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魁星》

第36章

作者:柳残阳

闻言之下,柏村年似是怔了一怔,他绝望转过头去,眼里的神色就有如两把刀子一样投注在胡春来与凌重身上,寒森森的团齿笑了,他道:“你们两个狗才是干什么的?为什么打着我的旗号胡作非为!”

本来;凌重还想好好向对方解释一下、他以为这个相村年一表人才,丰神使团,约模是个明事理的人,征知才一朝面,二话没说,又是拉长了胜出口伤人,这一下他的火气也就开得更快了;

“我择你的老娘亲,你是哪个洞里钻出来的活工人?老子值得打着你的旗号?别在这里出你娘的洋相了!”

柏树年面色突变。他暴烈的叱道:“老狗才,你在说些什么。”

凌重大马金刀的道:略在驾你个小富性不是个人养的人!”

笑声像冰珠子一样叫人打寒战,柏村年缓缓的五”你是在替你自己找麻烦了,老狗广一一二急忙往上七七步,胡春果大笑道;色眼,这位仁兄,首先要向你表明的,是我两个并非有心在此启纠生事。所o会

闹成眼前的情势,全乃一场莫须有的误会,这位姑娘!呕,令师妹吧?她也太过专横刁留,叫咄逼入,我们是在忍无可忍的情形下,方才由我们这位老哥出手警告了她一下,可是我们却保证没有其他意思……”

大喝一声,柏树年道:“我不管黄静的闲事,我只问你们为何冒充我名前来对付她?”

胡春来连连摇手,急道:“皇天在上,龟孙子才冒了你的名字对付这姓黄的女子;我们甚至连你是谁都不知道

尖厉的,黄静大叫:“柏树年,他们一出面就污言秽语的调戏我!等我动了火与他们交上了手,他们才露出了本来面目,说是你请他们前来帮忙算计我的,你可以看看,他们把我折磨至如此狼狈之状,更在去了我那半本秘籍!”

“什么话!”柏村年面孔歪曲了一下,目露的光,他残酷的道:“天下居然有这种大胆狂妄又姦狡歹毒之徒——好一条措刀杀人,一石两岛的可恶手段!”

胡春来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气得满脸通红,手指黄静大吼:“你这贱人太刁滑、太毒辣,竟然当着我们的面血口相喷,胡说八道,我们何时抢了你那半本劳什干‘秘籍’,又何时表示过和栏柏树年串通好的?你他娘说话可得多少凭点良心!”

披头散发的黄静激动的叫着:“谎言!亏你这猪移还有脸推透否认,刚刚才做过的事,才说过的话,你们难道就不敢承认了,你们明朗回升了我的衣襟抢去我那半本秘接,周明二打一将我整得狼狈不堪,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也是你们狡辩得脱的产?猛然跺脚,胡春泉大吼道:“一派胡说。血d$人,你你……你真是可恶到了透顶!”

踏上一步,柏村年酷厉的道:“我问你——你的模样也似个同道中人,希望你也和我一样说起话来像个男子汉,我临门所传的半本秘措,可确是被你们抢去!”

!’胡春某举起右手,血淋淋的道;0我可以这咒,拘娘养的才拿她那半本秘籍!”

哼了哼,柏村年又问:“那么,你们也没有冒充是我的同伴前来攻击黄静?”

大大摇头,胡春泉道:“绝对没有?”

柏树年阴毒的道:“你们与黄静昔日有仇么?”

胡春来急道:“在今天一个时辰之前,我们根本就不从#hot。”

“呸”了一声,柏树年面色颜变,他用冷的道:“好一双习沿姦诈的狗才,我就明明晓得你两个不是东西,如今已然证实了你们的虚伪卑鄙之处!”

呆了呆,胡春泉迷惑的问:“什么意思叶

枯树年愤怒的道:“你两个人与黄静远目无怨,近日无仇,甚至竟不相识,为什么端端会找她的麻烦?更将她凌虐至此?连衣装全不能藏体?这分明是表示你们对她别有所囹,这‘所图’的东西是什么,你俩人自话心里有数!”

胡春泉忙道:“唉唤,你别误会,我们是巧遇上的!”

吐之以鼻,柏村年逾:“巧遇上的?天下居然有这么凑巧的事?在这荒郊之僻,在这流水之滨,在此人迹罕至之处巧遇上而且更将她衣裙闭落,连人也打伤在地?这‘巧’也未免得太玄了吧?”

