈[!’之斗;只怕不会像对付’百子会’那样顺利了!”

元苍又不服气的道:“怕什么?他们也不是三头六臂,大罗金灿,还能飞上了南天门去!”

仇忍攒了他一限,道:“少卖狂——元老苍,我们还另有一遭杀手铜!”

精神一振,元书期望的问:“杀手铜?决说,什么杀手铜?”

微微一笑,仇忍道:“‘百于会’的俘虏在我们手中,这对我们来说也有用处!”

格格大笑,元苍拍手道:“对了;我们可以利用这些家伙为人质,强迫‘干戈门’投降!”

摇摇头,仇忍道:“要他们投降或来手就缚只怕还办不到,但至少我们可以利用这些俘虏达成下面的两个目的,其一,洋询干戈门’的虚实及优弱点;其二,在我们万一落败或也有人被他们生擒过去的时候,便能够用这些俘虏做为自保的凭借了!”

屈无忌缓缓的道:“‘干戈门’如果罔顾道义,不讲情份了;只怕仇老弟你的第二个目的便达不到呢!”

仇忍笑道:“如果哪样,也只有认了,可不是!”

一下子站了起来,元苍道:“我这就去叫他们先把倭宏这拘娘养的押过来审讯,顺便也交待他们传信对江的弟兄准备齐动!”

点点头,仇忍道:“现在,已可以弄点吃的了。”

元苍甜了科嘴chún,道:“边吃边市,好的;对他们也算一种刑罚——老子就非得俄上这些邪龟孙三天不可!”

仇忍眨眨眼,道:“快去吧,别光磨牙了!”

当元苍匆匆走出木屋后,屈无忌已有些忧虑的道:“仇老弟,你可得注意了,那章渊的确是个不好对付的敌人,我们在展开攻扑之际,须要将他列为重点之一,一定要想个妥善的法子把他围住才好!”

仇忍道:“放心,我自有计较。”

屈无忌忙问:“怎么说?”

笑笑,价忍道:“我亲自对付他,就算投章的再是强悍,我自信也可以罩住他!”

根根闭,他接着道:“但其余的敌人仍不易对付,屈老哥,你得多帮着元老苍点。”

屈无忌道:“这还用说!你的事都是我的事!”

笑笑,他又道:“反正,每一次逢着最难料理的那一项,都全叫你去顶了!”

仇忍淡淡的道:“我可不能把难险的事全让我的朋友们去应付呀!”

缓缓的,屈无忌道:“元当家的什么都好;就是火气大了点,如果他也能像这样儿事多心平气和的想一想;也许他的基业尚不止此,也许他这道也不会吃了‘百于会’与‘干戈门’的陪亏…一”

仇忍道:“老实说;我时常为他担心,以他过猛张飞的脾气,居然这么多年来没款过什么大跟斗,已经可以算是奇迹了!”

屈无忌叹道:“眼前他正好碰着这桩大麻烦,巧不巧的老弟你又适时赶了来,竭尽所能的,给他出计出力,否则,我还真替元当家的捏着一把汗呢!就凭他这火暴性子,三不管的相干一通,只怕事情就精啦,何况对方的实力又是这么强呢。”

仇忍低声道:“多少年了,他这毛病是一成未改,芝麻绿豆大的小事,也能激得地暴跳如雷,火冒三丈,我想,这与元老苍至今未娶的原因,有点关连吧!”

屈无忌笑呵呵的道:“难说,却不知道哪个女子具有此降龙伏虎之能?寻常妇道人家;见了元当家要不吓得浑身哆佩才使!”

悠悠的,仇忍道:“等我们打仗的事全料理清楚了,我倒想费点心替元老苍成个家,找个好女人来管管他。”

屈无忌道:“就怕反叫他把那女人打得‘满地找牙’就坏了!”

摇摇头,仇忍道:“不会的,有些在外头称强道霸的好汉,回到家里见了老婆往往便驯若瘟猫;别看元老书报。他也脱不了这么一身残骨头!”

屈无忌笑而不语,外面,人语喧哗,尚夹杂着叱骂之声,元苍那粗厉的嗓门亦已联唱到门口。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