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魁星》

第39章

作者:柳残阳

柏树年愤怒的大叱“我不需你的怜悯——姓仇的,我也不领你的情,我仍可以与你继续耕斗下去,你知道我可以……”

仇忍平静的道:“你可以吗!”

咆哮着,柏树年厉吼二“有种的上来再拼一场!”

仇忍一笑道二“我这枚‘从命圈’只要出手,便能将你整个解决;柏树年,我根本不用和你再费功夫介

呛窒了一下,柏树年汗水顺颊而下二“你试,——”

振动着耶枚沉重的银环,仇忍道:“我从不试,我只知道如何实际去做以及将可获得何种结果。”

柏树年嘶哑的吼:“姓仇的,秘籍不还给我,就算你烧过我十次百次命,我也要与你死拼到底!”

仇忍冷森森的道:“那半本秘籍不在我及我的朋友这里!”

形容是凄厉又激愤的,柏村年吼道二“谎言,全是谎言!”

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就在这时传来,与凌重拼战的全桂已经打着转子摔跃地下,他浑身是血,胸前的血更是涌冒得叫人心惊,他竭力爬起;爬起又跌阅,就这样拖拖爬爬,流淌得他爬过的地面一摊摊,一团团的猩赤,终于,他再也爬不动了,便歪曲着那张由痛苦与恐怖挣合著的面孔,将下额搁在地下;眼珠子僵凝的盯视着一点,不再有任何动静……

人死了才不会有任何动静,这个道理柏树年自是明白,他正在震骇着,人影一闪;凌重已飞也似的扑了过来!

柏树年尚未自全佳的死亡惊悸中镇定下来,凌重的“决背刀”已流失手道一般射向了他,陈亮的光辉花了人眼,他慌忙腾空躲避;凌重早已左右飞旋,九十九刀分成九十九个不同的方向再度卷到;

仇忍急叫:“老凌且慢!”

右肩骨业已裂伤的柏村年身手当然不大可能如平素的灵活利落了,尤其是在每一个动作之间那种抽心似的痛苦牵扯得半边身体全不像是他的一般要散开来,他拼命浪翻问挪,却自然不能完全躲开凌重那疾如风扫的层重刀影,于是,衣飞肉绽,“呗”“叭”“叭”连串的切肉声响,他已在眨眼间挨了三刀!

仇忍急得跺脚;尖厉的大吼:“住手,老凌,住手!”

刀出似虹映,凌重大喊:“不用那么婆婆妈妈的,小子,这种不识人情味的狗东西,你还留他下来干吗?你不舍得,我来宰!”

仇忍火躁的道二“老凌,他罪不致死呀,你不能杀了他!”

凌重一边攻击更速,边叫道:“去他娘的,这种邪充孙子还不该死,天下便没有人不该死了,小子,你手下留情,老于不留,老子非宰了他不行!”

说话声中,刃翻血流,柏树年又挨了两刀,他号叫着;豁力闪躲,却在闪躲的动作里血液抛洒如雨。

凌重步步紧逼.大笑道二“性相的,你还狂不狂,还做不做,还神不神气了呀?你以为我们是好吃的么?你娘的头,让你容你,你还当我们算个含糊了?你他组井底的磨蛤唤,你见过多大的天呀?老子这就一点点的零剐了你,叫你抱着你娘的师门秘籍登天练去,你这构操的杀子刀!

一面骂;一面笑,一面用“决背刀”割肉如宰猪,就这几句话的功夫里,柏树年便不似个人形了……

沉下脸来,仇忍怒道:d老凌,快停不停手外

凌重似是杀红了眼,他大叫二“老子非宰他不可!”

路前一步,仇忍大吼;o住手!”

身形掠问中;凌重咆哮:“不行!”

突然旋步侧身,仇忍环出仿佛九天之上飞殒的月轮,缤纷的彩色映空扩散,“当”的一声金铁交击,凌重手中的“决背刀”一家伙脱手抛脱,人也横着冲出了好几步方才稳住!

柏树年这时正好支持不住,他身形一歪.就像一滩合血的烂泥一样整个倒下来;

直抛着手的凌重立时暴跳加雷的大叫:“反了反了,小小子,你是要造反么?你怎么他奶奶的冲着我来上这么一家伙?你简直晕了头啦……”

仇忍笑笑,道:“我do你,敬酒不吃吃罚酒!——一凌重怪叫:“好呀,我和你算不清的帐,小子,你这就是谋害老哥,吃里扒外,亲疏不明,是非不分,小子,你要还我一个公道来,否则我就和你没个完!”

摆摆手;仇忍道:“谁叫你充耳不闻忠言,瞎干一通?”

