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魁星》

第37章

作者:柳残阳

望着那四条以惊人快速扑近的人物,仇怨不禁低四一声;剧首道:“你们两个惹得的组漏!”

胡春泉钢钢不敢出声,凌重却辩白着道:“我们也不是故意要雨成这样子的,小子,你也看见了,是他们欺人大甚嘛!”

四个人甫一来近,立即分开四个形同四角的方位站定,隐隐将仇怨他们e人日在中间!

这时,坐在地下次不该体的黄静不由切齿道:“柏树年,你真不如盖,竟带了这么多人来田场,我们说好是单挑单,!对一的!”

种色冷酷的狠瞪了货流一眼,柏村年叱道:“你给我印$!”

黄因没完的叫道:“姓相的。你什么资格来管我?”

柏树年阴森的道:“我是你的师兄!”

呸了一声,黄历过:“快自点面子吧,师兄!半文制钱也不值的师兄!”

伸手点了点黄静,柏村年冷冷的道:“现在我不和你多伤四篇,等扭打发了这几个人,等我弄清楚了那半本秘警

到底在谁那里,然后,我再与你算帐!”

黄静尖叫道:“我就等着!”

猛一转身,柏村年道:“仇忍,吩咐你的伙计把那半本秘籍交出来!”

凌重怪叫道:“什么东西,你以为你是二是上了!”

摆摆手,仇忍平静的道:“柏树年,他们明明没有拿,你叫他们用什么交!”

柏村年的额头上青筋暴浮,他愤怒的道:“姓仇的,好言好语你不听,你是真要弄得满血三步才肯认命?”

仇忍缓缓的道:“你是在无理取闹了!”

这时,站立四角方位中的那个右上方的人物一脸如重枣,赤髯如我,形容相当的威猛;他声音雄浑的开口道:“树年,怎么回事外

柏树年对这人似是十分尊敬,他闻言之下,脸上第一次堆上笑容:“五哥,是这样的,这几个人纷觎黄静身上的那半本秘籍!乘我们约斗之隙抢先到来弄伤了黄四,又强行劫夺去那半本科籍,乃括我及时赶来,截下他们向他们据理力争,哪知他们仗着人多势大,非但不肯特秘籍交还,居然要连我一起摆平,我深恐有失,这才发出了信号通知五哥你们前来相助……”

那人虎目骤睁,暴亢的道:“大胆奴才,竟敢如此张狂!”

仇忍沉值的道:“这位朋友;理不论不明,你怎可不问清事实便出口伤人声

虬田大汉狂笑一声,重重的道:刘、免带子,我认为事实如何就是如何,怎么着?你不大服气么?”

不待仇忍答话,凌重已尖锐的道:“别,别,别,我的老儿子,你别在这里以牙瞪眼,活像你真是个人王似的发成,你认为如何便是如何?乖乖,你就这么个场道法么?你何不干脆弄架梯了爬!去吃喝你姐的头!”

虬髯大双面孔英紫,他雷雳叫道:“老构,你今天必死无疑!”

凌重僵嘿一笑,道:“放你娘的屁!”

“刷”声斜身,虬髯大汉右手电联,好家伙,一柄又粗又重,精光四间的巨斧已接上了手!

他右手斧微微下沉,左手却缓缓伸入僵间,故意慢,抽出另一样要命的玩意来——流星锤;

一见这两个家伙,执忍立即明白了这人是谁:“朋友是民斧蛇锤’徐伯价!”

那人两道浓眉一扬,大声道:叫、辈,徐荣立名,你早该了然!”

仇忍已晓得了为什么柏树年称呼涂伯境为“五哥”了,这涂怕价在字排行是老五,在外头的名气也混得响亮,所以,一般与他有来往,有关系的人便多以“五爷”或“五哥”呼之,疏远点的,自己身份差点的人,大多称他“五爷”,有点分量的或与他够个交情的,则皆以“五哥”呼之;一则是尊敬,再则也是套亲近,因为“天斧蛇锤”涂怕流在江湖上确是一个有威势的人物。

一边,凌重又忍不住叫了起来:“涂伯简,*有像你这门子狂法的?作他娘便算是拘魂勾命的阎罗王,老子也不含糊你们羊上树!”

徐伯角愤怒的道:“老狗,你不要在那里哮刚,我第一个就要将你分成两断!”

