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魁星》

第32章

作者:柳残阳

时光仿佛是海,也仿佛是天穹,它终是那个样子,或者有时波涛起伏,有时台面交加,这也是它永恒中的一点小小动荡。而且它终究又会恢复到本来的面目,恢复那种平静的y深边的,宛若永远不变的面目,有些事情;有些异象呈现在人生?旅途中,穿插在时光里,但那权夜风是浩渺空间的一丝涟说罢了,稍稍涌起,又将平复如昔;现在,抗议如此,“红白道”与“百干会”、“千文门”战也成为过去,半个月的功夫,这些用鲜血与生命堆砌成的死亡布景即已再不复见,至少,表面上不留什么痕迹了。

李个月葯日子非短。但这半个月对。红白道。来说,却是安详、喜悦。一骄傲只被激搀了点愁苦意味的。入,不防光是品尝胜利的香甜,也得咀嚼点为胜利所付出代价后的苦涩,可不是?”

仇思与屈无忌的伤势、在“红白道’几名专聘大夫的治疗下痊愈得非过迅速,当波,主要他们所受的拉伤多为皮肉?损,不像“红白遇r有些人伤筋动骨的好得的侵。似元在来说,他的伤数不是三两个月可以恢复的了,

在“怒仅供质,忧思和屈无忌、凌重。古上才四个

人正相偕前往无苍那座巨大的石屋中去,这是无苍所坚持的——每天一定要在一起进腊。

日正当中,阳光晒得人有点受不了,头皮都好像宛似在发炸了,也难怪,盛夏啦,在这样的季节里,怎能不出油汗?

他们四个人居住的地方,就在隔着元苍那号称“龙屋”的居所旁边五六文远处,那也是一幢颇为宽大的石砌房,四个人住在里面十分舒适,尚有两名“红白道”的弟兄侍候着,出门到元苍那里,走不上几步区到了。

用手造着阳光,凌重咕哈着道:“元老苍真地组的,每顿饭要迈着到他那里开,大伙就好像全是他的儿子一样……”

古上才横了凌重一眼、道:“人家是一片好意,透着热络,你罗医什么!”

凌重汗水直流,迢:“天热呀……’”

清清静静的走,仇忍回首道:“心静也自然凉,老凌。”

由咕了几声,凌重又道:“组的,我记得在老元才伤了头几天,半躺在枕上吃饭,咱们去了便得围在他枕前陪他吃,真活脱脱的像一样孝子贤孙…一”

仇忍问他进:“你的腰伤,怎么样了!”

凌重吁了口气,道:“快好了,只是还不太方便使劲,有时也会隐隐扯痛,不过这已经算是痊愈的快啦!‘红白道’那几个蒙古大夫,看不出还真有几下子。”

屈无忌向着古上才道:“古兄你的背伤见外

笑了笑,古上才道:“无碍啦,我不像老凌那样窝囊……”

“哇”了一声,凌重想道:“我窝*?我什么地方又窝囊啦?我操你六易的……”

古上才似笑非笑的道:“少喀!我又没有啃你敢报鸟,你防喝什么!”

一盗吵嚷着,他们已来到屋前,“大铁链”任开福迎了出来,笑吟吟的道:“四位大哥快往里请,酒便早使好了,当家的正准备叫我过去催驾呢……”

几个人一同进了门,前堂上,果然一桌语席追端整整的挂在正中,打着赤膊,穿着一菜牛鼻短裤,左肩前后钢满了白布条的无书便坐在上度,模样早已逐者不耐烦了,桌边这时尚另有一个人,一个肥头大耳,身形奇胖的人!

仇忍他们走了进来,无苍传老卖者并不起迎。却一*声叫道:“快一点行不行?我他娘这里业已饿得前心田后培碰。操的,。

那肥胖仁兄早已站起来,并急步趋上前拱手为礼:“仇大哥、古大哥、凌大哥,未曾远迎,恕罪忽罪,兄弟这里拜见了!”

这位上前施不!的人;不是别人,他正是“红白道”除元各之外的第二号人物——唯一的“龙手”“肥头”胡春泉!

仇忍、古上才与凌重《人是胡春泉认识又十分熟悉的,这一见了,仇忍不挨抢前一步握住了胡春泉的一双肥手,大笑道:“肥头,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进个信过来,我们好早见面呀!”

