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魁星》

第29章

作者:柳残阳

章渊深深吸了口气!道:“你有这份骨气?”

仇忍平静的问:“怎么说?”

章渊冷酷的道:“不找人帮场;就让我们两个人单挑单的决一死战?”

仇忍缓缓的道:“帕的是你没有这份骨气片

意渊勃然大怒,道:“混账有生,你敢跟我换个地方相拼?”

仇忍夷然不惧:“我随尊意!”

章渊一指岗脊的那道:“走,下头去!”

仇忍目光一瞬,道:“行——但我再告诉你,太远了可办不到!”

章渊阴耸的笑了笑,道:“隔得近。可以向团的伙伴求援!”

仇忍淡淡的道:“你并没有这么厉害——能够创伤我求援;我怕的是你要诱开我介

章润重重的道:“我不屑如此,我只要找个清静点的,不得手得脚的所在;好让我专心一意的将你活剐了!”

仇忍道:“好,我们走吧!”

不再多说,重渊人形弹空。双臂飘挥,整个人便狂风似的撞出了七八立之外,仇忍跟着也飞掠而起”

他刚刚腾上空中。那边已传来元苍惊异的大叫。“伙计,你他妈到哪里去呀y”

凌空度过一转,仇怨声透丹田:“去分章渊的尸!”

每一个字全传跳在空气中,而在最后一个字刚出口之际,他人已掠扑个十丈之外,暗夜里……

前面的章渊去势如箭,眨眼间便来到岗堤之下,就在一片斜陡不平,生满杂草乱藤的起伏地面上,他前掠的县形已突的倒翻,一片黑网有如魔鬼的诅咒般兜头如仇忍猛罩j

以急势跟至的仇忍是不慌张,他低哼一声,整个身体甚然像个球似的储成一团。横里弹开,当网线顺着他后背擦过‘他的“游涡掌”已“呼嘻嘻”的仿佛千百柄肉刃般猛烈的卷向敌人!

闪起,章渊陡然跟进,反手一百七十六刀,刀光赛雪,而仇忍便在那绕回穿织的寒芒中突飞突掠,章渊浑身犹在猛射着森森冷电,手中的“兜大网”又呼呼罩去!

仇忍以他快不可言的凌猛动作腾飞闪舞,忽左忽右,忽上忽卜十腿出掌击,双手弹掷,就这样,两个人已在瞬息里过了百招!

敌斗中的章渊,业已呼出了声,脑门前额也见厂汗·他脸颊t的伤口又已开始流血,殷赤的鲜血每在他发力挪震之际,便滴滴落在身旁的草丛;但是;他都咬着牙,瞪着眼,连半声都不哼!

仇忍暗自定下了心,由眼前情形看;他大约不会栽下跟头了,他不错也有些渴,也有点累,不过,却尚不至到了虚弱有如对方的程度,高手相搏,俱于次扑的险隙中制敌机先。在形神的显示反应上,哪怕是一丁点儿小小征候,亦可看出双方的功力深浅,如今,章渊的情况是要比仇忍来得紧迫了会—”

这种形势,章渊也是老江湖,老行家了,岂有不知之理?就因为他察觉出敌人的本领有意外的高强,才愈发令他逐渐的起了惊奇之心,这惊奇之心越盛,就更加使他身手迟滞,收发难以随意了。

于是,又是五十把过去……

于是,又是一百拍过去……

汗水与血水混合著飞腾,间或反映了亮闪闪的点点莹光,章渊气吁吁的大张着嘴,额角有白沫沾默,他瞑目切齿,原来松搭搭的面皮也紧紧绷起。额浮青筋,五百扯动,模样显得异常狞厉;

仇忍的小腿上伤o也开始了流血,那种痛苦就好像在用约子翻挖他的肌肉,火辣辣尖颤的滋味。一抽一抽的似抽进了心脉,他却连眉头全没皱一下,硬忍着,强忍着,强受着,就如不是伤在他自己身上一样,那么猛烈的与对方活博死斗;

黑黝黝的罗网上缀连着乌光的倒须钧刺,仿佛一只只巨大黑日在翩舞,宽刃短刀则吐现蛇信似的寒芒在内陈,而仇忍便像一条有形无实的幽灵般飞掠,叠连在空间微细的缝隙里;向章渊递着连串的攻击,两个人都在喘息,都在流血,都在汗如雨下……

突然——

宽对短刀在蓬散的光华中流烁,硬生生将价忍逼向坡的一角洼地,黑网使飞似的卷落!

