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魁星》

第38章

作者:柳残阳

猛一摇头,涂伯符吼道:“不用,我一个人来收拾这三毛和中!”

章毅似笑非笑的道:“看样子,这王位仁兄也各有几下子呢!”

仰天狂笑,涂伯价大叫:“这样才令人玩得过浪——章老弟,你五哥我这几下子今天算是可以尽兴的抖楼抖拨了!”

凌重向仇忍看了看,仇忍没有表情的点点头,于是,凌重迎上几步,皮笑肉不动的道:“早晚如此,来吧,凌老爷,我就排命领教高招!”

涂伯畸大吼:“你们三个齐来!”

皱起后头,凌重道:“你映喝你娘个头?一起来?对付你这老鸟操的还用得着我们三个一齐来?就我一个,怕你也就够消受的了……”

涂怕流幕然暴叱:“好杂种,这可是你自不量力,挖坑田朝里跳!”

站在四角方位中的一个魁梧大汉这时走上两步,他神气活现的挺着胸道:“五哥,这个寿头春胞的装猢狲岂用得着五哥出手?交待小荣我打发啦!”

章毅阴笑道:“也对;杀鸡何须牛刀?这家伙看清形只是跟着人跑腿打杂的货色,五哥教训他未免有失身份;便叫全佳代劳了吧!”

那加全桂的大汉@嘴一咧,笑道:“五哥,我全桂,‘铁砂掌’和‘袖中刀’你还信不过么?”

“嗯”了一声;徐伯范大咧咧的道:“也罢,这头功使让与你了;不过;全桂,给我仔细着点,稳着干,别叫人家挂了锐气!”

“啪”的拍了一记自家的大光头,全桂大笑道:“五哥放心,看我摆他成三十六个不同的样子!”

凌重嘴里“喷”了一声,道:“乖乖,可真狠着哩,不管这位朋友到底有些什么玩意,只这番气势;便压得人难以指头啦!”

全核双掌交叉,脚下站成“丁”字步;典型的开山架势,他气运丹田;振吭大吼:“老狗上前纳命户

回头对着仇忍一眨眼,凌重道:“小子!我这就上前纳命去啦!”

“啦”字随着他的舌头滚出chún边;比这个字音的传播更快,凌重的“缺背刀”也到了全桂的眼前。

便是做梦吧,这位全桂仁兄也没有料到对方的出手;竟是快到了这种地步,他只觉眼中炫花,一抹寒电已到咽喉,乖乖,快得不敢叫人去想;

猛一个跟斗侧翻,人翻出去,全桂的惊叫才来得及出口,而不待他有第二声惊叫,凌重的刀刃已拟暴雪倾泻般卷了过去。

几乎像发了疯一样;全挂在凌重如流如电,往来交掣的快刀劈斩中审扑跳跃,一连串的躲闪下来,甚至连半招还不上手。

胡寿泉摇头晃脑的呵呵大笑:“五哥,你莫非还信不过我全桂的‘铁砂掌’与‘油中刀’么?呵呵呵!这叫什么‘铁砂掌’又叫什么‘抽中刀’呀?这完全是猢狲乱跳,不成章法嘛,简直一塌糊涂,不忍卒诸,环……”

徐相椅瞠目如铃,大吼道:“兀那肥猪,你不要说风活,有种的过来试试!”

胡春来一撇嘴道:“你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涂伯行怪叫:o那就滚过来!”

招招手,胡春泉道:“你什么东西要我过去?你是个人种就过来!”

不待涂伯技有第二个反应,右下方的那个精瘦汉子摔然身形弹起,头下脚上飞扑胡春来。

“咦”了一声,胡春泉原地暴旋,别看他又胖又重,动作之快劫匪夷所思,旋转的一刹,他双掌猛起,一片又强又深的无形罡力业已自下而上,“呼轰”反卷着。

嗯;这竟是最地道的q大力千斤掌”!

精瘦汉子,这记偷袭尚未够上位置,劲力反卷之下,已吓得他怪叫一声倒掘出去,手k的三尖刀几乎也被震脱落。

胡春来不动则已,一动便像移山倒海,不可收拾,他汪啸着连连连扑,掌出如巨,力道仅铜,一片又一片,一被复一波的紧紧迫在敌人身边不放。

这样的场面,不由把涂伯定与章毅全皇位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一个其貌不扬的半老头子,一个简肥不堪的大胖子,居然竟有如此老辣精湛的功力!他们不是一直在委曲求全,迟迟不愿动手的么?怎的这样示弱的姿态里尚蕴著有如此强悍的实力呢?

