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魁星》

第35章

作者:柳残阳

后初;胡春泉急忙拉住了凌重,低渡的道:“老哥,老哥,鲁莽不得!

屡色度量大怒道:“什睹莽不得,这残货业已担上我们的辩团开始抗尿了,莫非你还我张!按住吞下月……”

朝春泉凑在凌重耳边、急忙道zw这情形,老哥,这险人必也是办了同道无疑,而且她更似与什么地结有梁子钱带在此形下断j她不是口口声声,一认定我们是那n呼么xwe村年’的人请来的帮手么?明明我们不是,她却一口咬定,如果我们一旦冒冒尖失地和她动上了手。就汉不是也组拉藻d。不知道那抱柏的和抱有计生纠葛。我们称里糊私瀚进一鹏来岂非背上d黑林卜假设他们?间另有什么深仇大恨牵扯的圈子太广,我们就更是平白无故惹上麻烦啦,唐哥;我是不怕事的人。但也要着在什么情势之下而定,如若为了这档干事影响到仇大哥的报仇行动,我就有励条命鹦吓绩战们当家的要……”

货员一跺脚一波重道:“罢罢罢,我们走!”

黑衣女子冷冷道:“走?朝哪里走?”

杨春泉深深吸了口气,_尽量把声调放低放缓和的道:

“陋,姑娘;得放手时五放手,我们不遏你,你也不要通我们,何苦弄得灰头上睑下不了台?”

黑衣女子厉声道:“下不了台的恐怕是你们!”

拭去额头的抽汗,胡春来慌急的道:“如果你认为我们怕你;你就是大错特错了,姑娘,彼此留条路,胜似硬要结冤家,是不是?”

黑衣女子冷嘲道:“你们只是一对草包而已,哪里配和我结冤家?”

凌重不禁又动了肝火,他哺响诅咒:“这个纠缠不清的妖女…”

又揩了指汗,胡春泉苦笑道:“你到底要干什么?”

仰酋朝天,黑衣女子傲然的道:“很简单——你们必须为方才的下流行为以及替柏树年做虎怅的卑鄙行为付了代价!”

神色突变,凌重切齿道:“娘的!”

连忙向凌重使眼色,胡春泉饮讪的道:“姑娘,请听我解释……我们不是那什么柏树年的朋友或带手,我们甚至不认识心……”

黑衣女子大声道;o你们没有种!”

凌重大吼:“怎么没种?”

黑衣女子尖锐的道:“你们本来是柏村年请来助拳的帮手,要帮助姓拍的夺取我拥有的那半本秘警,只因你们贪功图利心切,一见我独自孤价怜的出现在此,便设以为我一个女人好欺眼,妄想在柏树年未至之前下手劫夺,谁知我并不似你们软弱无耻,你们一见吃不住我,这才胆战心惊,慌忙慾达……柏树年卑鄙,更瞎了狗眼,居然挑了你们这对废物前来助拳,而你们更是无义无倡,本想帮助姓怕的强抢我的半本秘籍,察觉情形不对又待逃之夭夭,总而言之,你们与姓相的全是江湖上的败类,一群贪婪、自私、见利忘义却又胆子如鼠的奴才,柏树年烧不得,你这两个畜牲不如的武林渣滓更饶不得!”

一速消了片刻,凌重首先大叫:“我操他六卖的,你在胡言乱造些什么?什么柏树年,什么半本秘籍?我们又是带着谁要抢滩?这些污七八糟的事我们是一概不知,你他娘的要在那里自说白话,乱给我加罪名……”

黑衣女子无动于衷的道:“任你们丢上生莲,说得天花乱坠;我也不相信你这一派谎言——最最可耻又复可笑的谎言?”

胡春泉这一下也动肝火了,他愤怒的道:“你死口咬定,我们也没有办法,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你非要纠缠不休,到时候可不要后悔!”

尖厉的一笑,黑衣女子变色道:“后悔?我‘黑后女’黄静几时后悔过?”

一听这名姓、胡春来倒不觉得什么——因为他没有听过眼前黑衣女子自报的名号,但是,凌重却不由证忡了一下;表情显然有些苦涩,他暗哺的道:“黑鹰女仆

小声的,胡春泉问。“老哥,这是个什么角色件

哼了哼,凌重接间“旱魔女”黄静道:“取借你就是嘿魔女’?辽北铁圄派‘只魔女!”

