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魁星》

第26章

作者:柳残阳

就在那张班灰的木桌上;元甚高居正中,仇忍在右,屈无忌在左。仁人围桌坐着,桌上摆满了酒肉,元苍吃喝得汗渍染用,两手油坑嘴巴里尤不时发出“喷”“矿的响声;显示着说不出的香,仇忍与屈无忌,虽也在进食,却是比他文雅得太多了。

桌前“百干会”的部担子珍宏正被捆得像个粽子似的蟋曲在地下,投瑞领着两名弟兄虎视手恻,这位“百干会”的首领如今气色已转好了很多,固然还是一副委领之状;但至少已比他被击晕的那时要强些了。

用衣袖一抹阎,元苍举起面前的酒碗来牛饮了半碗烈酒,吁了口气,又咂咂舌头叹道:“香河香!”

仇怨咀嚼着一块烙饼,笑道:“元老苍,困在地下的这位贵客,可用膳了不曾?”

故作优然之状,元苍大笑道:“是呀,躺在地下的这位贵客;可曾用膳了不曾少

猛一瞪眼,梅宏切齿叫骂:“元苍老狗;你不必得意,现在你就开始卖狂未免还早了点,我‘干戈门’的弟兄定会来找你及你这杆帮凶其议的!”

元苍嘿嘿笑道:“做你娘的情趣大梦,什么‘干戈门’比不上一根驴乌!你看老子们能不能将‘干戈门’的旗号拿来指屁股!”

俺宏青白的面颊急速抽搐,他差怒的道:“姓元的,你敲错算盘了,我将看着你们倾倒,目睹你们在一片血雨对光中奔逃哀号,就凭你这点小小好政手段,决然跳不出‘干戈门’的复仇之网!”

“呸”了一声;元苍大吼:“你是什么东西?下三注的律老二,坐并观天的形蛤螟,不自量力的江湖小丑,你来给老子算命?别说你‘百干会’全是一群不堪一击的酒囊饭袋,连‘干戈门’加!;也照样只有挨刀的份;娘的皮,还亏你有睑在哪里大言不惭,瞎吹一通,简直不知羞耻为何物,狗操的使宏!”

大叫一声,修宏咬牙骂道:“你是头狂妄的疯狗!”

又是一大口酒下肚,元苍拧厉的大笑道:“你是什么;‘百平会”的龙头?去你娘的那条大腿把,你如今也只好躺在老子面前装角孙,这就叫‘阶下囚’;懂么?‘阶下囚’!”

双目如血,该宏痛恨的道:“我要活剐了你,我会的问@回@回@回*

然出怪笑,元苍间:“怎么别法?用你的舌头外

“砰”的一拍桌子;杯盘齐跳中,他又回床四溅的吼道。

“别在那里扮你娘的狗熊了,姓倏的,老于在外头闯了这多年的码头,还没有遇上过你们这种可怜又可笑,贪婪、狠毒又加上愚蠢的病于无赖,你们他娘的强征横敛,杀鸡取卵自断了生路,居然就想捞过界来抢我们地盘?真是异想天开哪!老子们的地盘是用血汗用性命开出来的,就这么客气拱手捧上?老子们不去吃掉你这群下三监业已功德无量了;想不到你竟敢先来动老子的‘红白道’的歪念头,怎么着?你就真当我f!是这样好吃的么?你‘百平会’就真有这么大的力量啦?我老实告诉你,就以你‘百于会’的这点名堂来说,我可以把你们当孩子耍!”

气得脸色泛灰,喘息吁吁,格宏差怒的道:“好……好,我任你哮叫,任你吹擂……老狗,一待‘干戈门’的刀口架上了你的脖颈,你就明白你放的这些届是如何幼稚得可笑了……”

元苍啃了一大口鸡腿,嗯哈不清的逍。“老子便等……

他们的刀来架在老子脖颈上!”

这时,仇忍平静的开口道:“价宏,你不用叫骂,更勿须特强卖报;这一套唬不住人;你首先要清楚你如今身份,这已不是你在‘百干会’里发号施令的时光了,你现在是我们的俘虏,而一个俘虏便该以他俘虏的立场先为自己考虑,否则,恐怕吃眼前亏的是你!”

猛一扬头,格宏大叫:“我不含糊!”

元苍暴喝:一老子分你尸,不含糊?你他姐的英雄好汉是想装给谁看?”

