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魁星》

第31章

作者:柳残阳

矛如电,闪掣纵横,在古尚义运转之下去势凌厉至极,仇忍身形突上突下,忽升忽沉,在狭小得不能再狭小的缝隙里腾挪游走,他的“漩涡拿”也发挥了更大的的威力,尖啸着流劈狠斩;

动作中,他又道:“谢谢你挂念我。无老苍!”

哈哈大笑,元书道:“你他奶奶真是个打不死的程咬金,小子,你活着回来了;那章谢老几十有九,或是完蛋啦?”

飞快移排里,仇忍道:“不错!”

突然;无书又大吼道:“把这家伙还给我,奶的,哪个要你多事送龙?我姓元的其不成与人交手还靠纵队势力外

仇忍连挥九十九掌十九腿,边道;”你歇着吧!元老苍。”

这时,神色依然沉默如故的古尚义在十三流寒星连串罚泄中,冷森的开了口问:“章老爷子呢?”

仇忍斜掠倒流、简单的道:“死月!”

“定心矛”中锋摔透,古尚义暴烈的则退:“凭拥”

奋力恻让,猛款手腕“当”声将那力造万钧的一矛应开,仇忍道:“凭我!”

身躯突然回绕卷好,一转一伸,其疾如电,而就在这极快的卷舒之间的古尚义的一百一十七矛雨点般点向仇忍?

拿刀破风,其声如泣,仇忍身子滴溜溜弹升三丈,却几乎在身形弹升的同时又反扑下来,兜儿盖顶就是馒天如刀的掌影挥落!

疾造中,古尚义大声问:“你是谁?”

“噗妹”一声“认命图”险极的擦过了古尚义的眉边;彩光微映又回到仇忍的手:“猜猜看?!”

古尚义大吃一惊,脱口道:“天魁星!”

仇忍手扬,“唉味”声又起,银环闪烁着夺目的彩芒,在声音破空的一刹再度来到了古尚义的眼前!

定心矛叫着星形的光华四射,准确无比的刺向银环;于是“当”之声有趄,另一枚银环业已临头!

突然间——

“飞龙”古尚义以矛往地,整个身形“呼”“呼”风来似的基旋起来,第二枚银环一下落空,万待回转,已被他反手一矛敲落!

斜刺里,元苍的“吊命竿”“刷”的尖响着抽到!

风束股旋转的白尚义身形猛曲又龙腾似的一钱而上,“用命竿’贴着他的背脊挥过,他的定心矛”巴雷轰电掣似的当心一掀刺向元苍胸膛,元苍猛然上迎,朝右暴拧,就让那一矛刺进自己的后南处,手如飞,“吊命华”“呼”的一记透过了古尚义心脏。

深有的胜春没有一丝表情,古尚义双目凝聚,歪歪斜斜朝后退出五六步,他嘴chún紧闭,甚至连双流的一根筋也不扯动,地瞪视着元苍,任由自家胸口的鲜血富硒,始后,田震的向后跌倒……

此刻,仇忍暗暗收回了业已到手掌中的第三枚“从命自”——他稍差一丝设有来得及挽救元苍那一矛?危!

无书画巍巍的晃动了一下,抖素的大笑:“奶奶的……

小子,你休想抢我的功,争我的胜……”

说着,他全身据一抽搐,刚要扑跌的一刹已被仇忍抢过来扶住。

仇忍检机元苍的伤势,不禁暗暗心惊——那只杯口粗细的“定心矛”,竟是透过了元苍的右肩南!直穿刺他的肩骨之后出了肉,险极了,只要稍稍再怕两分,元苍的一条老命便已休矣!

哈咳着笑,元苍道:“怎么样?小……于,你哥的……

功夫,仍不差吧外

扶着元甚坐下,仇忍深钻眉宇:“不要多说话!”

又咳了几声,元苍国嘿笑道:“别庆铃……我不是……

没受过脑……奶奶的……阵仗我见多了……比这更凶的场面我也……经验过……砌的庆介

仇忍厉声道:“你放意退能称强,否则也不会受到这么严重的创伤,差一点连命也没了,其实要你稍微沉得住气,便不至于到这样‘两败俱伤’的局面;我有把握在第四次攻‘认命自’的‘千秋一环’上结束他!”

元苍倔强的道:“介……也有把握各……这··,。··省记指路’的……一记年法上……干掉件··”小……于,并非只有你……。才会那……么一着目招……”

仇忍怒道:“但你受伤了!”