黄静冷冷地道:“看不出你多少还有点见识,但是并不稀苛,便是姓柏的没有告诉你们他的对手是谁,你们也该听过我黄据的名号!”

凌重笑笑——却笑得很僵硬,他道:“黄壤,你在江湖上的名气也混得相当之大,尤其在辽北一带,更是家喻户晓的人物,我不管你到这里来干什么,但当你不在自己的地盘里的时候,还是谨慎点好,不要栽到外地来,这才不上算呢!”

黄静毒辣的一笑,道:“是你使我裁这个跟头么外

双目一冷,凌重道:“我知道你有几下子,坦是唬不住我!”

黄静尖声道:“我正在想你多少也该拿点胆是出来了!”

这时——

胡春泉连忙道:“阮,黄姑娘,我们最好不耍冲突,我们——就向你赔个礼吧,行不件

凌重怪叫道:“什么?赔礼?”

他那里还没有说完,黄静已冷森的道:“你不愿,我更不愿!林说赔礼,便是你们两个跪下叩头也不行!”

胡春泉再忍不住了,他厉声道:“你到底想怎么如”

黄静神色寒冰的道:一拿命来!”

吸了口凉气,胡春泉道:“拿命来外

黄静阴沉沉的道:“一点不错,拿命来!”

吃咬牙,胡春莫道:“就为了这桩小事,你便就要流血机由!”

像面部的表情生硬得像泥塑木雕,货流冷冷的道:“这已作是小事了,在我看来,已有足够的理由取你这两头富性功狗命!”

现仍摇头,胡春泉道:“该忍的,我们业已忍得太多了,纽受的,我们也咬牙受下了,你是委实不给人路走叫人无检再退让/脚黄静不清的道:“忍不忍,受不受,在你们来说,全是w样结果!”

方胡春泉水然道:“那么,你是一定要动手了!”

厌烦的,黄荣的道:“不错,而且你们两个可以一齐上!”

图文在后面拍拍胡春泉肩膀,凌重又似非笑的道:“早教你必词勉你不肯,弄到天后,还是非这样做不可,但我们一控应乌气却已受足了/人胡春泉无奈地苦笑了一声,道:“谁晓得她竟是这么个苦不讲理法,老哥,我来打发他把!”

前摇摇头,凌重道:“不,我来介入。低促的,胡春泉道:“说真话,老哥,我是怕你出手大企伤了她介着由理一笑,凌重道:。我也说真话,我怕出了统漏元老馆官教你算帐,你不比我,我头上没有人压着!。

盘,叹了口气,胡春泉道:“我们可是自己找的麻外……”

凌重愤恨的道:“不谈这些了,这戏人用了那么多词句肺我们,我们也非得狠硬地一顿出口气不可、否则,我会气上三天三夜睡不着党!”

搓搓手,胡春泉去着脸道:“好些年没挨过的骂,今天可是凑合在一起叫她给骂个痛快,想想也是有气,连老爹老娘还没有驾过我们呢……”

眉梢子一吊,凌重恶狠狠的道:“老子今天就叫她‘现眼报’,娘的皮,管他‘铁鹏派’能回上了天!”

对面“黑衣魔女”黄静chún角门着一丝冷笑——完全是慾待探对取物那么轻松自在,不当一回事似的道:“来呀,老小平3”

凌重恨声道:“瞧瞧,她那副目中无人的样子!”

胡春来担心的道:“你可8临了她,老哥!”

凌重设多说什么,侵吞吞的走向前去,同时,右手已伸进袍称之内;黄菊冷漠的透视着他,傲然道:“用不疗任偷摸摸,老小子,干脆把你的兵刃亮出来吧,姑奶奶等着就是,保证不会抽冷子暗算你!”

凌重科院着对方,语气不善:“你不用在那里要你娘的十三点了,我怕家伙亮出来惊跑了你!”

黄静嘲笑道:“那是把猪八戒的钉或么?这样的吓人法!”

恨得直磨牙,凌重火道:“你动手阻,残人!”

那种身形的腾扑法是令人惊异的,只见黄花台肢儿一扭,整个人已上了半空,而且几乎就在她腾起的一刹。已将一只小巧的香足迎面区向凌重面门!