凌重气得脸红脖子粗的吸:刊、子,你是快着你本事比我好吗?居然对着你哥我抛出了“认命图”,砸掉我的宝贝刀,他奶奶的,你这是存心叫我下不了台,刷我的面皮;你是,你是,你要怎么交待!”

仇忍叹了p气,道:“算了吧,老凌。”

挥臂跺脚,凌重又吼又叫:“算!就这么容易算了?小于你是欺我斗你不过,欺我老大不堪呀?你帮着那狗操的来对付我,这还成个什么世界,胳臂弯子往外扭啊;天那,这简直没有公理,没有半点人味了啊……”

伙忍忙道:“别吵,老凌,别吵!”

凌重疯子一样关号:“我就要少十我他奶奶偏偏要吵;看我不顺眼?不顺眼你就再给我来上一记‘从命圈’好了,你他姐的干脆认了这条命结啦……”

仇忍皱眉道:“老凌,你怎么搞的竟有点返老还童起来?又依赖又委刁的,哪还像一个有名有成的江湖高手卢

俊叫一声,凌重圆睁着双眼:“什么?你说我使赖耍司?好好好,我就是使越要刁吧。我哪还有名有成网?吃自己哥们儿的家伙,砸掉了兵刃,早就鸟个名成也没有了,我也不是什么高手;一个高手可会’帕己人弄得如此狼狈?!”

走过去拾起地下的“决背刀”,跟着,仇忍又将自己散落各处的王枚银环也拾回扣好,然后,他来到凌重面前,双手奉刀,陪笑道:“老凌,凌老哥,凌祖师爷,我错了,我向你郑重致歉,同时我也承认是个混帐,行了吧外

用着眼珠子,凌重大咧咧的道:“你知罪了么什

仇忍忍住笑,道二“知了。”

凌重用力一哼,道:“以后还敢做这样的事么时

仇忍一本正经的道:“不败了。”

伸手拿回“决背刀”!凌重愤愤的道:“好吧,看在你跑地向我赂罪的份上,这一遭,我就十分勉强的恕过你,但却下不为例!一

仇忍忙道:“我并没有‘跪地’向你赂罪呀!”

凌重大声道二“你就当作是有,不行么?这个面子你也不给么?一

仇忍啼笑皆非的道:“随你说吧。”

狠狠瞪了仇忍一眼;凌重用手揉摸着防节,老大不痛快的道:“小子,你太可恶了,那一环之力,几乎连我的手腕也震断,娘的,你的心居然这么个毒辣法!”

仇忍道。q哪个叫你乱干一通?”

凌重怒道:“姓相的三八羔子如此刁恶,难道不该杀么外

摇摇头,仇忍道:“他犯的猪还不致于要以命为惩呀!”

凌重气出啡的道:“那么,这姓全的呢?那姓任的呢?他们怎么却填上了老议”

仇怨正色道:“本来,也不应该加以乐台的,但这俩人并非与我过招,我一时兼顾不及,便叫你与肥头将人摆平了,说实话,老凌,对敌交刃,若没有深仇大报,或在迫所得已的情势?下,最好还是稍留余地为合……”,f”凌重气愤的道二“你什么时候开始吃素念佛了,心肠竟变得这等的柔软法,这还是以前的沃魁星’么产条仇忽低沉的道:“老凌,不要再欧喝了,现在我们办正器技紧!”,凌重道:“什么事!”

倒转过去,仇忍的目光投注向坐在那边神色惊慌又形赛窘迫的黄静身上,黄静衣不蔽体,担躶斑斑,她连站也不敢站起来,因为她的衣裳早已碎裂破跌得不像样了,只底他稍一移动,则包管变成彻底的赤条无疑。

一见仇忍望了过去,凌重立即“咕嘟”的咽了口唾沫,路唁的笑了起来:“好小子,原来你也不老实哪,这算办件让正事?你小子完全是想借机一饱眼福,挂个歪理措干油回艺…回……”

仇忍一板脸道:“胡说!”

凌重嘿嘿道:“别他娘的假正经了,你可没被“阉”,我信你不爱那个调……”

仇忍抿抿嘴,道:“我在想另外一件事!”

凌重尽朝邪里扯:“啊!你小子,那件事这里是做不得销,如果你真想,向哥哥我说几句好听的,我来替你找个仿人的处所,并且免费把风……”《仇忍吁了口气,道:“老凌,你快成了个色迷了!”

凌重大声道:“你他娘也不用在这里充那柳了惠!”

一仰脸,仇忍斥道:“简直不知所云,胡闹!”