越说越精,胡春泉顿时也上了心火,他大声道:“朋友,你是什么意思!”

相村年察烈的道:“我的意思很简单——黄天说得不错,那半本祖籍是被你们抢走了,而且种种迹象全显示你们乃是早有预谋!”

深深吸了口气,以压制住自己激动的情绪,胡春泉使慢的道:“你千万别听那残人胡说人道,她完全是含血顷人,意慾嫁祸,朋友,如果你相信了她的话,就上了大当了!”

胡春泉又硬憋着一股怒火,勉强的又遭。“朋友,她是有意要挑起我0!之间的讲斗,也好用山观虎斗,收渔人之利,你的头脑怎么这样简单!”

大喝一声,柏村年叱道:“放你的屁!你的头脑才简单,如果不是事实,黄静岂敢当着双方立面说出你们幼在秘倍的行加她如今的处境,境遇的狼狈,证明了她言语的可靠性,决不会有假!”

顿了顿,他又苦凄凄的一笑,道:“再说,她进不了。

也躲不掉,我们早约好的一场今年的比试来决定对方所拥有半本移压属谁。如果她编了我,她也不会有便宜占的!”

胡春泉前注的道:“如果她回了你,也不会有便宜占!”

相村年昂然道:“当然没着他敢骗我,我在收拾了你们反后再收拾她介

胡春泉苦笑道:“但是——你自信可以收拾得了我们外清狂笑一声,柏树年道:“你们是一对什么东西?”

冷冷一哼,胡春来道:“恐怕你自视大高了点!”

柏树年勃然大怒:“大胆狂夫,你们以为我姓相的摇不年你们?”

这时——

沉默了好一会的凌重走上前去,他半眯着眼道:“说吧,你想怎么办!”

柏树年阴沉的道:“交出那本科籍,然后每人自饮一耳,我可以放你们逃生!”

凌重指指那边的黄静,道:q她的事你也一笔勾销?”

一杨头,柏村年尖捕的道:“我只管科勒,只要你r!为刚才的嚣张付出代价,黄沙的事情!杨与我无干什

凌重笑笑,道:一你们不是同门师兄妹么?一一双目突张,柏村年叱道:“这不关你的事!”

接着,他又粗暴的道:“拿不拿出那半本秘籍外

一分,胡春来冒火道:“我们明明没有这玩意;叫我们怎么拿法!”

凌重亦道:“那半本秘警,还在你那宝贝师妹那里,人口两片皮,你怎能光听她在陪扯么!”

柏树年寒森的道:“如此说来,你们是非要我来动手不可?!”

凌重正色道:“你一定不相信我们,这也没有法子,不过我告诉你;动起手来就不会有你们想象中那样结局完满了!”

柏村年生硬的道:“那就要看你们俩人的本事是否像你们嘴巴那样活灵活现了!”

,嘿一笑,凌重道:“‘&*派’可真是师门渊源,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货色呀——师兄师妹;全是盛气凌人而又不堪一掌!”

沉着脸,柏村年的冷的道;0何妨一试?”

胡春泉大声道:“我来接这一场!”

摇摇头,凌重道;坏,我来,我一见这小子就有气,若不给地点颜色,就和刚才一样会气得三天三在睡不着觉!”

胡春泉正要再说什么,站在对面的柏村年却神色变了变,他理层一笑,指着胡春泉与凌重背后说道:“你们还有多少帮手隐伏着?大可一起出来亮相,‘向必如此偷偷摸摸见不得人?我姓柏的经常是以寡敌众,以少胜多,这种阵仅难不住我!”

微微一惊之下,胡春泉连忙回头瞧去、这一眼,他不由心头直在敲起门效来!来人币是别个;正是仇忍。

凌重他没有回头——他提防着对方使诈,这时,他问道:“谁!”

咽了口唾液,胡春泉油油的道:“是仇大哥!”

凌重缩缩头,道:“娘的,他这一来,包管我又有得消受了!”

那边,来人不缓不急的走着,一身白抱,微微随风飘拂;态度雍容自若,别有一股子洒脱组俗的韵味!

走近了,仇忍平静的道:“出统偏啦!”