一挺胸膛,凌重突然不惧:“老子就在这里等着,姓徐的,看看你师娘裤摆下夹磨出你多大的本事来!”

双目如火,徐伯局大吼一声,斧锤齐斜——

右下角那个满脸疙瘩,又瘦又干的人物突然道:“五哥;不劳你来动手,这老小子由兄弟收拾也罢!”

凌重怪眼一斜,阴阳任气的道:“乖乖,还没察觉这里面有这么一号‘见义勇为’的人物吧,我说伙计。你可是谁呀?”

那人阴恻的一笑,道:“‘九心狠’章毅——够不够侍候你?”

凌重毫不在乎的道:“你差点儿,我说!”

手上的包铁头的三节根有些瞄人的在地上点了点,“九心狼”章橡皮笑向不动的扬着脸道:“未来。老小子。章爷陪你要委,光是田皮子卖功夫可不行的协!”

凌重嘿总笑道:“你爹这厢候着了!”

一伸手拄着读重,仇忍皱眉道二贤伯请,凡事最好分个是非黑白,不可以信一面之词,否则,梁子无缘无故的结了下来,岂非彼此全是弄得太感?!”

徐伯得气涌如山的道:“无缘无故?你们仅传人多势大,先伤了货流,又劫其稿箱,复欧群攻柏村年杀之灭口,这等欺天罔义之大逆犹言‘无缘无故’?呸,呸,放屈!”

s仇忍沉下睑来道:“姓涂的,你说话就说话,最好不要出口伤人计)徐伯四咆哮道:“我出口伤你又持如何?”

尖叫一声,凌重道:一你是头老叫驴厂一鳃胡春泉也忍不住扬声道:“姓涂的,你自以为算是个什么用哥,在那里扬武妞成,颐指气使?你又以为我们是谁;信这一套决孩子的把戏拿回去教你徐字号孙玩耍;别在这里丢你娘的活人了!”

“涂伯瑜一指朝春泉,缓缓的道:“你这个肥猪是谁?”

胡春泉冒火道:“不用管大爷是谁,想动手尽管放马过来!”:,

大吼一声,徐伯价叫:“我看你早该宰了/t“气得胆脸涨红,胡春泉厉声道:“只怕你没这本事,你他强的!—

凌重慢条斯理的道:“扭头,你和这老构操的出什么困气?该怎么办是怎么办,和他动肝火可是大大犯不着!”

仇忍竭力田径自己的愤怒。他道:“涂伯苏一旦动手,后果不会令人愉快的,东西我们的确没有拿,我敢断言尚在那黄静身上,如若你们硬要启衅,事实主席了一场血战之外,一你们不会有任何收获!”

涂估价怒道:“你还在较赖!”

深深吸了o气,仇忍道:“我无需狡赖,因为我们没有做过这样的事!”

柏村年大声沮:“一派欺人之谈!”

仇忍播镜头,道:“你们何不按一换黄赢身上便知真假!”

伯树年恶狠狠的道:“东西已被你夺去了,她身上怎会搜得出来!”

仇忍道:“我已说过很多次,我们没有幼在她的任何物件——柏村年,你师门传下来的员半本移括,在你们来说,或许很有价值,但对我们的用处并不会太大,你该清楚,各家的武功路子不同,我们岂会强将本身的艺业拥下来学习并不适合我们习惯的别来武术?而两种直认迎异的武功要硬加模杂在一起也是桩相当吃力的事,所以,你们要那毕本税警乃是要求得本门技击之道的更进,我们若是拿了,却是求的什么?你可以想一想!…、·。”

重重一呼,柏村年道:“铁用深。绝技天下有名,求之到手用途可大着呢,或者剽窃其中精白,或者四亿其中窍要,也或者、哼哼,可以待价面估··、…”

仇忍冷清的笑了,在这抹笑容里,说不出的带着那么一股子用讽的韵味,叫人觉得非常不好消受。

相村年当技也有这种感觉,他恼怒的道:“有什么好笑的!我说的话难谊不足为信?”

仇忍低声的道:“以我们如今所具有的武功造诣来说,实已不必再回窃贵派的‘络技’,更不顶之当做‘魔宝’一般待价而沽,说句不中听的话,我们自己的这点玩意,若是想卖个价钱,只怕也不会比贵派的分量轻广一x额角两边的“太阳穴”跳了跳,柏村年大叫:!未竟敢待辱住目民’的名声?!”