凌重皮笑向不动的道:“得啦,小子,我也好这个调;咱们也算个问路人,你脑筋里打什么主意。你哥我也明白;放心,咱们志同道合,我不会与外人道的……”

仇怨摇头道二“老凌,你满心眼的污七八糟,可不要硬朝我身上沾,我在这一方面,绝非你的同路人,这一点你务必要认清,而且,你这一套我也看腻了,别再把我拖进去跟着受罪挨骂——”

凌重怪叫:“妈的,你完全自鸣清高,其实满肚子男盗文娼,你——”

一摆手,优忍回头叫道二“肥头,你手下留点子情,别把这姓章的废了,虽然这小子最不是玩意,但饶了他也罢/

业已将章教逼得团团乱转,眼看即将得手的胡春泉,闻言?下哈暗大笑,掌势如山排挤中,高声道:“就听仇大哥一句话啦/

凌重翻动着眼珠子,哈唱道:“这胖猪,太没出息片

就在此际——

歼透重衣;精疲力竭加上早已心惊胆寒的“九心粮”章毅,猛的一丢他的三节棍,立即高举双手大叱“我认用啦,请莫动手……”

双掌一扬,胡春泉一个侧身族出去三步站住,他陈啼笑道二“九心狼,你可真叫儿心狠呀,心眼儿来得灵巧,确实半点不含糊,一听我们仇大哥交待,马上就‘打蛇随棍上’装死其啦!”

粗渴的喘息着,章教满脸疙瘩全透了汗,泛了红:“大……丈夫……能屈能伸……明明打不过……我还备……还在这里……孤军奋斗个什么劲!”

胡春泉骂道:“什么玩意,简直丢你妈的人!”

忽然高举双手,章毅喘着道:“识时务合……为俊杰……这……丢什么人!”胡春泉双手一提,叱道:“我劈了你……”

面色顿时清黄,章教惊恐的叫道:“喂,你疯了?我业已认输啦,你怎能加害于我?何况还有你们大阿哥的交待,你想造反么?”

“呸”了一声,胡春泉道:“妈的,阶下之四,笼中之马,居然还敢给我捐子扣!你再罗瞟一句,看我不活拆了你狗操的!”

章毅立时降若寒蝉,屈也不敢再放了。

胡春泉大吼二“坐下!”

赶紧坐下,章教销值的道:“我不会逃的,你放心……”

重重一哼,胡春泉道:“逃?我倒希望你逃,娘的皮,我看你是不是吃了狼心豹胆工,没有我的吩咐你敢逃!”

另一边,仇忍已大步行向黄静眼前,凌重急匆匆随在后面。一双老眼色迷迷的直在黄静黑白分明的身体上转

班车翟俊胸前.甘萍又县侣伦,又是慌乱的道:“你,你们要干什么?”

凌重抢上一步,呵呵笑道:紧你呀,我的心肝……”

黄静尖叫:“你们敢动我一下……”

一把将读重技开,仇忍冷冷的道:“歇着吧,推动作!”

眼珠子惊恐的回转,黄静暗哑的道:“那……那么……你们想要如何?”

仇忍阴沉的道:“不想如何,只要你把那半本师秘往交出来给你师兄柏树年看个清楚!然后,即是你们自己的事了!”

黄静迟疑的道:“这……这个……”

仇忍冷笑道:“莫非你现在还说我们抢去了!”

凌重接口道:“乖宝贝,你也瞧着啦,你那弥天大流一担,非仅凭白把我们几个拖进这是非白里,替你背这个黑锅,而你师兄那边更出了人命,连你师兄自己也挂了彩。如今你若再不将事情澄清,只怕麻烦还有得多哩,不过,这个麻烦就出在你自己身上啦片

黄静表情复杂,十分犹豫:“我想……这件事……我认为卧回……”

勃然大怒,凌重吼道:“你认为!你他妈的什么也不能认为,把东西自行拿出来,证明抽谎的是你,我们干系一脱转头就走,你和你师兄怎么分赃内哄是你们的事叩

那边,“九心狠”章我正朝黄静陆过去,章装的神色也是孤疑又期待的,显然,他想早点知道答案。

猛一咬牙,黄荣泼野的道:“半本秘压,明被你们抢去j,如今却又来逼迫我强认这莫须有的罪名,你们是想屈可成拍么?”

“咦”了一声,凌重叫了起来:“你可真是狠呀,姓黄的钱人,你是一口咬定死不松田了?娘的,做你这等姦刁击妇我还确实少见,你这叫含血咬人喷定了?好,你能诬校,老子们便也能刺你的这身嫩皮片

黄静倔强的道:“你们仗着人多势大,强劫我的师门私语,现在又来道我自承诬陷,拿出东西,你们分明是想逼我走头无路,自导师门,我宁肯叫你们杀了,也不会当你们的胁迫,再说,我也根本没有那半本秘籍,因为那半本段在原在你们那里,早被你们抢去了!”s仇忍缓缓的道;。你是想诬赖到底了?”

黄静悍然的道:“我说的是事实,若是你们没有从我这黝去,东西为什么不在我身上?我又一直没离开过这个地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