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魁星》

第04章

作者:柳残阳

情势的恶劣是异常明显的,“八忠社”的人们并不按照正规的江湖索仇步骤来进行,他们非但采取了一种毫无理性的以众凌寡的群攻战术,更合并施展着残忍的焦土破坏,换句话说,他们要一举将仇忍的生命及家园全部毁灭。

仇忍在武林中出生入死的经历太多了,什么样的险恶场面他也尝试过,也领教过,但越是因为如此,大局的演变及其特性他便越加看得清楚,现在,“八忠社”的计谋与用心,就在这一个突始的发展下他便已了然于心,可是,他却忧虑了——“八忠社”可能使用这个方法来对付他,这是他所预料到的,不过,也是他所最不愿意对方采用的,因为“八忠社’,一旦使用了这种不讲规矩、道义,与理性的群殴战法,则仇忍和屈无忌再三头六臂也防止不住如此优势敌人的攻扑——他们可以自保,可以突围,甚至可以将敌人挫败,但他们却无法阻挡那些来自四面八方,越过他们留守位置的敌人们所将做的破坏与杀戮,简单的一句话,仇忍与屈无忌无论何等的英雄盖世,他们也只能抵抗正面四周的敌人,而无法对全部的敌人有所牵制。

虽然,仇忍已经将他的爱妻与两名丫鬟,一位老妈子完全藏入楼中暗室之处,但他却仍将尽以全力不让“八忠社”的虎狼们冲进楼中,他要拼命护卫这栋小楼,因为他很明白,小楼的建筑遭到损坏或室内的陈设被破毁都无关紧要,如果对方开始放火——情形就比较不妙,但“八忠社”素以狠毒闻名,或许他们做出比放火更邪恶的事呢?全楼上下遍洒桐油,里外燃烧,或者以他们的经验搜遍全楼,那么。仇忍那个藏妻的隐秘地方恐怕就靠不住了……

在“八忠社”的人马夜袭“澹泊小筑”的瞬息,仇忍等都已警觉,他按照预料的计划迅速将他所能运用的九个人指派妥当——说来可怜,除了他本人之外,他所有的帮手,也不过是四个人而且——屈无忌、撞仇福、仇贵,加上一个长工仇德,屈无忌的功夫自是不消说的,但他的旧伤却未痊愈,而仇福、仇贸与仇德三个人只是仇忍的书僮庸人平日随着练了三招两式,应付寻常的汉子固然绰绰有余,但若要与这些以凶狠剽悍闻名、素以杀人放火为能事的“八忠社”爪牙周旋,可就不敢瞧了,可是,仇忍别无选择,他在这种情形之下,也只好将能够用上的人力全用上了。

仇忍将那四个人是这样分配的,书撞仇福躲在正门外对面的古玩架后,这个年才十八岁的孩子自己能打得一手好弹弓,仇忍便利用他这个特长加以训练,把他玩的弹弓加大,皮筋加强。而所弹射的东西也由石子改成了八角铁块,这几年来,仇福业已能用手中弹弓击落五丈外停歇着的飞鸟了,此刻,仇福拿着弹弓静候该处,仇贵却隐于楼梯底下,他的单刀学得还有点名堂,他在那里,便专门自梯板隙缝中创人的脚——如果有敌人强行登楼的话,仇德是年纪最大,也较有智力的一个帮手,他向仇忍学了三年的“齐眉棍”,如今也颇有几分火候了,仇忍派他守在楼上五个房间的对面走廊上,五间房子的门全部打开了,而窗户却惧紧闭下闩,仇德守在那里,防备有人破窗登楼,楼上的转弯处,便是仇忍夫妻的卧房,这里,屈无忌独自镇守,房间也是启开的,里面当然没有人,为什么偏叫在这时最能发挥力量的屈无忌守着这间卧房呢?原来就在屈无忌的脚下,表面上是磨花方砖,事实上方砖之下却是中空的,那是一层设有赌局的夹层,因为限制于隔楼的高度,这砖夹层只有三尺半上下的空间,宽度却有立许,可容十余人藏身,但藏在夹层中的人无法站直,只有坐卧的份儿,如今,仇忍的妻子及三名婢妇便隐于内。

现在——

仇忍正遭受“八忠社”的四名魁首围攻,这四个人姑不论在“八忠社”里的分量如何,便是在江湖道上来说,哪一个也都是难意难缠的凶悍人物,此际除了他们以四对一,面又仅是顾以全力的狠拼猛搏,自然那股子压力就相当沉重了。

手抚赤髯,屠继成暴烈的道:“仇忍.我看你还有什么能耐!”

