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魁星》

第30章

作者:柳残阳

黄宜钻洞的道:“仇大哥,‘干戈门’还有他娘的什么好汉’,他们还值得啥的个‘忠义’?”

仇忍正色道:“你错了,只要是尚义高节之八,不论敌我,都该钦佩,却不可完全以革方面的观点做偏狭的否定!”

黄喜衰退的一笑道:“提起这些工八亲子我就忍不住一肚子火气!”

价忍拍拍他的肩头,道:“走吧,我们下去!”

黄宣迟疑的道:“仇大哥,你——还是不用下去了吧!”

仇忍耸耸肩;道:“不要担心我的伤,我自己心里有数,没有什么大影响,走吧,我都不在乎,你还在乎什么?”

黄宣着了着浑身血迹,露被破衫的仇忍,不禁还犹豫着道:“但是,价大哥——”

一仰头,仇忍凛然道:“我才告诉过你,义之所致,并无止境;替兄弟尽力,为好友效劳,自是贯彻始终,坚持到底,哪有半途而废之理?何况我又不是动弹不了……”

黄宜连忙退到一边;陪笑道:“大哥别生气,我这就陪你下去。”

两个人一前一后,匆匆从岗堤顶上朝江滨走去,他们的速度已比方才上岗堤之际要快很多了。

沙石遍布的江滨是起伏不平的,顺着岸边往上走是一条微微隆起的狭地!“红白道”与“干戈门”的厮杀便在这里展开,很显然的,亦将在这里结束。

在红毒毒,绿惨惨的火把光芒摇曳闪动中,仇忍同黄室已被十数名“红白道”的弟兄迎着簇拥过来,这时,他发现眼前尚有三拨人在相互搏战,三拨人相隔的距离都不远,而一拨搏斗的地方便有二三十名“红白道”的大汉横刀围立,虎视眈眈—……副随时皆可插手群攻的架势,靠得最近的这一拨,且有两个人在干着——屈无忌与严咎,再过去一点则是“大铁链”任开福力敌一个高大强壮虬髯大汉,这大汉手使一柄巨型两头月牙企铲,功力之佳,甚至使得强悍无比的任开福也相形见细!

与任开福并肩作战的,亦是两名“韩手”“独眼龙”紫英宗和“雪里红”柴谷,他二位的对手只有一个,那人身长王立,面容冷漠,深沉,而一柄上给“九龟盘云图”的奇才长剑则锋芒毕露,凌厉无匹,紫慕宗与柴谷二人,任是双打一,且尽了全力,却也只是与对方扯个子手而已;

再过去,那是四个人分成了两对在厮杀,一个赫然是元苍,他和一个脸色深青,双目开阀如虎却毫无表情的瘦长怪客在死拼,那人把法怪异奇诡,行动之间,剑作龙腾蛇舞之形;且多在半空中采取出击担式,又快又狠,元苍对于这个人,看样子也十分吃力!

另一对,则是“死不回”屠诗言和一个手使“软鳞鞭”短小汉子之战了,这使鞭之八动作者到熟练,运转如风,但屠诗言却猛烈刁悍,更不畏死,招招式式,舍身拼命,一举一收间都是硬斗,相形之下,他的“九环大砍刀”便在震无价的暴声中叠叠冲近了。

现在,整个斗场的情景便是如此,虽然头出搏杀的过程已近尾声,但是。这结尾却似乎相当艰辛——仇忍现状之下,不觉有些征愕;因为他想不到实际的情况,竟是此般不佳;这个情形,可是多少有点出乎他的意料,显而易见的,“红白道”虽然占着上风,虽然控制了局面,但若要使这场争战顺利结束,恐怕尚须付了不算小的代价——方才,他们是过于乐观,过于低估了对方的力量了s

仇忍的表情是凝重的,也是严肃的,他目光四巡,一言不发,他身边的“黑猿”黄宣一见到眼前情形,顿时也有些发了愕;双手直续成一团。

在火把幼闪耀光芒映照范围之外,那一片黑暗里,有一条人影匆匆往这边奔近!