“霍”的回转,寒光晕涌:“唆”的对鲜破空声飞斩那嗲露着繁皮的小查靴的香足,凌里那柄狭长的。刀背形成爱刃形的,“决背刀”闪耀的青森光芒能炫花了人眼?

“这就合了一句话:“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黄菊出炼身飞扑固是凌厉得异,但是凌重这一刀之势更是根辣罗毒,黄静惊叫了一声,双臂倒挥,人已如同巨鸟似的往低的反掠而出!

擦身进步,猛然斜伸,凌重的“决背刀”有如流光曳如暴破狠批,身子尚未落地,黄静在半空中奇异的扑腾,克若人生双翼,就在这急速的舞旅中,她已连躲过了凌重钻国十六刀!”

冷汗沁在这位“黑魔女”鬓然鼻端。她“呼呼呼”飞修管用转出去,猛一回身,手上已担着一对精光射日的图利益细;

凌重并不追赶,他以刀拄地,扬着脸道:“别位,我的be由,爷不急着送你的终——呵!爷还道你救失游了这条些年,学得一身县等样厉害的本事哩,原本不过如此;,霍达如此!稀松平常得叫我老汉心里叹气……。·”

“黄群惊魂甫定。尖声问:“你——你是推!”

基凌重寒着脸道:“我?我他娘只是个‘无信无义’,‘吃救由硬’的‘窝囊废’罢了!”

田前一步,他又道:“不过;我这个‘窝囊废’却要见摸见识你这位‘巾帼英雄’到底是个什么样或手的角色!”

k黄群像怒交集;却也狠劲突发,她显优的道:“现在你*拥始说风凉话未免还太早了点,我不管你是谁,如果你以为就凭方才回的那几下子便能压住了我,那就是你的错误了!”

凌重大咧咧的一笑,道:“老子无妨再露几手”

双手的短到有如大回展翅般左右斜斜张开,黄自备定的道:“有种的就滚过来!”

手抚在牛角刀柄上,凌重露世笑道:“这一下,老子就叫你好看!”

在一旁惊阵的胡春泉急忙叫道:“老哥,可别弄得太过火””即回*

嘿露笑了,凌重道:“不会过火,我只要在这姑娘的细皮做肉上给她却开一道口子,一道血糊淋漓的口子!”

说曹他又歪着头道:“小娇娇,你这‘铁四派”的看家玩艺‘铁鹰十一式’吓不住我!”

黄静泼辣的叫:“那就上来试试!”

凌重的出刀快逾电闪,身形掣动,刀刃已到了黄静的头顶,黄群双剑叉迎,寒光才现,人又“呼”的飞起。凌空例施,双剑流烁,剑尖泛起千百星芒,骤雨泻向了凌重全身。

卓立不动,凌重的“决背对”挥掠穿弹。在连串的金铁撞击声与四溅的火花里,业已决狠又准确无比的将那近天星芒全然裁开!

有如巨自挥翅;黄静双立振动,“刷”的上升了三丈,而这一次,凌重使不客气了,他如影随形般暴射飞腾,刀刃碎队黄菊在危急中以左手短剑往下猛苗,“当”声震自,挤住“黑魔女”凌空一个民斗厥落地下,但是,她的衣烂腰间已被割裂了一条欧维,幸好未曾伤着皮肉,不过黑色的衣掌裂口映着雪白的肌肤,可也塔碑的了!

!冷汗透衣,急喘吁吁的黄霞在落地之后,慌忙检视自8身上,她刚刚庆幸没有受伤,但也同时共党团同衣裙处的裂用,这一来,他不扶又是盖怒,又是傻急的惊了手脚,一边匆匆以手对这位衣科破裂的地方,一边犹赞张无已的防范着敌人作进一步的攻击;

凌重好整以假的瞅着她,笑吟吟的道:“不美伯,小浪子,老汉会将你全身衣菜刀刀削落,然后,然后,再选择一处最柔软香嫩的地方别他一刀,深深的割他一刀,这一刀不会要你的命,但却留下一条让你永远记着,印象深刻的痕迹!”

杨脸抚育,两边太阳穴“突突”跳动,黄群沾在眉梢上的汗珠子也顾不得扶,瞑目切齿地大叫。“不无肤干,无耻老城,我拼死也不会由你得逞!”

