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魁星》

第34章

作者:柳残阳

一路上全没耽搁,从仇忍他们六十余骑离开“怒汉坡”的那天起,便直接指向了“玉峰山”,是的,“玉峰山”,“八忠社”的总坛,“龙虎山庄”便在那里了。

两天来,他们已由“怒汉被’经过了“双福集”,也超过了“包城”,现在,他们正顺着“白水河”而下!整个路途,业已走完一半了。

才只过了早膳的时刻不久,日头已经毒得像盆大,烤在人身上,加以驰马奔行,能不出油汗的也得出油开了。

“白水河”便在右手边往下哗哗的流淌,河水看上去清碧澄绿,望着河水,人们心里便忍不住想像泛在当中的滋味,嘿,那敢情一定凉爽冷冽,能叫人四肢百骸全舒坦透了吧?可惜,骑队并没有停,仍然蹄声雷动的往前赶路。

戴着“马连破”的大草根,凌重的模样显得有些可笑;他一面排着腻淌个不停的汗水;边大串闪咕:“小子;天气似火啊一…,

领前而行的仇忍回头笑笑,道:“我心如焚。”

是的,他这是说的一句双关语:“龙虎山庄”就快到了;他的爱妻便正陷在其中,这些日的分离,分离的无奈,无条中的屈辱与仇恨,屈辱和仇恨却搀含着血腥与凄苦,越快接近那”个地方,仇忍的心里越焦急,是的、如焚。

策骑跟上了一点,肥胖的胡春泉高声道:“仇大哥,咱们约摸赶了一半的目了吧?”

点点头,仇忍道:“有一半了。”

并辔同行的屈无忌笑道:“再有两天光景——如果路上不耽搁的话,便可以抵达目的地……”

肥厚的下颔一额二胡春泉道:“谁敢耽搁我们?是吃了熊心豹胆啦?”

胡春泉喜欢把“熊心豹胆”四个字,挂在嘴上,这句话是他的口头件,往往,一他不知不觉便老是用上了。

鞍上的仇怨朝远处的一抹隐隐山脊指了指,道:“只要抱起前头的‘驻牛岗’,再有天把功夫便到了……”

胡春来手搭凉橱眺望了一下,笑道:“全山地死马,他娘的,那什么‘统牛岗’还远得很四!我看怕要天黑才赶得到了……”

仇忍点头道:“是要天黑,我们就在‘驼中岗’回宿。”

用手背抹去额门的汗水。胡春泉道:“老实说,我倒相当喜欢出来走一走,老同在堂口里也太无聊,外头的山呀、水呀,光景十分好看,再加上偶而遇见个把消姑娘,也就更叫人心旷神信了,叮叮……——

肩头田验的凌重笑骂道:“回头,你他娘可真是人老心不者呢……”

胡春泉不服的道:“我着什么?才四十郎当岁,比你年较多了。”

凌重“啮”?以鼻:“年轻几岁有个鸟用?我坐得可是比你消!”

顿时笑得浑身肥肉几回,胡春泉喷着气过:!积初乖乖,你生得比我悄?我说凌老大哥,你快刹往自家睑上贴金啦,别的你说胜我犹尚可言,至于咱俩的长相,你差远了回@回@,帅*

凌重瞪眼道:“我差远了。奶奶的,就凭你这体位,一般娘儿们便不敢问津月

四嘶g齿组中一笑,胡春泉道:“这可是不见得,老大哥,不信你去‘寒鸣江’各个码头的担空子间一声,看哪一个花姑娘不争着向我没怀送抱?我又一去,嘿目,可是身入众春用,目不暇接,手不田模,痛快来哉!”

吟了哼,度重道:“不稀奇。——

朝着泉悻俸的问。“怎么不稀奇外

凌重移了移鞍上的屁股;道:“只是因为在那一亩三分地里有权威罢了,谁不知道你是唤吗江”坐第二把交椅的二大王?那些婊子娘j!:-wn在当地揭下去,岂能不争着巴结快!”

大跑线连摇,胡春来道:“非也非也,。乃是因为我仪表堂堂;易获美人苦朴·。·。·”

凌重不屑的道:“狗屈的仪表堂堂一哪个妇人让你看上了,不压得人家半死也能压得人家透不过气来·-…”

胡春泉四*笑道:“不是我说你;凌大哥,让这副寿共夺助的尊范,恐怕雕兄们见了也会退避三合肥?”