闪旋加电里,仇忍大声道:“你们也没什么好狂的,用这种法子对付人,显不出啥光彩来!”

大吼一声,屠继成叱道:“骆玖,你也上!”

于是,那除了屠继成之外,唯一没有动手的瘦小枯干人物,也突然一坚那只斜吊着的叉服。鬼悠般飘身而上。就在他双手闪动间,一对地头大小的,布满尖锐锥角的圆球已暴射出去。这对玩意有个名堂,叫做“满天星”。只要确实在这上面下过功夫的人施展起来,那种凌厉威猛之概,就真和满天星斗流烁的情形差不多了。

“冥魑”万怯虫的“龙髯倒钩鞭”、“妖铃”卓秋的铜铃串,“狂拐”雷匡的“狮头拐”.骆玖的“满天星”,赤臂巨人——哦,他乃是“八忠社”的第六名头子,号如其人——“赤臂”,姓湛,叫湛洪斗,他手中使的是月牙铲.五件兵器所布成的罗网有着无比的罡力,至极的狠毒。不可比拟的严密,是光的扩展,气的澎湃,速度的竞赛与人类最高技巧的运用,这只是仇忍,若换了别人,恐怕早已连尸首也变成血泥了……

这时,围攻小楼的“八忠社”人马业已逼近,他们用兵刃、石块,尽其所有。尽其所能的攻打破坏这座精巧的石砌小楼,只听得人声喧腾,杀声震天,而沉闷的撞击声,清脆的破裂声,燃烧的劈哗有便响成了一片,既是惨厉,又是惊心“八忠社”的人们几乎变成一群失去理性的恶魔了。

狼嚎般刺耳的怪笑,屠继成道:“我已说过,儿郎们哪一个首先冲进那场楼里,哪一个便可全数收下他所获得的战利品不须呈缴——无论是人或物,仇忍,你也想看看是哪一人有此殊荣么?”

冷静如恒,仇忍纵横飞掠于五名敌人强有力的攻击阵势里,他双手各握的“认命圈”彩芒如虹,闪旋四射,与对方兵刃的寒光相映,与那荡魂动魄的铃声搀合,形成一种极其怪异的景象。

残酷的注视着这一切情况的演变,屠继成又狂笑道:“希望我儿郎们能找到你的妻子——听说你们是颇为恩爱的,我要重重奖赏那搜出你妻子来的人,我也要试试你的妻子与我那搜出她的好汉能否恩爱一番?”

金雷般叱叹一声,仇忍鹰振翼也似一飞冲天,那模样——简直就和一只真鹰无异。

这是他的独门腾挪扑击术——“大鹰扬”。

“妖铃”卓秋的银铃串,闪耀着黄澄澄的光芒飞卷而上。铃声震耳中,仇忍抖手九十环挥出,彩光飞射,卓龙秋被逼落。

“你便看看哪一个能先进去吧,屠老狗!”

这十五个字像十五颗冰豆子进跳,仇忍已脱出重围,流星也似长射至八丈之外。

黄衣鼓涨,屠继成闪挪如电,尾随而去,他大喊道:“截住他!”

仇忍的身形自半空外落——恰好到了阶前,他猛然暴转,七条正以利刃砍劈正门的黄衣大汉立即分成七个不同的方向震出,满天血雨中,彩光缤纷纵横,又是十一名“八忠社”爪牙怪叫着滚成一片。

斜刺里,一溜火红的拳人光影飞来,仇忍倏然倒恻而出,“叭”“叭”连声,一共七十三枚红艳艳的球状暗器全部打在门上,但是虽未伤着仇忍。那扇异常结实的桃花心术门却立即在一震之下,“晔啦啦”塌碎。

仇忍知道,这是屠继成的法宝之一:“丹球”,这“丹球”非铁非钢,却是一种碎石如粉,较钢儿更为坚硬沉重的“赤顶岩”所琢磨而成,屠继成用这“丹球”出手可以在十丈之外洞穿三寸厚的皮革。

情势已到了万分危急的关头了,这一刹那,仇忍已决心使用在他出师之前,师尊所一再告诫不可轻露的搏命保命绝技“千秋一环”——这手绝活儿,十二年来,他仅使用过一次,现在,他知道,必须要用第二次或更多次了……

屠继成怪啸着,赤髯飞扬如火般扑来,这时,他已现出了他的家伙——一双长有三尺、又粗又重、通体蓝光流烁的巨号“仙人掌”。

仇忍两手紧握“认命圈”,突而闪晃,屠继成石破天惊的十六“仙人掌”全落了空,却碰得石阶粉碎,屑块飞扬。

彩光著然由四面八方聚射屠继成,他庞大的身躯一个翻腾,决不可言的进出五步,仇忍旋身,左手环脱飞,“呼”的一闪,稍差一线扫过接近的“赤臂”湛洪斗又转回手中,这一来,湛洪斗却被迫倒跃逾丈了!