一杨头,仇忍道:“事实如此!”

凌重大大不耐烦的叫了起来:“喂,各位贵友们,要怎企办,想怎么办,大家不妨尽快抖明了豁上,老是在这里槽赠。还能磨因出鸟来?!”

“天斧蛇锤”徐伯龟板着睑道:“看样子,你是真个骨头发痒了?”

建重吊儿郎当的道:“怎么着?##兴趣来给我老人家松散松被!”

这时、仇忍提高了良畜道:“徐伯流相村年,你们在白脸动手之前,最好还是搜查一下黄静身上有没有那举本税待,否则,不论动手之后的结果如何,你们岂非连个真伪实情切没搞清楚?”

相村年厉声道:“用不着,我知道……”

摆摆手,徐伯清道:一村年,我不主张!”

征了征,柏树年忙道:“五哥的意思是……”

重枣般的面孔煞气森森,徐怕闻道:“我们使征对方所言,按一担责露身上什

柏树年有些犹域的道:“若是按不出呢?”

冷冷一凛,涂伯椅道:“若是按不出,即证明这几个人是在诈骗草挠我们,那时,他们就将承当一切责任!”

柏树年销的道:“这个……二”

徐伯格大声道:“就这么决定,不必再进缠下去了,在黄群身上按不出东西来,也好叫他m哑口无言,搜出来亦少了许多麻烦,总之,不论事情是怎么个内容,于我们将要采取的法子与希求的目的,并无影别”

勉强点头,柏村年道:“好吧·二……”

接着,他转向仇忍,恶毒的道:“我们便照你所说的方式去试,但是,我要严重召告你,若是黄霞身上没有那李本科*,你们即须付出这欺骗的代价!”

仇忍冷漠的道:“你做完了再说!”

一边的胡春来低声咕政:“娘的,这小目于简直不知道自己是干什么吃的了,胡狂一把!”

当柏村年朝黄静走过去的时候,这位“只魔女”神色显得激愤无比,她双手托这着胸前,尖声叫:“柏村年,你想干什么?”

相村年冷冷的道:q我想证实体方才所言是其是假!”

黄静凶悍得有如一头母历级大叫:“我说的全是真话,我为什么要骗你!”

柏树年生硬的道:“那要抽查过后才知道!”

校好的面容顿时扭曲了,黄白没团的披着头散着头发呐喊:“柏树年,你不相信我!你居然盲目的去听从这几个强盗土匪下三监的谎言?你——”

柏树年大吼道:“住口,黄行,若是东西确被他们抢去;自然就不会在你身上,这正可证实你的指且你如拒绝我们搜查,便表示作方才的话有问模!”

黄静切着齿道:“你敢碰我少

相村年神色阴狠的道:“黄静,你是好把形势看清楚,晚不叵对你抗拒。但我却得提醒你明白抗拒之后的结果!”

黄势的两眼圆睁,想考的道:“柏树年,你和他们一样回自!”

文柏树年无动于衷的道:“给不给我按月

脸上的表情连连变幻,货流的语声出自齿经:“如果你按不出外一相村年断然道:一那就是他们的不幸了!”

黄静深深吸了一p气,你使了好大的力气才透出两个字:“好——吧户

走上几步,柏村年硬梆梆的道:“转过身去。”

于是,就以原来企坐的姿势,黄静十分牵强的背转过去,柏村年立即向她这位同门师妹的身上展开了又快又细来的搜查!

涂伯箱等四个人连眼皮子也没撩一下,四个人的人道目光全部凌厉又凶狠的投往向仇怨他们仁人身上,一到随时背诗动手的架势。

胡春泉也是大咧咧的站在那里;但他的视线部控制不住,老是有意无意往那边泪移……,

现在;凌重的感觉上是较为轻松了i他幸灾乐祸的道,“小子,这几个王人蛋马上就要自己打自己回巴,那半本措什么得格,区在那具根儿身上找出来,看他们如何交待下台外

仇忍冷寂的道:“先别太高兴,我一直感到眼前这桩事不会过于善了!”

眼珠子一纸凌重道:“不会善了又待如何,吃人哪外

仇怨哼了呼,道:“这可全是你慧的麻烦!”

陵重冒火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