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魁星》

第33章

作者:柳残阳

有些迷倡,胡春泉池纳的问道:“你们在说的是什么事?

只到哪里去呀!”

元甚“哦”了一声,道:“对了;你还不知道——仇忍小子和‘八忠杜’的邪龟孙们拼了好几场了,他的家也叫‘八忠社’给败啦!”

猪泡限一田,胡春泉怒道:“‘八忠社’后强这么个在妄法!”

元苍统道:还不止此呢,仇怨小子的样象也洲‘人志社’给挨了去,只怕还遭受了他们的折四!”

摸叫一串,胡春泉道:“这还得了?当家的!咱们拼啦!”

点点头,元书道:位是这话域所以咱们准备温兵遣状,大于他一番!”

胡春泉激昂的道:“我第一个报名参加!”

元书道:“你是第二个,别忘了我介

摩拳擦掌,胡春泉道:““人忠社’是吃了然心豹胆办竟然这么狂妄放肆?若不撤掉他们的老南,他们也不知道我倒是干什么吃的!”

元素道:“完全同敌。”

眨眨眼,胡春泉又同道:“但是,仇大哥是怎生与‘八忠社’斗上的呢?”

早就预料到会有此一问,屈无忌就道:“说来惭愧,为了我!”

征了征,胡春泉愕然道:“为了你介

屈无忌苦笑道:“是的;为了我……”

三言两语,他便将仇忍为了救他与“八忠社”结怨之事述说了一遍,听完了胡春泉表情凝重,桌上每个人神色但郁,而屈无忌的脸孔肌肉更因痛苦内疚而微微抽搐了

沉默了俄顷,胡春最道:“当家的,点兵吧!”

元苍颔首道:“自然。”

略一沉吟,他又道:“原先,在仇忍小子他们几个初到之时,我们业已决定了前往的人数,除了他们四位?外,另加!我和三名‘#手’,三名‘鲨手’及五十名弟允……”

不等元书说完,胡春来已急道:“且使且慢,当家的,我呢?我的一份呢!”

元苍一瞪眼;叱道:“又不是分赃分女人,你急个什么劲?你的一份?真是三句话不离本行!我不是方才说过了么,那是原先的决定,如今形势不大一样了,人数的增减和人选的派定还得再斟酌斟酌……-”

胡春泉道:“反正我一定得去就是!”

元苍道:“你且先英争,我两个只能去一个,堂口里不能群龙无首,总得有人坐守,否则,这群报恩子不见了天才怪!”

场嘿一笑,胡春泉道:x那么。当家的你便只有联着了。”

升y呆了呆,元苍勃然大怒道:“好呀,你居然限制起我来了?要我歇着?奶的皮,你是想给我造反么?我的行动合掌o你干预。”

;双手速挥,胡春泉忙道:“别吵别吵,当家的,我是一番好意,一片出自肺腑的孝心,若你不信请问问在座诸位,再一个贫成你去!”

、元苍气淋淋的道:一好,看看又有哪一个贫成你去!”

十。:一转头,他首先问仇忍道:“小子,我和肥头呢个去k$jm——-t扭一位忍平静的道:“肥头。”;-;。停了一下,元苍咆哮起来道:“奶奶的,你怎拿不帮我介一块仇忍道:“就是因为我要帮你才赞成由肥头代你去!”

云》/拍桌子,元苍怒道:“老子不领值;你给我记着这一次广——_;

他悻悻的又问古上才道:“你说。该谁去!”

古上才一笑道:“肥头/。。气得咬牙切齿,元书转向凌重,他尚未及问后。凌重已笑嘻嘻的道:“不用问啦,我也赞同回头去。”

元苍吼道二”你们全反了?”

人人重镇柳牙,道:*这是巴结你呐,我说老祖宗/;。:元甚瞪着眼又问屈无忌道:“伙计,你总不能像他们一样昧着心胡扯吧?你多少总得说句公道话,晚,伙计,谁去好呀!”