凌重上来就将了一把胡忍的四帮子,笑骂道:“多日不见,你他娘的又增加了十斤阿肉。我说老胡,好宰了哇回睿@回回日

古上才也用力在胡春泉的腰际抓了抓,笑道:“可想死你啦,肥头!”

这个抒那个捏的用得这位“红8道”的“龙手”连声怪叫不已,他手忙脚乱,退进不迭的道:“饶命,各位烧命,你们三位全练就了目爪力,千斤掌,我可是由做的,吃不住这等狠劲……”

用力一拍胡春泉的肩头。在重担:“田头,几场拍同你没凑上。如今却大措大投溜回来回柱现成的便宜?不行,今天非得抗日折磨你这老小子不可广——

胡春泉忙陆笑道:“好,妊,帮认罪。认罪途是、稍待一定自罚三杯。……”

咧嘴一笑,凌重道:“自罚三杯?你说得用是担轻松,老子非割开你这身田内丢下江垦*王久不可,谁叫你‘临危不归,?。

胡春泉对天盟召道二”皇天在上;我胡春茶在下,要是我有点畏难倍危,迟条退好?心。便叫我不得好风户

_哈哈大笑;凌重道;”狗娘养的肥头,你可是在纷给谁看外

田春泉笑道:“说真的,凌大哥,我在‘黄河’认人阜务的事情实在太忙,刚酷又多、堂a有ee消息,我回信大庆,要不,天老爷给我做肥也敢不马上连夜赶回偕出应变,一你知道,我们当家的脾气可不好把意哩!”

右上才接注道:“元老苍可不亲来是。出险六亲不认!”

限上jk苍叫道二!你们在那里扯印蛋可别增上我厂十5胡春泉笑道。”再说,有了你们几位在此,也实在无碍自难困任了;,十个胡春来。也比不上各位当中的任何一位。”

建重呵呵笑道:“好一记马尼,拍得老夫乐哉兵!”

与二这ki胡春泉又转向一直笑而不语的屈无忌,他抱拳道:“这一位,想必就是我们当家的方才一再推崇的‘干省白气调民点大哥了?”

回无忌赶忙还礼道:“不敢当)不敢当,我正是屈无忌。”

二觑店系祖。“久闻呼省龙’大名,如雷贯耳,真是如……”

较密无怨雷了起来道:“他奶奶个钱,你们到底是吃不吃饭掺入蠢复着在那里穷蘑菇,全是自己人,客套个马了快快,斯在*此照芙着坐上了生。元各一举沽杯,“吱”的先于了,伸出右手还挤下一只抽鸡腿来大口吃着,边吃支吾不清的咧检四项仅由衰气把,我可要先吃了……、,势下负恩赐了口幡,道:“肥头,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对在寒来嘴里亚塞了一块防肘子,闻言赶紧用力问下,涨倡做进子级助设。“繁。。·分明,半个时后以前……”

大口喝了半杯酒,他才顾过气来道:“见过了大当家,*为克出好访事后i。本诗拜见各位。但当家的指示说各位马上就会来此用假,叫我在这里恭候便行……’··”

仇忍笑道!m你也用不着这么客气,怎么样,才兴阜头’去办的事都还顾当把叩——

点点头,胡春来道:“托你相,都还令人满意。”

接着,他又正色道:“唯一遗憾的,就是这次与“百干会’、“干戈门’之战未曾赶回来参加,多少有点觉得怄对帮门,心里老是到别扭扭的……”

一元甚吃完了鸡国,又夹起一大块牛肉前p里塞,边含混的道:“征个怪你啦!”

胡春泉笑了笑,表情又变的有些怅然道:“当家用,方才听完我们这边的损失情形……”

喝了口酒,元苦一点来座的岑暮年道:“你说吗!”

岑暮年忙道:“胡老大,‘由手’中的紫老二、现大用,‘篮手’里的以平、烧明全阵亡了,柴谷掉了一只手,屠诗言、黄宜也全负了伤,仇大哥、屈大哥、古大哥、凌大哥也先后挂了彩,此外,咱们的弟兄,两场接下来死了两百多,伤的也有一百米八,达当家的也未能免除那一矛之衡问匈如山沟时日——

元甚瞪眼道:“我至今葯未除;布对历,还用你多说。”

胡春来沉默了一会,叹了口气道:怕,我临走前不还和‘独服力’紫幕吃了丰盛它的酒菜。不想一到之后竟成永诀……二兄弟多年,竟连进他终的机会也没有,真叫人伤v……回

几句话一说,桌面的气氛,顶时便易得展论了,大伙全没开口,每一张胜上都浮现着一段深沉的茹苦衷局之色,连一向喜欢说笑话的凌重也伤患得目赤脸红·……

_眉心深销。古上才道:“老元,那严咎你还不杀,想留着当祖宗供!”