价忍毫不犹豫,“噗吹”一声,彩芒暗闪,一枚“认命圈”也似流星暴砸章洲,他同时往空中腾跃——在章渊急速倒仰中,“认命圈”带着他的剑尖掠过,而他的“黑两”

在猛烈的罩兜之下将仇忍一下倒卷下来!

“·好小辈!”

章渊狞笑如鬼,左手的锋利短刀在夜色中划过一溜晶虹,又报又疾的飞戮向正自回带过来的黑网——他要立即置网中的猎物于死命!

同中,仇忍在耕命挣扎着,他滚动,他跳跃。但部脱不开那缠绕在他身上的网线与约刺。

短刀的锋刃:“刷”声插进了伙忍的肩头——那原本是要插进他的后颈南口,在地奋身一挪之下却深深刺进了他左肩肉里,于是,仇忍硬咬紧牙根,猛往倒一拒,章洲的短刀一翘一翻,割去了仇忍的一块血肉;同时,刃口也将他那口浸油黑索编织成的罗网网眼切断了两格——

这就是伙忍所期待的,也是一直盼望着,祈祷着出现的情形——这和地使用这极端冒险的计策所预料的满变,十分接近。

章渊一刺未中要害,不禁叱喝一台;短刀回抽,猛挫腕,再次飞戳下去;然而,就在此利哪之间,从那被他自己短刀切断的网眼中,仇忍右手伸出飞弹;彩光如电;一枚“认命圈”当头暴射,章渊因为距离太近,左手又紧抓两绳,不敢放松,因而躲也无法可躲·急切间,他本待将刺杀阿中仇忍的短刀收回立截来环——这一着也未出仇忍意料之中——于是,当这枚“认命圈”炫亮缤纷的光华与章渊短刀的锋日相斗,那“当”的一声尚未响起;第二枚“认命日”已像来自虚无般在夺魄迷魂的闪亮之下陡然碰中了章渊的胸膛!

闷闷的呼叫出自这位功力精湛的老江湖d中,他整个身体全被这一击之劲撞得心飞跑乱,又满口鲜血狂喷的摔跌落地!

入网易,出网可就难了,仇忍费了好大的手脚才将几十枚扎刺入他肌肉里的倒须钧一只只抽拔出来,等他解开网日迈出束缚,早已痛得一张睑全泛了发!

顾不得浑身上下血迹斑斑刺伤,他急步来到章渊身旁,换自查视,只见这位“兜天网”四仰八叉的仰面躺在地下,深陷的双目圆瞪不闭,两只眼珠子都似凸出了眼眶,嘴巴半开,却是歪向一旁,胸襟之上,血迹染的一片猩赤,形容凄怖无比,但显然已经气绝命断了……

方才,仇忍用的那一报又是他的独家不传之秘——一千秋一环”!

仇忍知道,先前的那一击之力,业已将章洲胸骨伍碎,腑胜震裂了,他那是冒了自家性命之危才换来这个痛苦的胜利的;仇忍在与章渊讲斗了三百招之后,便明白此人的不可轻视,他有信心可以击败章渊,但仇忍同样也晓得需要付出极大代价;他能赢,他能将对方制于死,不过仇忍怕他自己也得赔上半条命,易言之;他知道就其他杀死章渊;章洲必不会由死,在双方做这搏命之一击时,他担心自己亦将负伤;至少那时所负的伤,会比如今严重得多,所以使了这条苦肉之计,他有意叫章渊用网罩住他,有意扶上一刀,然后在那千钧一发里把握住机会,以对方之刀刃割网出手,击敌于近距离的摔不及防中,天幸他这计策是奏了功,否则……连化忍自己也不敢再想下去了……

浑身都是伤,都是血,仇忍的皮肤几乎找不出一块完整的来,四肢,前后胸,两助;都是皮政肉绽的刺孔,以肩头及小腿上的两下最重,肌肉朝外见了出来,红团顾!白嫩胆的好不吓人……

他有些力竭气虚的坐在地上歇息了一阵,在体劲悄悄恢复之后,便忙着找回他方才使出的三枚“认命图”,又近着那条伤腿任岗堤上行去。

才上到岗堤的半腰,一条魁梧的身影便迎面奔来,那人一面接近;一边急促叫喊:“是仇大哥么?”