眼珠子一瞪。凌重道:“好,光是空口说白话不算英雄,有本事的纪较量较量!”

一捆着泉不甘示弱的道:“行,怎么个较量法吧外

寒着脸,凌重道:“咱们指定一个俏娘们——不用定是风尘女人,只要是个俏娘们,咱们便上夫塔讪,各显神通,看谁能勾捞到手!”

用力点头,胡春泉道:“绝对着陪!”

凌重洋洋自得,就好像业已胜券在握一样;号难能泡上手算谁流,或家都是赔上一百两纹银!”

/朝着某一拍胸道:“同意!”

嘿嘿笑了,凌重道:d谁做证人月一一边葯古上才,立道:q我来!”

/凌重大方的道:“不论就输孰*,证人可得十两银子的花红!”

古上才道。>二十两。”

眨眨眼,凌重道:“没有问题,就此—言为定!”

摸摸下颠,他斜瞅着胡春泉道:“伙计;你或定啦,我是越看你越不用看,啧啧,猎头猪脑,痴肥不堪,你犹要向我道:高清圣手防益之好’挑战?真是不自量力,不知自量··’“。”

x胡春泉大咧咧的道:“等着眼吧,老大哥。”

他把那个”老”字说得特别重;凌重听在耳中颇不是味f’,!着眼珠子道二一你也不算太少年了,伙计…。·尸

前行的仇忽回过脸来,笑道:“二位可不是有这番的情逸致同。”:——”“

凌重一本正经的道:“我这人就是不胜气。四场我行的事便更当仁不让,你看,北头居然想和资入较清艳?能?他这副溶性,喷白,不说也罢/——/‘”‘”

胡春来阿阿笑道:“老大哥,徐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在这一门上,你差远啦!”

“呸”了一声,度重道:“事实胜于吹牛户

一朝着泉道:“对,比一比计。

他们又奔驰了两个时辰后,业已是人乏马瘦了,。尤其是烤热难当,仇忍指着前面里许远近的一片临河边的树林子道:“我们就在那里欧午如何?”。

凌重第一个欢呼:“好极了;小子,你其是功被无量!”

控口气的右上才也迫。”该联会了、天就的叫人受不了。”

于是,很快的,六十余田使来到了林子之外,一大伙纷纷下马,在各自聘完了坐骑的未识之后,便都拉着衬下用凉歇息去了。一肝《“-一屈无忌、古上才,和“红白控伪仅序”曹议、百诗言。”鳖手”许被、台旧几个,在用过了干粮、墙里了放后,也和大家一样躺在树荫下寻梦回响了:“钢三。薛先负责警戒,但胡春茶和凌重俩人却乃在那里$一句,和一言争执中不休。

休g任放任村用卜。右些倦乏的朝着旁边争论著的两位仁兄道:“别时了,行不了大家还得稍题一会呢,你两个这一嚷,谁也别想合眼!”

凌重挣得面红耳赤的道:“肥头地奶奶的明明不行,却硬在充能,我怎么说也不服这口气!”

“老大哥,说实在的,你差远接!”胡春泉急着道。

;,挺腰站直了身于,仇忍道:“我想趁这段空回去河里冲个谅,你们二位似乎也应该让冷水给你们清清脑袋,烧饼心火,去不去!”

满身湖础粘的胡春泉忙道:“去,我去。”

凌重也不由在额头上搓了把污秽积垢下来,跟着道:濒。我也去。”

胡春泉笑吟吟的道:“我还带著有‘玫花露”,喷香的,株个澡以后往身上一酒;、嘻嘻、哪个娘们闻着了也得朝着我多吸几鼻子……”

呆了系,凌重道:“借我也洒洒·……”

嘿嘿一笑,胡春泉皱起鼻头:“你去想吧,借你用用户

重重一哼、凌重道:“不借就不借,大男人要洒什么政花滚?娘的。活脱个人妖一样;老子是男人本色、更可以吸引导性……”

胡春泉好整以昭。“我们就各使活宝,各显神通吧!”

凌重不甘示弱的道:“难道说我还舍捐给你?”

仇忍做得再跟他们多说了,独个儿转到林后边,胡春泉与凌重也急忙民主,林于后,便是一片乱石磋峨的斜坡,冰下,便是河读了。

超过那片布满乱石的斜坡,仇忍来到河边,他先时下身来,锅了把河水往脸上覆,在清澈的冷*刺激下,不觉精神领爽,暑气大消,于是,他长长吁了好气,去兴将头睑没进了水中。

胡春泉和凌重也来到了,凌重一见仇怨的舒适模样,更虑到身上熬热难当。他干干的咽了四唾液,问道:“怎么样?

