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魁星》

第28章

作者:柳残阳

目注着江对岸“怒汉坡”顶那一团团形同桶状腾空的烟雾;元苍就好像看见一圈圈的胜利在辉映一样,他那张奇突的面孔上浮现着一种难以比喻的满足又凶狠的形色,双手叉腰,两胞微眯,嘶嘶从齿缝中透着手……”

屈无忌低徐的道:“要来的就快来了!”

没有表情的一笑,优忍道:“我们可不正在等待这一刻?”

岗脊下,江滨,只见无数名“红白道”弟兄奔跑叱叫着纷纷跃上各属的船艇,解缆撑简,或杨帆,或举架,在“两头狮”孙长的故作惊慌吼叫干;破浪驰向对岸;

这时——

四周埋伏着的“红白道”方面人马,早已静悄悄的掩蔽妥当,在六名“鲸手”;三名“雪手”的率领下;寂然无声的等待着一场即将来临的厮杀;看不见那一张张粗矿却冷板的面孔,但是,似乎可以察觉得出那一双双的眼睛的锐利森寒十·+…

回头望向对面山脚,元苍有些急躁的道:“娘的,那些龟孙子怎么还不扑过来!”

仇忍冷冷的道:“你急什么,他们也需要时间!”

元苍怒道:“他们还需要什么时间!我们不是已装出中计的样子来了?”

哼了哼,仇忍道:“船艇才出,尚未及江心,对方是要等到我们的船艇过了江心才会自后掩扑上去,这可能是配合与‘百平会”的前后夹击之计!”

“哦”了一声,元苍道:“我几乎忍不……”

接着他又得意的一笑道:“只怕‘干戈门”的伙计做梦也想不到,他们的盟友‘百平会’是永世也不能会同他们参与夹击的行动了……-”

仇忍平静的道:“元老苍;现在就得意,似乎太早了点!”

元苍翻翻眼珠子,道:“胜券在握,哪还迟早?”

笑笑,仇忍道:“谁敢保证我们一定‘胜券在握’?不到最后,哪一个也不能夸此海口!元老苍,交兵接刃,情势瞬息万变,非至完全掌握大局之时,无以言“胜”,你如此飞扬浮躁简直可笑!”

双手握拳;元甚低吼:“你他娘又来教训我!”

仇忍一杨头:“孺子根本已不可教!”

元苍咬牙道:“我们要是赢了,小子,看我刚你!”

点点头,优忍道:“随你,你敢剐,我就能受!”

一直注视着岗脊对面山脚处的屈无忌,突然兴奋的道:“来了!”

顾不得再争执,元苍急忙转身望去——可不是!在对面那片林森幽深的山脚下,这时正有数百名青衣大汉现身而出,才一出现,使密密麻麻的蜂拥奔向这边,这些青衣大汉当中,至少有一半以上背负着特制的羊皮划于。

他们奔跑的速度非常快;而且肃静无哗,除了脚步的落地与衣袂的原动声外;几乎没有一个人开口,数百条大汉散布成一大片,就这么潮水一样在岗省上迅速拥至。

哺吨的;元苍道:“要开宰了,快了……,·”

仇忍游目回顾,发觉“红白道”的伏兵全都隐蔽得很好,不至有破绽现出,他放心地吁了口气,道:“别急,元老书,沉住气。”

极快的,在那奔掠冲扑的一群人里,有五六条身影越身而出,以更矫健的身子领先接近,不用说,这几个人必是“干戈门”中的“大戈头”所属无疑了!

元苍嗓门有些按哑的道:“怎么样?迎上去吧!”

摇摇头,仇忍道:“不!”

元苍道:“为什么?!”

仇忍缓缓的道:“等地越过岗子,至少上了岗子,我们再拦腰截开!”

想了想,元书道:“成幼”

仇忍道:“当然!”

屈无忌看着斯至江心的那几十艘艇,不由散散chún道:“‘干戈门’的人把时间拿捏得相当准确,我们回模的船舶波了江心,他们再自后面扑击,等他们够得上攻扑距离的时候,我们的船用也差不多刚好到了岸,如果’百干会’投有覆灭,使恰好配合他fi!目后攻来的时机在岸上施展突击,这样一来,我们的亏就吃大了!”

元苍嘿嘿笑道:“不错,但如今‘百于会’已被我们消灭,‘干戈门’还以为仍是好计得逞呢,殊不知正好落进我们所布的圈套里,等着瞧吧,看看是谁要吃大亏,真合了一句话啦,人算不如天算!”