嘴巴歪曲了一下,元苍口齿不清的道:“能杀……强敌……伤了也甘心……姓古的……。·还死了呢一。…二”

一跺脚,优忍的小腿上伤口不禁墓地抽搐,化局得咬牙道:“元老苍,你简直挥造了!”。

元莅睑鱼灰白,身子做饭*挛,但他故作轻松道:“你……,·他妈的只是吃……,吃醋罢了—……但你以后要记申··‘·,我无书的对手……不容他人染很··‘··多少年来,我即是有始·-……有结……,·以一对……任是谁……也不用思乱来好手……坏了老子四名声!”

仇忍回头招手,十多名“红白道”的大汉之即一拥而上,仇忍低促的道:“赶快抬着你们当家的看医去。越快越好,小心别触动了插在他肩上的钢矛,他受的伤极重!”

十几名大汉轰诺一声,围上来小心翼翼的拍起了元苍,元苍已是模苦得舌头翁但麻了,优在那里硬充好汉道:“不……二不要紧……我没关系,你们勿须管我……去杀敌去……快……快耷……咱还……叫巨担很俭”……”

使了个眼色。仇怨们往他们迅速将无苍拍起,不禁暗b4!i道:“元老苍真是胡充好汉,伤得连话都说不清了,后投还硬着头皮逞强卖报,可笑··,…”

转过身,他匆匆捡回落在地上的两枚“认命自”,然后急步赶到场的这一边,而这一边,刚刚血与肉洒落!

k独吸吮’荣幕宗自空扑?,他的一对“斗校捷”正以方物之力江硬“九龙剑士’程圣的头顶,程圣的“九龙剑”已在一片寒光流环中摔飞一剑将警慕宗的庞大身体透油状日争一“胃里红”荣谷狂风般卷进,手上先晃晃的“山诞”市始飞快插入对方的小院送圣的剑刃在血永记扬中有曾流江见卷,“的”的一记已将柴谷的左手齐腕新掉!

-”嗷……”

一自幕宗惨号着田跄料出,届得他抛省桃脚,一张大白处幄对变成死灰之色——他的沉重“山叉”尚括在程圣小区之内,叉柄便施支在地上。

昨仇忍表情本然,他的“认命国”已提至手中;但是,他却敢豫着没有射出——因为程圣业已遭到致命创伤,生死正在俄顷之间,此时此际,仇忍若是出手攻击,则自不免有乘人手之危之嫌,这是他不能;也不前,也不屑去做的,d年书正义感的武士,亦必不为之!

于是,他静立不动,目光图达——”“九龙剑”程圣的脸孔便好像成了黄脸一样的是无血色,他双眼大张,光芒冷环狰狞,居角在一下一下的不停抽搐,他就站在那里,以刻往地,锋利的创刃上;正有一条鲜没血液往下流淌……

一销抓一声,“男孩”黄宜奋勇扑上,他以练过“铁育功*的项长双月度空猛抡,风自力造中。双足飞出;

往地的“九龙剑”“嗡”声轻额,灭口激斜乐穿,黄立任对它往外边以大腿上业已连中三剑;

刹对朋,“狂根”岑暮年的祖实铁棍澎龙一样笔直掏出,程圣截牙咬的齿经中发出旧”的一声,剑刃辞飞,“当”

声震响,已将岁暮年整个人带出三步!,

快得不能再快,大腿上班进林治的黄宜又反冲回来,双安抵掷,结结实实砸上了程至背省,达拉“九龙约土”

“吭”的问哼,身子在业已插进小团中的q山叉”还散,雪亮的叉尖透背而出,但是,他竟在临死前反手挥出十九封——剑身上雕刻的九龙图纹映问出一副炫而迷红的光彩,黄宜虽是躲避得快。胸前一决巴掌大的肌肉已应刃而起i血如雨溅!

惊魂它定的“狂棍”岑青年见状之下,厉吼连连挥舞手中铁报又擦了回来、他举起铁棍待痛砸早已仆卧地上不动的程圣。

冷冷的,仇忍道二y社旬”

猛力收棍,岑喜年一个艰险,他又述措。又不甘的叫道:“仇大哥,为什么位手n”——

慢慢上前,仍忍道:“因为铁程的巨e经死了!”

机伶价的一倾、岑喜年员钱放下铁棍,院唁的道:“是的……他已经见了……”——

仇忍瞧见断了手的柴谷及受了伤的责宣,现在正有人为他们匆匆上葯包扎;尼摇头,他道:“岑兄,怨我无礼;但对一个死人的遗体加以毁坏,不是我辈江湖男儿应有?