来人乃是个“鲨手”的首领岑青年,岑春年浑身血迹斑斑,衣衫破裂了好几处,连那张精悍的面孔上也呈现着一条血痕,模样地完全是副争战之后的狼狈像,地奔至仇忍身前来不及施利;喘着粗气道:“天爷,仇大哥;你可来了回回一回巴旦回

仇怨镇定如恒;道:“歇口气,夺兄,有话漫漫说。”

t”??tfgfptt:4:?……!,oo”t;f:的情况十分扎手;仇大哥,而我们又一直管协*壬—侧——

知道你和耶章渊拼斗的结果如何,假使你栽了跟斗,那章渊再摸了回来,眼前的局面怕得改观啦;真是老天保佑,幸而是仇大哥你占了上风——仇大哥,章渊叫你拾摄了吧?”

点点头,仇忍道:一要不,我怎会站在这里!”

批敢干裂的嘴chún,岑喜年双目中闪耀着振奋的光彩,他言道:“真是幸运,真是幸运,仇大哥,你一回来,我们这胜券才算握足!”

一旁的黄喜忙道:“岑兄;看这情形,我0!不是就可算是胜了么?”

眨起一双牛眼,岑喜年道:“胜个屁!他们的硬把子大部分还在并肩顽抗,我们只是围住了人家而且,能否对付下来犹未可知,你没看见如今尚斗得这么个热闹法!”

顿了顿,他又道:“虽然我们已将‘干戈门’属下的小角色趋杀净尽,便这并非表示我们胜利了,他们的几个首要人物仍在豁命死拼,而真正可恶的却是这些人,要灭‘干戈门’,不光把那些小角色宰杀趋激便算成功,一定要把他们当家的,为首者收拾了才行,否则是‘干戈门’便即今夜溃败,亦必将东山再起,死灰复燃,到了那时,就叫后患无穷了!”

黄宣面皮一热,加响的道:“我是说,嗅,这几个呼戈门’的死党业已被围;逃不脱了……+··”

岑喜年重重一呼:“你说他们逃不脱了,如果他们突围出去你又怎么办?”

黄宜尴尬的道:“我看不会吧?”

岑喜年想道:“你敢打保单?”

瑟缩了一下,黄宜干笑道:“头儿,哪来这么大的火气呀月

神色冷沉的仇忍微微摆手,低声道:“二位且请稍安勿躁!”

说着话,他的目光扫视过江滨左近那累累横竖的尸体,宛如在向着那些业已战死的遗骸呢哺:“已经为了一个共同目的而有多少魂魄脱离躯壳;但显然的,这尚不会停止,还要再继续下去……”

岑喜年没听清楚,忙问:“仇大哥,你是在说?……”

仇忍缓缓的道:“我是在说——双方业已死亡很多人了,但只怕还得往上加添什

抿报chún,岁喜年道:“想是无可避免的了。”

仇忍道:“那么,我们便再放火在上加油吧!”

一指与“大铁链”任开福厮杀的那个虬髯大汉,仇忍问:“岑兄,手执金铲那人;可就是呼戈门’的‘大戈门’之一,‘大金铲’鲍威叶

岑青年点首道:“是他;这家伙在‘干戈门’中乃是屈指可数的好手?”

接着;岑喜年又道:“和‘独眼龙’紫老二,‘雪里红’柴谷排斗的是‘九龟剑士’程圣,仇大哥,这人功力之强,技艺之精,委实令人惊震!”

仇忍平静的道:“可以看得出来,紫老二兄,以两打一,情形犹不见好,这姓程的剑术,自非等闲!”

暗中,岑青年的脸皮热了热,他窘迫的道:“者实说,仇大哥,想不到‘干戈门’的这几个‘大戈头’居然个个都是这股强悍法,比起‘百平会’那些个所谓‘好手’来,简直高明了不知多少,他们的能力之佳,确实叫我们大为惊异!”

仇忍点点头道:“我也同样感到惊异!”