轻轻的摆手,仇忍道:“为你自己设想。姓任的;你还是稍加克制的好,你切莫以为大不了一死便休,我们还有许多比死更难受的事等着你去尝试!如果你逼得我们非要你去尝试不可的话!”

修宏强硬的道:“可以,也叫你们从一下真正的硬汉是什么样子!”

怪叫一声,元苍吼道:“啊哈;我还看不出你真的是条真正的硬汉呢,了不起,但大当家的可是硬汉晴——”

他脸色“橱”的一沉,随即大骂:“羞死你娘的了;硬汉?哪一门子的硬汉?抢人家地盘,夺人家基业,抽冷子暗算人家,更以剪径落草当买卖,这也叫硬汉?若说天下有什么人叫不要脸,但宏,你便是第一号的祖师爷!”

该宏嘶哑吼叱“你是头老拘·……十疯狗、吉生、野兽@@和回@,日对

元苍双目怒突,吼道:“推出去给我破了!”

高应一声,甄瑞一挥手。“拖出去!”

两名“红白道’的大汉一拥而上,就像拖条死拘一样扯起地下的快宏便往外报,这对,仇忍忙道;一慢着!”

元苍勃然大怒:“老干说宰就要宰,谁敢拦阻!”

仇忍不理化,向那两名业已停止动作的大汉点点头,道:“先放下他,我来担保!”

重重一哼;元苍道:“你是要气死我介

仇忍冷冷瞪了他一眼,又转向地下喘着气的倏宏道二“姓价的,按照你的行为居心来说,你这就是抢地盘,夺码头,毫无道理只为了一己私慾的断人财路;砸人饭碗,江湖传现,可以立杀无敌,谁也不会讲一句话;但是,我却有条正路给你走什

倏定铁青着脸,硬怀梆的道:“你是谁?”

价忍冷冷的道:“先别管我是谁,只要你依了我的两个条件便行!”

略一迟疑,俊宏道:“你说!”

仇忍道:“第一,‘干戈门’的虚实你说出来,第二,由你出面向他们招降!”

狂笑一声,传宏叫道:“你还是杀了我吧,吉生;这种出卖盟友;违背良心道义的事,任怎么说我也不会干,我不会干!”

仇忍沉沉的道:“想想你的老命吧!”

全身*挛了一下,快宏沙哑的喊道:“死间足借?杀剐由便,要我出卖朋友那办不到?”

元苍大叫:“宰了他片

静默了片刻,仇忍道:“修宏,你不再考虑考虑外

“呸”的吐了一口唾沫,快宏厉烈的喊:“考虑你个狗头!”

chún角猛一抽搐,元苍又叫:“你还留着这狗养的好来多骂你几句!”

挥挥手,仇忍道:“先圈起来再说。”

甄瑞犹豫的看了看元苍,这位“刻头角”恨恨的一跺脚,道:“照他的话做!”

于是,检宏又被拖扯出去,仇忍向据瑞道:“麻烦阁下去将另外几个俘虏全带过来。”

台瑞躬身应是,出去带入;元甚悻悻的道:“你他娘就这么好耐心,还一个一个的和他们穷蘑菇,刚才明明姓价的已豁出去了,你却仍不死心,妄想和他谈什么条件,这种人除了一刀砍掉,任什么条件也不能谈找,亏你还有个好脑筋,连这么个情势也看不出来?”

笑笑,仇忍道:“人总是珍惜生命的,我们应该多试几次;有些人为了颜面声誉,不得不摆摆姿态,真是从容就难的角色到底不多……”

哼了哼,元书道:“但我看恢宏这王八蛋却似乎豁出去了!”

点点头,仇忍道:“不错,这家队确实有几分骨气!”

元苍忿然造:“他不妥协,我们更犯不上求他妥协,干脆一刀砍了算完;哪个稀罕他去用降?老子们便于他娘娘的!”

双手一搓,他又恶狠狠的道:“依我的意思,通通部宰了他们!”

仇忍俊美的面庞上这时出现了一抹特异的暗奇色阴影,以至他的睑容看上去便显得那样的冷酷又深沉了,幽幽的,他道:“我也并不是善人,老苍。”

元苍大声道:“那就照我的法子去——”

突然,他噎回了下面的话尾;有点怔愕。他睁大了眼;惊异的望着仇忍脸上那种在他看来仍极陌生的报酷之色,直觉的,这位粗扩勇猛的“红白道’大当家也觉得背脊上起了一股寒意,他油购的道:“小子,你怎么了?你脸色变得这彻h儿!俯?”