说到后面,元书已堆起了满脸的指笑了。”

为难的违控手,回无忌有些窘迫的道:“当氛的,如果我说错了什么,尚析当家的你万勿挂怀……——

连连点头,元苍笑嘻嘻的道:“这个自然,我这个人是最有气量同范的了;怎么样?亲爱的老朋友,控不是我去比较合适呢?”

屈无忌讪现的道:“不过,当家的,我认办……匝,还是胡兄间同我们前性较佳,林先别生气,只是因为——”

乞“的站起,无苍脸色变得铁青,他怒吼道:“为什么不能由我去?为什么?我自己的兄弟组人帮忙难道我我不能亲自尽力么?你们一个一个全捏造反不是?全部串通好了来叫我背上这不义之名是不是y你们通员都是描帐!”

按劳、他又日浓横飞砂q道:仅成们要去,看看哪一个能拦阻员?你们居然用这样的手段,毫无理由阻止我去行那仁义之事……”

仇忍一吴道:“当扶我们有理由!”

元苍吼道:“什么鸟的理部””“

团他左肩押前后包缠着的自希点了点头,仇怨道:“你的伤!”

元苍俪强的道!“我的伤不得实,你看——

说句,他故意逞能的用力挥动左*,好了,就这一挥,业已病得这位“红白道’的大部把子面包事技泛发,嘴巴骤张,全了气似的一屁股坐了下来。

昔;一惊得圈不泉连忙高位枪上,用力在元苍们d间揉搓,一期的思的同道。”当家的,怎么样了,就觉金形么样?嗅,全是我不好,我该死!当家的,你顺口气呀……”

登天领o界尖上滚出了汗水,好一阵子,元苍才长长吐了国目盈地又气又恼又悲哀的叱喝道:“给老子担回去……”

前提胡桂景田回了手,犹不放心的问道:“当家的。你没事啦产cj。也真重一哼一元苍道:“死,一半时还死不了,还没叫你被资。怎会得去死?”

红o信神舌头,胡春来连忙回位坐下了;仇忍一笑沮:“怎么杨跤元老戏,这可是全为你好吧?你那肩呷上挨的一矛,知破房穿透,业已伤筋动骨了。没有度排住这条腔子,还真是奇迹亏得你手下那几个障生的本事够好,否则,看林如今还有几只手月月。

?po不须。他又道;调煤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但你呷伤大重,听那几个替你医治的大夫讲,非得四五个月动车回团圆方能痊愈,如今你根本发不出力,受不得累,若d4wi了,不但裁不上忙,更增加大家的麻烦,还得分神意同臣扭伤一再弄不巧,把你的伤势摘恶化了,不就越杠项军上算审了所以,你这超不适合防行,肥头同我们一沮去才是上上之策……”

俯悻炸的、无苍喝了口问酒,没有曲声。

·确抓闻又诚挚的道r“别不痛快。元老苍,你是我的好哥峋傲雅入问世人,没有比你再好的老哥哥了;不管信有没有亲自去帮助我复仇冒恨,你的这番感意我也一样刻骨铭心,永志不忘‘元老苍;我说的全是真话j句句出自肺腑……。

于是,元苍的神色缓和了下来,他接控手。反而有些讪讪的行“你也别这样说……奶奶的。我只觉得没有亲自去替你卖力好像不是那股味道·i。·。一再由,让田头投了我的头筹我也于心不甘……”

胡春泉河同关追i“当家的四,我是你的手下,你的心腹,你的狗腿子,我是你一手提拔起来的,’咱们两个还分什么彼此?你去我去,不是一个样子么?一我这是替你分忧担劳呀,就算给我店了熊心豹眨,我也不敢技标的头筹哪!”

呼了序、元书心平气顺的磁。“这还修几句人说的话。”

接着,他又迫。“好吧。便o你代替我分·……二。”

胡春泉眉开眼笑的道:“激主龙④”

朝他一笑,无书文道:何得小心从事。别给我弄砸了锅!”

一拍胸服,胡春泉道:“放心,当家的,我出头办事哪一次不使你满意外一“囚”了一声和元书道:“但这一边却非比寻出“人志社’那批狗提的野种全不是好对付的,务须摆棋,不可轻忽!”