行径一片以恭那是敌人的尸体户一。

冷汗株待,岑暮年羞愧的道;愤怒我。…一大0大哥,我是一对但极了失去理性——仇大哥,只他一个人,便令我们失去了一名‘用手’,残废了一名‘鲸手’,更重伤了一名‘鳖手’…-··血淋淋的仇问,我几乎想生吹了他i”

仇忍低沉的道:“冷四点,岑兄,不要大冲动,你如果*把持不住,弟兄们就更把持不住了,而且只要场面一乱,吃亏的必定是我们无疑!”

连连点头,岑喜年汗颜道:“是,是,还请大哥你包涵回回也,的内劳

仇忍道:“不用客气了,这里交给你,我去帮助任开相,任兄——”

他话尚未说完,侧面那一声催肝沥血的修号使险些能杜除了人肠,急忙移目望去——天爷。原来是“死不回”居诗言正将他的对手“蛇影始”贺丰全拦腰斩成了两段。贺朱金一半身体倒在屠诗言的脚下,另一半身子却挥出了老远,茬接这两截躯体的。却是中间那花花绿绿的内脏肚肠!

居诗言的右颊上凸肿起三条指头粗的紫红血痕,血痕幢贯了他的脸颊直达颈增,他咬牙切齿的忽视着地上。蛇岛鞭”贺车全的尸体,显然,他脸上的鞭印乃是贺率全的遗作!

仇忍俊慢的道:“这一个真便宜片

苦笑了一下,岑暮年道:“不错,这一个真便宜,老房没路上什么……”

仇忍不再多说。他支撑着浑身慾待撕裂般的指苦,勉强浴血“大铁链”任开福那边,这位“红白道”“棘手”的首领,早已豁出老命在与他的敌人死拼,一条马回黝的,粗这儿苦般的巨大铁链子“哗啦啦”的连串震响个不停!

任开福的对手,“干戈门”中的“大金铲”鲍出,也是一等一的强者,他那一柄两头全带着月牙刃的金铲,非但沉猛凌厉,更且变化万端,任是任开福进退迅捷,出手双辣;却也丝毫占不着上风;如今,南个人业已升运重友,喘息如牛了!

斜刺里,仇忍恻身暴进,抖掌飞劈鲍威!

金铲统舞,鲍威快闪,同时狂笑道:“上吧,你们‘红白这’有多少人不妨一起上,看‘干戈门’的角色是不是差呀!”

公开福手中的巨大铁链扫论如龙搅海啸,他大吼道:“死到临头,你还充你娘的什么人成引”

单足往地,鲍威使回如凤,金铲上下翻飞,前后横穿,他厉烈的叫道二”以多凌寡,不回江湖传规的一样苦生,我们是誓死不屈!”

粗大的铁链凌空飞旋。“哗啦啦”抡扫担增!任开福塞叱道:-“夺人基业,打人自律,你们还有鸟的个骨气?”

仇忍半声不响,九十一掌粹挥;掌影如刃中,“认命自”“虞味”电射;鲍威&得准确,扬铲头,“挣“声硬挑,任开福的大铁链贴地猛挥,鲍威弹跃,坦是,被他批飞的银环又再度翩然袭到!

“咯@”一咬牙,鲍威的汗水洒落,他一个流滚;双手执铲,老人带兵刃冲向仇忍那边!

。在贝橘的铁链随后抢增,他急得大叫道:“仇大哥,快#。!a”

金铲的光华,门划过一溜刺目的芒彩,随着鲍威魁梧@直往射向仇忍,一刹里,仇忍不间不刻,陡然间“认命自”脱手飞出!

扶一就在同时,的民的手中金铲竟也脱手飞出!

芒影摔映;人体掠跃。仇忍在这近距离的意外里被对方飞射而来的铲月牙刃口划胸而过,割开了一条半尺长的应相——这犹是他躲得快,否则只怕就会被剖开胸腔了;而跑出,例已让他脱手一环砸碎了额头!

、、人影门处,任开福格了过来。他连忙扶住仇忍,慌急的道。”仇大哥,你伤了?”

咬着牙,仍忍道:“还好··。··——

口头瞧了腰、仰躺在丈许?外,脑门进资,应获四溢困地出一既任开福恨恨的道:“总算够本了,仇大哥,姓的的已被你干掉啦·二,…”

仇忍强颜笑道:“这四亦相当根辣……”

了任于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