仇忍冷然道:“要吃喝就快点,等一会怕你们吃不下去了!”

屈无忌忆道:“我业已吃饱了,方才你们顾着骂人,我只顾着大吃……”

慢慢举确因了口酒,仇忍道:“元老苍,像倭宏刚才那样的态度,原是无可厚非的,因为我们的条件本也难以接受,易地而处,我们也会和他一样的反应。本来,出卖朋友,背义逆忠的事就不应该做,只是彼此间的立场不同,所以我们才逼着他答应,事实上,他若真个答应了;也就更加一无可取了……”

微微一顿,他又道:“这是依照一般的做人道理来说,但是两方交兵,白刃相向,并为生存而争战之际,这些道理往往厦也难以完全适用了,因为在这种情形之下,大家全为自己的目的,全为了自己的理想而使尽手段,有些事,就无以用全了。”

元苍似懂非懂的道:“你的意思就是说,两边一旦交兵,对敌人就讲不了太多的大道理啦!”

点点头,仇忍道:“差不多。”

屈无忌低沉的道:“仇老弟怕是要开杀戒了!”

元苍忙问:*可是?”

仇忍淡漠的道:“对敌人讲仁慈,也该有个限度,我如今已到了这个限度了。”

“嗯”“嗯”点头;元苍道:“这是我愿意听的几句话,像他娘就是有的时候有点‘瘟’。”

仇忍沉缓的道:“到我不‘瘟’的时候,你可别又咕咕!”

元苍道:“放心,我一向喜欢快刀斩乱麻!”

就在他们说话中,屋外已传来一阵沉重迟滞的步履声响,门启处,又是格又是扶的进来了一大堆人,其中包括“人面狒”陈保隆:“怪就”同久亭,“青衫红颜”任壮良;华凝紫;另外;六名“红白道”弟兄日立两侧,甄瑞便站向一边,木屋中一下子多了这么些人,竞显得拥挤不堪了。

瞅了一限范在地上的陈保隆与坐在那里连站也站不起来的间久享,仇忍目光又扫过面色灰败的“青衫红颜”夫妇,然后地唤了口酒,向着断了一臂,血迹斑斑的“任怨”闻久亭道:“姓闻的;有几句话我要问你!”

松塌的脸颊颤抖了一下,同久亭的斜眼吃力的往中间对策,他张了张嘴,声音低弱,但却极其强狠的道:“间……

呀……我……不就在……这里?如今二……你们可真叫神气了……”

仇忍缓缓的道二0我先告诉你一个原则,以便你自己斟酌!”

呛咳着笑了几声,间久辛的辣的回答:“有话……就说……姓闻的……不耐烦与你兜圈子!”

仇忍点点头道:“很好,这个原则是你回答了我们所门的话,放你生路,不回答或者故意捏造,则当场处死!”

又呛咳起来,闻久享愤怒的道:勺!子…、··你是想……

吓出你家……老祖宗么?快令……你娘的吧……老子在玩这一套的时传……你还不知··、…钻在哪个……结脑……接裆里呢……哈晓晴……”

闭闭眼;仇忍道:“告诉我们,‘干戈门’的虚实及现有力量,部署情形……”

面孔歪曲一下,闻久享切齿道:“你……去死吧……你想……问出老干……半句话来!”

仇忍忽然一笑:“你的意思是……拒绝回答什

闻久享一双任眼怒突;他抖索索的,沙哑的叫:“我……

恨不能……吃你们的自……寝你们的……皮;想遏我··,一吐露一点……内情,都算是……你们……迷了心了……”

微微一笑;就在这一笑的展现初漾在chún角,仇忍的左手暴挥,“哩”声尖响;闻久亭庞大的身体猛然弹起,怪嚎一声过后,业已重重跌落地下—……只筷子,深深插进他的右眼,直嵌入脑,只演了一小戴还露在血糊糊的眼眶外。

仇忍正眼也不看一下,冷冷的道:“拖出去。”

两名“红白道”的大汉迅速上前将间久亭的尸体拖出屋外,仇忍又抿抿嘴,向着躺在地下的“人面排”陈保险道:“你?——仍是方才那些话,你愿不愿意透露出来?”

不可抑止的*挛着,陈保隆觉得全身的伤口都在抽扯着他的心肝肺脏;冷汗在流,眼皮在跳,连呼吸也都快闭过去了,他咬着牙竭力镇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