仇忍一直注意着正面“千龙门”大军的动态,在他谨慎的图视下,他发觉在岗脊右侧一座丘陵上已突然有几个人自掩蔽里出现并奔了下去,迎向近旁的“干戈门”人马——仇忍笑了,他知道,那几个人必是隐藏在丘陵上监视“红白道”动态的眼线了,而他们真能看见些什么呢?除了察觉“红e道”的所属解组归帆之外?

抹抹四,元苍道:“越来越近了——咦?那几个免于是从哪里迎过去的?”

仇忍一笑道:“右边那座丘陵子上出现的,必是他们布下的眼线。”

顿了顿,他又悠闲的道:“但这几位仁兄在他们隐伏的位置,却只能看见我们伴装返帅回医的行动,决不可能察觉我们留在此地的优兵,因此,他们的错误也就更大了什

哈哈大笑,元苍道:“好,好极了!”

岗省正面的“干戈门”人马并没有停止扑近的行动,只见领先于前的五六条人影与那几名迎上的眼线略略一错,便又会合一起,继续奔掠了上来!”仇忍低沉的道二”他们相信了……”

元甚笑道:“相信我们的确回兵救援总堂去啦?”

叹了口气,他又遭:“这是‘干戈门’的不幸,也是‘百干会’的不幸……”

屈无忌小声道:“我们是否也隐蔽一下外

点点头,仇忍道:“现在不忙,等他们再近一点介

树拉核分,岗脊半民有两条人影伏身窜了上来——“红白道’的人!

元甚双目圆睁。咬牙低骂:“我操你一双活宝的老娘——你fi!是想砸我的脚背”

这两位市始闪闪躲躲,摸过来的“红白道”仁兄;敢情乃是两位放哨于前的“鲨手”——“刃环”焦清“黑猿”黄宣;

俩人正又兴奋、又紧张的想上来报告一下消息,才一露脸就劈头挨了一顿臭骂,不由得全都愣了一愣!

元苍低叱道:“吓戈门’的一群杂种正往这里扑,你两个偏要移动身形,伯不叫他们发觉外

“黑猫”黄鲁咧开那张阔大的嘴,委屈的道:“当家的,我们掩蔽得很好,不会叫对方发现的,我们是要上来向你老英报一声,他0业已来近啦!……”

连连颔首,“刃环”焦清也道:“我们移动的时候很小心,当家的,他们决看不见;岗前我们的哨兵早都撤光了,只剩下我和黄宣两个负责守望,人家来近了,我们怎能不赶快回来向你老禀告?否则到时误了事,我们可承担不起回回回回回;h

一挥手,元苍道:“不用罗嗑你奶的头了,老子讲一句,你们就非说十句不可少

走上来,仇忍道:“行了,无老书,我们往右边躲;让出中间位置来叫他们过j”

元苍忙道:“其他的人可我好啦!”

仇忍颔首道:“全埋伏妥了,我们也快点吧?”

于是,在元苍的叱喝下,几个人迅速掠向右边的一片杂草丛中,纷纷伏卧下来,屏息等待。

片刻后——

嘈杂沉重的脚步声已潮水似的涌了上来,甚至连人们粗浊的喘息声,衣衫擦过树枝的呐声也清晰可闻,而五六条人影便形同大马般飞越过去,他们大约全部一心奔到泼水扑击的行动上去了,经过岗脊之时,连眼睛都来多瞟一下!

这五六个人刚刚掠向江滨,他们后头已跟上了大批的青衣汉子,一窝风似的随奔而下,人多影晃,倒未看清哪“寒眸”严咎与他堂叔“兜天网”章渊杂在何处。

就在一拨又一拨的“干戈门”所属通过岗脊之际,元苍已忍不住低促的道:“动手吧?”

价忍冷静的道:“别忙,再等一会。”

自草丛的间隙中望着那一双双奔迈的脚步,他们腿上打缠的叉口形青布绑腿似是一排排移动的树桩,元苍吸着气道:“快过完啦,还等什么?”

仇忍目光闪耀,轻轻的道:“怎的未见章渊及严咎俩人?”

元苍不耐烦的道:“谁知道这两个鬼息于躲到哪个角落去了!管他娘的,我们一动手,还怕他们两个不民面n”

仇忍道:“好了,发信号吧!”