元书吗?大半杯活,道:“政军之俘,杀了有违江湖传规。。…。

古上才呼了哼道:“这种妄想在太基业,国人生路的杂碎和他谈鸟的个汇期待遇产扭扭头,仇怨过,-?请书说得对,是不封杀。”

占上才不取道:“为什么不该了”

f仇怨平田的道:“他作的恶,行的罪,已得到报废,他已尝到了亲手种子的果,;r已够做为他的惩罚了,如今他历无片瓦,足无寸土,身定螺级,沦为阶下四,可说已失去反抗的力量,假设在这种情形下杀害他,的确不会道理,尤其伍我们这种人的一般个性来说,也不适合如此斩尽杀@!”

胡春泉含笑道:“仇大哥说得对!”

、凌重也接d道:“他们业已栽到家了,昔b局面,亦堪称凤云一时,如今全化饲捐,四大旨空,这已露叫地震苦技生。只要错握住他们。倒也不必加以宰杀……,

喝了口使,古上才道:“既然大家全如是言;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忽然,屈无忌想起什么似的问道:“元当家,那‘百于台的一对夫妻任杜良。华巴警二人可已放了他们走了!”

点点头,元态道“放走了,我们答允事成立后放走他们的,可不是?”

仇忍按劳位。“当然。事实也证明他们透*给我们的消息全为正确,并没有欺瞒我们,理该里走这对夫妇!”

凌空瞪着眼道:“这小两口。今后会到国里去呢外

瞪了凌重一眼,古上才道:“犯不着你来操心,人家自然有人家的目的地:!”’——

仇忍若有所悟的道:“他们夫妻事后心里一定非常痛苦——这是一种海岸又渐愧的捕苦,现在想想,我我觉得当时利用人家夫妻亲情的弱点为典胁做得有点歹奉……”

元甚冒火道:“你他根的哪来这么多“妇人之仁一他们要站你哥我的地盘。*我的饭碗,敬我的老命,这就不叫位责’?你还是冒着你那份担合心局多来可怜可怜你这老哥我陶。他奶奶曲—-…”

笑笑,。仇怨道:“我a是有点感慨而已。——

元苍哼了哼道:“我们险些叫人给当猪阅了,你怎么感慨?真是里外不分!”。一“——“

仇怨笑道:“为了大哥你的事,兄弟我何止是“感征’?

这不平连这副身架骨全奉献了来由}如今疤痕动新困户“

元苍场场一笑;道:“娘的、这是应该劫事>哥哥我有了麻烦,你们到位做老弟的不挺身出来卖命投刚推卖命?!”

怪叫一声,凌重道:“老小子,你可真是高高在上的大上是呀!”

元挂抹了把汗,大咧咧的道:“对坐在这里的各位来说,是的!”

仇忍笑道:“好吧,就算你是,你一直喜欢‘充壳子’,‘价者卖老’,我们便任由你过足场!”

铁了口治,古上才应笑肉不笑的道:“小心说话间。小康,创冒犯了元大当家的虎威严待战笑了。元苍道。喷的皮,你几个是串通好了来调侃老汉的协”

胡春县失了一大块的红烧内容进田里,这道:“不怕,努家的,我对你是昏死效忠“二伸手一把拧在闹着泉的大田内多处,度重任笑过:“着’手扔先收拾你这犯收狗田子!”

厉害现老泉几乎把满阳的肉泳全闭了出来,他对厚的年颔一阵哆四,赶忙在大田上堤抗,一边连达求施道:例提,别捏了凌老大,凌老祖宗,我修啦,我投田就是u…,回!

?q哼,了一声,宽容道:“没出息的东西一凌空斜着眼道:“你有出息?应的出息作有,出事流不该由生生换上坏古尚又一矛!”