胡寿泉凑上前去,低低的道:“仇大哥,事情是这样的

摆摆手,仇忍道:“我全听见了,从你们和那位黄静大打出手开始,我便一直坐在石省那边观战,老凌可真是抖尽威风啦!”

凌重干笑道:“小于,这事情的发展有点使人意外,顺,并不是我们有心找茬儿,你既已看见,当知过不在我!”

仇忍一笑道:“我来裁定过错在哪一边是没有用的,人家不会听这一套!”

呼了呼,柏村年道:“总算是有人不曾迷糊。”

仇忍注视着对方,温和的道:“柏村年,你号称‘出云手’,是么?”

眉梢祆一扬,柏树车道二0你知道我?”

点点头,仇忍笑道:“‘出云手’的大名;早已喧腾四海,我岂有不知之理?”

柏树年说不出是一种什么的表情,他道:“你这个人还不失是个角色,你是谁少

执忍道:“等一下我们再通名道姓不迟;柏村年,我可以向你保证,你要找的那半本秘格不在我这两位兄弟县上,他们没有拿户

刚刚缓和了些的表情一下子又僵硬起来,柏树年道。

“你保证?”

仇忍正色道:“是的,我保证。”

冷冷的,柏树年道:“凭什么!”

仇忍不温不火的道:“凭我这样向你说了。”

古怪又骄傲的一笑,柏村年道:“看样子,你也颇自命不凡?”

仇忍耸耸肩,道:“还不至放肆到你那种程度。”

目光一闪,柏树年大声道:“你讽刺我对

吁了口气,价忍道:“别找事,大家好来好去;行不!”

柏树年怒冲冲的道:“交出秘括,并叫他俩人各自幼下一耳赔罪——我这已经是法外施六,宏恩浩荡的了……”

仇忍闻言道:“你明知这不可能;他们没拿那本稳籍,而且他们所犯的过失也不曾严重到须要自割一耳的地步,柏村年,大家全是在江湖上跑的,彼此留点余地较佳,何必非得血刃相见不可?”

柏树年怒道:“若是你再罗德下去,恐怕你也少不了要自割一耳t。

一侧,凌重大叫:“伙计,你这可是听见了吧?天下屠然有这等浑人!去他娘的什么‘出云手’,老子一样砍他个四仰八叉!”

摇摇头,仇忍道:“柏树年,我们大家就这样算了,否则,我可以断言吃亏的是你!”

柏树年孵场笑道:“何以见得?你是因为你们太多?”

优忍去往的道:“不,我们知道你的出身来历以及在江湖上的分量轻重,但我们仍不畏惧你,因此,你就该明白我们也不是省油之灯,若是没有几成把握,岂会与你硬抗?”

柏树年不信的道:“我看你们也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

做啃一声,仇忍道:“若是你这样想,就未免大单纯了点。”

一挺胸,柏树年间:“你说你是谁?何须如此藏头露尾?

我不怕你们人多,莫不成你还含糊我知道你的名姓外

仇忍一道:“我是仇忍。”

猛的一愣,柏树年满脸的傲气全消,他睁大了眼,声音也不由泛了沙:“仇忍?‘天魁星’?”

仇忍平淡的道:“不错。”

他一指凌重,又道:“人称‘邪刀’的就是他,凌重。”

柏村年显然也知道“邪刀”庭重的万儿及名声,因而,他的脸色便越发难看了!”又一指胡春来,仇忍道:“这一位乃‘红白道’的首席高手,‘龙手’‘肥头”胡春来。”

于是,柏村年的面恁肌肉又禁不住扯动了一下。

仇忍笑道:“我们几块料全向你引见过了,柏村年,你不掂掂看;是不是还非要较量一下不可外

退后一步,柏树年突然怪叫:“难怪你们这样嚣张狂妄,目中无人,原来是仅著有一手呀,仇忍,凌重,胡春泉,我柏村年不是软骨头,不是省事的人,你们不错,个个都是咱当当,硬杯梆的人物,但我也非下三流的小角色,我不会叫你们的名头墟料,我宁肯拼死也不能任由你们吓死,姓相的会与你们拼到底!”

叫嚷声中,他托地长闻出口,声如粮田,修长而凄厉,干是,防着他的这声长啸,在那片斜起被地的杂草矮丛里;已有四条人影有若鹰隼般腾空掠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