小子,永好么?”

抬起湿淋淋的面庞来,晶莹的水珠了沾在仇忍的发际眉梢上闪亮,他又吁了口气,怪志的道:“好极了,等会我就下去泡一泡。”

抹了把汗,胡春泉道:“我业已等不及啦,现下我就得跳进水里去;天太热,浑身全出得发腻了一。·”

“说着,他目光四巡,发没有块发黑色巨形方扁岸石巴在河滨,就好像一道天然的屏冈一样,揉搓丰,他又遭。

“仇大哥,我到那块石头后边脏衣装去啦。”

仇忍一笑道:“你这满身回自,莫非还怕人看外

胡春来一边转向岸石之后,边道:“孔贝,这是才!数。”

凌重忙道:“我也得去把衣裳眼下来进水区徐立一凉!”

笑笑,仇忍没有理他,自管脱下外罩的白。

匆匆忙忙的,凌重也按若转到岸石那边,他缔了过去,手里已解开了外杉的前然,口中轻叫:“田头,别走远了,就在这里竟太解带把!”

没说完话,他已发觉胡春泉站在那里,正以一种奇异古怪的表情愣住的往左侧前方闲着,嘴巴做张,一双眼间也似波勾住了一样往前凸出,就宛似的一个位鬼骤见美食当前报馋像毕泳

凌重心里纳闷,顺着胡春泉的目光嗑了过去,这一瞧,资本禁顿觉眼前一亮,血流加速,咽了0唾液——左侧前方,在那块突起的石头前,正有一个人坐着,从这里隐过去;只能看见那人的侧面,那是个女子,一个黑衣内的女子,虽然仅能隐约看清她的侧面,但那柳眉球鼻;机胆使后的轮廓,那白嫩的肌肤,那上半身线条的玲庆凸口,业也可以叫人联想到整个的形体必是如何的完美了!

黑衣女人是向河而坐,隔着他们这里约有百多步远,距句是不近,看上去她的模样儿有些度脉仿佛雾里着花的味道,可是,也就显得越发神秘又美艳了。

又吞了唾液,凌重心里暗暗咒骂着胡春泉,地凑上前去,狠狠在胡春茶的颈后肥由上捏了一把。

“痛得超春来险些脱p大叫起来,他连忙自己指上q,好梦初党段慌忙回头探着,一见凌重到了身后,他急急以措比chún,“嘘”了两声。

凌重咬牙切齿,恶狠狠的道:“你娘的肥头。看不出你人胖相呆,心眼却还不少,娘的,难怪你忽然羞答起来,要跑到这后头更衣,原来你是发现了目标想要独占鱼吃呀,娘的皮,简直太不讲交情了,咱们是见者有价,平妹片土味q一笑,胡春泉道:“别误会,老哥,我也是刚才转过来方始者见的,真想不到,在荒郊僻野,居然尚有这么本保开妞d!th豆一…。”

凌重葡辞阵chún。注视着道:“看,看地挪眉含着,桃因泛红,默默晖树,若有所持,分明是等情球哪q而我可不就是她要等着的梦中人儿。”-。——。

愣了一愣。胡春泉吊起了眉毛道:。似你是她所要等着的‘梦中人地’?”

凌量兴奋的道:“怎么样?这可不是郎才女貌,刚好搭配!,。_

胡春来道。”哪,我呢叩。

拍拍他的肥肩,凌重道:“你就边风凉去吧。我可要先拔头筹了!”

胡春泉摸摸下巴,瞅着凌重。道:“老哥,我看你有点不大正常了。”

触怒道:“怎么说什

凑上睑来,胡春泉压低吸*“凡事么、该有个先后之分,我先看到这娘们的,自应由我先搭协,你呢了便只有等我试过了再动脑筋!”

凌重汇道:“如果,搭上手了呢!”

嘿嘿笑了。胡春来道:“如若我挤上了手,周哈,伙计,你就只有另择对象啦!”

连连摇头、应立道:“不行!”

胡春泉道:“为什么不行外

建重道:“这有欠公平,我们说好是见者有份的,要上咱们一起上,怎能由你先动手我却在一旁干瞪眼!”

胡春泉忙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