废笑肉不笑的;凌重道:“这就会了你老挂在田边的那句话了——试试看!”

紧张加上愤怒,但林加上羞辱,黄目止不住全身微微抖索,她脸上的肌肉类扯,后用不住的抽搐,心腔也快跳到喉咙口了,但她仍爆倔强如故:“老俄,我会拼着与你同归于尽玉石俱焚尸

凌重倒拖着他的家伙,一步一步往前通,口中慢条斯理的道:“做得好梦,你,就算你生得略有几分姿色吧,可也休想勾引老汉偕同你一起打登他摇,老汉不和你做那鸳鸯侣疗

气得繁简直抖,黄静尖叱“你……不实睑!”

“决背刀”破空如电,以一种炫目在统的凌厉之势间约责召,黄轻仓皇躲避,双划划空迎乱锋利的刃口却激们摔斜,佩”的一声又割下了黄静左肩头的一片衣属!

凄厉的嘶叫着,黄庚整个县里困地金自,短剑问掣宛若云花遍地,她的形色又似伤团振增扑击,猛辣至极r

狂笑似留,凌重连连飞跃反国,“决背刀“的祆刃在空气中挥间因利,发出的声音宛似鬼哭。就在刀光仿佛匹练般的交织笼罩下,黄静的农杉片片。此做蝴蝶翩翔目乐

凌重猛线料弹,飞出一鹏,“砰”的一声已将披头散发,肉袒班躶的黄静增了个溜地滚!

观战的胡春来急忙大叫:“用了够了片

格格笑着,次重收刀后跃,得意洋洋的道:“好的,说叫她好看便得好看”

倒过头去,他问前春泉:“好看么,蛇头?”

胡春泉尴尬的瞥了一眼漾在地下,却找忙用双手格这着身作担繁部分的黄静,这位”黑匣女”如今头发凌乱,黑色的破垄衣裙与赤巴约雪白肌肉麻麻交白,黑的黑。白的白,煞是“好看”不过,这位“姑奶奶”的情景业已狼狈到了极点了。

急急走上几步,胡春泉忙道:“行了行了,老哥,咱们快走吧!”

卜“挣”声收刀人鞘,凌重气昂昂的道:“好,便看在你四面子上她那细皮嫩向上的一刀老汉也就免了!”

b黄静坐在那里,全身困成一团,他原力体自己施让车回的空间络小,双手环抱胸前,两腿也盘收并扣。抗的素带是难以言临的;但却叫人极易分进出其中至极的俗与子自由羞——这些情绪上的反应,业已将她那张原本报是校统可人的脸蛋儿完完全全歪扯了!

胡春来不敢再多逗留,怕再多惹麻颌,他拉着凌重,勿费忙忙的便往石斧那边赶去;一边犹不住埋怨凌重出手大促获……”

也就是才奔去三四十步的光景,背后已听到了一阵又急又猛的衣袂带风声响起——不用回头看,光一听见这种声音,便体会出有人是以一种如何猛悍又凌厉的速度在朝这边追扑!

胡春泉与凌重俩人更不怠慢,双双往左右飞掠,同时妇”的转身,就在他们转身一刹那,正好见到有一个身材越长,面如冠王的玄农俊秀人物落到了五步之外;”玄衣人甫一沾地,像对黄菊,又像对着胡春泉与凌重,神色严峻的道:“这是怎么回事/’不待他们俩人开口,形色狼狈又怨恨至极的黄静已带特关音大剧:“你——柏树年,你做得好事!”

一脸上的表情泛起一丝迷惑,但随即又掩隐在他那惯常困冷淇神色中,这叫柏树年的立衣人硬绷绸的道:“把话说wei。

双眸中的光芒有如火焰在喷,黄田痛恨的道。”柏树年,亏你还是我的同门师兄,居汰用这种下三流的据计来算计我,你还要不要声誉,要不要颜面!”

柏村年看了着胡春茶与凌重,又漠视着黄赢,肃钱的道:“你到底在说些什么?”

黄赢的面色铁青,激昂的道:“我们说好了约在此地决斗,胜者取拿对方那半本师传秘结,对不对仆

柏村年冷冷的道:“不错!”

黄为一指读重及胡春泉,愤怒大嚷:“但你为什么还邀了这两个无越来帮你暗算我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