点点头,胡春泉笑道:“小子,我们的六名‘鲸手’如今只剩三名李了——柴谷断了一只手,可以算上半个角色,‘宣手’七名,也损了两名,在人选上我看似得另行调配@囱@问”刀

仇忍道:“不错,而堂口的安全也不能不顾,尤其需要日下几个好手随时处置各种码头的事情。这样吧,元老苍,我只要两名‘鲸手’,两名‘宜手’一名‘星手’使行!而且不必他们的首领踌同;以便你的左右有人可以支使……d

元苍道:“这样,不嫌人手太少b”

仇忍一笑道:“足够了,再加上肥头这位‘龙手’,一共就是六名硬把子啦,这支力量相当雄厚呢!”

元在考虑了一会,道:“你要挑哪些人,随你选吧。”

胡春泉忙道:“我挑,当家的,我对他m的那几下子比仇大哥勤悉多了,这一次去,可得量才而用!”

眉梢子一吊,元在道:“你他奶是人王!”

仇忍笑道:“肥头,你要哪几位去如

胡春来清清嗓子,道一白手,里除了老任之外也没什么可供挑拣的了,只有‘死不回’后诗言和“虎鱼’曹议,就他两个吧;‘鲨手’我选笠波双续’许波、甄瑞。

“蟹手”么;就叫低豆’,薛光去吧……”

元苍笑了笑,道:“嗯,倒是选得不赖!”

凌重插爆道:“‘跳豆’?怎么起了这么个称号外

双眼一瞪,胡春泉道:“薛光这小子因为人帮得晚,资历太浅,所以才屈居在‘易手’之列;要按他的本事来说呢,至少也够得上我们’鲨手’的分量了;这小子那玩意相当的怪诞,所有动作把式全蕴含在他的跳跃弹扑之中,一举手,一投足,仅告随着整个身子滚动弹跳,又快又辣,端的是个好角色!”

哈哈一笑,凌重道:“难怪叫·既互,轻身功夫也一定不差了?”;

元甚接口道:“包管是一等一的材料!”

胡春泉道:“那么,就这样决定啦?”

仇忍颔首道:“就如此吧。”

元苍又遭。“带多少儿郎去呢?”

古上才开口道:“不需多,五十名够了。”

仇忍笑笑,道:“得要能征善战,身手桥国的人!”

一挺胸,如春茶道:农来选,保证我们带出去的五十个是五十条粮!——

仇忍低声道:“那么。出发的日子便如无老苍所言?”

无苍点头道:“五天之后吧,在这五天里,大家也可以好好养精幕税,欧退休力,并妥善准备一切,只要一登程,只怕便找不着这等安逸的日子啦况

好久不开胜的岑喜年。一怅认若失的道:“仇大哥,很遗憾我不能随同前往,只有预祝各位社开得胜,马到功成了!”

拱棋手,仇忍道:“多战了岑兄。”

胡春泉双手互大,笑嘻哈的道:“老岑一你放心,这一遭去,爷们笃定会叫‘八忠社’的那群乌龟孙子吃不了兜着走!”

仇忍平缓的道:“只怕,‘八忠社’他们也早就一直在戒备了,我活着一天,他们永不会释怀,汝如同他们存在一天,我也永不会罢休一样……”

胡春泉昂然道:“这样正好,可以硬干他组个鸡飞狗跳#!”

屈无忌幽的接口道:“不管怎么耕法,要来的终归票来,该酒的血,该成的命也都阿一端全少不了,相信彼此早看清了!”

低沉的,仇忍道:“是的,彼此早看过了……”

元甚有些怅然的道:“小子,可要记住无论什么事情办得如何都要给捎个信,最好能随时还知我,也叫我放心w回…回h

点点头,仇忍道:u我会的,元老苍”

举起杯,元苍道:“来,大家先干了这林,仅充刀头酒吧!”

每个人全仰起脖颈,“咕”“咕”连声的备将怀中酒饮尽了。当这跟黄退留的波作顺着喉咙倾流人值目之际,便好似带首一股炙烈的热力贯进了全身血脉,使人的血液开拍在洗后才升华,以至人的眼压中使好像闪晃芳血淋淋的光晕……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