柏树年比较镇定一点,因为他早已知道对方?个人的身份来历,所以,人家出手之下具有此等大候原就不在意料之外,只是,他固然心中有数,事情一旦爆发,却也多少免不掉些惊震。

从涂伯搞等四个人现身到来开始,直到双方展开拼斗为止,柏树年便未曾开四点明仇忍他们的身份,为什么呢?因为伙忍等仁人的名气委实太大,柏村年深恐一待揭开了底,他的帮手徐怕奇等人便会心存度意敲起退堂鼓来,若然,则他还凭什么去对付人家?既对人家无可奈何,刚那半本秘籍便只好眼睁睁叫人家拿走,事情到了那一地步,他自己一番如意算盘岂不会抱了汤?

情势的变化在他们意念的转动中乃是极其快速的,就这瞬息,全桂与那精瘦汉子业已被逼到山穷水尽的地步的节骨眼了!

柏树年咬咬牙,悄然移上几步,低促的道:“五哥,情形不对;我们并肩上吧!”

涂伯宠迟疑着,道:“这样——行么?”

阴狠狠的,柏树年道:“对方几个人功力全不弱,五哥,我们不能叫人家各个击破,逐一消灭,横竖要做到绝处,何不早早了断?”

涤伯椅喃喃的道:“不知道他们是哪个码头的人物,有这样超绝的身手,定必是江湖上一等一的角色了……”

柏村年急道:“五哥,不要再多磨牙了,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干!”

猛然一跺脚,徐伯清道:“只有如此了!”

他的话声还留着个语尾,“嗷”的一声尖锐惨叫传来,那使三尖刀的精瘦仁兄竟已整个身子抛起了半天高,又滴溜溜的打着转子一头栽向地下,一待我落,便动也不动了。

胡春泉猛一回身,双手一拍:“不痛快不痛快,现在你0!哪一个再过来玩!”

眼珠顿时泛了红,徐怕流大吼道:“黑心冷血的猪——看我零剐了你介

胡春泉大实:“姓涂的,老虎不发成,当我是病猫,性法的。你们以为吃定了e呵呵呵,差得远理!”

缓缓的沉重的;徐伯暗开始往前逼近。

仇忍往当中一站,双手一抄。“徐伯暗,车轮战么?有这么便宜的事?”

泳伯峡狰狞的道:“好,我便叫你两个一起上!”

胡春泉笑眯眯的道:“我劝你一个一个分开试比较妥当;涂老兄;蛇要吞象自来是表示一种自不量力的愚蠢;古人早就造了这句成语来点化我们啦!”

嘶嘶自齿缝中透着气,徐伯闹病根的道:“你这头狂妄的猪户

三节棍的影子有如一条弯曲的怪蛇掠过半空,那么突然的斜暴击向仇忍,“哗啦”的环节展动声方才人耳,仇忍已那么准又那么怪的微微闪开半步,于是“砰”的一声地下沙土飞扬!

仇忍没有还手!胡春来已一阵风似的卷了过去,持起九十七掌有如九十七只巨杆自九十六个不同的方向拓控那偷袭者——“九心到章教!

几乎不分先后,徐伯民的巨斧甜头斩不——仇忍的身子像被弹兴挑起一样狂热往空中射去,在他四肢猛拳之下,又连续的几个跟斗免落,洲e$斧锤交舞,连连击空,彩光炫眼中,价忍已分握他的“从命自”透空摔击!

巨斧横抱,徐伯价焕然后追,大叫道:“且慢:“

仇忍双手中的两校银环在他闹闹的把玩下光芒闪闪,仔窜优动,他眉目成然的道:“如何计

涂伯球惊感的道:“你手上拿的什么东西f

仇忍一笑:一猜猜看!”

吸了p气,徐伯闲忐忑的问:“可是“个自’?”

仇忍淡淡的道:“真聪明,不愧是江湖上的大豪!”

有些但塞的呆了一下,徐怕流不由何首狠瞪了一边的柏村年一眼,柏树年心头一跳,忙道:“五哥,他是什么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执意与我们架梁结怨——五哥,今天的事,任凭对方是何等来头,我们也不能忍下这口肮脏气呀!”

重重一呼,涂伯沈道:“现在我认为他说的话有点道理了!”

柏树年任忡的道:“什么道理!”

涂伯清怒道:“如果他果是汉魁星’仇忍,他就的确不需要你师门那半本秘初,因为他那一身功夫绝不在你师门的任何一种艺业之下?”

柏树年难堪的道:“但,五哥,你也看到了,东西确已被他拿去!”

仇忍冷冷的道:“谁看到了?除了黄静在那里胡说八道,存心诬赖之外,还有哪一个人亲眼目睹?”

沉思着,徐伯奇境哺的道:“有点道理……”

急了,柏树年大叱“那么东西为何又不在黄静身上?