仇忍气吁吁的依到一株树干上,沉哑哑的道:“是我,哪一位?”

对方振奋莫名的欢呼一声,大笑道:“你赢了?仇大哥;果是你赢了?!”

现在,仇忍已认出那奔来的人是谁啦——“黑猿”责宣!

待到黄宣看情仇忍,已不觉被仇忍这狼狈又恐怖的形态吓得跳了起来,他惊震又紧张的道:“我的王爷,仇大哥,你你你……简直成了个血人啦,这是怎么搞的?你受的伤竟如此重?”

招招手,仇忍无气无力的道:“别吵,我没有,这全是皮肉之伤,看起来吓人,实则要不了命,我都不急你急什么?”

干干的咽了四唾液,黄宣湖泊的道:“很痛吧?仇大哥

仇忍笑了笑;道:“当然不会太舒脱”

黄宣急忙道:“来;仇大哥,让我先替你上!金创葯,止住血,别叫伤口化了脑……”

仇忍摆摆手,迢:“不慌,等这场仗打完了再上葯不迟,我只是有点虚脱——因为流血过多和耗力太大的关系,歇d气就好了……”

凑前一点,黄宜关切的道:“我扶着你介

仇忍瞪了他一眼,道:“不用,我还挺得住!”

搭搭手,黄宜尴尬的道:“仇大哥,你可别还逞强,看你身上的血怕能挤出半桶来!”

仇忍哼了呼,道:“血已上了,不要睛紧张。”

顿了领,他道:一惊心性工树份政。——”——……’——

黄宣忙道:“岗堤上的拼斗业已结束了,他们最后只剩下一个严咎,这老小子一见场面不对,便冲到江边与他的手下会合去啦,我们当家的与大哥也马上带着弟兄们造了下去,如今正在江边交刃哩,看样子今晚上这一仗,吓戈门’不是全军覆灭便得圆鼓败亡,十成十他们是输定了!”

科份厚chún,他又道:“至于我呢?却是奉命在这里迎候仇大哥你的,当家的交待我在这里等你,如果等不到便立时下去找,我也才候了一会,正琢磨到哪里找大哥你,你却尽快便赶回来了,仇大哥那章者儿可是给你摆平啦?”

点点头,仇忍道:“要币,我怎会在这里!若是摆不平地,如今你就恰巧把他接着了!”

咧咧嘴,黄宣有些庆幸的道:“可不是,要迎着他,妈的,我的率可造大了……仇大哥,章老鬼死啦!”

仇忍抄沙的道:“死了。”

黄寅赞美的道:“仇大哥,你真厉害,那老小子一身功夫简直吓人,连我们当家的也都吃了亏,却也叫你给扳倒啦,难怪当家的对你一向这么服贴呢……”

仇忍低沉的道:“章渊不是好斗的,我能胜了他,也弄得个精疲力竭,两败俱伤……”

黄宣憨直的道:“不管怎么说,仇大哥,胜终是胜了,若换了我们,恐怕再加上三个也不够他垫底的,这老小子可真叫根!”

吁口气,仇忍缓缓的道:“江湖之中黄龙卧虎,似章渊这样的角色,还不知几几,所以你我也该记住了,刀头舔血的生涯,并不是一直都这么好过的……,·”

点点头,黄喜苦笑道:“仇大哥说得是!可能我们自己把自己拘束在‘寒鸣江’流域太长了,以至目光见识也都变得浅短啦,在发生这些个麻烦之前,老实说,我们还真自认为唯我独尊武林第一呢!…、··”

仇忍低唱一声,道:“还算‘红白道’也确实有点分量,否则,这次‘百干会’与‘干戈门’很可能便给你们掀老窝和凶@晔d@

黄宣坦率的道:“我看这次全亏了伙大哥你以及你的几位贵友仗义帮忙,要是不然,光凭我们这点力量怕是不敢乐观……

笑笑,仇忍道:“希望你们当家的也和你一样懂得如此谦虚才好……。

脸孔微热,黄宣干笑道:“仇大哥,说真的,我们当家的也只有你能和他争,别人哪个有这胆量,他火气一来,六亲都会不认……”