没有任何迟疑,元苍将早已执在手中的一只花旗火箭完全以手劲向空中掷出,只听得“嗤”的一声响,这只火箭竟被他一掷之下直凌空中十多大高,在沉沉的天际里,闪烁出一溜红绿缤纷的火焰来!

攻杀的信号发出了!

这时,最后一批“干戈门”的人马正待通过岗脊——约有四五十人之多,他们显然被这突兀据亮在空中的火箭所炫惑了,一个个全不由自主的停下脚步,拾头仰视,每一张面孔上的表情都是迷们又愕然的!

业已来到江滨,正准备渡江的大部分“干戈门”所属,此时亦都纷纷中止了动作,对着那一治越空而逝的红绿色彩芒指指点点,喧哗私语之声随起。

江滨,一个尖厉的嗓音有如撕裂份响起:“师兄们小心,有诈周!……。

不待他的语音落欧,岗脊之上,已募然群起一片雷鸣也似的喊杀声,两百多名隐伏着的“红白道”弟兄;宛如两百多条出林猛虎般刹时全自优身之处冲朴而出?

红白二色的披肩闪动晃映,鬼头刀的寒芒森森,衬着“红白道”那边一张张的人睑,竟还恁般狰狞与狠厉,他们才一冲出,即有三分之二的人手扑下江滨,其余约八十名弟兄使日向了岗脊上这拨“干戈门”的伙计;

四五十名青衣大汉居然不慌不忙,一声呐扶,个个奋不顾身的反迎上去,眨眼间,双方即已混战成了一团。

草丛后的元苍睛状之下,不禁勃然大怒,他低吼道:“可真的有种呀,‘干戈门’的龟孙们!”

仇忍平静的道:“依我看,章渊和严咎必在后头——他们有恃,所以才无恐!”

元苍切齿道:“好极了,我们正巧,可以面对面的拱杀!”

这时;围攻岗堤上数人的“红白道”为首者,乃是“鲨手”首领“狂棍”岑喜年、“白斑鲨”谢手、“盘地鬼”

烧朗三个,他们e人首先冲入敌阵之中,岑青年六尺长几省粗的沉重铁棍,狂风暴雨般扫击挥劈,俄顾之间,业已砸翻了六七个青衣角色,树平的一双短剑也战倒了三个敌人,而饶明的鬼头刀,则将四个攻来的对头通通在一刹那的刀花里创断了他们的双腿!

八十余名“红白道”的弟兄更是凶悍无比,冲刺攻杀似浪如火,照面下,已砍倒了“干戈门”十多人。

凄厉的惨叫声;尖锐的爆叫声,加上兵刃的鹰击,人体的滚动,怒叱,暴吼,与鲜血猩赤的滴落,水光映影,便组合成了这一幕恐怖的杀敌景象;

江滨友近,这时双方亦已交刃,演出了与岗堤上相同的悲剧!

轻轻的,仇忍道:“元老书,叫黄宣和焦清二位先上吧!”

元苍一挥手,头也不回的道:“快去!”

“刃环”焦清早已蓄势待发,身形飞射中,手上两枚“刃环”业已划过两名敌人的咽喉,在血水淡酒里,又猛然使身将另一名敌人的面孔割成两半;

惊吼尖叱声中,“黑猫”黄喜早已生生举起一名青衣汉子摔向另两名青衣人的身上,不待对方有所挣扎,他已再抡起一个死命抛掷了过去。

仅是这一会见,四五十名“干戈门”的人物便只剩下一半都不到了!

伏在草丛之后,元苍笑呵呵的道:“真是摧枯拉朽,不堪一击,‘干戈门’竟然如此稀检法!”

这位“红白道”的双龙头,话尚未及说完,斗场的情况便已诡异的突然变化—……条症削细长的人影有若一抹烟雾般白天而降,他来得是这么快,以至令人连他是从哪个方向飞掠而至都来看清;一面黑色的大网兜碑落,一柄责刃短刀暴挥斜挑,就这样,七名“红白道”的弟兄已被罩入网里又被庆开肉绽抖掉向岗堤之下,另俩人也“冬”

“冬”连声旋跌而出!

猛的一震,元甚盼目惊呼:“章渊!”

仇忍冷冷的道:“不错,‘兜天网’!”

一跃而起,元苍瞑目狂吼:“章者匹夫,你他奶奶的是个人就冲着我姓元的来s”

就在此际,“白斑鲨”树平已暴扑章渊,短剑吞吐如电,彩芒闪烁;但是,章洲却冷哼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