他一直没离开那个地方,真不成真个叫她化了吃了外

有一种什么感觉在提醒仇忍,他像脑海深处已报现了某种问题的解答,但那却是隐约的!n俄的,好似地能知道,却又一时说不出来……

柏树年在接着住叫:“五哥,你不要被姓仇的虚名吓住,他也只不过是个人罢了,还生得有三头六曾不成?咱们岂能任由他骑上脖子来征尿?五哥;你别忘了我们这边已有一条人命叫他们给断送啦!”

加重了语气,他又更激动的叫。“‘无翼政任松样也算跟随五哥你好几年了;他叫那胖子活活劈死在眼前,五哥,莫不成,这笔血债,便也令其自消?”

身体露了震,涂伯简目光投注在那半个脑袋理进沙土里的“无翼雕”庄松祥尸身上,又是心伤,又是为难的道_“这……这个……”

柏树年大喊:“五哥,人是一口气,佛是一炉香,我们宁可叫人折了头也不能叫人挫了名声,五哥,秘结必在他们身上,但我可以不要,任松样的一条性论断送人手,我们这仇却也不替他报了么!”

徐怕价勉强的道:“当然……任检样不能日死尸

柏村年喜形于色的道:“那我们就必须替他报仇,奉掉杀光他们这几个狂徒in

仇忍不屑的道:“好一番逼真表演——柏村年,我承认你的鼓吹、唆使、挑动的功夫不错,但问题是;这仇;你们报得了么?”

涂伯椅的脸色十分难看,他有些进退维谷的感觉,是的,人家说得不错,这仇,凭他们现在的力量报得了么?

柏树年狂吼:“大不了帮上性命;我柏村年头可断,血可流;志不可屈!”

哼了哼,仇忍道:“倒是慷慨激昂,正义凛然!”

形容是凄厉的,柏树年叱“五哥,你伯姓仇的么外

面顿的肌肉*挛了一下,徐伯流大喝。“混帐,徐某人生平伯过谁来片

桔树年显然的道:“既是不怕,五哥为何迟疑不前?如今全桂与章我俩人尚在舍命搏杀,五哥,我们再不上手,他俩人亦心无宰涅,难道说我们就眼睁睁看着我们的伙伴任人屠杀!”

咬着牙,徐怕局面色是又红又紫,汗水过浮,呼吸急促,这一刹,他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狂吼一声,柏树年悲愤填膺的尖叱“好,好,五哥,你便在那里观望犹豫吧,我却不能目睹我们的伙伴性命危急而袖手不顾;五哥;我拼了!”

吼叫一声;他一头牛似的冲向了优忍,然而,就在仇忍歉然后退里;柏树年已突弹空中,一个斜回暴出七十掌!

掌影是游闪的,纷飞的,又尖锐穿绿的,仇忍身形迅速晃移,柏树年已在凌空的翻转下摔然刺来一钻——那是一柄其长若尺,细如子指,前尖后丰蓝光汪汪的“透心钻”!

侧掠出去,仇忍双环在一片彩光中飞流,柏树年大喝一声,整个身形又似一头大鸟般飞上空中!

“铁鹏派”的武功特异处,便在于对敌施展之际的凌空模腾周转,他们借着四肢挥动与肌肉、丹田气的灵活运用,可以较一般习武者更长久的停留在空间,然后,利用凌空运转的方便和阻力的减少面充分发挥他们把式上的威力;这样的一门艺业,在林林总总的武家名门功夫上说,亦堪称诡异及特出了!

这时——

刚刚躲开仇忍反击的柏树年,又在猛然的拔身中以更快的势子反扑下来,他双手空空,飞劈闪动,当仇忍横着突移摹弹的一刹,柏树年弓团曲背,右手一伸,“透心钻”

又像从虚无中出现在他手上一样刺向了仇忍。

大旋身,仇忍斜飞九尺,就在此际,斧影暴至,“流星锤”也尖探着直射小旗!

徐怕清终于又动手了。

猛力下沉,仇忍双环硬硬上下分砸,“当”“呛”两响串成几手分不清的一响,徐怕访的两件家伙立被截开。

背后风劲,柏树年紧追而到。

仇忍的真火已被勾起,他就等对方来到背后,就等那只时出时没的“透心钻”沾上衣衫之际,方始暴转半目,左手环反场硬砸,右手环便直飞跟着突击的徐伯格而去!