元甚显然遭。“这不丢人,僵总,我也照样给他一记头苦心凉,j老实说若非我原先大过轻敌,这一矛包管沾不止我产自一‘仇总正色沉;。就因为你太过轻敌,也才招至如此用重的牺牲,胚‘百平会’胜得过分轻易,以至你对‘干戈月异也看材抚松了,但结果如何t伴戈门’的厉害,远非‘百平会’可比,差一点大家便弄得不可收拾!”

咕暧春。兔子里道:“但我们往是胜了、’·y匕二

仇忍道:“老书,胜利的性质有许多种,有的完美、有的修格,有的令人拉舞,有的个人伤成,不惜,勤们对‘百干’‘干戈’之战是胜了,可是你自己说加承这胜利的代价却多么沉重?而我们如不是排yr把原司驻免这样大的牺牲,这个过失,你与我们大家全须负其初”、_,

这时,屈无忌胖了p遭。”不过。仇老弟。说老实话,‘干戈门’的力量居然如此厚实,例峋境形级大家预料,原先大家都以为他们和‘官子会’的能份差不多,侯是强点也强不上哪里去,可不知道“千龙门’彭钱姊翊的保技产“元苍忙道:“可不是。、小子,你也不再的在负盛我,奶奶的。使自己不也样多少失了算/于成门’分量如此扎多,属储你当祖也未料到昭4,“,——──”

仇忍坦率的道:“不错,他们的几名‘大戈头’功力之佳,确实叫人终想不及”我只以为/兜天同”,章渊是个难缠的角色,却未料到那几个、x成头’$也个个如此了得,尤其是那‘飞龙’古尚义,’九龙到土”程更。吹金炉”鲍氏三分广、。。,二b,。i”

屈无忌吁了p气道:“原苏邵华员采业已向我们提出警告了,我们却以为她四中的形容未免过分,更对他所说的这几个人武功的诊为有点轻视由哪知大象的本额创真是这么强硬,这乃是大家都未颌虑到的·-·-·r”

仇忍低沉的道:“所以,五方才业已说过。这乃是b无着苍以下包括我在内,每个主事者的责任,我们全疏忽了即回…回肾二佳朕桌治,元在过二。不谈这些了,娘的,好好一顿饭何苦弄得大家全相了胃口?小于,倒是你的事情,咱们得开始进行啦j”

当然,仇忍知道元苍所说的他的事情,乃是指报复“人忠社”并解救他爱妻出困的事情而言,但是,“红白道”,大战前休,元气伐伤太甚,如今提起了这码于他的切身事,例又令他有些犹豫了……

睁大了一双怪眼,元书道:q你又在琢磨什么?”

苦笑了一下,仇忍道:“我在想……人”

元甚大声道:“想什么?”

敢放干燥的嘴chún,仇忍道:“元老苍,说真的,我这苗来,原本也就是要求你助我一卷之力,投派一批人手随同我前往‘龙虎山庄’其那笔旧帐……。·”

元苍道:“本来就是如此,你还有什么可想的?”

仇忍低声道:“不过,一连厉经两场厮杀,‘红白道’的折损大大,力量也颇受影响,在这元气未复。善后待理之际,再为了我的事情劳师动众,恐怕将过分增加你们的负担,所以,我认为仍值得商前南田……”

咆哮一声,元苍道:“给我闭上那张乌嘴;婆婆妈妈的,瞻前顾后,因还有半点你以前的豪迈之状?我们是什么交清了?什么关系?你犹在这般客套,简直混帐到了透顶!”

说着,他举杯“吱”的竭尽,断然道:“没那多顾虑的,温江湖本来就是这样,刀口子上有深不尽的血,一目连接一场的死讲,腻了怕了就别混,既是一归路过这个大染缸也就认了命,什么无气未复,损折太大?要吃这碗伍回一天不如此折回?不要罗瞒了,再过五天我们江走!”

仇忍忙过:“元老苍,我们再研究研究‘’··——

眼珠子一格,元苍怒道:“你再回叨,老子拉迪桌面也掀了他报的!”

古上才立即道:“小干,听元老戏的,自己人砸客气什么!”

凌重亦道:“是呀,这儿的事完了,由们还有得乐子呢,无老书眼下能‘冈山观虎升’?再说由们是来干什么的?

“红白道’的难题解决了,咱们的难题可还根在那儿,人手不够又哪里能办得了仆

仇怨级级的道:“我全晓务目是我心里有点不安!”

元书五烈的道:“你推三区四。才叫我心里不安理计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