岑喜年又忙道:“对了,仇大哥,与我们当家的在捉对儿厮杀的人,是‘干戈门’‘大戈门’中的首席高手——‘飞龙’古尚义什

仇忍看看正在厮杀中的严咎,又注视了“飞龙”古尚义一会,然后,他十分肃穆的道:“你看得出么,岑兄?”

证了怔。谷喜年道:“看得出什么外

仇忍低沉的道:“这‘飞龙’古尚义本领之精之强,几乎更在‘干戈门’的大掌门‘寒眸’严答之上!”

岑青年道:“我也正在心里疑惑管……”

黄宣接口道:“头几,你瞧瞧,我们当家的与这娃古的家伙对拼,好像也占不着人家什么便宜呢!……”

例首瞪了黄宣一眼,岁青年恶狠狠的道:“少罗阐”

仇忍正色道:“古尚义的功力可不真个深厚?元老书要拼住他怕是不大容易!”

视线流转,他又道:“元老苍长在凶猛勇悍,姓古的却以快速犀利见称,一个狠,一个毒,一个野,一个狂,都是硬角色!”

眉梢于一挑,他又道:“岑死,和‘死不回,屠诗言相斗的人是谁?”

岑喜年低声道:“‘蛇影鞭’贺丰全,也是他m的‘大戈头’一流!”

算了算,仇忍道:“‘干戈门’的‘大戈头’一共有六名,在这儿的是‘飞龙’古尚义、‘九龙剑土’程圣、‘大金铲’鲍威、‘蛇影鞭’贺丰全,还有‘燕子@’郝玉j!!与‘穿心箭’焦英俩人在何处?”

涩涩一笑,丰喜年道:“这两位王八蛋业已被我们杀死了!”

仇忍家颜观色,轻轻问道:“约模也付出不少代价吧?”

岑喜年叹了口气,沉沉的道:“‘鲸手’‘旋风拐’魏大德使他的钢拐砸烂了‘燕子缥’郝玉川的脑袋,却被‘安心箭’焦英的‘虚冥十三箭’射死,我们‘鲨手’的’盘地鬼’饶明抢上去挥刀斩落了姓焦的一双大腿,姓焦的竟在倒地之前兑胸又给了饶明一箭。这一箭真是穿心而过。

饶明连哼全没哼一声便完了……我赶晚了一步,只能用棍将焦英这厮砸了个血肉稀糊烂·,…”

沉默了一下,仇忍道:“你们这一次,牺牲也不能说不大了……”

岑暮年苦笑道:“江湖中的日子,是么?仇大哥!”

仇忍低哨道:“不错,这就是江湖中的日子,全是用血和泪编由起来的,再要说有什么,就是暴戾与残酷了

一仰头,他又突然道:“不谈这些了,我们一起上吧!”

岁暮年整容道:“谨听大哥吩咐!”

仇忍果断的道:“我前往帮元苍,你两个协同紫慕容、柴谷二人夹击程圣!”

左右一看,他又道:“对了,还有其余的人呢?”

牛暮年忙道:“‘蟹手’领着他的手下去追杀‘干戈门’残余去了。“虎鱼’曾议和‘环对’焦清正在指挥弟兄们救伤及善后……”

仇忍道:“好,就是我0!上!”

黄宣摩拳擦掌的道:“这一遭,我要生拆了那姓程的!”

一拍掌,仇忍低叱:“走s”

“走”字出口,他人凌空正到了与元苍讲斗中的古尚义头顶,古尚义这时正以手中的“定魂矛”暴利元苍,仇忍的一百七十掌带狂风暴雨般自四面八方急泻而下!”

身形一沉直射,绕空盘回,古尚义在美妙至极的闪躲行动中,反手九十七矛倒刺优忍!

这时;元书才看清了来人,他大叫道:“小子,你没事么!”

仇忍翻飞腾跃,在闪亮的流射的矛头刺头中急速穿掠,“漩涡掌”又“呼嗜嘈”的打着转,由不同的方向,令人诧异的路数攻向敌人,他边道:“好得很?”

抹着汗,元苍喘吁吁的道:“我真为你担足心事了,奶奶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