“当……”声里头,柏树年猛的倒④而出,这一层之力,几乎将他的“透心钻”砸脱了手,彩芒规处,徐帕猜也急急跃问,不敢硬碰——他深深明白这只”认命回”的厉害奇妙之处。

于是,仇忍身形做掠,右手一伸,那只飞出一半又突然“昨待”轻响的“认命圄”业已像有灵性一样折了一个怪异的角度飞回主人手中,

那边,全核已经汗流浃背,气喘如牛了,他的“铁砂掌”根本不敢与凌重的“缺背刀”利刃相碰,是而便发挥不了功用,而他的“袖中力”也只是两柄附到衣袖之内的短匕首——每于近取搏斗之隙施展,但凌重身法快速如电;刀光流烁旋门,又疾又猛又凌厉,且稍沾即走,分会激扬俱议狂风暴雨,绝不准金桂靠边,如此一来,全佳的长处施展不上,这亏。也就吃大又吃定了!”水肥胖体宽的胡寿泉与“九心狼”章我之博,这位“龙心粮”也是吃足了苦头,以他的心性来说,这位章爷乃是出了名的狡诈油滑,诡计多端,但现在却是明枪对仗,便来便去;半点心眼也用不上,他的武功却远不如他的脑筋,过一阵子下来,业已左支右组招架无方了——而胡春泉冈本动用兵器,仅以他的一双肉掌贯足了“大力干斤掌”劲过罩猛攻?

增势上对徐伯植与柏树年这边是颇为不利的,明眼人库也看得出来,拼战持续下去,他们迟早必要弄个全军尽设,

凌重突然又了加了三分劲,“缺背刀”“霍”“霍”飞舞,看不见刃与刃的间隙,分不出光与光的层次,呈现的景象只是一片回旋流射的寒苦在穿插绕旋,被空的尖啸便宛似克号了……

于是,全桂越发不支,油光的头皮也叫汗水给侵沁得更亮更抽了……

突然,仇忍在将起的闪耀中通过了徐伯暗的十七斧,他凌空滚拥,又让开了斜里横掌的柏树年,当“流星祆”贴着他的头顶掠过的一刹,他的“认命圄”已“噗妹”一声射了出去!

一巨斧急起,徐怕场慌忙迎挡,那枚闪耀着彩芒的“认命自”笔直射来的路线却萍然改变,眼看着朝头飞来,却在临到的一刹猛降三寸,正对着胸膛袭到!

涂伯局不愧有“天斧蛇里”之名,他猛的因仰,左手“流星锤”流光飞扬,准确无比,“当”的一声将这故“认命目”震斜三尺,同时,他的巨斧已回刃暴斩仇忍;

于是,劳刃的冷电横颈而来,但比斧来得更快的另一枚“认命因”早已到了徐伯琉的胸膛。

收斧不及,徐伯倚在一刹间竭力移身,“流星锤”又怪蛇似的掉回头来飞握这一枚银环,当他两件兵刃全在仓促中挥向一个焦点之际。仇忍已经陡然越过相村年的二十九掌十一钻,整个身形仿佛怒失聪弦,脚前头后激射而至;

那一枚“认命团”是叫涂伯椅险极的碰开了,但是,围环市扬的一瞬,涂怕价的魁梧身躯也被激射而来的仇忍飞脚踢出丈远,狂号一声,四仰八叉的晕死在地!

仇忍并没有稍停,他猛的倒翻,双腕上扣着的第三枚银环电时,紧跟而至的柏村年悬空的身子拼命侧移,右手飞挥,他的“透心钻”“当”声点上了银环,但那枚银环却“嗜”的一响滑弹,结结实实,碰上了柏村年左肩!

“啊…一”

柏树年大叫着被冲肩由中的这枚银环撞出六尺,但他的确是有两下子;在治地的眨眼间奋力翻滚,抢了个踉跄,却没有跌倒。

仇忍就站在九步之外,他的手上早已拓着另一枚银环了,那枚“认个因”在他手掌心施动着,每一旋动;环面上镶嵌的宝石全魔眼似的一下一下的冈晃,从柏树年的位置看去。那股低窒味道,简直透进心窝子里了!

勉强站稳,柏树年不禁面包死灰,冷汗浸在——左肩的裂骨之创固然病彻心眸,但却可以忍耐,令人受不了的是当前的情景,显然,仇忍是手下留情了,否则,以他争取到的时间与空间。他有足够的机会挥掷地手上最后一枚银环,在方才柏树年那种混乱失措的形势下,只要仇忍这枚银环出手;他这条命使绝对毫无疑问的送不掉了,然而。

仇忍却没有这么做!

柏村年惊恐的、窘迫的,惶恐又迷们的站在那里;是的,为什么呢!仇忍为什么没有下那辣手?

肝微微一笑,仇怨淡淡的道:“‘天魁星’的‘从命圈’能令人认命,柏树年;你认了么?”

全身震抖了一下,柏树年又倔强的道:“姓仇的;你不要放意示惠于我!”

手上的银环慢慢旋转着,各色的彩光交相流问,仇忍的面颊被这种耀烁的泛光炫映着,看上去也是那样的诡奇了,他笑笑,没有回答。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