仇忍淡淡的逍。“元老苍,自是这个脾气,他容忍我的唯一理由,是他知道的我的所行所为全是替他设想,不会叫他吃亏,否则,他还不是一样能够拆了我片

黄宣忙道:“我看……我们当家的不敢哪……‘”

仇忍笑道:“好了,我们别在这里尽是瞎聊,上去看看场面如何吧……。

说着,他已慢慢的朝岗堤上走去,黄宜在一分,低声道二q仇大哥,今夜我们包管又是大获全胜,‘干戈门’的免离子们非得全军覆灭不可,我看大哥你就不用再下去劳累啦……,

仇忍一步一步往岗堤上攀,行动间显得颇为吃力与闻断,他闻言之下,不禁挑挑眉梢于问:“为什么?”

责宣道:“你伤得这么重,仇大哥,问苦再下去冒风险。

对‘红白道’来说,大哥你所作的业已超出你的本份太多了一…。

吞了口气,仇忍道:“义之所致,并无止境;情之所在,死而后已。”

历了征,黄宣一边紧跟着一边感动的道:“当家的有你这么一位好兄弟,这一辈也不算虚度啦s”

仇忍笑了笑,不再说什么;片刻后,他已由黄喜陪同着来到岗堤之顶,从这里看下去,可以发现江滨的火势业已到达尾声了,先前那种千军万马似的喧腾与呐喊,那种震天动地的搏杀及搏战已经减弱了很多,如今剩下的只是有限的三四个地方尚在拼斗;而遍江滨所见几乎全是“红白道’的弟兄,他们有的来来往往收抬死尸救助负伤,看情形,“红白道”已完全控制了局面。

因为天色太暗,江滨上虽有火把燃起,但数量不多,那红丝闪吐的光芒并不足以供给人们充分的视力补助,而是那边的详细情形尚无法看得太清楚,可是概括来说,“红白道”这边占了上风乃是无庸置疑的事了。

仇忍的目光又投注在散靠江岸的那数十艘各式船在上,船艇的首尾及桅等顶头都悬挂着一样的红灯笼,在所俄暗淡的光影里,亦可隐约的瞧见有人船上船下来在忙个不停,微眯着一眼,仇忍道:“孙长的船队已及时回援了?”

点点头,黄宣道:“是的,他们掉头回来的势子够快,约模在大哥你与章渊刚刚离开的半柱香时刻孙头儿偕同他的弟兄,已将船队驶靠了岸;他们的船还没来得及下锚上缆,船上的弟兄们已经一涌冲上了岸……”

仇忍笑道:“你们倒还相当团绔……”

黄喜福至心灵的凑上一句:“众人一心主变黄金·……”

仇忍微微一笑道:“不错,众人一心主变金。”

接着,他又问:“看下面还有好几拨人在对博,‘于大门’大概还剩下部分残余未曾尽歼,这些人虽是在作困兽之斗;但仍能增加你们的损失,你看还剩下哪些人?”

黄宣摇头道:“这;我就不晓得了……”

朝江滨注视着。仇忍道:“‘寒随’严咎必在其中!”

黄宣道:“大哥看见了?”

仇忍平静的道:“不须看见,严咎为‘干戈[!’之首,上有他在,他的余党和心腹们才能帮力死拼,要是他也栽了,争战必定早已结束——树不倒,饿狲是不会散的!”

连连点头,黄喜极目眺望,边道。仇大哥推断得是,但不知除了严咎之外,他们还有什么角色在负隅顽抗?妈的,这些三八蛋莫非还不晓得大势业已去啦!”

仇忍笑笑,道:“往往,江湖义气便在这种关头表现,严咎尚活着,他的这批余党自是要叫他看着他们这些人的忠义之士,而不论怎么说,这些人仍是些好汉;他n!也有骨气;有胆识,你要知道,‘忠义’行径要靠表现,但这表现都一样得豁着老命去干;真真假假,全不哪么轻易—、…”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