此刻——

五六名黄衣大汉趁此空隙,蜂拥冲入门内,黑暗中皮筋之声连环响起,这五六名大汉前面的三人突然抛掉兵刃,捂着脸尖号倒地,后头的俩人见状之下亡命退出,狂喊着道:“里面有埋伏!”

“注意哪,姓仇的还有帮手……”

仇忍连头也不回,据挥右手,银环闪耀出一溜半弧形的红光疾飞电旋。“叭”“呗”两声骨骼裂响突起,那两位位叫的仁兄眨眼间全被撞出五步——两颗大好头颅却变成烂柿子了。

屠继成勃然震怒,他大吼道:“冲进去,用所有的方法冲进去,十二名大头目给我督阵,哪个后退更当场格杀不误!”

于是,叱叫声立即响成一片,先是一阵火把雨点似的挪向那破碎的门框里,紧接着,第一波数十名大汉猛向前冲。另外,小楼四周也有不少人影开始迅速往上爬升。

仇忍又被“八忠社”的一干头子们围住了,而这一次,不只是五个,连他们的首席大当家屠继成也加入了战圈。

原本漆黑一片的正门小厅里,这时已因无数火把的投入而被映照得赤红惨绿,甚至更有些厅内的陈设着起了火,焰革蹿吐,浓烟弥漫,那十名如狼似虎的大汉各个手舞大砍刀,疯狂冲进,听皮筋又响,当堂血花进溅,前锋的六名大汉不是眼珠碎裂,便是脑门开花,翻滚哀号了一地,但是,后继者却没有停止,仍然潮水般扑了进去。

这些情形,苦战中的仇忍看得分明,他知道除非倾命一拼,再不会有侥幸了——

亢烈的暴啸出口,声如裂帛,仇忍在六件兵器的包围中突然取定一点猛冲,这个方位,正是“赤臂”湛洪斗的角度。

于是,湛洪斗狞笑不停,全身肌肉突虬.粗重的月牙铲映起一片寒光,呼呼轰轰罩截仇忍,同一时间其它五件家伙也紧随而到。

蓦地——

仇忍的身躯古怪的倏然恻斜,握在手中的两只银环闪电般猛迎湛洪斗的来铲,两只银环上的五色彩光旅射飞流,夺目刺眼,而就在快要迎上对方月牙铲的瞬息,没有丁点儿征兆,仇忍右腕上的另一只银环却突然暴弹而出,它的速度是如此快捷,出现的时机又那般怪异,当湛洪斗察觉,这只银环业已带着沉重力道将他撞出三步,一跤倒跌了个四仰八叉。

是的,这即是“千秋一环”!仇忍从未失过手的“千秋一环”。

那只奏功的银环蓦然回弹,恰好套回仇忍腕上。但是,就在这微小得不能再做小的空隙里,“冥魑”万怯虫的丈长“龙髯例约鞭”已扫过了仇忍的背脊。

散碎的白色布屑与点点的血肉四溅,仇忍哼也不哼,头都不转的直掠而出,他隼鹰也似扑进了火光熊熊的小厅,却刚好来得及目睹他那忠心耿耿的书僮仇福被十多名“八忠社”大汉用砍刀分了尸。

狂吼一声,仇忍的手中的银环.闪电也似扫过那十几名凶手的后脑,于是,十几股鲜血与脑浆到着毛发喷洒,那十几个大汉便连哼也来不及吟的叠倒成一堆!

两眼血红,神色猛野而悍厉,仇忍大叫道:“仇贵。”

目光扫处,他却蓦地位住了,那隐伏梯后的仇贵,如今正大半个身子仰躺梯外,双眼笑凸,满脸痛苦之色,从仇忍的角度,可以看见仇贵胸膛上碗大的一个血洞,而在楼梯上,却俯卧着三个黄衣人——三个失去双脚,仍在哪里撤弱呻吟的黄衣人。

仇忍咬着牙道:“小贵子,至少你和小福一样,都捞够了本!”

门外,风声骤响,“八忠社”的五名魁首又冲了进来。

五个人立即站好方位将仇忍围在中间,屠继成发竖髯张,他目光如火,咬牙切齿的叫道:“很好,仇忍,湛老六算叫你慈悲了,你那阴毒的一记业已撞碎了他的胸骨,连他内腹也震破……”

仇怨怨毒的道:“希望你们五个也一起跟他下地狱!”

在左面的“冥魑”万怯虫阴冷的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